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广大社员同志们,现在广播通知:经过乡亲们的大力支持,本书现在在三江榜排名第七,话说和起点的大神们同台竞技还是很刺激的。不过为了更好地排名,我们一定要有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劲头。 希望大伙儿继续发扬一不怕麻烦,二也不怕麻烦的精神,积极踊跃地投身于投三江票的洪流中去(当然是为本书投!!!),光芒在这里向大伙儿拜谢了!!!) 被周宇收拾了一顿后,豁牙兔小脸上的五官都快抽抽到一块儿了,这会儿正趴在周宇脚下哀嚎着,嚎地那叫一个伤心呐,两只前爪还时不时地在脸上抹几把,那动作分明就和小孩子差不多。 这货嚎了一阵后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了看周宇,发现人家根本就没搭理它后也不嚎了,捡起刚才掉在地上的红景天根子继续啃着。 小家伙的小动作自然没有瞒过周宇,这会儿周宇也明白了估计自己刚才那顿揍效果好像不怎么理想啊,没看到这货现在吃得正欢么?不过这小子刚从空间里诞生出来,还是慢慢教育好了。 好不容易有机会一个人来到野鸡岭,周宇怕空间里的动物们生活过于单调,于是就把它们全都弄到外面来。 好久没有看到外面花花世界的大红和二红撒着欢儿地围绕着水塘子跑着,斑斑也是一脸兴奋地慢吞吞地爬到水塘里,在水里欢腾地游了几圈。 豁牙兔看到这片未知的世界,脸上充满了迷茫,呆在原地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小家伙才露出警惕地的神色小心地向前爬了两步,左右看了看觉得没啥危险后这才快速地跑开追赶大红和二红去了。 周宇坐在水塘边,看着四只动物快活的样子,心里感到由衷地满足,这么充满灵性地动物估计全世界就只有自己一人能够拥有吧? 看了一会儿周宇便让它们自由活动,自己则沿着野鸡岭南坡走了一圈,发现农作物被糟蹋地越来越严重了。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周宇看到这种景象后反而露出了一丝笑容。原来昨天白天的时候周宇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 当初承包野鸡岭并不是为了传统意义上的种植,而是为自己空间里的出产打个掩护。即便现在这些农作物不被鸟兽祸祸了,到了秋收的时候就算自己空间里堆满了这样普通的作物又能卖多少钱?总不能别人的大豆卖一块而你的要卖到十块钱吧?到时候你咋解释?所以传统的、普通的作物对自己来说就是个鸡肋。 而且在山坡上种植作物产量和质量都是个问题,你总不能说在缺少雨水的山坡上长出来的作物产量和质量比平地的还要多还要好吧? 所以对自己来说只有种植一些符合山地特征和稀有的物种最是合适不过。所以这些庄稼被糟蹋也好,省得到时候自己动手拔掉还得被太公和老爸教训,估计老妈也得说自己是败家子儿。 如果暂时找不到好的种植项目,干脆就把整个山坡种满红景天好了,反正这玩意价钱也不低。还有空间里不是还有一小袋不老草的狍子粉么?忙完了这阵就好好研究研究不老草,那可是堪比野人参的神草啊! 想通了这些周宇的心情自是不错,于是很大度地从空间里取出一些空间水分给四个家伙喝下去。临走时又往鱼塘里倒了两桶。 把四个家伙弄进空间后周宇又扛着铁锨踏上了回家的路。 到家的时候也就十点多,由于这两天村里红景天大作战,所以老爸老妈都去场院那边帮忙了。回来后周宇第一件事儿就是打开手机想要打几个电话,谁知道定睛一看发现有四个未接电话,一个是郭云亮的,剩下的三个都是曹猛的。 周宇赶紧先给郭云亮回了过去,电话接通后又传出郭老板充满磁性的笑声:“周老弟,是不是看到我的电话了?怎么样,明天能把红景天送来不?” 周宇呵呵一笑,开玩笑道:“怎么着,郭老板这是着急了?不过你放心,明天指定送到。” 郭云亮也是哈哈一笑,心情愉快地和周宇在电话里说笑着。末了提醒道:“老弟啊,这做生意的人眼睛可都是雪亮的,昨天就有人向我的店员拐弯抹角地打听你的情况了,要是被那群人盯上你以后就没有清净的日子了。 昨天我外甥曹猛恰巧在我这里,就让我劝你换个地方交。依我看易药材市场这边你就不要来了。我在县城的东边还有一处仓库,我们还是在那里交易吧,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们越早来越好。” 