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章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零四章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今天是光芒的生日,从单位领了生日蛋糕兴致冲冲地回到家打算和儿子过一个二人生日party,但是没想到傍晚时候儿子发高烧。恰巧老婆出差了,光芒只好自己带着儿子去医院,灌肠验血之后拿了些药回家,之后还得给儿子做晚饭,所以更新稍微迟了些。还望乡亲们海涵。当我们爷俩晚上吃蛋糕的时候,还处在发烧状态下的儿子说了两回祝爸爸生日快乐,好悬没把他老子的眼泪给整下来,嘿嘿!今晚照例两章,手里有票票的就给光芒投几张吧,谢谢大伙儿了。) 眼看着天就要大亮了,周宇拨开了还在一起惺惺相惜的两个人,不无好气地说道:“我说曹大哥还有三驴子,咱不哭了行不,办正事儿要紧呐!” 曹大佛爷闻言立马就止住了如泉涌的泪水,把周虎拽到自己的车里,冲着周宇来了句西洋景儿:“密西粥,来吃狗!” 周宇愣了愣,他确实是没听懂曹猛的话是啥意思,至于旁边的老爸和三位叔叔就更是大眼瞪小眼了。 看到周宇还是立在那里没动弹,曹大佛爷急了,大声喊道:“喂,周老弟你咋还不跟着我走?你不会是没听懂我刚才说得英语吧?” “英语?你说得是英语?啥意思?”周宇都快被雷蒙了。 “不就是‘周先生请跟我走’的意思么?连这么简单的英语都听不懂你大学是咋念的?”曹猛不屑地撇撇嘴说道。 “我靠,我还以为你是日汉结合,想喝粥又想吃狗呢。” 周宇实在是忍不住了,扭头大笑了地笑了几声,这句英语被曹大佛爷说得真是太牛逼了,绝对有成佛作祖的潜质啊! 大伙儿上了车跟在曹猛后面,三辆车没用上十分钟就来到了郭云亮的仓库前。 此时郭云亮和王老带着一群员工已经在仓库外边等半天了,弄不明白自己外甥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把贵客接到。这会儿看到周宇一伙儿终于到了,脸上才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把一干人向郭老板和王老介绍后,周宇就直奔主题,让曹猛和周虎帮忙把大货上的红景天抬下一麻袋,打开后让二人先验验货。 二人都是浸淫这一行几十年的老行家,早就炼出了一副火眼金睛,闻都没闻就知道这些红景天都是极品货色,而且烘干的也不错,没啥水分,要是这一大货车上装的都是这样的货那就真是大买卖了。 果不其然,当大伙儿一起努力把大货车卸完,又随机抽查了几包后两人终于放心了,自己还真就遇到了一个实诚的卖家,这些红景天无论是品质还是烘干的程度几乎都是一样,没有任何水分。 高兴到极点的郭云亮立即让员工过程,周家村一干人则在旁边监督。 称完后总共是一万三千四百二十五斤,周宇很大方的把零头给抹了,算作一万三千四百斤。郭云亮笑呵呵地没有和周宇谦让,大手一挥,让手下的工作人员赶紧算账。 这时候周宇不好意思地对着郭云亮笑了笑,“那个郭老板啊,这次的货可是超过一万斤了,后续还能有不少,你看这价钱?” 还没等郭云亮说话,王老笑眯眯地说道:“小周啊你放心吧,在看到你运来的这些货时我们就估摸着不会低于一万斤,所以小郭早就交代下去按七十块钱一公斤算账。跟小郭做买卖你不会吃亏的。” 周宇点了点头,老郭同志还算讲信用,没有贪墨这十块钱。至于旁边的老爸和三位叔叔加上周虎早已经激动地不行了,估计要是没有外人在场,这几个人怎么着也得抱在一起庆祝一下。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给郭云亮送来小半袋钱,郭云亮笑呵呵地递给了周宇,周宇也没客气,接过来数了一下,整整四十七捆百元大钞,这就是他娘的四十七万啊!这些钱可不像上次卖山货时的那一袋子钱还得分给大王庄和小王庄,这些可都是周家村自己的。 周宇把钱交给周定邦,周定邦看都没看就转手给了张会计,从张会计接到钱的这一刻一直到回到周家村,那双大手就没离开过钱袋子。 