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章 夕阳无限好,对影成二人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二八章 夕阳无限好,对影成二人

往岸边运送野桃树相对就简单多了。哥俩来的时候带了些干木板和一些绳子,用绳子把这些干木板依次绑起来后就形成了一个大木排。把挖好的野桃树堆放到木排上然后用绳子捆好,把绳子的另一头绑在筏子上,哥俩卖力地在前边划着筏子,后面的大木排就跟着慢慢地向岸边移动着。 三个来回之后挖好的野桃树让哥俩全都运了出来,青峰岛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刚才受到惊吓的野鸟也都纷纷落下,回到自己的老巢里。 野鸡岭离仙浴湾不远,就在仙浴湾的西头,翻个山头就到了。哥俩干脆一鼓作气,一人背起一捆野桃树沿着山路奔着野鸡岭就杀去。 就这样当二人第六次来到野鸡岭东坡时野桃树终于运送完了。 哥俩把最后一捆野桃树放下后躺在地上就不起来了,今天真是把哥俩给累坏了,周宇粗略的估计了一下,两人半天的时间愣是把差不多一百五十棵的野桃树给弄到了野鸡岭。 由于天色已经不早了,哥俩在院子里挖了几个坑把一百多棵桃树培到里面,打算过两天再栽上。 因为下午挖桃树的时候周宇已经和周虎说好明天要到县城走一趟,把手里的不老草和林蛙找一个买家,而且这个人品行一定要好,否则要是向外人泄露了自己的住址,人家顺藤摸瓜保证能把不老草的地方找到,说不定就连生长红景天的那几个山头也保不住了。 哥俩临走前到南坡看了几眼,刚开始周虎看到那十亩地长势喜人的红景天时很是为二狗哥感到高兴,但是当看到那几十亩类似驴啃马嚼拖拉机翻过的土地时这厮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一边看着周宇一边用手哆哆嗦嗦地指着那些地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周宇赶紧上前帮着兄弟捶了捶后背,一两分钟之后周虎这才慢慢平复下来,心疼地说道:“二狗哥,这就是你说得野鸡岭的农作物被祸祸了一部分?这哪是一部分,分明就是想斩草除根啊! 再说了二狗哥,咱这块地不是先被野猪群祸祸了一波,然后又经过马群踩踏,最后被拖拉机翻了一遍吧?我想光是一种野兽群绝对造成不了这么大的破坏,而且这兽群还得和你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否则事情不会做得这么绝的。” 周宇听得时满脑门子黑线,老子不就是让大红和二红由着性子拱了几遍么?至于说得这么严重么?三驴子这熊孩子最近学坏了,说话都不带把门了的。 “三驴子,说啥话呢?你哥我咋能和野兽有深仇大恨?我最多也就抓过野兔打打牙祭,咱可没有干过毁家灭族,人神共愤的事儿,你就不要瞎说了。或许是哥哥我这里农作物的苗子味道好,所以野猪拱完后招呼了别的动物过来喝点汤也是有可能的。 周虎不屑地撇撇嘴,很是无奈地看着周宇说道:“二狗哥,咱能不这么天真么?你当那些野猪是人么?吃到甜头了还满山遍野地邀请亲朋好友过来再吃一遍?那样的话就不是野猪而是人了。不过嘛能把你这块地祸祸成这样估计在山里也能横着走了,咱以后还是得多加小心,可不能马虎了。” 周宇点了点头,“三驴子,你这番话还像个人话,行,就听你的,过几天咱就在这里夹些篱笆,争取把这些地保住了,以后我也多往这边走走,应该没啥问题的。” 周虎的郁闷直到看到水塘里的细鳞鱼之后才变得好起来,这些细鳞鱼可是他和周宇一起到红旗镇去买的,话说这才过去不到一个月就能长这么大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对了二狗哥,我记得当时红旗镇的那个李厂长说这鱼人工养殖的话根本就没有人能养活,没想到那么大的育苗场的厂长也是胡说八道满嘴放炮,你这不就养得很好么?等你这池子出塘后我也养养看,话说你都能养活估计我更不可能差了。” 周宇苦笑着点点头,这个死三驴子就是眼皮子浅腚沟子深,你说你凑啥热闹?这玩意要是好养早他娘的泛滥了,还能轮到咱哥们赚钱? 但是这些心里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事实上如果周虎真要养细鳞鱼自己绝对时阻止不了,总不能说自己赚了钱就不让兄弟赚吧?但是事实真相自己还不能说出来,郁闷啊!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太阳公公早就急不可耐地跑到西边,把西边的天际映地是通红一片。在外游玩了一天的鸟雀也纷纷入林进巢,就连院子周围的几棵歪脖树上的鸟巢这时候也住满了鸟雀。 哥两个抬着筏子大声嚎着极度走调的歌儿,在舒爽山风地吹拂下大踏步地往回赶。夕阳斜照在身上在大地上留下了两道身影。此情此景令周虎诗兴大发,很是应景地做了一首令他以后名声大噪的绝诗:夕阳无限好,对影成二人! 要说周虎这小子也没啥优点,就是能吃。哥俩回到村里把筏子放到自家院子里后周宇和几位长辈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周虎这小子一下子想起中午在二大爷家吃饭时好像还剩了三只野猪腿和一大盆红烧兔子肉没吃了,于是和老爸老妈以及太公支了一声就跟着周宇后腚出了院门。 周宇正往家走着呢,冷不丁地就觉着后面有人跟着自己,回头一看竟然时周虎,疑惑地问道:“三驴子,有事么?” 周虎嘿嘿地笑了几声这才说道:“也没啥,这不天快黑了我怕你自己一个人走路不安全,就来送送你。” “你送我?咱村不安全?骗二傻子呢?你小子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快点说实话,要不哥哥我可要动粗了。” “唉,这年头真是好人难做啊,这不中午时候我二大娘做了那么多的菜还剩下不少么?而且大夏天的也容易坏,你说要是那些菜坏了我二大娘得多伤心?所以我这不就来帮忙了么?”周虎深情款款地说道,好像自己做了多大的好事儿一样。 周宇对这厮的厚脸皮已经没法形容了,“三驴子,我的亲弟弟哎,咱有空的时候能不能弄两块砖头把脸蹭蹭?你这脸皮也太厚了吧?” 周虎嘿嘿一笑,风轻云淡地说道:“二狗哥不瞒你说,这脸皮厚薄有个屁用?现在对我来说吃到野猪腿才是最要紧的事儿,吃完了我再用砖头蹭脸也不迟。” 听了周虎的“豪言壮语”,周宇转身就走,别东西让人家吃了自己还气成了内伤,话说和三驴子这个熊货在一起哥实在是伤不起,伤不起啊!

下一篇   上架敢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