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被阳痿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一十五章 被阳痿2

周宇这时候好想哭,没想到只是问问不老草自己就被舅舅给弄成阳痿了。而且这个死心眼的舅舅还要自己节制,我勒个靠啊!自己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就连不想节制的机会都没有啊。 狠狠地瞪了一眼舅舅,周宇气呼呼地说道:“舅舅,你脑袋能不能健康一点?难道只要是找不老草的人家就都是阳痿?” 王志江理直气壮地说道:“是的,当然也有给驴马牛羊用的。” “舅舅,家里有快一点的菜刀么?” “有啊,不过你要菜刀做啥?” “我想死,我想死!你要是我亲舅舅就赶紧找一把锋利点的菜刀在我脖子上划拉一下,这样我也不痛苦。” “小宇,你可千万不能想不开啊,再说阳痿也不是啥大不了的病,多吃几棵列当应该能调理过来的。”王志江吓得白毛汗都出来了,声音颤抖地劝阻道。 如果说周宇刚才要菜刀只是开玩笑,但是经过舅舅一口一个阳痿后,周宇是真得不想活了。 不过该问的还是得继续问,于是哭丧着脸说道:“舅舅啊,我身体好着呢,哪儿都没毛病,我只是听说不老草挺值钱的这不就想向你打听打听么?怎么一到你这里我这身体还被整残疾了呢?” “小宇你说的都是真得?你那方面真没啥毛病?” 王志江哆哆嗦嗦地又问了一句。在得到外甥肯定地答复后这才松了口气。外甥可是家里的独苗,这要是那方面有啥毛病的话两家的大人还要不要活了?话说两家的长辈还希望这小子开枝散叶,子子孙孙无穷尽也呢。 虽然把心放了下来,但是一想到这件事儿刚才把自己吓了一身白毛汗,王志江就气不打一处来,脱下鞋朝着周宇就飞过去了,边打还边念叨着:“我打死你这个小瘪犊子,让你没事儿尽吓唬老子来着……” 周宇感觉自己今天是衰神附体了,刚刚被人家给弄阳痿了不说,现在又挨了几顿飞鞋,那个郁闷劲儿就别提了。但是谁让那个为老不尊的是自己的舅舅呢?没办法只能挺身赴死、英勇就义了。 直到最后王志江打舒坦了这才放过这个悲催的外甥,继续哼着沙家浜回屋睡觉去了,院子里只留下独自伤悲到天明的周宇。 无论一个人的心情是舒畅还是苦闷,都影响不了打着滚自己转动的地球。这不,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又到了第二天。 天空微亮,又一个黑夜迎来了黎明,沉寂了一夜的鸟儿在枝头鸣叫着,大山又沉浸在往日的鸟语花香中。 昨天累了一下午,晚上又被舅舅弄得极其郁闷,周宇睡得很晚,以至于天亮的时候还没起来,这会儿正在做梦数着钞票呢,就在数到九十多万快到一百万的时候,舅舅那充满磁性的洪亮的声音喊醒了他。 睁开朦胧的双眼,嘴角还流着哈喇子,周宇咬着牙幽怨地看着笑容满面的舅舅。 “差三万多就到一百万了啊,舅舅!我马上就要成为百万富翁了,你一声大嗓门让我的希望瞬间化为泡影,而且你把我吓着了,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姥爷和舅妈去,说你吓唬我。” 看着外甥狗性又上来了,而且还什么百万富翁,王志江是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过听到这小子要去告状,又有点哭笑不得。 “哎呀?你个小王八蛋,翻脸不认人啊,舅舅好心来叫你,等会就出去抓林蛙了,你还去不去了?如果不去就拉到,但是你竟然还想去告状诬赖你舅舅,你太让我心痛了。小宇,你这是赤裸裸的报复啊!而且你刚才还说什么‘百万富翁’?我看你小子是在做清秋大梦吧?” 周宇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王支书,做梦也需要人品滴,你做过一百万这么大金额的梦么?” 王志江吧嗒了一下嘴寻思了一下,“妈的,这小兔崽子还真是在做梦,还好没被吓坏了。” 不过又仔细地想了想,你别说自己这辈子好像还真没有做过捡大钱的梦,最多也就是捡个三十五十的 想到这儿不由得佩服起这个极品外甥了,‘好小子,就是梦中捡钱也比别人多啊。” “舅舅,只要你答应我一个事儿你吓着我的这件事儿还有你昨天晚上冤枉我的事儿咱俩就私了了,你看成不?” “得,又得被敲诈了。” 王志江很无奈也很憋屈。这混小子从小到大这一招运用得是滚瓜烂熟,逼得自己答应了很多“屈辱”的条件,例如抓只松鼠玩玩啦,弄只傻狍子骑骑啦,总之是五花八门,不胜枚举。不过想想自己老爹和老婆子那非人的编排,王志江又一次“屈辱”地点了点头。 “小宇啊,就一个条件,不过你小子可不要太过分啊,头些日子你还没回来,你爸到山里看望你姥爷,说起你老不回家,等你回来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舅舅那时候站在正义的角度替你伸了冤,当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住了你爸,要不你这次回来非得挨收拾不可。你看,舅舅可是和你一条战线的。” 看着舅舅一脸谄色,周宇忍着笑, “行啦王支书,你会劝我爸?虽然大伙儿都知道你和他一见面就掐,但是我还知道你们在一个问题上永远都保持一致,那就是在教训我的时候你们俩保准是举双手赞成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一次你没有劝他而是也投了赞成票吧? 本来我这次回来还想帮帮你们俩,提高提高你们的家庭地位,谁知道你们竟然在背后阴谋收拾我,看样子你们的思想还有待提高啊。好好努力吧,不过我不看好你们哦!” 看到舅舅一脸的哭相,周宇觉得老人家也挺不容易的,于是良心发现地接着说道:“那个舅舅啊,话说我觉得你和我爸挺可怜的,不是我说你们,你们一见面就掐,结果弄得两败俱伤,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你再看看我妈和我舅妈那好得就像是一个人似的,人家两员女将一联合起来威力大无边啊,哪像你和我爸各自为政不说,人民内部还有矛盾,你说你们能是人家的对手么?在家里没有地位也是应该的。” 听了外甥的话王支书的脸色白一阵红一阵,最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最终王志江很光棍地答应偷偷地带周宇到大山深处去寻找不老草和一些稀有物种。虽然得罪这小子了,但可不能让他给看扁了,光棍点还显得有点气概不是? 吃过早饭,王志江挎着猎枪,背着一个大背篓,里面装满了刨好的木板。周宇也背着一个大背篓,里面有两只捕蛙网,因为考虑到有可能碰到啥稀有的鱼之类的,所以也带了一张渔网,还有一些野兔肉等其它干粮。考虑到安全因素,这次还带上两只猎狗。 爷儿俩手提开山刀,和其他山民汇合后杀气腾腾地向牛头沟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