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唯有龙鲤真美味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二十二章 唯有龙鲤真美味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大伙赶紧收拾东西准备下山。 还别说,今天大伙儿的收获还是不小的,几乎每个人都抓了能有三十多只林蛙,偌大的一片林子也仅仅是搜索了千百分之一而已。再加上王志江三人大难不死,而且看样子周家外甥似乎还弄了条个头超大的蟒蛇跟班,所以众人有说有笑地离开了牛头沟。 对于巨蟒跟着周宇这件事儿大伙儿除了羡慕这小子鸿运齐天外还真没啥别的想法。大伙儿都是猎户,自然知道森林巨蟒平日性子特别温和,除非你把它惹急眼了,否则它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 再说大山周围也有个别人驯养这东西的,所以周宇的举动倒也不算是出格,只不过就是这条大蟒着实太大了而已。 回家的路程感觉很快,大伙儿嘻嘻哈哈地走到了老林子的边缘,隐隐约约地都能看到村里的民房了。 周宇背着一大篓龙鲤在和王东开着玩笑,通过刚才的共患难,这两个认识不到一天的年青人真正地成为了一对铁杆朋友 眼看就要到小王庄了,看了看跟随在大伙儿身后的巨蟒,周宇知道通过刚才喂食空间液和空间灰雾的治疗,巨蟒应该增加了不少灵性,看它现在的样子灵性几乎赶上花花了。不过这家伙之所以甘心给自己当小弟,应该是再想弄点空间液打打牙祭吧?嗯,貌似有这个可能。 刚才听舅舅和几个长辈在商议明天会让大伙儿随自己背着林蛙和不老草下山,那之前想好的在半路上把巨蟒藏进空间里带到野鸡岭看家护院的法子就用不上了。而且周家村和小王庄不同,自己真要是带着一条大蟒蛇回村那村里还不得炸了窝?不说别人,光是八位太公拎着拐杖到处追杀自己就够喝一壶的了。 想到这儿,周宇和大伙儿打了声招呼转身朝后边的巨蟒走去,蹲下身轻轻地摸了摸它的头部,笑眯眯地说道:“蟒兄,咱俩算是不打不相识,你吓唬我我把你打伤,然后再替你疗伤,所以你也不用感激我,还是回去吧,咱们有缘的话以后再见。” 似乎听懂了周宇话中的意思,大蟒蛇极其不舍地用头蹭着周宇,如同一个小孩子舍不得离开父母一样,迟迟不肯离去。 “对了大家伙,如果以后我们要是再相见总不能巨蟒巨蟒的这么叫你吧?我以后就叫你小青吧?” 似乎举得这个名字还不错,大蟒点了几下头。 身后众人看着周宇竟然和巨蟒聊上了,而对方似乎还能听懂,愣是掉了一地的眼珠子。甚至几个内心有点小邪恶的青年想象着这条大蟒一定是母的,就如同当年的白素贞和许仙,这是又要上演一出“人蟒情未了”啊! 踏着夕阳的余晖,伴着林间的鸟鸣,众人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小王庄。 今天大伙儿收获巨大,不单单抓到了一千多只林蛙,找到了传说中的龙鲤,而且还极为难得的看到了森林巨蟒,最不可思议的是这条巨蟒竟然跟随周宇到了村口,在周宇好说歹说地劝说下才极为不舍地掉头走掉。 这一天过得是太不同寻常了,别人都是背着一篓林蛙回来的,只有王志江爷儿俩一人背着一篓龙鲤一人背着一篓不老草。 到家后王志江由于担惊受怕精神有点萎靡,坐在藤椅上大口地喝着凉茶,向老爸和老婆诉说着今天惊险的经历。 周宇则把背篓里的龙鲤倒进两个空着的大水缸,然后回到自己屋从空间取出一桶空间水倒入缸里,又加上一些泉水,本来奄奄一息的龙鲤又开始变得生龙活虎,在大水缸里游来游去。 中午的时候舅舅已经说过龙鲤不好养活,对水质和周边环境要求极严。今天弄到的这些龙鲤周宇下定了决心不让舅舅都吃掉,打算背回村里试着养养看,如果可以养活那以后绝对是个发财的好路子,毕竟自己还有神奇的空间水,实在不行就放点具有妖孽般能力的空间液,反正这次周宇是下了狠心要把这龙鲤养好的。 