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心路3(三更)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零三章 心路3(三更)

(三更奉上。那啥,能给点三江票不?) 周虎嘴里嘟嘟念念地开着车在前头带路,周宇就坐在副驾驶室继续吃着饺子,后面的车厢里坐着四位长辈,车上还拉着自己三百多棵大个儿红景天和二十多袋烘干好的红景天。八叔的大货车在后面跟着,车上装满了麻袋包。 由于夜很黑,周家村的路况又不好,所以两辆车开得很慢。 周宇正在一边吃着热乎乎的饺子一边扭头和四位长辈聊着天儿,冷不丁地就听见周虎“咦”了一声,于是猛地转回头看去,这一看周宇也傻了。就见前的石桥上人影浮动,手里都举着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 这时周定邦等人也看到了前方的情况,突然间也愣住了,这是个神马情况? 周虎放慢了车速,开玩笑地说道:“二狗哥,我们不是碰上劫道的了吧?乖乖,没想到还能碰上这档子事儿,劫道都劫到我们头上来了,出门没看黄历吧?看样子我又可以活动活动手脚拉!” 随后又对后面的四位长辈说道:“我说后面四位啊,待会儿你们在车里坐着就行了,可千万别出去,话说你们岁数也不小了,这老胳膊老腿的被伤到就不好了,有我和二狗哥在包你们一根汗毛都少不了,待会我一定要杀他个人仰马翻啊啊啊啊……” 这小子说着说着居然兴奋地来了句京剧唱腔。 周宇实在是无语了,在太平镇一亩三分地还有人敢劫周家村人的道么?再说有这么光明正大来劫道的么?还生怕别人不知道,提前举着火把示警? 周定邦正好坐儿子的后面,听了周虎的话恨不得一脚踢死他,不过想想这个混小子还在开车,为了车里人的安全这才收住脚。 末了还是张会计说了句靠谱的话,“我说,不会是村里人来送我们了吧?” 周定邦摇了摇头,肯定地说道:“不可能,大伙儿只是知道咱们今晚出发,但是具体的时间他们谁也不知道,总不能他们一直不睡觉就在这里等咱们吧?” 周宇苦笑了一下,“那个三叔啊,恐怕我张叔还真猜对了,难道你忘了傍黑儿的时候你和大奎叔说了今晚两点出发的么?保不准是他透漏出去的……” 周定邦拍了一下脑门,你别说好像还真有这么一码子事儿。 车越开越近,等到来到石桥前几人看到眼前的景象时,胸口顿时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眼圈儿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事情果然和张会计猜想的一样,就见前方以太公和柳太公一众太公爷爷们为首的十几个老爷子拄着拐棍如山岳般站在前面,身后一群女人举着火把,把村口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几人赶紧下了车,周定邦快步来到人群前对着一群老爷子哽咽道:“老爷子们,你们这是?” 站在最前面的柳太公哈哈一笑,爽朗地说到:“我们这是什么?当然是来送你们去县城喽。哈哈,是不是觉得这阵仗有点大? 本来呢乡亲们也不知道你们几点出发,这不大奎也不怎么就知道了,回家后就联系了几个人想要来送送你们。我们这些老家伙知道后自然是要来的,结果刚才来到这里后连我们自己都吓了一跳,没想到咱周家村的老少爷们几乎是全村出动自发地为你们送行来了。” 几人听完更是感动地不得了,这会儿乡亲们手持火把都围了过来。 周定国走上前大声说道:“谢谢大伙儿啦,给大伙儿添麻烦了。” 旁边的张太公摇了摇头,对着周定国说道:“定国,你养了个好儿子啊!听说光是这次的红景天就能卖上好几十万?乖乖,这得是多少钱呐!要不是二狗子咱们村哪有这样的好事儿?以后咱村这些军烈属、五保户的日子可就好过喽!” 听了张太公的话,大伙儿齐刷刷地点了点头。 最后柳太公大手一挥,制止了正在说话的众人,豪气冲天地说到:“好了,都不要说了,定帮他们正事儿要紧,等他们回来后再接着唠。” 几人本以为柳太公的话已经结束,转身就想上车继续前进,但是老人家的下一句话让几人瞬间就流下了滚烫的泪。 “定帮啊,你们尽心尽力地去给村里办大事儿,这黑灯瞎火的道也不好走。乡亲们帮不了啥大忙,但是还能做到每人燃起一支火把为你们照亮道路,让你们走得顺畅一些。 由于怕你们半夜开车危险,村里的老爷儿们头半夜就起来了,有骑自行车的也有被定军他们用马车拉着的从这里开始一直到镇里沿途给你们指路。 也就是说从村口到镇里的二十几里地凡是比较危险的地段都有乡亲们拿着火把为你们照明,你们放心开车就是了,我代表乡亲们祝你们一路顺风啊!” 身后的乡亲们也大声地说着一些祝福的话…… 朴实的话语,似海的情意如春风化雨般滋润着几人的心田,几人不敢多做停留,生怕满脸泪花的自己被乡亲们瞧见,头也不回地径直走到车里。 接下来轻卡的司机换成了周宇,由于刚才乡亲们的深厚情意导致周虎重症激动,浑身到现在还哆嗦呢,这车也自然是开不了了。 用周虎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是个感情丰富的人,很容易激动,不像某个人狼心狗肺只是被感动地哭了一小会儿。 农历五月初三,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周家村到太平镇的土道上出现了一副壮丽的景象,残破不堪的道路两侧不时可见有人举着熊熊燃烧的火把,犹如一条蜿蜒的火龙。 透过火光可以看到那是一张张粗糙但刚毅的面庞,一个个犹如大山般站在那里在等待着什么,待看到两辆车从身前经过时才会激动地晃了晃手中的火把,目光中充满了虔诚和满足。 这是一条周家村的乡亲们用心铺出来的路,这一路几人几乎就是喷洒着泪水过来的,等到路过太平镇时感情丰富的周虎已经嚎了八回了,被周定邦踹了两脚后才在第九回嘎然止步。 走完这条心路,周宇觉得自己的心性似乎也得到了升华,有了这群可敬又可爱的乡亲们做后盾,困难啊那是个什么东西? 由于从家里出发的早,再加上最难走的地段有乡亲们照亮,所以周宇等人五点多就到了县城。 接到电话的曹猛被惊得开着车一溜烟地跑过来迎接周宇,下车后一直嚷嚷着周宇不厚道,要是知道大伙儿能来这么早,自己保证会提前到县城入口迎接大伙儿的,这些可都是贵客呢。 慢慢地曹猛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怎么眼前这几位眼睛全是又红又肿的?尤其是周虎那两只红肿到极点的大眼睛到现在还有液体往外渗呢。 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这时候做为周宇的好朋友自然是要问个明白的。 “周老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们怎么会伤心成这个样子?咱兄弟俩不是外人,快和你曹哥说说,哥哥保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本来周虎的情绪几乎已经平复了,但是听了曹大佛爷的话,没等周宇回答一下子把曹大佛爷拉到身边,眼泪含眼圈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曹猛是啥人?那绝对是道义放两旁朋友摆中间的人物,听到如此感人的事情哪还能没有表示?更何况自己好久没哭过,这泪腺可别被堵住了,是到了该冲刷冲刷的时候了。 结果曹大佛爷和周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二人哇哇大哭起来,在流了大约两茶缸子晶莹的泪珠儿后才停下歇了一会儿,完后又拉着周虎开哭,那生猛的哭腔把周家村几个爷们看得是一阵恶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