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十三章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此时已经是午后一点多,正是山里最热的时候,炎热的太阳肆无忌惮地照射着周围的山野,小路两旁的树木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嫩绿的叶子…… 周宇还好一些,剪了个毛寸,但是周虎可就惨了,整个头皮暴露在阳光下,感觉脑瓜皮像是着了火似的。 哥两个到了场院,发现在场院的北边搭起了一个棚子,棚子底下有几个人正在说话,两人走进一瞧原来是周定邦和张会计以及几个村民小组长,但是旁边还有两个满脸大汗的人哥俩就不认识了。 看见周宇来了大伙儿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二狗子这小子太招人稀罕了,这才回村没几天不但给周家村老少爷们带来了收益而且还长了脸子,以后那两个村的人再有谁不服周家村的人,就把二狗子牵~~~ 不,带过去,看他们还能得瑟起来。 不知道要是周宇知道此时他们心中的恶趣味会不会离家出走逃出周家村。 周定邦笑呵呵地对周宇说道:“二狗子,是不是担心小王庄的乡亲们来不了?呵呵,臭小子你就放心吧,这两位就是刚从小王庄来的,按你妈那头论你得叫四舅和五舅,他们俩和你妈是一个太公。让他们和你说说吧。” 那两人都是四十几岁的样子,眼睛很亮,但是给人的感觉很憨实,裸露在外面的皮肤被晒成红棕色,戴顶草帽,穿着件齐肩的短褂,裤脚卷得高高的。 其中那个四舅舅看着周宇有些局促地说道:“没想到桂兰大姐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前几年听说你考上大学了,你不知道那时候把你舅舅给展应(得瑟,东北地方土话)的,成天在俺们耳边念叨他大外甥如何如何,听得俺们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后来俺们实在受不了了,见着他隔老远就绕道走了。” 说道这里话锋一转继续说道:“本来去年一年风调雨顺的,大山里的山货质量特别好,乡亲们可着劲地往家里摘,但是令大伙儿没想到的是小贩子们心太黑了,那么好的山货竟然只给到二十块钱左右一斤,还要俺们给挑下山,这简直太欺负人了。后来你舅舅和大伙儿一商量,反正这玩意儿不怕放,于是就没有卖给他们一直放到了现在。 可是乡亲们主要就是以这些东西过活呀,这一年没有收成大伙儿的日子过得就更紧吧了,俺们也商量过要是再没有人高价收购干脆就便宜那帮小贩了。 谁知道就在俺们愁眉不展的时候今天早上定邦大哥就派人来村里告诉大伙儿周家村这边有人高价收购山货,最次也能买到三四十元,刚开始俺们都不相信,现在这个社会还会有这样的好人?但是志江大哥说既然是定邦大哥派人来的就不会有错。而且还要大伙儿回家把山货重新检查一遍,把质量不好的全部捡出去,人家这么好心可不能坑了人家,所以我们才会来得这么晚。 志江大哥怕你们这边等着急了就派我们哥俩先来报个信儿,大部队在后头过一会儿就能到了。 大外甥啊,没想到俺们哥俩来到这里后定邦大哥和张大哥告诉俺们竟然是你在搞收购,你说俺们要是知道是你哪还能有一丝的怀疑,现在看来你舅舅那时候没说大话,你这个外甥确实不错,仁义啊!”说罢四舅舅还伸出了大拇指。 几句话说得周围的人心头暖暖的,周宇的脸皮虽然不薄,但此时也是有些发红。这两个舅舅也是,哪有当着人家的面这么猛夸人的?脸皮再厚也会不好意思啊!” 这时候周定邦看到儿子手里拿着两条玉溪烟,眉头一展顿时欣喜异常,刚才和老张就合计着等会小王庄的人来了拿什么来招待呢,大山里的山民们十个有九个是老烟枪,可是周家村的爷们抽得几乎都是自家种得旱烟,这玩意要是拿出去招待人未免有些寒掺了。 “他娘的,以后谁再说我们家三驴子不会来事儿看老子不抽他!多好的孩子啊,想老子之所想,急老子之所急,还能找到比虎子好的孩子了么?不过这小子似乎有些败家,这烟得多少钱啊!”周定邦嘬着牙花子心里感慨道。 “虎子,快把烟拿过来,你说你这熊孩子让你去买烟怎么现在才买回来?赶紧给你两个舅舅先点上一只。” 周虎正在棚子下歇凉呢,听见老爸的叫声不禁苦笑一声,“得,还是老爸会做人,今天这两条玉溪算是交代了。可是老爸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还让我去买烟?卖个锤子啊?” 在这么多人面前可不能撅了老爸的面子,周虎忍着痛把烟打开拿出两根给四舅和五舅点上,那两个小王庄下来的汉子看着周虎向周定邦问道:“好一个魁梧的汉子,定邦大哥,这位后生是?” 周定邦谦虚地说道:“这是我们家小子,前年从部队复员后自己买了台汽车在镇里干营运,这不听说小王庄的乡亲们要来卖山货,这买卖暂时就不做了跑来帮忙打个下手。对了,这是孩子买得烟也不知道你们抽得习不习惯,要是感觉不对我让他再去买。” 洋洋洒洒一通话下来周定邦说得是天高云淡、如沐春风,虽然话说得很谦虚但是话语间的得意、自豪之情显露无疑。 张会计和那几个村民小组长包括周宇和周虎在内全都听得目瞪口呆,这还是那个一根筋到底,动不动就磨鞋底子想要抽人的周定邦么?那个将实在进行到底从来不会说谎连放屁都要响三响的周定邦同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这实在是太他娘的雷人了。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啊!”众人在心底哀嚎着。 接下来两位从大山下来的直爽汉子把周虎夸得像花儿一样,直说这孩子有出息,将来指定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周定邦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啊,满脸都是褶子花。至于周虎这会儿恨不得找个墙缝钻进去,丢人啊! 周宇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三叔一番,不过这老家伙确实有长进了,唉,以后自己和虎子的自由空间是越来越少了。 坐了十几分钟后陆续地有村里的乡亲们来帮忙,包括周宇的父母也都来了。都知道今天小王庄的人要下山所以大伙儿家里没活儿的都自觉地过来帮忙打打下手。 随后周定邦吩咐几个村民来挑来十几桶山泉水和二十几个脸盆,留着待会儿给小王庄的乡亲们洗把脸解解乏。 天气越来越热,场院上光秃秃的也没个草木,地面滚烫滚烫的,好在有山风不时吹来才稍稍缓解了大伙儿的闷热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