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卖菜记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三十三章 卖菜记1

这两个年轻人虽然着装朴素了些,但是凭着自己几十年的人生经验这两个小子可不白给。领头的那位哥哥长相周正,说话大方得体,尺度合适,绝对不是一个没出过家门的山里汉子。而那个弟弟虽然看起来有些憨厚,但是一双虎目不时地冒出jing光,倒是一个装傻充愣的好手。 这件事儿由不得刘云飞不重视,要知道这两个年轻人是可以长期提供林蛙的,那可是野生林蛙啊。而且老郭还特意叮嘱自己千万要拿出十二分的诚意,也千万别拿这哥俩当傻瓜,否则最终你会发现其实最傻的还是自己。总之一切要规规矩矩地,不要整啥幺蛾子,相信这两个年轻人会给他惊喜的。 双方客套了一会儿后,哥俩也不管这里时办公室,在周宇眼神的示意下,周虎把手伸进大背篓里抓了两只林蛙递到刘云飞跟前让他先验验货,俩人现在其实还是很很着急的,眼看快点半了,还有多半车的蔬菜没有卖呢,今天要是卖不完明天就不新鲜了,自然也不会卖出好价钱了。所以哥俩在云天酒楼这里就想把事儿办利索了好早点去卖菜。 刘云飞仔细地看了几眼两只大林蛙,越看满心越是欢喜无限。真要是能长期弄到这种高端货,自己完全可以到省城再开一家分店,而且不用多久就能迅速地站住脚,这可是老天爷给自己的一次绝好的机会,可不能漏掉了。 想到这里刘云飞真诚地说道:“二位小周老弟,我看你们也是实在人,哥哥我也是真心想要结交二位,这样吧,像这样的林蛙我给你们八十块钱一只,你们看咋样?要是觉着价钱低咱们就再合计合计。” 哥两个对了一眼,齐刷刷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在这二位也算是经过风浪之人。还是很好的掩饰住了。 周虎这会儿眼珠子由黑变红,然后又由红好不容易变回了黑。心里“扑通扑通”地直跳,“苍天呐,大地啊,什么时候蛤蟆也变得这么值钱了?难不成这玩意能拉出金子?” 周宇控制住内心的激动,耐着xing子矜持了一会儿,然后才云淡风轻地说道:“行。既然刘老板说是这个价那就这个价好了,反正以后也是朋友了,咱还有合作的时候,您说是不?” “哈哈哈,好,好。怪不得老郭刚才在电话里一直夸你们呢,做事爽快,干净利落,是块好材料,既然你们同意这个价钱,那就这么定了,不过哥哥还想再问一句。你们一个月能提供多少只?要是多的话我就派车去拉,少了的话你们到县城办事儿的时候顺便给我捎来就行了。” “一个月嘛差不多一千多只吧,具体能持续多长时间我就不知道了,估计一年内是没问题的。” “多~~~多少?一千多只?一个月?不是一年?哎呦小周老弟,哥哥的心脏可是肉做的,经不起你这样的玩笑啊。” 我靠,哥俩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比较认真,而且jing明无比的刘大老板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玩笑话。顿时被雷得不行了,在一旁嘎嘎地笑了几声。 末了周宇捂着肚子说道:“刘老板,你太有才了,感情你的心是肉做的,难道我们的就不是了?你见过别的材质的心脏吗?哈哈哈”笑死我了。 这时候刘云飞也感觉自己刚才那句话确实好笑,不禁也哈哈大笑起来。 都说笑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经过这一顿大笑后。三人之间的生疏感也没了,说话变得更加随便。再加上哥俩自来熟,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刘云飞更是商界的奇才。所以几分钟后三人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 末了刘云飞又认真地确认了一遍,这回终于相信周宇能一个月提供一千多只林蛙,末了有些感慨地说道:“两位老弟,我做酒楼这行已经十几年了,和老郭是好朋友,可以说我这么多年都是做得良心生意,你们要是相信我以后这林蛙就送到我这里来,我指定不能亏待你们。 而且我也实话实说,你们要是一个月提供一千只我还能勉强吃下,要是再多多点我也无能为力,你们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再帮你们找个买家,人品你们放心,比我还要厚道,而且那个家伙就喜欢和年轻人呆在一块儿,你们要是见了面保准能谈得来。” 