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粽子飘香话端午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零七章 粽子飘香话端午2

五月节的清晨在山间鸟雀的鸣奏中欣然而至,在冉冉升起的旭日金辉的照射下,在徐徐而来的山风的轻拂中,围绕在村庄周围的薄雾渐渐退去,花红柳绿的小村庄又呈现在蓝天白云之下。 不一会儿各家院子里便传来鸡鸣狗吠声,人们纷纷起来开始了一天的劳作,烟囱上也开始有炊烟升起,勤劳的周家村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由于今天是五月节,所以宰杀一只大公鸡是必须的。周定国挑完水后在老婆子的授意下拿了把菜刀满院子瞅着,这会儿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找一只比较肥的大公鸡给杀了然后好涂毛,但是院子里溜达的几只大公鸡长得都差不多,所以给周定国的选择这增添了不少难度。 忽然周定国眼睛一亮,就见院子当间有一只大公鸡正在昂首挺胸、迈着八字步在散着步,周围围了一圈家禽。话说这只大公鸡一身羽毛艳丽多彩,那叫一个漂亮啊。 但是漂亮这个词周定国和它绝缘,他看中的是这个尾巴快要翘上天的大公鸡的健壮多肉,这要是杀了吃肉最起码可以做出三大碗小鸡炖蘑菇,能解决不少问题呢。 于是周定国提着菜刀就奔着战斗鸡去了。话说战斗鸡这会儿正在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冷不丁的就见周围的家禽“哄”的一声散开了。 这厮在地上磨了磨爪子,然后又磨了磨尖嘴,打算给这个打自己脸的家伙来几爪子再叨上几口。谁知道抬起头刚想付诸行动时,竟然看到男主人拿着把菜刀凶神恶煞般盯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杀气。 这样的眼神战斗鸡太熟悉了,以前每逢男主人发出这样的眼神保准有一位无辜的长辈倒在他的菜刀之下,没想到今天竟然轮到自己了。 看到男主人越来越近,战斗鸡“喔”地一声,双爪一用力,两只金色的翅膀使劲地向上扑棱着,没等周定国靠近,竟然一下子飞到了鸡窝上,而且还发出一连串比较凄惨的“喔喔”叫声。 看到大公鸡飞到鸡窝上,周定国不干了,这要是连只鸡都杀不死还不得被老婆儿子笑死?于是周定国握紧了菜刀跟着追杀过去。 虽然战斗鸡有了一丝灵性,但是毕竟底子没打好,只是只鸡而已。极尽闪跳腾挪飞之能事后,还是被周定国一把抓住了。 累得气喘吁吁的周定国回家拿了一个小钵放大到院子里,一手抓着战斗鸡一手提起菜刀就要开宰。 战斗鸡眼看小命就要玩完,“喔”的一声发出了一生中最惨烈的叫声,绝对和过年杀肥猪时候的叫声有一拼。惊得周定国手一松好悬没把菜刀烀到脚面子上。 周宇这时候已经从附近的山坡上采集了一些艾蒿和桃树枝正往家走呢,眼看着再有几十米的路就到家了,忽然一声惨烈的鸡鸣从前方传了过来,把周宇心里叫得直哆嗦。听这叫声好像是从自己家里传出来的,周宇心里一凉,老天,不会是战斗鸡出啥问题了吧?于是一阵小跑到了家里。 周宇刚走进院子,就见老爸手里提着菜刀正朝着战斗鸡的脖子比量着呢,而且嘴里还阵阵有词:“让你出怪声吓唬老子,不就是挨一刀么?至于叫得这么瘆人么?” “爸,慢着,那只鸡不能杀!” 周宇看得是心惊肉跳,赶紧出声制止老爸。 “为啥不能杀?