第一章 生活不相信眼泪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章 生活不相信眼泪

“今夜星光灿烂,今夜凄风苦雨。”这两句话看似矛盾,却极其适合此时的周宇。 坐在街边的一个大排档里,看着天上若隐若现的星河,一杯杯啤酒不要命地往肚子里灌。尽管外面星光灿烂,但是内心却凄苦无比。 周宇此时醉眼朦胧,思潮翻滚:“那银河两边的牛郎与织女是否在期盼着七夕的再次来临?牛郎与织女尚且还能一年相见一次,而自己与赵佳彤已经缘分散尽,劳燕分飞了。” 想到此处周宇更是悲从中来,不能自己。 周宇一米八的个头,人长得非常精神,来自祖国北方的一个小山村-周家村。那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几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终年没有外人来此,每年春种秋收,靠天吃饭。所以尽管村民勤劳俭朴、全村人均年收入也不足两千元,扣除种子化肥钱,每家的年收入也就三两千元。 可是就是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周宇的父母硬是顶着生活的压力,咬紧牙关,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辛勤劳作,愣是把他供到大学毕业。 周宇小时候就聪慧过人,所以尽管及其顽皮但最终也已高分考入了南方的一所重点大学,学得是经济管理学,学成后在明珠市找到了一份白领的工作,也因此成为了周家村众乡亲的骄傲。 由于从小就在艰苦的环境中长大,上天在给了他生活的苦难的同时,也给了他坚韧不拔的毅力和一颗乐观向上的心态。 工作后他继续发扬着周家村人诚实、乐观、坚韧的精神,脏活累活抢着干、热心帮助同事,没用多长时间就和同事们打成一片,同时业务能力也不断提升。 在工作过程中周宇和同事赵佳彤慢慢发生了感情,赵佳彤来自南方的一个小城市,秉承了南方女孩子的优点,皮肤白腻、人长得既漂亮又大方,起初她也是看重了周宇的人品,感觉这个男孩子诚实可靠,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随着二人慢慢融入这个国际性的大都市,赵佳彤的世界观慢慢发生了偏移,竟然慢慢地和公司的一个副总发生了暧昧。刚开始有要好的同事暗中提醒过他,可是周宇不相信,因为二人之间曾经海誓山盟过,那绝对是情比金坚、意比海浓。 可是后来周宇还是发现了女朋友的异常,在忍无可忍后就在今天下午二人终于坐在一起敞开心扉地详谈了一次。赵佳彤明确告诉周宇,自己要追求更高档次的生活,就凭周宇这个农民的儿子根本就无法满足自己的愿望,跟着周宇只能吃苦受累,所以尽管那个副总已经结婚了,可是赵佳彤还是义无反顾地跟了他。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碰到这样的事情结果永远都是一个:分手! 可是将近三年的感情岂是说断就断的?就这样周宇从下午三点一直喝到华灯初上,在心里把这三年的经历与感情重新捋了一遍。 “如果说时间如酒、岁月如刀,那么感情就是毒药,用对了可以治病救人,用错了就是一命呜呼。” 想到这里周宇自嘲地一笑,在服务员厌恶的眼神中付了帐扬长而去。 五月的明珠已经是夏日炎炎、晚风送暖了。大街上五光十色华丽多彩,一对对青年男女相互依偎着悠闲地散着步,时而窃窃私语、时而发出“咯咯”的笑声……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周宇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陌生。 一阵微风吹过,周宇清醒了一些。狠狠地吸了一口温润的空气,再慢慢地吐了出来,这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也许是经过了漫长的心里煎熬,也许是骨子里一直存在的坚韧和乐观,这时候周宇的心态已经慢慢恢复平静,福临心至般周宇想起了太公的一句话:生活不相信眼泪! “是啊,生活不相信眼泪!既然活着,我辈就需要勇往直前,去追寻那人生的美好,绽放自身的精彩!