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青山县城找买家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三十一章 青山县城找买家2

哥俩已经商量好先把不老草和林蛙的事儿给办了,然后再心无挂念地找个地方去卖菜。毕竟和卖菜比起来前者要重要的多。 既然是进县城找不老草和林蛙的买家,郭云亮自然是哥俩拜访的头一站,即使不老草人家不收这头一站也必须去打个招呼,这是规矩,何况郭老板在二人心目还算是一个好的商人,不像那些人人得以板砖拍之的不良激an商。 轻卡在村道上颠簸奔驰着,路过了太平镇最终来到青山县城。 今天正好是周ri,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川流不息。由于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再加上到处都是人,两个原本对美女艺术很是有一番鉴赏力的有为青年这时候也不得不暂时放下对艺术的追求。周宇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周虎则小心地驾驶着车辆,穿过人群,再穿过人,最终两人终于到了药材市场。 两人把轻卡停在停车场,一人一个背篓把林蛙和不老草背在后背,至于那半车的蔬菜只好放在车里了,相信这里还没有人无聊到打这些看起来很普通的蔬菜的主意。 由于哥俩从家里走得早,现在也就八点多钟,所以市场里显得比较清冷,完全没有白天营业时的那种热闹的场面。 现在各个商家正组织人手从仓库里往自家摊位前的水泥台上搬送今天要卖的药材,所以说即使周宇哥俩穿着另类,身后背着一个明显是装着药材的大背篓,也没人有时间搭理他们。哥俩倒是省了被人sao扰的苦。 隔老远就能看见儒雅的郭老板指挥着几名员工或清点或搬送药材,即使是这样的大热天,老郭同志依旧是白衬衫蓝西裤,脚蹬一双棕se的皮凉鞋。整个人显得干净整洁,硬是展现出了一个老年男人的风sao! 一ri之计在于晨,话说郭老板看到员工们快把今天要卖出的药材整利索了白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骄傲的笑容。 虽说自己的摊位大但是自己招募的这几个员工的素质真是不错,这还不到点呢就把一切都整利索了。没看到旁边的几个摊位还在忙活着么?他们摊位的面积可是比自己的小多了。 就当郭云亮转头环顾四周的时候,冷不丁地发现从远处的过道上走过来两位年轻人。看到这两个年轻人郭老板是悲喜交加,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要说这两个年轻人当的哥哥周宇那绝对是个有头脑、做事大气、而且为人处事面面俱到的一个人,和他在一起如沐chun风,使人舒服地不得了。 可是作为弟弟的周虎那就是自己的噩梦了。老郭同志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要说俩人是叔伯兄弟,生活的环境又差不多。按道理讲脾xing各方面应该也差不多。可是这个看似老实巴交、憨厚无比的大个子其实就是一个扮猪吃虎的主儿。前几次由他来贩卖红景天自己着实领教了一番,实在是一个油盐不进,为了几分钱也能跟你磨叽一下午的滚刀肉。 郭云亮清楚的记得大上次这小子带着人来卖红景天,因为在烘干上没到位,自己就想扣一些水分,其实也就是象征xing的扣点而已。几百块钱的事儿。但是没想到这个看似憨厚的傻大个儿把自己拉到旁边就开始白乎开了。 结果这一白乎就是两个小时,周虎愣是把周家村的历史从三国讲到现在,讲述了在国大半个历史时期周家村人不畏强权不畏山贼倭寇,为了国家强盛和人民ziyou而抛头颅洒热血。讲到动情之处这个傻大个儿还不时地抹了几下眼泪。 说完古代、近代史,周虎又说起了周家村的现代史,当年杀小鬼子的英雄有好几个现在病得都起不来炕了,就等着贩卖红景天赚俩钱看病了。话说那几个躺在炕上的老英雄这会儿正眼巴巴地等着自己拿钱回去看病救人呢。几百块钱呐,那能买多少药啊! 最后郭云亮听着的感觉就是如果没有周家村这帮人在浩瀚的历史洪流估计炎黄血脉就要断绝了。而且自己是一个比黄世仁还不是人的人,人家抗战的老英雄正趴在炕上病得起不来了,自己这边还要把人家的救命钱给扣除了,真是罪孽深重啊,你说老天怎么就不打个雷把自已给炸死呢? 后来良心发现的郭老板不仅没有扣除那几百块钱的水分钱,而且还多给了周虎两千块钱用来给那些老英雄看病,结果周虎又是把他一顿好夸。 待到周虎走后。