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青峰岛上挖桃树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二十七章 青峰岛上挖桃树

说完后哥俩也来到葡萄架下坐好,周宇把野鸡岭的情况和几位长辈说了一遍,当然那片农作物被糟蹋了周宇可没敢说是自己对自己下得狠手,只能栽赃给满山无名的动物们了。 令周宇有些惊讶的是四位长辈包括周虎在内没有想象中的舍不得和发火,大伙儿一致认为周宇处理地十分得当,在山上种植作物确实不容易看管,既然有更好的种植项目了那些农作物被糟蹋也就糟蹋了,省得自己动手了。 其实从周宇回来后做得这些事来看,几位长辈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发家致富方面还是听这小子的好,这小子在这方面的眼光无人能及,看来在大城市历练了七年对孩子的知识和阅历方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通过和几位长辈聊天周宇总算是知道了周虎今天行为反常的原因,原来自从接过红景天收购的事情后,这小子不过十几天的时间竟然赚到了一万多块钱。此时在这小子的心里二狗哥就是财神爷的代名词。 本来这事儿周定帮开始还不知道,谁知道这小子攒了这么多钱也不知道啥原因没往银行存,而是放在自己屋子里的褥子下面,一到晚上就把钱取出来看着白花花的票子嘎嘎直乐。 这么诡异的事儿一次两次家里人或许不知道,但是经不住这小子天天晚上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嘎嘎直乐啊?周定帮两口子很是度过了几个毛骨悚然的夜晚。 终于有一天周定帮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踹开了儿子的屋门,一进门就看到儿子搂着一堆票子坐在炕上,满眼都是小星星。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惨烈的,整数没收,零头留给了周虎当零花钱。 周宇听了之后忍着笑问周虎,“三驴子,你说你当时是咋想的?搂着一万多块钱睡觉,你咋不存进银行呢?” 周虎苦哭丧着脸说道:“二狗哥,谁说我不想送到银行存起来的?我这不寻思着留在家里稀罕几天再送去么?谁成想被我爸就半道给劫走了呢?你说这叫啥事儿?这些可都是我的血汗钱呐!” 周定帮白了儿子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就你还血汗钱?你是流血了还是流汗了?不就是组织人手把红景天装上车然后拉到县城卖掉么?要是没有你二狗哥给你趟开了路你就是卖血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还有啊大伙儿现在对村里地支持那可是全心全意的,你作为支书的儿子而且还有钱可不能落后了,所以我把那一万块钱以你的名义捐给村里了,就当你孝敬你吴爷爷他们了。” 周虎做了个无奈的手势,但是没有反对。边上的几位长辈欣慰地点点头,好孩子啊! 这时一旁的周宇有些狭蹙道:“三驴子那可是整整一万块啊,你小子就不心疼?” 周虎嘬了嘬牙花子,然后一把拉住周宇的手可劲儿地摇,瞪着一双牛眼对着周宇深情地说道:“二狗哥,知音呐!生我者爸妈,知我者二狗哥也。我这钱也不是海水淘来的,你说我能不心疼么?一万块,那可是一万块啊! 不过心疼归心疼,你还得看这钱是咋花的不是?要是用来给那些太公爷爷奶奶们治病修房子就是心疼咱也得花啊?” 话糙理不糙,事实证明周虎同志还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的。 周宇现在是真为兄弟感到高兴,一个人可以没钱、可以没势,可以没有任何东西,但是绝对不能没有一个好的道德品质,因为这个因素将决定你人生的轨迹,是否快乐,是否问心无愧! 