周宇点了点头,这位刘老板说话实在,人也很爽快,估计他的朋友也不会差到哪里去,郭云亮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么? 想到这里周宇说道:“那我们哥俩就谢谢刘老板了,不知您的这位朋友是做啥的?” “他呀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叫柳泽成,现在在省城开了一家会所和两家酒楼,即使在省城这样jing英荟萃的地方他的名号也能排上前三甲,你们要是和他建立了合作关系,相信对你们以后也会大有帮助的。而且这个人xing格很好,整天嘻嘻哈哈的,说不定你们还能成为好朋友呢。” 周宇眼睛一亮,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啊,自己以后一定会利用空间和空间水培育出大量的具有特se的水果和蔬菜以及鱼类啥的,正愁碰不到大主顾呢,这个疑似余则成的家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么? “刘老板那就按你说的做吧,我觉着反正县城离我们村也不算远,就是离省城开车的话也就四五个小时的路程。而且我们村风景秀丽,你们要是有时间咱们不妨约个时间你带着你的朋友到我们那里看看林蛙,顺便也散散心,小弟再给你们弄点山鸡野兔啥的尝尝鲜,你看可好?” 刘云飞眼睛一亮,这个小周老弟真是善解人意啊,这个主意不错,相信柳胖子一定会喜欢的。 “成,小周老弟就这么定了,哥哥到时候可就去你们家讨杯水酒喝了,你们也别整啥菜,野菜大饼子啥的尽管上,当然要是有你说的那些野味就更好了。还有啊你和周虎以后可别一口一个刘老板的了,我跟你们两个小子投缘,咱也别管年龄啥的,你们以后叫我老刘或是刘哥就可以了。” 话音未落,呆在旁边的周虎赶紧趁势喊了两声刘哥,把刘云飞逗得是哈哈大笑。 带着卖掉五十只林蛙的四千块钱,哥俩辞别刘云飞,开着轻卡奔着青山县南面的菜市场而去。 要说刘云飞也是开酒楼的,自家的这些蔬菜卖给他也可以,但是周宇拉不下这个脸子,总觉着有种趁人之危的感觉,还不如哥俩大大方方地到菜市场卖掉呢。 这时候也还不到十点,正是卖菜的好时间。哥俩到了地方后赶紧卸车,把车上的蔬菜一样弄了一袋子下来,然后就在市场边上找了块空地开始叫卖起来。 按理说现在已经快到七月份了,大地里的蔬菜已经有成熟的,所以市场里一般的蔬菜也就是两块钱左右,可是哥俩感觉自己的蔬菜味道绝美,不能就这么便宜地卖掉,于是一狠心黄瓜和西红柿叫出了四块钱一斤的价钱,茄子和青椒等要到了三块钱一斤。 于是哥俩就美滋滋地蹲在地上,幻想着待会儿众人争相购买的场景,可是等了又等,除了几个人问了价钱后给了几个白眼之外竟然连一斤一两都没有卖出去。最后市场管理员也过来添乱,以sao扰市场秩序为由把二人赶走了。 哥俩灰溜溜地把东西又搬上车,周虎哭急赖相地说道:“二狗哥,我看咱哥俩也不是卖菜的料,要不咱们就贱不漏搜地卖了得了,好歹也能换点零花钱。” 周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甘心地说道:“不行!这些蔬菜的口感这么好,要是贱卖了就是对它们的侮辱,再说我还不甘心呢。他娘的,他们不是四块钱嫌贵么?老子待会儿非得八块钱再卖给他们。” 周虎感觉二狗哥这是气疯了在说胡话呢,于是小心翼翼地凑到周宇跟前伸出两根手指头弱弱地问道:“二狗哥,这是几?” “靠,二呗!” “哦,答对了,还没疯。” 周宇这会儿真想掐死这个二货,怪不得这小子长得五大三粗的,感情是从来不知道着急啊! 想了一会儿周宇来到车后面,在车斗里就巴拉开了。周宇记得车斗里有几件平时几个叔叔大爷烘干红景天时穿的破衣服,可能是上一次装完车后落在车斗里了。 要说村里人平时穿得衣服上免不了都要有几个补丁,可想而知那些衣服上一定是补了又补,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补丁而且上面沾满了汗渍和泥土。如果没记错的话还有几件破棉袄是留着晚上御寒的,山里晚上夜寒露重,冷大了还真得披着这玩意。当然那几件棉袄也是补丁加补丁,而且还到处露着棉花,还赶不上要饭身上穿的。 没过多久周宇就找了两套极具代表xing的衣裤和两件破棉袄从车斗里跳了下来。周虎本能的就感觉有些不妙,谁知道还真如他所想。 “三驴子,上车换衣服,快,别磨磨唧唧的。咱哥俩今天再搭档一把,你一切都得听我的,咱等会儿就到北面的菜市场,不把这些蔬菜高价卖掉我就不姓周!” 听了二狗哥的话,周虎一哆嗦好悬没一个腚蹲坐到地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