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被阳痿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一十四章 被阳痿1

不过让周宇惊喜得是在东边的一个山坡上,竟然发现了一片太阳果树,足有十几棵大树上挂满了青绿色的果子,看这架势应该有几十年的树龄。地上稀稀拉拉的落了不少青果,这应该是山雀和小动物祸祸的结果。周围是高矮不一的嫩绿的果树苗,虽然没结果可是长势喜人。 传说太阳果是王母娘娘蟠桃园里的一种灵果,后来流落人间就在大山里扎下了根。这种野果成熟后表面呈深红色,比李子要大上一圈,果皮脆薄、果肉洁白如雪、细腻香甜,略带酸味,味道奇佳。太阳果是山里的特产,一般都在大山深处,其他地方还真没有见过,就算是山脚下周家村的乡亲们也没有几个人见过。 “此果只应天上有,今朝为我落凡尘啊!” 美美地感慨了一番,这么好的机会周宇是不会错过的,一激动全身又充满了力量,发扬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一口气硬是挖了足足有五六十棵树苗和五棵刚挂果的半大果树。 坐在空间的地上,看着周围一大堆树苗子,周宇的脑袋有点大,刚才看见好东西就想挖,完全没想到栽种的问题。可是进山一次不容易,又难得地找到了这么多好东西,不挖走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这些可都是绝对解馋的好东西,而且还能随身携带,这得多牛逼啊。 喝了几口空间水,又歇了一会儿,周宇拿起铁锨开始挖坑植树栽藤。还好空间的土质松软,灰黑色的泥土在铁锨的带动下不停地翻动,过了好一会儿一排排大坑总算挖好了,把树苗载好,浇上一些池子里的水就算完活了。山葡萄也不搭架子了,直接往树上爬就好了。 狠狠地舒张了一下腰,几十棵植株种下去占据了大概半亩地,还有七八分地空着,周宇打算以后再弄点别的稀有的植株种上。 待到周宇满载而归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舅妈正在忙着准备晚饭,昨天外甥来的仓促家里没啥准备只是对付着做了两个菜和一个野菜汤,但是今晚可不能这样了,孩子好不容易来一回可得吃好了。所以中午吃完饭周宇离开时公公就扛着猎枪出门了,没用上两个小时就打了两只野兔和一只野山鸡,正好晚上给孩子解解馋。 周宇洗完脸和姥爷在院子里聊了一会儿,老爷子看向外孙的眼神充满了喜爱,这孩子真是出息喽,今天收购红景天和林蛙的事儿自己就在旁边听着,那时候的外孙就像一名上将军,指挥若定,胸中有丘壑,还真有一副大将风度。 过了一会儿王志江也回来了,进门第一件事儿就是端起桌子上的大茶缸子“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凉茶,然后在周宇的帮助下才把背后的大背篓给卸下来。 洗漱完毕后王志江这才浑身轻松地坐下来,兴奋地对着周宇说道:“小宇,你知道这一小天舅舅带着大伙儿挖了多少红景天么?五千斤,五千多斤呐,就算是烘干了我估摸着也得有个一两千斤,要是真能卖到你说得那个价钱那就是十万左右啊,十万啊!我现在还觉着脑袋晕乎乎的呢。” 周宇被舅舅的滑稽相逗乐了,揶揄道:“舅舅,这些都是小学生数学题的档次吧?就算是幼儿园大班的小孩子也差不多能算出来,你有啥可晕乎的?再说了现在不到十万块钱就把堂堂的王大支书给弄迷糊了?要是将来赚到一百万一千万怎么办?到时候你还不得天天头疼?” “哈哈哈,真要是能赚到百万千万让乡亲们多上好日子,你舅舅我情愿天天头疼。”得,又遇到了一个周定邦,整天的乡亲们乡亲们的,好像没有他们乡亲们就不活了似的。不过周宇虽然做不到舅舅和三叔这样的境界,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去尊敬他们,因为他们才算是真正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晚饭周宇吃得相当开心,红烧兔子肉、野山鸡炖松菇,野葡萄汁凉拌白条林蛙肉,另外舅妈还利用下午的时间包了一锅荠菜馅的菜包子,这顿饭把周宇吃得啊,直到最后一片林蛙肉把嗓子眼垫平了才放下筷子。 