郭云亮这才反应过来,感情刚才被这个臭小子给带到沟里了,你说你卖一次红景天怎么着也能卖个五七六万的,就差这几百块钱药钱?这明显地就是在忽悠自己啊! 从那以后只要是周虎带着人来卖红景天郭老板干脆就不敢照面了,谁知道一照面后还得被这小子忽悠走多少钱? 郭云亮正想着呢,周宇哥俩已经来到店铺前,周宇双手抱拳笑呵呵地说道:“郭老板。几ri不见看您这满面红光的,保证是生意红火财源滚滚啊。” “小周老弟,还是你会说话,啥满面红光。凑乎着混口饭吃罢了。不像你们哥俩能找到那么好的药材,我要是有你们哥俩的门路也去挖红景天了,哪能大夏天的呆在这里受罪呢。” “谦虚,郭老板您实在是太谦虚了,怪不得能撑起这么大的事业。小弟这些ri子着实有些忙,所以也没时间过来看看郭老板,所有的事儿都是我兄弟虎子帮着处理的,这小子心眼直,一根筋,而且说话也不经过大脑,要是有啥地方冲撞了郭老板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别和他计较啊。” 老郭同志就觉着脖子后面直冒凉风,感情这哥俩今天是组团来忽悠自己了?就周虎那小子哪一点能和心眼直一根筋沾上边?谁说这小子说话不经过大脑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被忽悠走了两千块钱那自己不就真成了猪了么? 现在看来这哥俩有相同之处了,那就是死不要脸,说话没底线,能把死人说活了,当然也能把活人气死了。 周宇哪知道其有这么多道道?再说周虎诳了郭老板两千块钱这件事儿他也不敢告诉周宇啊? “唉,周老弟,你和令弟都是人杰,老哥我是敬仰万分呐。好了咱不说这个话题了,你们哥俩今天来我这儿不会是有事儿吧?” 周虎腼腆地笑了笑,朝郭云亮竖起大拇指,放低了声音有些神秘地说到:“郭老板,你真是能掐会算呐。您还别说我们哥俩今天来确实是有事儿找您。” 看到周虎那张大饼子脸笑眯眯的,没来由的郭云亮就觉着有些恐惧,不过好在这回有周宇跟着,郭老板才没借用尿遁逃走。 “哦?找我有事儿?小周老弟,不是又有啥好东西来关照老哥了吧?” 周宇看看左右没人,也不说话,直接从周虎背后的背篓里拿出来两根不老草递到郭云亮跟前,轻声说道:“郭老板,不知道这玩意您收不?” “不老草?野生的不老草?”郭云亮那是啥人?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两株不老草。只是由于激动,这嗓门就大了些,惹得周围店铺的人都伸头往这边瞅着。 “郭老板,您真是火眼金睛啊,一眼就能看出这是野生的不老草,真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啊。” 本来周宇还想再拽几句诗,但是不老草在前郭云亮这时候哪有功夫听他瞎白乎?一把就把那两株不老草抢了过来,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不老草,那神情简直比看一个美女还要专注。 “咳咳,那个郭老板啊,您别光看呐,这玩意你到底收还是不收?你要是不收的话我们哥俩还得到别处看看呢。” “收,谁说不收了?见着野生不老草我不收?你当哥哥是二傻子呢?,行了,你们也别到别处转悠了,这样的不老草有多少我要多少,十块钱一棵,保证是青山县周边最高的价儿了。”郭云亮红着眼睛说道。 周宇点了点头,这个价码可是不低了,要说这个郭老板做起生意还真是诚信,就冲这一点红景天和不老草卖给他倒也是卖对人了。 看着老郭有些激动,周虎为了活跃气氛,突然把手伸进二狗哥的背篓里捉了一只林蛙出来搁在郭云亮眼前耍怪地说道:“周老板,你看这是啥?” 郭云亮刚开始好悬没让周虎吓到,不过当看清楚周虎手里的东西时还是几乎都要蹦起来了,继而长叹一声,对着周宇说道:“小周老弟,不服高人有罪啊,老哥我今天是彻底地服气了。没想到你们哥俩把新东北三宝都给凑乎全了,你们要是不发财简直都没有天理了。 不过这些林蛙可不是我的菜,你们要是真有货源而且也想卖,我可以帮你们介绍几个酒楼和会所的老板,估计他们会对你这玩意感兴趣的。” 多好的人呐,这得省去自己哥俩多少事儿啊!感动之余的周宇就想上前抱抱老郭以示感谢,没想到还有比他更激动的,周虎干脆上前就给老郭来了个熊抱,把郭云天憋得是脸红脖子粗,在半空手舞足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刚上架,话说还没看到月票长啥样呢,哪位乡亲手里宽绰的砸一张给咱开开眼呗?还没订阅的那谁谁谁,在等啥呢还不赶紧订阅?大伙儿有能力的尽量捧个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