周宇从上大学到工作已经在大城市待了七年多,对城里各方面了解的很,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光顾各大饭店、酒楼,所以对龙鲤有着巨大的信心,这玩意只要上到餐桌上保准大火,这鲜艳异常的大鱼绝对是鱼类中的极品,一斤卖个三十五十的还不是小菜一碟? “小宇你过来一下!” 正在yy中的周宇被姥爷一声打断,赶紧屁颠屁颠地来到老爷跟前,按照以往的惨痛经历,周宇知道舅舅讲完今天的经历后,姥爷和舅妈不在你耳边说上半天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所以端正态度、虚心接受教育是极其重要的。 看着一脸严肃的姥爷和舅妈还有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无良舅舅,周宇无奈地走了过去。 “姥爷、舅妈,您二位有啥事儿尽管吩咐,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不会皱下眉头的。” 看着周宇一本正经的样子,本来还一脸严肃的舅妈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这个外甥就是聪明,从小就这样,做了错事总会四两拨千斤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最后被不痛不痒地被说上几句,以后该怎样做还是怎样做。 “小宇啊,刚才听了你舅舅说的,我们可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你今天表现得不错,沉着冷静,姥爷还是很高兴的。你现在都是二十七岁的大小伙子了,以后做事要小心,千万不能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在周宇又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发了几遍誓之后,三位长辈这才放过他。 由于爷儿俩劳累了一天而且还受到了惊吓,晚上舅妈做了一桌子大餐犒劳这爷儿俩。野葡萄汁拌林蛙肉、红烧兔子肉、清新的山野菜、最后在舅舅的强烈要求下周宇花了能有二十几分钟终于挑出一条疑似公的龙鲤让舅妈来了个清蒸龙鲤。 话说龙鲤还真不愧是龙王爷的亲戚,这玩意就算是被蒸熟了也依然是气势逼人、威风凛凛。当舅妈把蒸好的龙鲤端上桌时周宇吓了一跳,还以为端上来一条活鱼呢,颜色鲜艳如新,用筷子掀开外面艳丽的鱼皮,里面赫然是洁白细腻的鱼肉。 “小宇别光瞅着啊?赶紧趁热吃,这玩意可是不多见了,舅舅保证你吃得连舌头都能吞下去。”王志江打趣道。 周宇点了点头,夹了一块鱼肉就要往放嘴里送,鱼肉刚到嘴边时嘴里的味蕾就已经被鱼肉的香气吸引而绽放开来。吞了一口嘴里情不自禁涌出的液体,周宇把鱼肉送进嘴里慢慢的品尝着。细腻柔滑,鲜香无比,鱼肉几乎入口即化,嘴里只留鲜香清甜,令人回味无穷。 吃完这龙鲤周宇只觉得以前尝过的所有美味佳肴都变成了树根子、草棍子。于是心里美美地赞道:山珍野味全是渣,唯有龙鲤真美味啊! 一家四口大口吃着菜,大碗喝着自家酿制的黄酒,院子里不时传来笑声阵阵。 感受着这一切,周宇的心里就像是吃了蜜一样甜。美丽而又清秀的山村;朴实而又慈祥的家人;温馨而又逍遥的生活,这些不就是自己一直在追寻的东西吗?这小日子要不要这么舒坦啊!” 夜里周宇偷偷地起来,在大水缸里挑了几条大肚子龙鲤放进了空间的池子里养着,要不然第二天这些鱼都挂了可就真得找地方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