这些话周宇可是听进去了,这年头为了蚊子大点利益都有人抛头颅洒热血的,更何况自己这么大的无本万利的买卖?还是有所防范为好。 想到这里周宇诚恳地说道:“多谢郭老板了,还是您考虑地周到,这样吧,待会儿你把地址发给我,我们会在明天早上六点之前到达县城你指定的位置,你看如何?不过小弟也得提醒您一下,那啥现金一定要准备好啊!” 郭云亮哈哈大笑,很是赞赏周宇先小人后君子的作风,对于他提出的问题哪会不答应?许诺一定会带足了钱在县城恭候周宇的大驾。 和郭云亮通完电话后周宇就扒拉手指头算了一阵子,村里到镇里的土道坑坑洼洼的很不好走,而且中间还有很多危险的地段,即使是白天发车也得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县城。 如果明天早上想要赶在六点之前到达县城怎么着也得在夜里两点多钟就从村里出发,这还得说是在能避开那几处危险地段的前提下。不过事在人为,为了周家村这群可爱的乡亲们到时候小心些开车就是了。 想完这些后周宇又给曹猛回了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就听见曹猛的大嗓门:“喂,我说周老弟啊,你可真是个大忙人,我这电话都打了三通了还没人接,怎么着是不是把大哥我给忘了?还是舍不得你那两根破树根子?” 周宇苦笑一声解释道:“我说曹哥,咱不带这么埋汰人的,你也知道我在村里,几乎也用不着电话,所以电话一直在家里放着,这不刚干完活回来才知道您老人家打过电话了,所以兄弟我连口水都没喝就急着给您回了嘛。再说兄弟哪会在乎两个根子啊,别说两个树根子,就是二十个二百个兄弟都只是微微一笑,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曹猛哈哈一笑,在电话里说道:“周老弟,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做人聪明又不失豪爽,你可比你那个嘴巴不饶人的弟弟强多了,那小子太不是东西了,一开口哪是说话啊,简直就是往外喷刀子啊,刮得人脸上生疼的。” 周宇好悬没笑喷了,像曹猛这样的二皮脸还真就得三驴子这样的人对付他,和这种人比得就是谁脸皮厚,话说三驴子的脸皮厚度在周家村也是能排到前三甲的,对付曹猛这样的选手那绝对是手到擒来。 “曹哥,我兄弟还小不懂事儿,您可千万别和他计较啊。对了,您给我打电话是有啥事儿吧?” “当然有事儿,我舅舅和你说过更换交易地点的事儿了吧?我和你说啊周老弟,这件事儿你一定要重视起来,小心为上。 我干种植药材这行已经十多年了,这里面血腥着呢,要是让别人知道你手里有这么多野生优质的红景天,估计那些家伙都会雇人跟踪你,一旦让人知道这些红景天的生长地,那么恭喜你,你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那些人一定会想尽办法把那些野生的红景天变成自己个儿的。” 周宇咂了咂舌,这他娘的怎么像是小说里的情节呢?不过曹大佛爷既然提到了这茬那就一定有道理,自己以后一定要告诫乡亲们注意保密。不过对于曹大佛爷的热心周宇还是很感动的。 “那个曹大哥,真是太谢谢你了,能认识你这么好热心肠的好朋友也是我的荣幸。这样吧,你明天早上六点之前也到你舅舅的仓库那边。兄弟别的没有,就有红景天,到时候兄弟给你十棵作为报答你看如何?” 电话那头的曹猛一高蹦起来大声骂道:“滚一边儿去,哥哥这是觉得你小子值得交往才说这些的?你把我当啥人了?难不成我就为了几个树根子?你也太小看我了。” “二十棵,曹哥,二十棵!” “草,你再这样说哥跟你翻脸了啊?” “三十颗,曹哥,三十棵。” “你说啥?给我三十棵大个儿的红景天?我靠,成交了。既然兄弟你这么仁义我再磨磨叽叽的就不是男人了,行,咱哥俩明天不见不散,挂了啊。”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周宇实在是受不了了,连电话都没关就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大笑不止,这个曹大佛爷太他娘的有意思了,简直就是个活宝,真小人假君子,很是值得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