既然三驴子都捐钱了,自己这个当哥哥的哪能落后?周宇当场拍板决定向村委会捐款五万元用于周家村的建设和部分老人的养老。 太公乐得不停地捋着发白的胡须,眼睛笑得只剩下一条缝了。至于村支书周定帮则是代表全村正儿八经地向侄子鞠了一个躬,把周宇吓得是落荒而逃。 吃完晌饭周虎带着周宇回家取了筏子哥俩直奔仙浴湾而去。 这是一处一望无际的坐落于半山腰的水域,烈日当空,在山风的轻抚下,水面上荡起一圈圈金色的波纹,水域四周绿树挺拔野花娇艳,站在岸边感受到的是一种气势磅礴与清爽自然。 水域中心有一处小岛,岛上长满了野桃树,因为正值夏初,树上结满了半大的青桃,那一株株一串串的青桃被枝叶掩映其中,在山风的拨动下不时地露出灿烂的笑脸…… 这就是与周家村息息相关的仙浴湾,这就是周家村人用滚烫的鲜血和纯洁的灵魂铸就的仙浴湾。 仙浴湾周围风景秀丽,湖面上波光粼粼,湖水清澈见底,湖边栽种着槐树,柳树等北方常见树木,每年的春夏这里都是槐花飘香,绿柳垂堤,农闲时经常可见几个村民乘坐几只小木船,在湖里撒网捕鱼。 湖里有鲤鱼,鲢鱼,鲫鱼,草鱼等,这些鱼都是野生的,个儿大体肥,肉质细腻,美味可口。另外,在湖面上开满了成片成片的荷花。绿色的荷叶映衬着粉红的莲藕,清纯、幽香,让人沉醉。 湖边长满了菱角,虽然外表尖尖的,却散发着大自然最清爽的甜苦气息。夏日里到湖里洗澡乘凉,头上戴着一片大荷叶,完后再采上一小篓菱角,回到家里煮熟后美美地吃上一顿,那白嫩白嫩的菱角肉嫩香甘甜,清香爽口,使人欲罢不能。 哥俩站在岸边,静静地欣赏着这水天一色。 此时微风拂面,四周依旧是杨柳依依,槐香飘远;蝴蝶和蜻蜓萦绕在野花之间;树荫下有几位婶子大娘在岸边捞着菱角,后面跟着一群穿着背心裤衩的小萝卜头;水面上微波荡漾,不时地有几条小鱼俏皮地摆动着尾巴,在水面上留下了一圈圈的涟漪,慢慢飘散到远方。湖中间一片片的荷花争相怒放,偶尔几片荷叶上几只碧绿的青蛙“呱呱”地鸣奏着…… 此情此景如诗如画,相信任何一个画师都无法勾画出如此惬意的山水。 欣赏了一会儿无边的美景,哥俩扒开岸边的水草,把筏子放到水面上,然后一前一后的上了筏子,在手里两块长木板的滑动下筏子慢慢地向着小岛移动着。 虽然地处半山腰,但是这个大水库最深的地方不过三米左右,所以当夏季天气炎热的时候,村里不少人都会来这里洗澡冲凉。运气好的还会在岸边的浅水区摸到几只大河蟹,回家用泉水一煮包你香得找不到北。 夏日骄阳似火,但是划着筏子行走在水面上仍会感到一丝丝凉意从水面上泛起,再加上哥两个折了两大片荷叶扣在头顶,甭提多舒爽了。 仙浴湾由于受到周家村倾力地保护,周围的环境一点也没有受到破坏。水质清澈的不像话,除了深水区之外,其他地方甚至都能看到湖底的碎石头和水草。水面上空不时地会飞来一些野鸟,或相互嬉戏或俯身冲进水里捕捉鱼虾…… 哥两个用了十几分钟就把筏子划到了湖中心的青峰岛。 这是一个坡度十分平缓的小岛,岛上桃林密布,高矮相间、胖瘦不一。地上杂草丛生,根本就没有路。由于几十年间人迹罕至,这里也成了鸟类的乐园。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腐叶与鸟粪。 两人穿梭于桃林杂草之间,不时地能看到大雁、白额雁、白鹭、野鸡和野鸭以及一些不知道的野鸟等被二人的突然闯进吓得扑棱棱地飞向空中。刹那间青峰岛被笼罩在一片鸟鸣声中。 哥两个不敢多呆,这么多年好容易让这里成为了鸟类的乐园,要是把这些野鸟吓跑了可就成了罪人了。于是哥两个找了一片新生的桃树开始挖了起来。 由于只是新生不到三四年的新树,所以挖起来也不费劲,二十几分钟后哥俩就挖了能有十几棵。本来周宇觉着也差不多了,但是周虎觉得还不够,于是哥俩又继续挖了起来。这一挖就是两个钟头。 待到哥俩最后挺直了腰擦着脸上的汗时,旁边已经堆了三大堆野桃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