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章 几经风雨度,野菜相继生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零章 几经风雨度,野菜相继生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周宇在早起鸟儿的叫声中睁开了双眼。这主要也是由于他昨天实在太忙了,身体极度疲乏,吃完晚饭后不到七点钟就呼呼大睡了。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还不到四点半,估计老爸老妈还没起来,周宇盯着屋棚看了一会儿,冷不丁地想起昨天买的肉和种子还在空间里放着呢,于是一个念头来到空间里。 一进到空间,周宇立马发现前面的地上长了一小撮白菜苗,能有一捺高。那些白菜苗长得那个水灵、绿得那个通透哦,虽然只有一小撮,但是给这个衰败的空间带来了无穷的生机,把周宇勾引地恨不得扑上去咬两口尝尝。 “这是怎么回事儿?那些白菜苗应该是昨晚洒落的白菜种子长出来的,难道这里还能种菜?可是什么菜能长得这么快?这才一宿的功夫种子就长成这么高的菜苗了?就是用气吹也不能这么快吧?周宇喃喃自语道。 这会儿周宇也顾不得拿肉和白菜种子了,走上前去对着白菜苗仔细地瞅了瞅,这些菜苗除了特别水灵、绿得特别通透之外简直和普通的白菜苗长得是一模一样。周宇用手挖了一棵出来,发现根部也和普通的菜苗没有分别。 由于没有经过鉴别,周宇胆子再大也不敢弄点尝尝,心里寻思着等明天到县里卖山货的时候摘两棵出来和那两小瓶空间液体一起到检验中心去化验化验。如果化验结果一切正常,那自己以后做个菜贩子似乎也不错。 其实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体里的空间到现在周宇也不清楚有啥作用,但最起码是个很方便的仓库,还且还是移动的,也不用担心信号不好用不了。 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周宇自己都感觉有些好笑,既然不知道这个空间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有何用处,那暂时还是当移动仓库用吧。 从空间里出来后已经五点多了,躺在床上的周宇已经听到老妈在外屋忙活的声音,反正也睡不着了,周宇索性就穿好衣服起来了。 虽然才五点多,但是初夏的山里早已经天光大亮。在外屋和正在忙活早饭的老妈打了招呼,周宇来到院里自然地拿了把镰刀走出院门,之后来到东边半山坡处的小树林割了一些青草和徽菜抱回家,用刀切碎后拌了些苞米面喂给了满院的鸡鸭鹅。 家里今年养了十只大白鹅、十只鸭子、二十只母鸡和十只大公鸡。这些年虽然周家村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没啥变化,可是山外的变化可是很明显地,人们生活水平得到很大的提高,再加上食品安全问题,纯天然绿色食品大受城里人的青睐。 像周家村这样山青水美草肥的地方的土鸡蛋最少得一块钱一个,鹅蛋就更不用说了,三块钱一个,鸭蛋也能卖到一块五一个。这也导致了周家村的乡亲们家家都养了不少家禽,一年到头也能换点灵活钱用。 在周家村饲养家禽是不喂饲料的,主要是以苞米面、豆饼、土豆地瓜等为主。这样一来养鸡还可以,因为鸡吃得不多,散养的话还能自己找些虫子啥的充充饥,但是大白鹅和鸭子的食量可就大了,尤其是大白鹅,这玩意真要可劲儿地吃起来不比半大小子差,所以为了节省粮食,在春夏秋三季乡亲们都要多弄些野菜和青草喂食这些家禽。 周宇小时候一放学就会拿着镰刀铲子去半山腰割青草挖野菜回来喂家禽,期待着猪能长肥点,鸡鸭鹅能早点下蛋,自己也能解解馋。这项工作一直做到他初中毕业,即使上了高中、大学之后,放暑假回家的时候周宇还是会习惯地这样做。 喂完家禽周宇又往猪圈里扔了些青草,让两口半大的黑猪自己吃去。 忙活完这些,天色已经大亮了,东方天际的红日已经变得金黄,光线穿透薄薄的雾霭落在这清新的山谷,给周家村披上了一层金光闪闪的金缕衣。在阳光的沐浴下,所有的鸟儿都起床了,漫天飞舞寻觅着自己的早餐,叽叽喳喳的声音弥漫在漫山遍野…… 周宇本来还想再欣赏一会儿这美丽的景象,但是外屋里传来老妈的催促声,不得已只好打了盆泉水洗脸刷牙。 