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不老草养殖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一十章 不老草养殖

之后的几天,周宇着实过着一种“彩玉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闲生活。白天就在无边花海的芬芳中种植着红景天,顺便观察观察细鳞鱼的长势。晚上的时候就置身于浓郁的夜来香中,感受着清风明月和泉水叮咚,偶尔来了兴致也会抱着豁牙兔坐在斑斑王八壳子上溜达几圈,过得那叫一个舒坦、那叫一个逍遥! 在这几天当中周虎彻底接手了收购红景天的活儿,也是干劲儿十足。其间更是带着八叔到县城卖了几次红景天,和乡亲们一样也是小发了几笔,光是这几天的收入就顶得上他大以前大半年的收收入了。 看着一切都走上了正轨,周宇开始研究起不老草来。 听老曹说这不老草只是东北地区的叫法,它的学名叫作草苁蓉又叫列当。那功效绝对和冬虫夏草有一拼,有些方面甚至比人参药用效果还好,是长白山脉珍稀的药用植物,以其特有的药理作用而名贵于天下。老辈人都说有补肾壮阳、润肠通便、健体强身、延年益寿,长生不老的奇效。 既然自己有神奇的空间,而且里面好像除了喘气的不能种植,只要是植物就都长得嗷嗷快。浪费资源是可耻的,于是周宇到了空间里从小布袋中掏了把孢子粉沿着空间水池的周围撒了一圈。但是结果不是周宇所期盼的,土地还是那个土地,水池还是那个水池,别说满地长出绿油油的不老草了,就连根毛都不得见。 看样子空间也不是盖的啊,也有它所不能培育的植物,但是为啥就不行呢?带着疑问,好学的周宇只好驱车再次来到镇里的种子化肥市场,来寻找他心目中的专家----曹大佛爷。 再次看到周宇,曹猛很是热情地狠狠地拥抱了一下他,但是听到周宇的问题后老曹立马就离得远远地,生怕别人认为自己认识周宇。 然后用一种端视白痴的眼神无奈地对周宇说道:“兄弟啊,咱没啥毛病吧?这就是你的疑问?你认为这不老草是那么好养的?就随便那么潇洒地一撒就能长出来?要是按照你的逻辑岂不是这漫山遍野地全是不老草? 我前些日子不是和你说过么?这不老草主要生长在溪流两岸和山地凹形坡地集水区的赤杨灌丛或落叶松林以及向日葵下。而且到现在也没有听说有谁能够养殖成功。 就算是你想发财想得都要疯了,可是想要练好打狗棍法你首先得有根棍子吧?再怎么着你也得先种上一片赤杨或是向日葵呀?” 周宇脸一红,暗道自己确实是有些自以为是了,竟然忘了这一茬。 训完周宇后,曹猛又得意地说道:“我说周老弟啊,以前我还听到别人说这玩意几乎没有单棵生长,一长就是成片的,既然种不出来咱可以到山里好好找找,备不住就能发现一大片呢?到那时你小子就又能大财了,到时候可不能忘了哥哥啊。” 前面一段话周宇听进去了,至于后一句话周宇就当他是在放屁。 周宇现在是心急如焚,没有时间和老曹瞎扯蛋,不老草的经济价值可是比红景天高多了,要是把这玩意给种植成功拿自己以后就相当于养了座金山,还不得天天往外冒金块子? 得到想要的答案后立马就开着车一溜烟地往回赶,气得身后的曹猛大骂这小子财迷心窍,为了金钱竟然连老朋友都不顾了。 回到野鸡岭后周宇就开始寻找赤杨和落叶松。这野鸡岭和凤凰山上别得东西不敢说一定有,但是这赤杨和落叶松那绝对是比比皆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周宇挖了能有十几棵小一些的赤杨和落叶松在空间里种下,然后又滴了几滴空间液,两天后这些原本还是幼苗的植株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然后周宇兴奋地抓了一把不老草的孢子粉又是潇洒地一撒,但是一两天后还是没有长出不老草。 看样子只有按照草大佛爷所说的第二种方法来试一试了。于是周宇就在野鸡岭和凤凰山上找起不老草来。但是任凭周宇怎么着也没看到一株不老草。 这天下午,周宇正在给水塘换水,隔老远就看见周虎气喘吁吁地往这边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喊道:“二狗哥,鸡毛信,又见鸡毛信呐。” 周宇眼前一黑好悬没摔倒在地,舅舅这是在做啥?这十万火急的鸡毛信怎么一封接一封的?就是不知道这回是哪只大公鸡倒了血霉,身上被扒了个精光。 结果周虎手里的鸡毛信后,周宇无语了,果然还是熟悉的信封和熟悉的鸡毛,不过看这鸡毛的长短与颜色,这回被扒光的应该是只老母鸡。 打开信封取出信之后,上面的话还是那么的直接:小宇,大势已成,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速来山上一趟!” “三驴子,这信是啥时候送到的?” “刚刚,不到一小时,还是上次来得那个四舅。我看这位四舅简直就成了联络员了。” 周宇没有理会三驴子的玩笑,明白了舅舅想法后,再想想那大山里的丰富物产,顿觉眼睛一亮,对呀,这里没有不老草不代表老林子里没有啊?正好趁着这次去看望舅舅的机会好好到老林子里找找不老草。 想到这里周宇一把抓住周虎,诚恳而又深情地说道:“三驴子,你说咱俩是兄弟不?” 看到二狗哥那热切的眼神周虎没由来地浑身一哆嗦,本能地感到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于是小心翼翼地说道:“二狗哥,咱有话说话,别整出这幅神情好么?要知道兄弟我只是喜欢美女,至于男人你还是找别人玩吧。” 周宇也不生气,而是灿灿一笑道:“那三驴子啊,我今天要跟着四舅进山看看我舅舅它们那里红景天挖的怎么样,你这两天就帮着我守山吧。” 周虎呼了一口气,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绝对是必须的! 和周虎告别后,周宇一路小跑来到家里,发现四舅正和老爸老妈坐在院子里闲聊着,内容无非就是红景天了。 看到周宇回来了,四舅高兴地打了声招呼,而王桂兰也快速来到周宇跟前细细打量着儿子,生怕儿子少了几个部件。 从四舅的描述里周宇可以想象到小王庄拼命挖掘红景天的热火朝天的场景。和老爸老妈交代一声后周宇拉着四舅舅匆匆地奔着小王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