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农家小院宴宾客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农家小院宴宾客

利用大伙儿说话的空当儿,周宇把龙鲤倒在自家的一口大缸里,里面注满清水。在姥爷的提醒下,周宇才想起这林蛙还没落脚的地方呢,于是赶紧和几个年轻力壮的棒小伙子来到了后院。 周宇家后院比前院还大,也种满了蔬菜,还有两排枣树、国光果树和几棵山核桃等。蔬菜的长势和前院的一样,大家也见怪不怪了。 大伙儿一起把几棵枣树和果树用树枝密密的围起来,然后把上面也用树枝夹好,这就是一个天然的林蛙栖息地了。围好栅栏后大伙儿把林蛙放进去,呆上个七八天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这几天周宇一家子天天能听到“蛙声一片”了。 收拾完林蛙后,周宇飞快得往三叔家跑去,晌午得把太公和三叔以及其他几位叔爷都请来,这是规矩。小王庄来了这么多人,而且其中还有几位长辈,作为地主,周家村这边也一定要有几位辈分相当的长辈来作陪,否则周定国的面子可就不好看了。 来到三叔家,周宇发现院里已经摆好了桌子,一家四口正准备吃饭呢。 周宇有点急眼了,山里有规矩,请人吃饭一定要提前,千万不能在人家已经吃上的时候去请,这是对人最大的不尊重,虽然三叔一家都是自家人,但是谁让太公讲究这个呢? 于是周宇就站在院门口大声喊道:“太公,千万不能吃啊!” 饭桌前的四人被就这一嗓子吓了一大跳。 扭头一瞅看到是二狗子在作怪,太公气得胡子一撅一撅的,立马就撂下筷子,指着周宇就开喷了:“我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吓唬老子呢,原来是你啊!幸好我刚才这口饭没吃进嘴里,要不非被你这一嗓子鬼叫给噎死不成。我就奇了怪了,你说你就不能小点声吗?太公今年八十多了,可禁不起你吓了。你说你这大嗓门一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孙子两口子在饭里给我下毒了呢。” 周虎这家伙这会儿正在幸灾乐祸地捂着肚子笑着,那脑袋几乎都要垂到裤裆了。 周宇鄙视了他一眼,然后面不改色,屁颠屁颠地来到太公跟前左看看右瞅瞅,然后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把个老太公瞅得有些发毛,这孩子不会是有啥毛病了吧?” 就在太公想要出声发问时,周宇说话了,“哎呀太公,你这几天是不是吃了啥灵丹妙药了?我怎么感觉您红光满面,精神焕发啊,和前些日子相比绝对能年轻五岁,嗯~~不对,是十岁! 还有您刚才的话可不对啊,我三叔三婶拿您可是当皇上来伺候的,他们哪里会给您下药?要说下药也只有三驴子有可能,谁让您动不动就收拾他来着?” “哈哈哈哈!”刚才还撅着胡子满脸严肃的周太公愣是被周宇说得哈哈大笑,末了才抹了抹眼泪,指着周宇说道:“二狗子,得了,你也别埋汰三驴子了,你们两个小王八蛋没一个好东西,行了,你这大晌午的鬼叫着不让我吃饭,难不成是想请太公吃好吃的?” 周宇竖起大拇指赞了一个,一脸敬仰地说道:“太公,不是我夸您啊,您实在是太聪明了,就算是诸葛亮在世也不好使。” 这时候周定帮两口子把脸都转向了别处,生怕自己忍不住会笑出来,二狗子也太操蛋了,愣是把周家村最倔的老头子摆弄的一点脾气也没有,马屁拍得那叫一个响啊! 周虎这会儿嘴几乎都咧到后脑勺去了,二狗哥太不是东西了,你看他那个奴颜卑骨的熊样,如果这是早些年打小鬼子那会儿指定是个大大的汉奸。 可是如今周宇奴颜卑骨的对象是周老太公,周虎心里就是再鄙视也不敢放个响屁。 “太公,这不三天前我进山看我姥爷去了,今天才回来,我姥爷和几位老辈人还有十多个山里人都来了,一到家我就赶紧来请您,咱周家村的场子就得太公您才能镇住,别人不好使啊!还有三叔也得过去,帮我爸陪陪客人。” 都是自家人,这样的事儿是必须得到场帮忙的,太公和周定帮也没客气啥,站起身就要随周宇往外走。 “二狗哥,二狗哥!小王庄到咱家来的人当中就没有年轻人?我也可以去作陪的,反正我下午也没啥事儿。”看到周宇和太公老爸就要走了,周虎着急了大声地问着周宇。 “有,咋能没有年轻人呢?” 周虎眼睛一亮,高兴地说道“那就好,那就好,兄弟我总算是也有用武之地了。” “但是三驴子啊,就是有年轻人恐怕也不用你作陪,难道哥哥我是空气么?” 周虎的大脸一下子被二狗哥的话憋得通红,气呼呼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拿起饼子掰了一块就往嘴里塞,然后就咬牙切齿地嚼着。怎么看周虎那架势都不像是在吃饭,而是好像要把人咬死一样。 三位长辈笑呵呵地看着小哥俩,即使周虎生闷气他们也没觉着有啥,他们太了解这两个孩子了,二狗子绝对不会不让三驴子去就是了。 这哥俩小时候经常闹别扭,在闹别扭的时候就在长辈面前互相拆台,互相揭穿。两家的大人利用他们这种情况很是破获了一些大案要案。但是长大后俩人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绝对做到了攻守同盟。 果然在走到院门口时周宇突然来了一句:“三驴子,我忽然想起来还得去请其他几位爷爷,没时间陪那几个年轻人,你要是还没吃饱就一起去吧。” 正在埋头对着一钵子菜汤和一个大苞米饼子苦干的周虎听了周宇的话,连忙点点头,使劲儿地咽下了嘴里的东西一溜小跑跟着周宇出了家门。 半路上周宇又跑了几家请来几位同族的爷爷,这才气喘吁吁地回了家。 随着太公和周家村几位老辈人的到来,周定国家院子里的气氛达到了高潮。 看到来了这么多的长辈做陪,小王庄的村民们感觉面子给得太足了,此时此刻,什么话都是虚的,只有两个字才能诠释现在的心情-喝酒! 院子里放了两张大桌子,众人围桌而坐。 今天小王庄的人下山家里有野味的都出了些野味让这些人捎来,算是对周宇热心肠的一点回报。所以今天菜的档次很高,一大盆野猪肉,一大盆红烧兔子肉,一大碗野鸡炖榛蘑,i一大盆土鸡粉皮,一大盘子红烧草鱼,一大盘青椒炒野猪肉,外围配四大盘凉菜,水焯荠菜蘸酱,黄瓜大拉皮,西红柿拌糖,清拌刺嫩芽。酒用的是周定国自己酿的米酒。 菜是山珍野味,天然纯正;酒是自家酿制,醇香绵软;人是山野草民,率性纯真,喝酒的地方是农家小院,青砖碧瓦、清闲淡雅。所以酒桌上的氛围就如山涧清泉润过翠绿林间,热烈而不疯狂,热情而不做作。 这顿饭大伙足足吃了能有三个小时,酒足饭饱后大伙儿喝着凉好的石茶在一边唠着嗑。 这时太公和周定邦才知道二狗子竟然为山里人做了这么多的好事,不禁都夸这小子好本事,心里暗暗地寻思着:“看来二狗子的本事还没有挖尽呐,这小子为小王庄又找到了发财的法子,周家村可不能落后了,找时间得好好敲打敲打这小子……” 被众人夸奖了一番,周宇难得地脸红了几次。 看着外面的阳光不是很足了,小王庄的乡亲们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山。临走前王桂兰给每个人的背篓里都装了大量的蔬菜以及一些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需品,菜是自家种的,回去尝尝鲜,油盐酱醋是在村里的小卖部采购的,虽然不值什么钱,但绝对是山里最缺乏的。 在一片“感谢”、“保重”、“走好”的声音里,小王庄的乡亲们离开了周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