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粽子飘香话端午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零六章 粽子飘香话端午1

周宇剥开重重人群终于找到了父母,老两口这会儿也没干啥,正提着水桶在小溪边上打水呢。 “爸、妈,怎么会有这么多村里人帮咱修理房子?是你们找得么?” “你小子别问我,我和你妈到现在云里雾里的呢。当我和你妈早上来到这里的时候你的这些叔叔大爷就已经在这里忙活了,而且人家还自带材料和家伙事儿,你说这事儿整的。” 周宇嘿嘿一笑道:“爸,这是咱人缘好,估计是昨晚来咱家的那些叔叔大爷透漏出去的,好家伙,刚才我从山头上往下一看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有人来扒房子了呢。” 说完后爷俩哈哈大笑,毕竟这么多乡亲帮着忙乎那是啥?那是面子,要是没人搭理那才难受呢。 要说人多了这活儿就是好干,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没用上一上午,一个小院四间房子都给收拾地干干净净,由于窗户都腐烂了,这群叔叔大爷干脆跑回家里带了几个纱窗回来给安上了。反正现在是夏天,即使有窗户也是每天都开着的。 送走了乡亲们和父母后,周宇坐在干净的院子里歇了一气,以后自己住在这里可就是天高任鸟飞了,再也不拍空间被人发现而一直偷偷摸摸的,而且空间里的水果蔬菜啥的也能拿到外面吃,那是何等的美事啊。 由于有了自己的空间,周宇中午也不打算回家了,就在小院里把空间里的四只动物放了出来。斑斑大红和二红还是比较正常的,只有那只豁牙兔依旧是地主作风,可能在空间里的时候就是骑在大红的背上,没想到被周宇一下子给弄出来了,所以现在依旧是骑在大红的背上。 冷不丁的被周宇召唤出来,豁牙兔一激灵赶紧从大红的背上跳了下来,屁颠屁颠地来到周宇跟前又露出了那磕碜的笑容,瞅着周宇不注意后腿一蹬一下子就到了周宇的怀里。 周宇被它这招整的有些头疼,这死兔子也不知道为啥弹跳力会这么好,估计因为是空间生物吧,有些能耐还是可以理解的。 周宇领着四个家伙沿着野鸡岭南坡走了一圈,尤其是让两头大野猪把方圆几十里的土地认识了个遍,以后这里就是它们的领地了,守土职责可就落在它们身上了。 前些日子种植的农作物已经被糟蹋了一小半,估计再有几天周宇的心愿就要达成了。 细鳞鱼长势飞速,在空间水的的作用下原来的小幼苗已经长到小手指头长短,周宇嫌这速度过慢,一狠心弄了小半瓶空间液放到水塘里,当空间液入水的瞬间,就见万千的细鳞鱼苗争先恐后地围了过来相互抢食着。 周宇来到山坡东面,这里种植的红景天已经发出了新芽,用铁锨挖了一棵看了看,发现红景天的根子已经开始扩杈了,长势也是十分喜人。 从空间里弄出来一个大西瓜,周宇就坐在红景天中间美滋滋地吃着瓜看着山下无边的花海,一阵山风吹来,花海摇曳多姿,发出迷人的芳香。此时此刻真有一种花不醉人人自醉的意境。 弄了个瓜饱后周宇把四个已经玩疯了的家伙收进空间,扛着铁锨优哉游哉地回家了。 因为明天要款待那些太公和爷爷们,午后周宇开着轻卡到镇子里买了好些的硬菜拉回来,牛羊猪肉是应有尽有,而且周宇还买了两箱好酒,十条玉溪烟,顺便也买了十箱当地的啤酒和几箱饮料,光是这些就装了半个车厢。 由于卖了红景天每家都赚了不少钱,周宇回家的时候不时地还能看到村里人赶着马车或是骑着自行车高高兴兴地往村里赶,车上装满了好吃的和好用的,更有不少小萝卜头和小萝莉高兴地干脆就在马车上开唱了,那天真稚嫩的歌声唱出了大伙儿此时的心情,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回到家的时候,周定国和王桂兰看到儿子置办了这么多好吃的,笑得都合不拢嘴了。这次贩卖红景天自家也得了一千七百块钱,关键是儿子昨晚告诉他们他那一车红景天竟然卖了七十多万,那可是七十多万啊,太平镇周边有几个人有七十万块钱的?既然儿子赚到大钱了,索性明天的宴席就好好置办置办,所以仔细了一辈子的老两口这才大方了一回,让儿子一天就花去了家里几个月的开销。 因为要包不少粽子,所以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泡了两大盆糯米和一大盆大黄米,另外外屋的大锅里正在煮着粽子叶,粽子叶要事先煮透粽子的味道才会地道。 夕阳西下,天边铺满了金灿灿的晚霞,习习山风吹走了山里的燥热。在这凉爽的夏夜,一家三口坐在桌前边吃边聊,商量着明天的一些事宜。 在周家村五月节是一年当中比较重要的节日,每年五月节来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采集艾蒿和桃树枝,艾蒿都是整条枝干剪回来的,而桃树枝上最好带几个小桃子。另外老辈人还喜欢用硬纸壳剪出几只直立的猴子剪纸,然后把这三样串起来挂在门框上。 艾蒿的作用是除掉一家里一年的病菌,桃树枝则是镇宅去凶,至于那只剪纸猴子俗称把门猴,这一年当中会把家里的大门把守的严严实实的,使主家只进不出。 五月节的时候,长辈们还会用五彩丝线编一些好看的手绳,脚绳给调皮的孩子系在手腕和脚腕上,这样做会防止被蛇咬。再小一些的孩子,还会挂上漂亮的小香囊,据说是辟邪驱毒,身康体泰。 当然五月节最重要的就是要包粽子,因为大伙儿包粽子的时候喜欢包一个大枣在粽子里面,周家村人都喜欢叫作枣粽子,这样也寓意着一年当中日子会红红火火。 就这样吃吃聊聊,当晚饭吃完时各人的分工也明确下来。包粽子和中午的饭菜当然是老妈的活儿,这玩意爷俩就是想抢也抢不来,关键是那手艺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啊。 老爸周定国明天早上要背着渔网带着筏子去英雄湖那边撒两网,看看能不能网到几条活鱼。至于周宇明天要早些起来到附近的山坡上采集新鲜的艾蒿和桃树枝,当然也要照着去年的纸样剪几个把门猴,这些工作做完后还要到各个太爷、爷爷家里把这些老人家给请过来。 不过由于明天人多,周定国怕老婆子一个人忙不过来,让周宇待会儿去三叔家让三婶子明天把自家粽子煮完后就过来帮忙,反正他们一家四口中午是要在这边吃的。 五月的星空到了十点多才有一弯月牙飘然而至,欲盖还羞地挂在树梢上。空气中的热气在山风地吹拂子下慢慢地凝结成一滴滴露珠儿挂在叶子与藤蔓上,偶尔被山风一吹便不舍地落下,慢慢渗透在泥土中。整个周家村在宁静与祥和的夜色中酣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