老爷子今晚喝了不少酒,吃完饭没多久就回屋睡觉去了。这会儿舅妈正在外屋里收拾着,院子里只有周宇和舅舅在摇着蒲扇歇着凉。 其实周宇这次进山除了收购红景天的事儿外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在老林子里找到几棵不老草移植到空间里好好研究一番,说不定还真能被自己鼓捣出啥玩意呢。 王志江今晚的兴致很高,这会儿正眯着眼睛哼着京剧沙家浜的片断呢,“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总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舅舅,舅舅!你能歇会儿不?我有事儿想问问你。” 王志江很不情愿地抬起眼皮,“有话说有屁放,我这会儿兴致正高呢,没工夫搭理你。” “靠,这是啥人啊?还没过门呢就想把媒婆甩到一边去?政治思想素质太低下,不过这会儿是自己有求人家,还是把姿态放低点吧。 ”那个舅舅啊,你知不知道大山里哪儿有不老草?我想弄几棵研究研究。”、 王志江皱了皱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不老草?那是啥玩意?我还真就没听过。” “不能啊?这么大的长白余脉会没有一棵不老草?舅舅,你再好好想想,慢慢地不要着急。” “不就是几棵破草么?我着急个屁。不过小宇啊,舅舅这回真是没晃点你,我是真不知道不老草是啥玩意。” 这时候舅妈把外屋收拾好也过来坐下,听到老头子的话后不禁咯咯直乐,“当家的,你咋老糊涂了?不老草不就是列当么?不过好像只有小王庄叫列当,太平镇这边的老百姓还是叫不老草的多。” “啥玩意?列当?”王志江一高蹦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就那么直挺挺地盯着周宇看,眼神里竟然有一丝担心的神色。 说完这句话后王志江一把抓住周宇就给他拽到大门口,然后王志江压低声音有些焦急地问道:“小宇,你那方面是不是不行?年轻人一定要懂得节制啊。唉,不过这事儿也不能怪你,大城市花花绿绿的,小姑娘又多,你也是血气方刚的,能忍住才怪了。” 周宇现在还感觉有些发懵。怎么舅妈刚说完列当舅舅就变成了这幅样子?还有舅舅刚才神叨叨地在说啥?自己哪方面不行了?”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周宇把目光看向王志江,“舅舅,你刚才说得都是啥意思?还有你至于把我拽到大门口小声说话么?神神叨叨的真不知道你这是在干啥。” 王志江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痛心地说道:“你个混小子,那方面不行了难道还想大声吵吵让别人都知道?这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不过你那话儿不行的话想起找列当治疗还是对的,以前村里的驴马交配时如果发情不够也给喂一些列当的,嘿嘿,那玩意还真是好用。” 周宇彻底地蒙圈了,舅舅这番话可不是好话啊,又是那话儿又是驴马交配啥的,天地良心,自己只是问问不老草的情况,怎么衍生出来这么多东西? “舅舅,你越说我越糊涂,我那话儿是啥东西?还有这列当和驴马交配咋又扯到一起来了?” 王志江一直很含蓄地提醒着外甥,奈何平时诡计多端的外甥这会儿智商直线下降,不由得有些火大了,气呼呼地说道:“那话儿是啥都不知道?不就是你裤裆里的那坨东西么?再说你和舅舅有啥不好意思的?不就是阳痿了想要找列当调理调理么?有啥大不了的?还一个劲儿地和我装糊涂。我告诉你列当在我们这里也叫壮阳草,只要吃了这个保管你一辈子想阳痿都痿不起来,这玩意老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