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一章 二次进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十一章 二次进山

走在半路上周宇才有时间打听四舅这次来的目的。原来自从他上次带着周宇的回信回去后,第二天王志江就带领小王庄的乡亲们到大山里开始挖红景天。感情这都堆了好几堆之后还不见周宇上山,王志江有些着急了,于是第二份鸡毛信才紧急到达。 周宇抹了抹脸上的汗,这两天专心致志地研究不老草倒是把小王庄的事儿给忽视了,不过也不要紧,反正红景天背到山下后也得进行烘干,晒两天还能减轻不少重量,但是免不了要挨舅舅一顿臭骂了。 四舅一边走一边暗中打量着周宇,你说这个大外甥咋就这么能耐呢?一直被大伙儿认为是野草的红景天也能被人家卖出大价钱来。自己现在还不能忘记当志江大哥告诉大伙儿红景天能卖钱时,大伙儿那些怀疑或是激动的表情。 想到这里四舅情不自禁地晃了晃头,自己不就是那些怀疑之人的其中一员么?如今人家正主儿马上就到村里了,这回看大伙儿还敢怀疑啥? 山中依旧风光明媚,景色秀丽,但是再好的景色二人也没有心情欣赏,只知道一味地埋头向前赶。 太阳跟随着二人急匆的脚步慢慢向西移动着,待到二人走到小王庄时火红的晚霞已经铺满了西边的天际,又一个黄昏如期而至。此时的小王庄正沐浴在这火红的晚霞中,显得那样的自然与安详。 来到了舅舅家的大门口,从敞开的大门向里望去,就见王志江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念着啥,一副很焦急的样子。 “舅舅!几日不见如隔好几秋啊,真是想死我了。”周宇走进院子硬着头皮口花花地说道。 “你个小兔崽子,咋才来呢?真是急死我了,你给我等着,看舅舅怎么收~~~”说道这里王志江就觉得背后发凉,回头一看原来是老婆子从屋里出来正朝他瞪着眼睛呢,于是赶忙守住了嘴。 “那个小宇啊,你真是好孩子啊,这些天可是想死舅舅了。”王志江换了一副口吻说道,只是那个“想”字几乎就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嘿嘿,舅舅啊,咱们彼此彼此。”看到舅妈出来了,周宇立马就觉得这腰杆硬了不少,说话的语气就不像刚才那样低姿态了。 这时候舅妈已经来到周宇跟前,亲热的和周宇说着话,丝毫不在意在一旁磨刀霍霍的王志江。娘俩聊了一阵子后舅妈欢喜无限地忙着给外甥做饭去了。 天将要黑的时候,出去串门的姥爷回来了,看到外孙来了高兴地哈哈大笑,拉着周宇就坐到院里的藤椅上又是一顿猛聊。把在一旁候着的王志江急得是百爪挠心。本来这次自己叫外甥过来就是有重要事情相商的,哪知道这小子刚进门自己还没来得及具体问问红景天的事儿呢就被老爷子和家里的把时间全部占据了,自己想插句话都插不进去,唉,还是那句话,只要有这小子在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是直线下降啊! 从周宇进门一直到吃饭前王志江一直没找到机会和周宇单独地聊一会儿。今天的晚饭没有啥野味儿,但是山里特色的饭菜也是吃得周宇舒爽无比。 风卷残云般吃了两个豆面大饼子喝了两大碗咸肉野菜汤之后周宇总算是弄了个八分饱,摸了摸肚皮挨着藤椅坐直了身子。 王志江看到外甥这幅吃相打趣道:“小宇,你这吃得可是有些少啊,要不再让你舅妈给你做点?” 白了一眼这个无良的舅舅,周宇哼哼道:“舅舅,做人要厚道啊。你说我吃得少是和你们家圈里的猪相比较的吧?” 王志江嘿嘿一笑没有说话,可是那幸灾乐祸的笑容还是出卖了他。 