想到这里,周宇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在这个月华如水的夜晚,周宇经历了情感磨难地洗礼,心智也更加成熟起来。 没有经历过感情磨难的那只能称之为男孩,只有经历了撕心裂肺般煎熬的情感磨难男孩才能化茧为蝶,成为男人。 明珠不愧是国际性的大都市,即使到了晚上十点依旧是灯火通明,人流熙攘。由于跨过了心里的那道坎,心情逐渐好起来,所以周宇此时一点睡意也没有,于是打算到光明大街的跳骚市场去碰碰运气。 由于近两年古董开始盛行,各大电视媒体等也争先报道,甚至还有的电视台开设了寻宝等节目,周宇慢慢地喜欢上了这行,通过自己的钻研竟也捡了几次小漏,小赚了万八千块。 跳骚市场里的东西可谓门类齐全,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大到二手的冰箱彩电、小到一针一线,当然各类古董也占据了半壁江山,虽说这些古董不一定就是“古”的,只是要看各人的机缘与眼力罢了。 周宇在卖古董的地摊周围闲逛着,虽然这帮商贩叫唤地挺来劲儿,但是周宇所看到的99%都是假货,在这个行业里,国人把造假的技术发挥到了极致。 正走着呢,忽然从前边摊位上站起来一位四十多岁的摊主冲着周宇大声喊:“小兄弟,又过来啦?哥哥这两天又收了不少好东西,要不要过来看看?” 周宇定睛一看,嗬!还真是熟人,记得这个摊主姓张,在奸猾似鬼的摊主里还算是比较好的一个人。自己上次就在他那里碰到了一件民国时期的瓷器,小赚了四千多快钱,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张大哥,几天不见又发财了吧?今天有什么好东西啊?不过前两次看过的就不要拿出来啦。” 张老板爽朗地笑了笑,他很欣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应该是个小白领,但是为人不骄不躁、大方厚道,是个很值得交往的人。 随手从摊位后边的小箱子里拿出一件用绸布包裹着的东西递给了周宇,张老板道:“小兄弟,这是我前些日子在乡下淘弄的,但是怎么研究也没弄明白是什么东西,你给看看,要是看中了的话就便宜让给你好了。” 绸布包落入手中后,周宇小心地慢慢打开,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失望之色。原来被绸布包裹着的只是由一块不起眼的青石制成的佩,这玩意儿要是玉质的可能还能值两个钱,可是这块么就是白送人人家都不愿意要。 “这张老板看来也是实诚得有限啊,这不就是来骗傻小子的么?” 想到这里周宇也没继续看的心思了,于是站起身把佩递给张老板,嘴里说道:“老板,这玩意我看不明白,您还是留给明白人吧,我改天再来溜达。”说完就想走。 张老板急忙拽住了周宇的手,心里嘀咕着:“开什么玩笑?老子今天到现在还没开张呢,好不容易遇到个熟客哪能这么容易就放走了?” “小兄弟,别着急走啊,你再好好看看,说实话我怎么看怎么都感觉这块佩绝对不一般,应该是个老物件,虽然不是玉的但也绝不是一般的石头。这样吧,你给哥哥开个张,五百块钱你拿走。” 周宇一听,身下一个踉跄好悬没摔倒,“这貌似忠厚的张老板心也太黑了吧?就这块破石头打磨成的佩也敢要五百块?算了,和这帮人折腾不起,还是赶紧撤吧。” 想到这里周宇一使劲儿想把手抽出来,怎奈张老板开张心切,实在是拽得太死,于是周宇使出全身的力气往回一抽,结果手是抽出来了,但是由于使劲过猛摔了个仰面朝天,右手正好压在摊位上的一块碎瓷片上,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张老板大惊失色,自己可真没有想害人的心思啊,于是一个箭步窜过去把周宇扶了起来,歉意道:“小兄弟,对不起啊,你看这事儿闹得,哥哥我真不是故意的啊,走,我送你去医院包扎包扎。” 虽然手掌很疼,但是听了张老板的话周宇倒也没生什么气,毕竟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再说只是扎破了两个手指头,三五天也就好了,自己可是农民出身,皮糙肉厚的,用不着麻烦人家。

下一篇   第二章 灵异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