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重新规划野鸡岭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二十六章 重新规划野鸡岭

(说几句心里话:今天儿子出院的事儿终于办完了。由于大夫的误诊,从大上周一直到这个周末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光芒几乎都是陪儿子在医院里度过的。 可能是老天故意考验我,就在这两周时间内本书经历了三江和全站强推,焦急、上火加上睡眠严重不足,可想而知文章的质量也好不到哪里,也大大的影响了本书的成绩,好在大伙儿的不离不弃使光芒有信心度过了最为熬心的这段时间。 本书走得是一种轻松愉悦的路线,如果没有了一种轻松和超脱的心态是不可能写好的。 大伙儿可能想象不到半夜两点从医院回到家里半睁着眼睛码字,甚至是闭着眼睛码字,而第二天六点还得起来上班是什么感觉,但即使是这样光芒也挺了过来。因为说句大实话,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光芒怕对不起大伙儿,对不起一直支持和鼓励我的兄弟姐妹们。 现在儿子的病好了,家里也雇了阿姨,所以也到了光芒继续给大伙儿书写爽文的时候了。 我的可亲可爱又可敬的兄弟姐妹们,向你们致敬!) 好几天没有到野鸡岭去看看了,不过这两天据说老爸每天都要去走一趟,帮着自己看看山。而且这几天都是大晴天,再加上老爸每天都过去帮着儿子收拾房间,所以那四间屋子里潮气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很是适合住人。 早上喂鸡的时候周宇发现战斗鸡长得又壮硕了一圈,漂亮的羽毛越发显得光彩夺目。 看到了周宇战斗鸡立马放下身段屁颠屁颠地跑到主人身边撒着娇,当周宇把半小碗空间水给它喂食下去后,这个白眼狼又迫不及待地跑到一群小母鸡身边炫耀去了。 周宇现在已经了解了这个家伙的性情,所以也不生气,等过几天就把战斗鸡给弄到野鸡岭去充当闹钟,这公鸡的打鸣声总比那机械的闹钟声听起来有生活情调吧? 战斗鸡还不知道主人的小心思,自己得瑟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依然昂首挺胸地站在院子里,任由一群小母鸡给自己梳理着羽毛。 吃罢早饭周宇扛着铁锨直接去了野鸡岭。 虽然仅仅只有三四天没来,但是细心的周宇还是发现比之几天前满山的作物还是长高了一小节,尤其是后来种植的那些红景天,长势实在是太喜人了,地上的枝叶部分已经能有十几公分的高度。 光是这种大个儿的红景天周宇在野鸡岭就种植了能有十亩地,估计明年这时候仅仅这些红景天就能为自己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要说野鸡岭南坡的景色还真是不错,有花有草有水有树,蓝天上白云飘飘,大地上一片翠绿,在白绿之间镶嵌着缤纷的五彩,真是花的世界,绿的海洋。 但是东坡的景色和这里就相差太多了,除了满山的野草和几棵歪脖树还真难找出啥看点。 周宇隔老远瞅着乱糟糟的东坡有些发愁,自己以后总不能每天几个来回地到南坡看风景吧?在东坡呆的时间指定要比南坡的时间长,所以东坡势必要规划规划了,怎么的也得让自己心情愉快地住在这里吧? 要说对山林规划自己绝对是最有优势的,想要栽种或是移植啥植株那就是几分钟的事儿,但是这件事绝对不能做得过头,话说自己拥有空间后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确实有些得瑟大了,要是再不收敛点估计也就是个小白鼠的命。 至于要在东坡移植啥周宇这会儿已经有了答案,那就是从仙浴湾里的青峰岛上移植野桃树。 话说小时候周宇、周虎以及一众小伙伴看射雕英雄传看得入了迷,那时候黄老邪就住在桃花岛上,那岛上满是桃花。看到这里周宇就带着周虎以及一些小弟小妹拿着自己刻制的小木剑偷偷地划着筏子到青峰岛上,在漫天飞舞的桃花瓣中来几场桃花岛论剑,简直都玩疯了。 虽然结果一定是被揍了几个腚蛋子,但是青峰岛上迷人的桃花确实让周宇记忆犹新。