周宇感觉舅舅实在是有些得瑟,于是笑容满面地对舅妈说道:“对了舅妈,你们家前些日子是不是杀鸡了?而且还一下子就杀了两只,一只大公鸡一只老母鸡?要不我舅舅咋能一下子给我捎来两封粘满鸡毛的鸡毛信呢?唉,其实你们不用杀鸡的,只要你们一句话别说让我到山里来,就是让我爬珠穆朗玛峰我也不会皱下眉头的。” 听了周宇这番话,原本满脸笑容的舅妈霎时间就变得阴云密布,但是碍于公公在场不好意思发作出来。但是王云海老爷子那是啥人?见着儿媳妇有冤屈了立马拉着外孙的手进了屋子,院子里只留下王志江夫妇。 其实周宇一说出鸡毛信的事儿王志江就知道要坏菜了,刚开始还想跟着老爷子和外甥进屋,但是被老爷子瞪了一眼后便乖乖地留在桌旁等着接受惩罚。 果然等到那爷俩进了屋之后舅妈气呼呼地指着老头子说道:“当家的,你可真行啊,做鸡毛信来瘾是怎么着?前几天刚把咱家最漂亮的大公鸡给杀了还不够,这又把老母鸡给杀了。我说怎么从今天早上开始你就抢着要喂鸡,感情是把鸡杀了怕我发现是不是?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 王志江耷拉个脑袋,一副认罪服法的样子,这个时候可不能和女人顶嘴,否则她能把你十多年前的错事都拿出来说一遍,能把你烦死。王志江有时候还真弄不明白,你说女人的记忆力咋会那么好? 毕竟公公和外甥还在屋里头,舅妈这会儿也不好意思多说,于是训了老头子几句话后就开始收拾桌子。等到周宇和姥爷出来后舅妈已经把桌子收拾干净了。 凑到舅舅身边,周宇小声说道:“舅舅,那只被你杀害的老母鸡哪去了?我明天要喝鸡汤。” 王志江这个气啊,这个臭小子阴了自己一把竟然还想着剥夺自己的成果?于是虎着脸说道:“鸡汤没有,鸡毛也没有,你要是想吃,鸡屁股倒是有一个,而且还是原装货,里面的鸡屎还没倒出来呢。怎么样,要不要弄一个尝尝?” 想象着自己捧着个装满鸡屎的鸡屁股猛啃,周宇好悬没恶心死,刚才吃下的那点东西差一点就都喷出来了。 “舅舅,你还能再恶心点么?想恶心死你外甥怎么着。告诉你啊,我这人有个毛病,一恶心就记性不好,等会你问我啥我答不上来不可不能怪我啊。” 王志江心里哀叹了一声,自己这只猴子还是逃不出外甥的五指山啊,这小子有的是招儿来对付自己。但是现在自己确实是有事相求这个小混蛋,看来自己也只能忍着了。 想到这里王志江转身就朝地窖走去,不一会儿从地窖里拿出一只老母鸡,对着周宇说道:“哎呀小宇,你看舅舅早就把鸡给你准备好了,就等着你来吃了。明天咱就让你舅妈给你做鸡汤,你看舅舅有诚意吧?” 看着舅舅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周宇忍着笑,妆模作样地点了点头说道:“哦,看来舅舅还是很关心我啊,外甥真是感激不尽,行了,我现在就和你叨咕叨咕红景天的事儿。” 这时候姥爷和舅妈也赶紧赶过来,围着周宇坐下,他们只是没问而已,心里可是一直都惦记着这件事儿呢。 接下来周宇详细地和三位长辈说了红景天收购的事儿。听完后就连一向镇定自如的王云海老爷子也是激动地站了起来,而舅舅舅妈更是满脸惊诧之色,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的王志江一把攥住了周宇的手就不松开了,一口一个“大外甥了不起”,叫得那个亲热啊。并要求周宇明天一定要跟随自己到老林子里挖红景天,到时候好好教教乡亲们怎样才能做到可持续发展。周宇拗不过舅舅,只好点头答应了。 夜深露重,山里又飘起了薄雾。全家人回到屋里又兴奋地聊了一阵子这才躺下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