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收服巨蟒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二十一章 收服巨蟒

(大章,就不分章了) 三者都是重量级的生物,但是野猪毕竟是两头,而且还是带着急速冲击而来,就听见“砰”的一声闷响之后,巨蟒被两头野猪装得翻了好几翻,粗壮的尾巴流出鲜红的血。而两头大野猪也被这一撞弄得是头晕眼花,在原地直打转。 最可笑的就是豁牙兔,这个小家伙一点也不怯场,本来气势汹汹地骑在大红身上想抽冷子给巨蟒来一下狠的,谁知道这一撞击被大红甩出去一半,要不是两只前爪死死地抓住大红的耳朵保准就飞出去了。 看到豁牙兔马上就要掉下去了,大红体贴地趴了下来让小家伙重新骑到自己背上,然后又威风凛凛地站了起来。 看着前面的两个劲敌,巨蟒往后游走了一段距离,然后把蟒身盘成了高高的一大盘,头部悬浮在空中,一对蛇眼紧张地盯着两头野猪。 看到没把伤害自己主人的家伙拱倒,大红和二红又一次发起了冲锋。 这回巨蟒可是有准备了,森然地吐着信子和两头野猪游斗起来。 三只大家伙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在一起纠缠个不停。忽然大蟒蛇不顾大红的冲击把二红用蟒身缠住了,张开大嘴就要开咬。 在一旁提着开山刀观战的周宇一看不对劲,翻手提刀就要往上冲,但是骑在大红背上的豁牙兔速度更快,小家伙使劲一蹬后腿一个长距离跳跃就蹦到了巨蟒的头上,两只前爪照着蟒蛇的巨眼就抓了下去,这一抓可不得了,把大蟒蛇疼得扔下二红游走到一边打着滚。 三只空间里的家伙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股脑地全都冲了上去,拱的拱,挠的挠,不一会儿功夫就把巨蟒折磨的只有进气儿没有出气儿了。 周宇提着开山刀晃悠地走了上来,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直挺挺地躺在那里的巨蟒心中这个解气啊。 使劲地踹了巨蟒一脚,周宇自言自语道:“让你追老子,起来呀?你不是很能耐么?现在傻了吧?” 巨蟒现在连进气都没有多少了,哪还有精神听这个可恶的生物在那里白乎?只是耷拉着脑袋躺在那里,逐渐发散的目光里浮起一层雾气。 周宇发泄了几句变觉着没意思了,眼看着巨蟒就快要不行了,这会儿再说多少也没用了。 看着巨蟒的可怜样,周宇这时候倒觉着有些不忍心了,从一枚蛇蛋长成这么大个儿估计也得个百八十年吧?难道说真就让它毁在自己手里了?唉,还是有些不忍心呐。 想到这里周宇到土坑里取出几滴空间液用空间水稀释了一下灌到巨蟒的嘴里,然后又从西瓜堆旁拿起一个背篓把巨蟒装到里面,背着它向远处的灰雾区走去,大红二红和豁牙兔跟在后面。 快到灰雾区的时候斑斑才慢悠悠地从里边爬出来,看到周宇立刻就变得欢实起来,围着周宇一直转,高兴地不得了。 看到斑斑出来了,周宇总算是把心放下来,解下背后的背篓放到了斑斑的王八壳上,然后又朝斑斑比划了一阵子,这只聪明的大王八立刻驮着背篓往灰雾里爬去。 看到一众动物钻进了灰雾里,周宇这才感觉浑身一软,立马就坐在了地上。刚才可是真把他吓得够呛,任谁碰到这么大的一条蛇祖宗都得被吓得半死,自己没吓得当时就倒下也算是不错了。 由于怕舅舅和王东追上来找自己,周宇一个念头来到松林里倚着一棵大树坐了下来,等了能有十几分钟也不见二人前来,于是又回到空间里想看看巨蟒的情况。 来到空间后周宇便大声的呼唤着斑斑和两头大野猪,不一会儿二红驮着豁牙兔先出来了,周宇愣了愣,大红哪去了? 就在他疑惑之际,巨蟒居然也从灰雾里出来了,虽然说速度没有追自己的时候快,可是看那架势估计伤势好的也差不多了,而大红就跟在巨蟒的后头,猪脸上一副紧张的表情。 周宇心里骇然,这两头野猪也太聪明了吧?这明摆着就是害怕巨蟒伤势好了再伤害到自己才一前一后的看着它的,得猪如此夫复何求啊! 在大红和二红一前一后的拱卫下,巨蟒游走到周宇跟前,用蛇眼打量了一下周宇,然后缓缓地抬起头向周宇点了几下,目光中竟也透着几丝欢愉的神色。 周宇知道这个大家伙喝了空间液和经过灰雾区的治疗后,灵性大开,这是彻底臣服自己了。 想着和巨蟒相识的前前后后周宇不禁笑了笑,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只不过这由仇敌到顺服的时间委实有些过短。 由于担心舅舅到来,周宇把巨蟒带到了松树林,毕竟这个大家伙以后还是要带到野鸡岭的,如果不带出来和舅舅解释一下以后就没法解释了,所以暂时还不能让巨蟒呆在空间里。 周宇顺着原路往回走,巨蟒就跟在周宇后边,可能是伤势已经没问题了,再加上知道了周宇的能耐,所以还时不时地还游走到他身边用蟒头蹭着裤子,神态亲热的不得了。 看着巨蟒前后态度的巨大差异,周宇不禁摇摇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被巨蟒阐述地式淋漓尽致,都是不吃亏的主儿啊! 