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牛头沟旁林蛙跳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一十六章 牛头沟旁林蛙跳

牛头沟处在大山深处的老林子里,距离小王庄足有三十多里路,好在老林子里还比较好走,因为这里几乎不见天日,所以没有多少野草藤蔓,不像山下的灌木丛那样藤蔓缠绕。 脚下踩着残枝枯叶,周宇兴高采烈地走在人群中间,周围是四十多个魁梧的山里汉子,前面是一大群猎狗开道。这次来了四十几家,每家最少带着一只猎狗,所以造成了一个异常庞大的猎狗群。这也是为安全着想的,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就是大型的狼群遇到也是不敢招惹的。 走着走着,大伙儿看向周宇的眼神有点不一样了,这山路都走了二十多里了,周宇依然不紧不慢地跟在大家周围,还不时地和大家开着玩笑。要知道这可是二十多里的山路啊,要说自己这帮人走山路如履平地那是他们几十年锻炼出来的,可是像周宇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听说以前还在省城工作,能做到这样可就太让人吃惊了,再细看看这小伙子也没和别人长得不一样啊?最后只能归结他天赋异禀了。 到现在周宇也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显著地变化,前些日子还不明显,只是感觉睡觉比以前香了,饭量也比以前增大了,可是要说走二十多里山路不嘘不喘的还真没有过。 “这应该是空间和池水带来的效果。”李洋暗暗地想道。 这群人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出发了,走了将近四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牛头沟。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条由东到西的巨大的沟壑,足有两里宽,硬生生地将这片林子分成了南北两大块。沟壑中间灌木林立,杂草横生,根本看不到路。站在这里你不得不感叹造物的神奇。 在老林子里遇到这样密集的杂草横生的地方,猎人是不敢在里边行走的,因为谁也不知道里边会有什么样未知的危险。 周宇咋了咋舌,怪不得这里会有大量的林蛙呢,这里山高林深不说,居然还有这么一道天然的屏障,难怪会成为林蛙的乐园了。 这时一位看起来颇有威望的六十多岁的老猎手冲大家喊了起来, “大伙儿都加把劲了,过了这牛头沟我们就可以抓林蛙了。把身上的木板都放下来一块一块地往前铺,把背篓里的藿香叶子在身上带几片。注意两边,小心脚下有毒虫。所有后生都靠后,周家侄子你在中间,老张、老王我们这些老骨头打头阵。” 吩咐完后,加上刚才说话的老猎手共四名年纪六十开外的老猎手走在最前面,而包括王志江在内稍微年轻一些的汉子都乖乖地跟在他们之后。 周宇失望地摇了摇头,怎么可以让老人家打头阵?然后鄙视地向后看了几眼其他人就想往前冲,结果被红了眼的舅舅一把给拽回来了。 “臭小子,这时候了你就不要捣乱了行不行?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很残忍、很不要脸?让几位老人走在最危险的前方?告诉你,这是我们山里的规矩,有了危险只要父辈还没有死绝就绝对不允许小辈去冒险,你以为我们没有反抗过?可是他们说他们的父辈当初就是这样保护它们的,这就是传承,你让我们怎么做?你知道吗?其实最难受的就是我们这一群人!” 看着周围一群四五十岁的老爷们眼泪含着眼圈,周宇被深深地震撼了。多么可亲可敬的老人啊!多么令人震撼的血脉传承啊!他们用自己的行动阐述了一句至理名言:“父亲永远是孩子依靠的大山”。 周宇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如果有朝一日自己发达了,一定不会忘了小王庄这群可敬又可爱的乡亲们。 几位老人笑呵呵地看着周宇,领头的老猎手更是朝周宇竖起了大拇指。 “好孩子,我叫王云兵,你该叫我五姥爷。听说这次收购红景天你只收了点人工费,这说明孩子你义气,今天你不忍心看到我们几个老头子走在最前边说明你够仁义,像你这么年轻就能做到有仁有义不简单!桂兰这丫头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 周宇讪讪地笑了一下,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在几位老猎手的带领下,木板铺成的小路终于延伸到了北坡。众人先让猎狗过去,然后大部队才缓缓地通过了这条令人胆战心惊的小路。 牛头沟深处大山深处,北坡山势突兀、怪石嶙峋。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针叶林,中间零星的夹杂着几棵榛子树,地下稀稀拉拉地长着一些杂草,山风吹过,整个山林发出“哗哗”的声响,给人一种阴冷渗人的感觉。 在北坡中间地带有一个由山间泉水形成的狭长的小溪,在小溪两侧不时地传来“呱呱”的叫声。 大伙儿这会儿也不走了,围着一块大青石,把准备好的干粮拿了出来,开始准备午餐。 不愧都是猎人,大伙儿带来的几乎都是肉食,狍子肉、野鸡肉、野兔肉,周宇也赶忙把切好的兔子肉、小葱和烙饼放在大青石上,大家狼吞虎咽地大嚼起来。周宇左手一大块野猪肉,右手一只野鸡腿,吃得是不亦乐乎。 十几分钟后这顿简单而又丰盛的午餐就结束了。毕竟大家是来干活而不是来旅游的。 简单地打扫了一下卫生后,一部分人把捕林蛙的网准备好,剩下几个人则端起了猎枪领着猎狗在周围警戒。这里是老林子深处,不能有一丝一毫地放松警惕。 来之前全屯人都商量好了,抓林蛙就作为全屯的一个集体致富项目,全村的劳动力分成两波,一波挖红景天一波抓林蛙,卖到的钱钱全屯各家均分。周宇也很赞成这个做法,这样做大家都能得到实惠,总比一个人东一下西一下要好。 几十个抓林蛙的人呈扇形慢慢向小移动,负责警戒的领着猎狗在身后做着警戒。一大群人和狗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捕蛙行动。随着众人的移动可以看见大量的林蛙在林间跳跃着。 周宇看得是目瞪口呆,来之前周宇就想只要能抓到百十只林蛙就算没白来,现在看这架势何止是百十只,就是几千只几万只也有可能啊,老天,真让自己捡到宝了。 “那个小宇啊,这林蛙真能卖到十几元一只?我怎么就觉着这事儿不靠谱儿呢?”站在旁边的五姥爷王云兵问道。 “五姥爷你放心,虽然我还没有联系买家,但是野生的林蛙绝对能卖到这个价钱,如果没人买我来付账,保准不会让大伙儿白费一天力气的。” 王云兵微笑着摇了摇头,“孩子,别啥事儿都拿钱来衡量,凡事都得讲究个良心,莫说你已经帮着小王庄找到了一条发财之路,即使没有那样你今天也是为大伙儿好,你说谁还能昧着良心去怪你?这样的事儿我们小王庄的爷们是做不出来的。要是这些林蛙真卖不出去,咱们就拿回家去尝尝鲜,就当改善生活了。” 周宇点了点头,心里莫名的轻松了不少。自己这次做得确实有些着急了,连收购商还没联系好就开始抓林蛙,一旦要是没人收购那咋办?只能是自己掏钱买了,虽说自己也小赚了一些钱,但是也禁不住这样败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