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赤杨林里神草现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一十七章 赤杨林里神草现1

(这几天孩子住院忙得是头昏脑涨,都忘了和乡亲们通报本书上了强推了,今天才有时间告诉大伙儿,希望谅解。同时也希望乡亲们继续支持山村,支持光芒,或许我们也能创造一个属于乡土流的神话呢,真得好期待!) 看着远处人群涌动、蛙声鼎沸,周宇呆不住了,和舅舅各提着一只网就冲了上去。 “小宇,注意树根下和草丛里,林蛙喜欢呆在这样的环境里。” 果然,听了舅舅的话后,周宇不一会儿就抓到了五只肥硕的大林蛙,每只足有半斤多。看着外表黄褐色,中间夹杂着几条黑色条纹的五只大林蛙,微笑着满眼冒金光,这哪是什么林蛙啊,这分明就是五张白花花的百元大钞啊! 抓了能有十来只林蛙后,周宇来到舅舅跟前用眼神和舅舅打了一个招呼,王志江无奈地领着周宇来到王云兵跟前嘀咕了几句,然后又领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后生挎着猎枪朝东边走去。 通过聊天才知道这个叫王东,今年三十二岁,已经是一个七岁孩子的爹了,长得魁梧壮硕,不爱言语,给人的感觉很憨厚。同时王东还是大山里年轻一辈最出色的猎手,除了一手好功夫外那枪法也是一打一个准,据说在去年还徒手杀死过两头狼。 周宇暗暗打量着这个王东,看这小子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外表看起来更是憨厚无比,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很老实的山里汉字愣是徒手弄死了两头狼,你说这小子够狠不?和那些喳喳唔唔的小**相比这才是正儿八经的狠人呐,遇到狠人要是不拜拜周宇自己都过意不去,于是以十二分的热情和王东搭着讪。 虽说王东不爱说话,可是周宇是谁,小时候就能说会道,毕业后干的还是销售的工作,这嘴皮子能差得了?绝对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角色。没几句话就把王东夸得是天上少有地下根本就没有。 本来是山里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最后硬是让周宇夸成了世界第一猎人。把王东臊得脸色压根就没有正常过。心里暗暗地嘀咕着:“妈的,江叔家的这个外甥简直太能白乎了,这脸皮也太厚了点,貌似自己的脸皮就不薄,可是和这小子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不过除了能白乎一点外王东对于周宇的为人还是很敬佩的,这么年轻就能有这么精明的头脑和不贪的心也算是难得了,而且周宇又是自己远房姑姑家的孩子,算起来俩人也算是表兄弟了。 俩人都是年轻人,岁数差别也不大,还是有很多共同话题的,这一来二去的就熟识起来,满嘴的一个“东子哥”一个“周表弟”的叫起来了。 一路上听着外甥瞎白乎,王志江心里笑得都快抽抽了,但是还得辛苦得忍着,自己毕竟是长辈嘛。话说这王东也不是个省心的主儿,在山里那也是个小霸王级别的,但是遇到外甥这不就蔫儿了?自己这个外甥就是个人精,大山附近从老到小就没有摆不平的人,嗯,自己的女儿除外,但大家都知道,那也是周宇疼妹妹让着她而已。 三人带着两条猎狗来走了大概三里路就来到了一个小山谷,里长满了东北赤杨和一些别的灌木,那些赤杨大约三米多高,上面开满了喇叭状的小白花,被山风一吹犹如一群群曼妙的天使降临人间,煞是好看。 山谷中间有一个大水潭,四周是茂密的灌木丛。潭水很清澈,水面上漂浮着一些植物种子和深褐色的水草,水面下深不可见,根本就看不到底。水中不时地有一些鱼类在追逐嬉戏,在水面上泛起一丝丝涟漪。 看着这蓝绿色的潭水,周宇估计这水潭浅不了。听了舅舅的介绍才知道,这个水潭叫作青龙潭,里面深不见底,建国后省城的采矿队到过这里穿着潜水服到潭里查看过根本就到探不到底,估计最少也能有个几十米深。 王志江指着满山谷的赤杨对周宇说道:“小宇啊,你要找的不老草那些赤杨底下应该就有,我早些年在那里采摘过,记得当时这里一片一片的,就是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 周宇盯着舅舅,送过去一个暧昧的眼神。王志江立马就明白了周宇的意思,话说男人对这种事儿还是很敏感的,于是赶忙解释道:“你个小兔崽子想啥呢?那时候是家里的耕牛要交配所以你姥爷才让我到这里采摘些不老草,老子可是啥毛病也没有,不要瞎想啊。” 王东这时候才知道江叔叫自己来的目的,感情是为表弟找不老草来了。可是看这小子面色红润斗志昂扬的也不像是不举啊?不过这玩意也说不准。出于对表弟的关心,王东轻轻地捅了一下周宇小声问道:“表弟,你找不老草干啥?不会是~~~?” 周宇立马就感觉一阵头大,你说小王庄的这帮人怎么就认准了不老草就是治阳痿的?难道就不能干点别的? 于是苦笑着说道:“东子哥、快打住,打住啊!兄弟我啥毛病也没有,我说你们咋就认准谁找这玩意谁就是阳痿了?难道这玩意就没有别的用处?” “没有!”王志江和王东齐刷刷地回答道。 周宇嘿嘿一笑,有些诱惑地问道:“你们就没想过这东西能卖钱?而且还是大价钱?” 王志江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王东更是眼珠子瞬间就发红发光。要说这话是别人说得,俩人保准是就当那人放了个屁,但是眼前这位是谁?那是化野草为金钱的周宇啊。 “想发财找周宇”这句话现在已经成为了小王庄各家的座右铭,现在这小子又说不老草值大价钱谁还敢不信? “小宇,这么说你说的都是真的了?你昨晚和我说不老草能卖钱我还以为你和舅舅开玩笑呢,那时就当你放了个~~ ,啊,不是,那时舅舅就没在意,没想到你和舅舅认真着呢,唉,你看这事儿弄得。” 虽然王志江嘴里那个“屁”字没说出来,但那是周宇可是听出来了,心里嘀咕着以后对王支书绝对不能再仁慈了,这种人就应该打压到底,让他把牢底坐穿,看来以后还是得站在女将们这边。 王志江自然是不知道外甥心里的小九九,这时候正和王东兴奋地要命,两人拉着周宇几乎就是强行把他拽到了赤杨林里。 赤杨林搁远处看起来感觉很茂密,但是进到里面时便会发现株与株之间还是比较稀疏的,否则阳光照不进来不老草还怎么生长? 闻着赤杨特有的花香,感受着大自然的生命力,三个人猫着腰瞪大了眼睛慢慢地寻找着不老草。 三人寻找了十几分钟后还是没有见到一棵,周宇垂头丧气地对着二人说道:“舅舅、东子哥,我看咱还是算了吧?这么久都没找到估计这里是没有了。” 但是王志江和王东压根没搭理周宇继续认真地找着,就好像他不经意间放了个瞎屁一样。这种诡异的情况倒把周宇整愣了,这是个啥情况?也太不尊重人了,好歹自己还是这件事儿的总指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