交易完成、买卖双方都是皆大欢喜,郭云亮让员工给客人买来豆浆油条和一些包子先垫吧垫吧。就在周家村几人吃早点的时候王老把周宇偷偷地叫到旁边,小声问道:“小周,你上次带来的那个大个头的红景天没有了?我还寻思今天再买几个呢。你不知道我老伴儿吃了那块根子后身体调理地好的不得了。真是可惜啊这么好的东西找不到喽。” 周宇嘿嘿一笑,小声回道:“王老爷子,您就放心吧,这回我带来三百多个呢,就怕您嫌多啊。” 老爷子一听眼睛一亮,赶紧激动地找郭云亮去了。周宇也跟着过去了。 这些红景天最好不要在几位叔叔面前卖,否则容易引起误会。总不能你小子知道哪里有好品质的红景天就自己偷着挖赚大钱吧?而自己又不能说出这些红景天是自己空间里产的。所以不让他们知道是最好的办法。 偷偷摸摸地和郭云亮交易完了这宗大买卖,周宇得到了七十二万三千块,愣是比全村出售的红景天还多出不少钱。这些钱周宇可是没要现金,等会儿等银行开业了郭云亮会给他打到卡里。 就在周宇和郭云亮进行大个儿红景天买卖的时候,正在吃早点的曹大佛爷仿佛若有所觉,撂下筷子就奔着周宇来了,拽了拽周宇的衣襟小声说道:“老弟,别把哥哥那份儿也给卖了啊!我这一宿都没睡觉就等着这三十棵红景天来着。” 周宇呵呵一笑,心里说道这个老曹也够实诚的,哪有上杆子和人家要东西的?不过这也体现了此人的率真,倒也不错。 “曹哥,你就放心吧,少了谁的也不敢少了你的,刚才已经让你舅舅都给拿走了,待会儿你找他要就行了。” 曹猛拍了拍周宇的肩头,竖起大拇指攒了一个。然后竟然从背包里拿出几捆百元大钞递给周宇,嘴里说道:“老弟啊,曹哥啥也不说了,几万块钱的东西说送给哥哥就送给哥哥,一点都不含糊,真是大气啊!但是你老弟有情我这当哥哥的不能无义,我可不能白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这里是五万块钱,也不多,你拿着。”说着就往周宇手里塞。 周宇哪能拿这笔钱?周家村的爷们那绝对是一个唾沫一个钉,不会做拉屎往回坐的事儿,于是又把钱推给了曹猛,同时凭着三促不烂之舌摆事实讲道理愣是让曹猛把这笔钱给收了回去,把老曹感动的心里暖乎乎的。 等周宇这边忙活完后周家村的五个人也吃完了,和郭老板客气了几下后就想要回村。 郭老板是极力挽留想要中午请几位吃顿饭,但是还是没有拦住归心似箭的周家村四位长辈。 话说现在张会计一直抱着这袋钱不肯撒手,就是吃早点的时候也是坐在钱袋上吃的,有一次周定山看他抱的累就想要和他换把手,但是被张会计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而且美其名曰:自己是掌管村里财政大权的,没把这些钱分给村民之前,谁也甭想摸一下这钱口袋。试问在这种情况下还咋去饭店吃饭? 照例让八叔开着大货,周宇自己开着轻卡来到好友张强的山货店前,看到老大来了正在店里忙活的张强感激地跑出来迎接。 这些人当中除了周宇张强只认识两个人,一个就是周定国另一个自然是周虎了,和周定国以及旁边的几人亲热地打了招呼后,张强来到周宇跟前关心的问道:“老大,事儿办妥了?还顺利不?” 周宇点了点头道,“强子,一切顺利,开张大吉啊!”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说嘛老大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这样吧,几位叔叔你们也别走了,中午我请客,庆贺你们买卖成功。” 周定邦翻着厚眼皮对着二哥说道:“二哥,你看二狗子混得真是不错,走到哪里都有人请吃饭,这得是多大的面子啊?行,这小子是真得有出息了。” 周定国自豪地说道:“老三,这么多年你很少像今天这样说句像样的话,咱老周家的种还差得了?实话和你说吧,这个小伙子叫张强,是小宇高中时候的好朋友,你别看人家长得不出奇,但是这小子可不简单啊,眼前这件店铺就是他自己的。而且咱村上次的山货就是这小子收购的。” 周定邦吧嗒了几下嘴,由此得出一个伟大的结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