如今有了空间和空间液这种逆天的神器,是该圆一下自己儿时的梦了。 南坡虽然景色不错,但是对周宇来说仍旧有一个硬伤,那些农作物的种植真是一大败笔,虽说让大红和二红刻意地糟蹋了一些用来种植红景天,但是那也就是十亩地左右,还有四十多亩的农作物在欣欣向荣地生长着呢。 舍不着孩子套不住狼,既然知道错了就得有勇气改。周宇狠了一下心,从空间里放出四只动物,除了留下的十亩地谷子和大豆以外,其它的幼苗全都让大红和二红尽情地糟蹋。 大红和二红得到命令后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猪耳朵,猪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有多长时间没有拱庄家了啊?真是怀念呐,话说自己不就这么点能耐么? 于是大红和二红雄赳赳气昂昂地甩开了蹄子,嘴里哼哼着向着梦想的庄稼地拱去。 不到一个小时,仅仅不到一个小时,大红和二红就光荣地完成了任务,整整二十多亩山地好像被拖拉机趟了一遍,变得有皮没毛的,反正地面上的绿色是几乎看不到了。 周宇看得是背后直冒凉气。乖乖,野猪的破坏力也太大了,这还仅仅是两头野猪,要是来上十几二十头的一个村的庄稼不出一个礼拜就得被糟蹋完了。看来这野猪多了可不是啥好事儿啊。 既然土地已经清理出来了,周宇趁热打铁,又种了差不多四亩多地的红景天,末了又从空间里取出两个特大个儿的西瓜用铁锨怕碎了和三只动物吃了一气,至于斑斑这会儿早跑到水塘里凉快去了。 吃完西瓜后周宇挑了些黝黑发亮的大西瓜籽沿着水塘下游种了能有三亩地,由于有空间水,周宇种得也简单,只是用铁锨挖了几道浅沟把西瓜籽扔进去就行了。然后又取出几桶空间水把刚种好的红景天和西瓜浇了一遍。 水塘子里养殖的细鳞鱼长势还不错,感觉比前几天还要龙兴一些,这些鱼苗现在差不多都有一捺长了,这样的生长速度不可谓不快,要知道细鳞鱼的成鱼也就三四十公分长,这些细鳞鱼最好在入冬前能出塘一批,所以空间水的持续浇灌也是必不可少的。 至于剩下的那个大水塘周宇这是留给龙鲤的,空间里的几条种鱼看样子快要生了,到时候就弄它一些小苗放到水塘里,然后加大空间水的浇灌力度,这样的话今年应该能过上一个丰收年了。 山中无岁月,不知不觉间时间就到了晌午,看看被规划一新的南坡,周宇心情大好,把四只动物弄进空间里后哼着小调高高兴兴地往村里走去。 到家的时候周宇看到三叔一家子都在,一问才知道感情是昨天小王庄的乡亲们送来的野味还剩下不少,老妈索性就把三叔一家子都叫来帮着吃。这会儿三婶子和老妈正在外屋里忙活着呢。院子里太公和姥爷正在谈论着什么,周定国哥俩和周虎在一旁陪着,谈到高兴处两位老人家不时地发出爽朗的笑声。 看到周宇回来了,周虎赶紧起身去端来一盆清凉的泉水让周宇洗把脸去去暑气。等周宇洗完后这小子有些埋怨道:“二狗哥,你也知道我今天没啥事儿,今天早上去野鸡岭忙活怎么不和我吱一声,我也好去帮帮你,别忘了咱俩可是兄弟啊!常言古语说得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以后有事儿可不兴把我落下了。” 周宇瞪大了眼睛,这他娘的还是三驴子么?今天怎么转性了?不过真也好假也罢,这几句话说得实在是太暖人心了,周宇着实被小感动了一把。 “行,以后再有事儿哥指定记得喊你。你还别说下午就有个活儿需要你帮忙,等会儿吃完了晌饭帮我去青峰岛上多挖一些桃树种到野鸡岭。” “没问题,二狗哥,我一定在你英明的领导下争取多挖一些桃树。不过二狗哥你往野鸡岭上种野桃树做啥?难不成那玩意也能卖钱?”说到这里周虎的眼睛冒起了绿光。 “我说你这脑袋是咋长得?怎么净想着赚钱?你不觉得野鸡岭东坡的房屋周围种上一些野桃树我住得能舒服点么?人活着不能一味地想着赚钱,这个思想境界也要跟上,明白不?” “嘿嘿,二狗哥你说得这些我理论上明白,可现实中我不想明白。等我赚到很多钱再考虑考虑境界的问题吧。” “嗯~~~?三驴子你今天不简单啊,还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行,不愧是我兄弟,待会儿咱哥俩好好喝几杯。” “必须的!”周虎高兴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