在回程的半路上,周宇终于遇到了满头大汗的舅舅和王东,由于怕吓着二人隔老远周宇就让巨蟒趴在草丛里。 待到周宇和二人会师时发现这爷俩现在衣服裤子都被刮了好几个大口子,身上沾了不少碎草和树叶子,甚至王东的裤腿儿还少了半截。 看到周宇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王志江那还顾得上看看周宇后面?眼圈一红好悬没哭出来,上前一把抓住了外甥,全身上下左右看了个遍,末了才哆哆嗦嗦地说道:“小宇,老天保佑啊,你说你要是伤到哪儿了让舅舅咋活?他娘的这次实在是太危险了,下次说啥也不能带你到山里来了。” 王东也在一旁心有余悸地说道:“表弟,江叔说得一点都不差啊,还好你走运没出啥事,要我看咱回去后得让婶子擀面条好好庆贺庆贺。” 周宇听得是感动不已,眼前这二位刚才指定是满山地找自己,要不不会把自己整得满身都是草。由于刚才着急没注意,这会儿周宇竟然发现舅舅左脚上缠着一块布,难道是受伤了? “舅舅、东子哥,你们放心吧,我一点事儿都没有,对了舅舅,你左脚是不是受伤了,怎么还缠着一块布?” 王志江老脸一红,嘟嘟囔囔地也不说什么。旁边的王东嘿嘿一笑,对着周宇说道:“表弟,实话和你说哈,刚才看到你被那条大蟒蛇追杀的时候,江叔为了追上去救你不知道啥时候把一只鞋跑丢了,后来和我一块儿找你时发现咯脚这才知道鞋丢了,因为我的鞋大他穿着不合适,没办法我只好牺牲了一条裤腿儿给他缠到脚上了。哈哈哈哈!”说到后边时王东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舅舅红着脸在讪讪地笑着,周宇二话不说脱下自己的布鞋给舅舅穿上,然后把舅舅的缠脚布缠到了自己的左脚上。 面对外甥的如此做法王志江一点都没推辞,这小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孝顺,不可能看着自己光脚而无动于衷,索性就由他好了。 “对了表弟,你是不是经常练习长跑,刚才怎么跑得那样快?好家伙简直就是飞速啊!你这要是去奥运会上跑估计都能拿奖。还有啊你是怎么跑掉的?那条大蟒哪儿去了?” 周宇嘿嘿一笑道:“东子哥、舅舅,和你们说了你们可别害怕啊,其实刚才那条大蟒蛇应该是被我们惊着了,把我追到前面不远的松树林时就不追了,而且态度还特别好,我们现在已经成为朋友了。刚才看到你们来人家怕吓着你们,这不就躲在前面的草丛里呢。” “哈哈哈哈,表弟你简直太有才了,这瞎话让你编的太有意思了,我说就算你逃过一劫心情好也不能这么瞎编吧?要不就是你小子发烧说胡话了。”说完王东海夸张地伸手摸了摸周宇的脑门。 王志江在一边边笑边摇头,似乎对于外甥的玩笑也是很无奈。 看到这二位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话,周宇也是很无奈,既然他们不信那只好让正主儿出来和大伙儿见见了。 于是周宇转身往回走,来到巨蟒的藏身处后把它领了出来。 王志江和王东根本就没有把周宇的话当真,虽说蟒蛇的性子相对来说比较温和一些,但是说能和周宇成为朋友那就是在扯蛋了,难不成巨蟒看着周宇能跑就起了钦佩之心想要结交一番?那是蟒蛇不是人好不好? 不过等周宇走进二人看到周宇身后的东西时本能的撒丫子就想跑,但是看到周宇一直笑眯眯地站在那里也没啥危险这才停下了脚步。 “小宇,你~~你真得和它成为朋友了?老天,他不会是成精了吧?”王志江背后冒着凉气问道。 “舅舅,你当这是神话故事呢,还成精?只不过我觉得这条大蟒倒是挺聪明的,没准还能带回去帮我看着野鸡岭呢,到时候我看啥动物再敢到我的一亩三分地去祸祸东西。” 王志江和王东在心里齐齐地为周宇竖起来大拇指,牛逼啊! 三人一蟒回到了刚才的山谷,周宇把丢在地上的龙鲤捡到了背篓里,而装着不老草的背篓也让王东背着,这时候王志江带来的两天猎狗也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钻了出来,大伙儿加快脚步出了山谷。 这时候迎面跑来了几个山民,带队的正是五老爷王云兵,原来在野驴沟北坡抓林蛙的众人看到他们这么久还没有回来,担心遇到危险,就分出了几人过来看看,看到几人没有危险这帮山民也放下心来,但是对于那一条紧跟在周宇身后的大蟒蛇还是充满了畏惧。 到了北坡,大家听了王志江三人惊险的经历后全都吓出了一身冷汗,继而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没想到这野驴沟附近竟然会有森林巨蟒,这玩意只是在传说中听过,现实中谁他娘的见过这个啊!而且还他娘的和周家外甥成为了朋友,这话咋说的? 不过对于周宇在危急关头涌现出的爆发力大伙儿还是表示了深深地钦佩之情,山里人不善言辞,只是个顶个竖起了大拇指。在山里没有丢人的说法,能逃得性命才是大智大勇的好汉子,周宇的这番做法倒是符合了山里人的心里。 此时已经快到下午两点钟了,大家抓了不少林蛙,是该回去的时候了,要不天黑前就下不了山。整个山里没有几人敢在野驴沟宿营,一个不小心那是会要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