早饭做得是小米粥、掺了红小豆面的苞米面的窝窝头以及煮鸡蛋和油煎小鱼干,小米是自家种的,被老妈用大锅煮地金黄黄黏糊糊的,还没到嘴边就闻到一股清新的谷香。鸡蛋也是自家老母鸡下的,剥开外壳后里面的蛋白颤巍巍的,弹性十足,不像城里那些养殖的鸡蛋煮熟后蛋白没有一丝弹性,不说口感,光是看着感觉不就对。 周宇最喜欢吃小米粥就鸡蛋,喝上一口小米粥再就上一口蘸着大酱的煮鸡蛋那绝对是美味中的美味,要是搁十年前这绝对是产妇的待遇。 吃了三个煮鸡蛋、两碗小米粥以及两个窝窝头后周宇拍了拍微微隆起的肚子满足的放下了筷子。看着儿子刚才的吃相,周定国嘿嘿一笑道:“小宇,你这吃相爸看着都馋,这饭真有那么好吃?比得上你在大城市馆子里的饭菜?你小子不会是为了舔巴你妈吧?” 这话说得可是引起某位女性的不满了,“你个死老头子,怎么着是不是嫌我做的饭不好吃了?那以后你自己做,我只做给我儿子吃!” 周宇憋着笑劝说道:“爸,你这话可真就是说错了,要说这大城市的菜不能说不好吃,那毕竟是大厨做的,材料和调味品啥的比咱这里要好上一百倍,可是也只能说是好吃而已,而家里的饭菜吃起来特别地道、特别舒服,特别香,你不知道这两年我想我妈做得饭菜都快想疯了!” 一句话把老妈说得眼泪含眼圈的,儿子独自一人在外打拼,身边也没个人照料,这得吃多少苦啊! “小宇,你中午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菜饼子,山麻扎馅的。”周宇想都没想随口说出。 “好,妈中午就给你做山麻扎馅的菜饼子,这时候山麻扎应该刚发头茬嫩芽,味道是最好的,待会让你爸到山上采一些回来,顺便再采一些小根蒜回来配在一起味道会更好。” 周宇赶紧打断老妈,开什么玩笑,自己可不是小孩子了,想吃点野菜还得自己老子出马?于是赶忙说道:“妈,这事儿可不用劳烦我爸,还是我去吧,再说我这十年左右没采过野菜了,找找童年的影子也好。” 听着儿子说得有趣,老两口哈哈大笑,也就不再坚持了。 吃罢早饭的周宇拐着个柳条筐,拿了把小铲子奔着村子北面的山坡而去。 周家村周围的山上都是油黑松软的酸性腐植土,特别适宜植物的生长。因此,野菜的品种多,长得也格外肥嫩,山麻扎、刺嫩芽、荠菜、大耳毛、蕨菜、大叶芹、猫爪子、歪脖章、黄瓜香…… 站在半山坡,看着莽莽群峰以及那漫山的翠绿的野菜,周宇不时地一阵感慨。 当小河欢唱,大地披绿装之时,野菜便从地里探出头伸展腰肢,疯长开来。它们在田埂上点头微笑,在山坡上挥手致意,在水塘边悄悄呢语,在石缝里默默深思,它们摇曳着恬淡妩媚的风姿,仿佛在欢迎人们的垂青。 野菜唤醒了沉睡的冬天,引来了鸟鸣蝶舞,点缀着周家村附近的山野,增添着生命的亮色,丰富着山民们的生活;提示着乡亲们挥鞭赶牛,始于春耕。 城里人都感觉野菜是那么的天然美味。可是,在周宇的记忆里,野菜却是充饥的粮食,用周家村人的话来说,就是“野菜半年粮”,在周宇小时候生活特别贫困的时候,野菜是乡亲们的主打粮食。 周宇还记得那时的一首童谣:红米饭,南瓜汤;挖野菜,也当粮。 几经风雨度,野菜相继生。三月荠菜鲜,四月山麻楂。 野菜中周宇最爱山麻扎,实际上它就是一种多年生的草本植物。一般在开春的时候,几场春雨过后,它就一簇一簇地生出很多的嫩梗,每根梗的上面生出对称的两片叶子,尖尖的,继续长下去,又会长出两片对称的嫩叶,和下面的两片交错着,翠绿翠绿的。 将山麻楂采摘后用开水焯一遍,然后再用冷水浸泡一两个小时,中间多换几遍水,这样野菜的苦味就去除掉了。 山麻楂喜油水,且油而不腻,味道独特,特别鲜美,最适合做包子。可是周宇小时候想吃顿白面都是奢侈的事儿,哪还能用那么金贵的东西用来包野菜包子?多亏了老妈心灵手巧,既然没有白面那么苞米面总是有的,于是就用切碎后的山麻扎和过年杀猪靠油后的碎油渣混在一起,再少加点野蒜和馅用来包菜饼子,就这样山麻扎馅的菜饼子成了周宇记忆中不可多得的美味之一。 住在山村的人没有多少人对吃野菜感兴趣,也就是赶上过节有些荤菜了才会到山上采两把回家涮涮肠胃,所以山上的野菜特别多。周宇没用上一小时就采了慢慢一大筐的山麻扎和小根蒜,最后手里还掐了一大把刺嫩芽,这才哼着小曲返回家。

上一篇   第九章 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