今天晌午还等着它出菜呢,我看满院子就这只公鸡最肥,不杀它杀那个?” “哎呀爸啊,我不是过两天就要到野鸡岭去住了嘛,这不早上还缺少一只公鸡打鸣呢,要不我可起不来。这只公鸡我看着挺聪明的,前两天我就内定下来了,所以你可不能杀它。” 周定国狐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没听说谁早上起来还得靠公鸡打鸣啊?而且这就是只鸡,还有内定这一说么?不过儿子既然瞧上这只操蛋的公鸡了,那就留它一条小命吧。“ ”行,小宇,既然你想要就留给你吧,不过你确定要用这只公鸡来打鸣叫你起床?我怎么觉着这事儿有些不靠谱呢?你刚才是没听到这只公鸡打鸣啊,那哪是打鸣?分明就是催命啊!” 周宇“扑哧”一笑,心里寻思道:“你刀都架到人家脖子上了还不兴人家叫两声?” 周宇把战斗鸡解救下之后就忙着帮老妈把昨晚煮好的粽叶一层层的抹好,然后按照去年把门猴的纸样用硬纸壳剪了几个把门猴,然后用细布带把它和艾蒿、桃树枝拴好挂在外门的门框上。这一过程中战斗鸡一直跟在周宇后腚,甚至周宇中间有一次上茅房这家伙也跟了进去,气得周宇脱下鞋才把它赶了出来。 吃过早饭后周定国扛着渔网到周定邦家借筏子去了,老妈把碗筷收拾干净后再院子里准备开始包粽子,周宇闲来没事儿也坐下来帮着老妈打下手。 老妈包粽子无论是质量还是速度在周家村都是一绝,只见老妈在左手中铺开三四片苇叶,用右手捞一把糯米,再加上几个红枣,上下左右折几下,扯过一根马莲系上,一个严严实实的大棕子就包好了。 经过一宵浸泡的糯米,夹进去几个大红枣,裹上青翠嫩绿的苇叶之后,便像穿上了一件春的衣衫。 周宇在一边闲得慌,看着老妈的动作,觉得老妈真是太神奇了,怎么那么几折苇叶就裹住了米呢?于是毛遂自荐自己也要动手包几个试试。 周桂兰对儿子的事儿特别有耐心,怕儿子不会一遍遍讲着,演示着,周宇也用心地学着,但终归是手太笨,不是苇叶根本包不住米,就是虽然勉强包在一起了,但不是这里漏了,就是那里破了。 周桂兰看着儿子笨拙的动作不禁嗔怪地摇了摇头,对着儿子说道:“小宇,你还是不要包了,鸡蛋鸭蛋还有鹅蛋还没洗呢,你去蛋篓里拣出五十个鸡蛋二十个鹅蛋,而后再去咸鸭蛋的坛子里拣出三十个咸鸭蛋洗一洗,待会儿就下锅煮。” “好嘞!”周宇高兴地应了一声就去拣鸡蛋了。 话说五月节煮鸡蛋是周宇小时候的最爱,因为那时候鸡蛋可是稀缺货,一般家可舍不得吃,也只有五月节那天可以吃个够。而且对小孩子来说五月节最有意思的事儿就是顶鸡蛋了。 周宇到现在还记得小时候每逢五月节自己和大彪哥还有三驴子总是聚在一起顶鸡蛋,谁输了谁就得学驴叫。 要说都是一个村的,家里鸡蛋的硬度都差不多,刚开始还真分不出个输赢,只是后来的两个五月节全都是三驴子赢,没办法自己和大彪哥只得满村里跑同时嘴里还得发出驴叫声。叫得全村的老少爷们人心惶惶的,最后还被太公拿着棍子追了两里地。 后来老大和自己终于弄明白了输的原因,感情是三驴子这小子从他大姨那里学了一个法子,就是在粽子锅里煮鸡蛋,鸡蛋经过粽锅一煮后表面上粘了一层糯米的粘汁表面就变得特别硬,别说顶碎鸡蛋了,就是拿来一个大鹅蛋也顶不过它。 想到小时候有趣的事情,周宇脸上露出一抹温馨的笑容。 鸡蛋洗完后周宇一看也确实帮不了老妈啥忙,于是哼着小调晃晃悠悠地出去溜达了。 村道上几乎见不到女人,估计都在家忙着包粽子了,不过孩子可是不少,手脚都绑着象征幸福、平安的五彩线,一对队一群群的在一起疯闹。整个村道上就是一个快乐的儿童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