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四十章 卖菜记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三四十章 卖菜记2

小时候两家的家里特别穷,那时候冰棍可是好东西,奈何哥俩没钱买啊?只能隔老远瞅着冰棍箱子吞着口水。最后哥俩实在是馋得受不了了就回家偷鸡蛋换冰棍吃。 奈何那时候鸡也吃不饱啊,肚子里好不容易攒点油水隔个三天两ri的才会费劲巴拉地挤出个蛋来。所以大人们对于鸡蛋的数量绝对是记得死死的,那还不被逮个正着?所以哥俩因为嘴馋偷鸡蛋换冰棍这事儿可没少挨收拾。 最后哥俩实在是被大人收拾磕了,不得已只好另想法子,就把目光对准了院子里的蔬菜。反正这玩意长得一片片的,少点大人也看不出来,于是哥儿俩偷偷地在家里摘了些蔬菜打算到镇里换些钱好买冰棍吃。 可是到了镇里后哥俩才发现这菜贩子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尤其是俩人年龄还小,根本卖不出去。于是周宇就出了一个损主意,让周虎装傻子、扮痴呆。 为了吃到冰棍周虎屈服了,扮成了周宇的傻弟弟,周宇则在旁边鼻涕眼泪地诉说着家里的悲惨,结果当天蔬菜大卖,而且还多了还几块好心人白给的钱。 哥儿俩回到村里后就炫耀起来,请一群小弟小妹吃冰棍,结果人一多事情就暴露了,那一次哥儿俩个好悬没被大人揍死。 这段记忆已经深深地铭刻在周虎的心里,不经意间就会想起。现在听着二狗哥的意思儿似乎想要重复昨天的故事,这小心肝吓得扑腾扑腾的,没坐在地上就算自己够坚挺的了。 “二狗哥,我的亲哥哥哎,你不会还是让我装傻子吧?我看你就饶了小弟吧!再说你看我现在长得龙jing虎眼,仪表堂堂的,就是扮傻子也不像啊?要不你试试?我来配合你?” 看着三驴子欠揍的熊样,周宇也想起了小时候卖菜的事儿,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眼泪都笑了出来,不过这小子最后一句话说什么来着?让自己扮傻子? “行了三驴子,别跟我装了,我说让你扮傻子了么?再说你觉得哥哥我就很像傻子么?小时候咱们可以扮傻子赚点小钱,这都过去十几年了,咱们也该与时俱进了。这次整点高档次的,你放心吧。就算是家里老人知道了不但不会怪咱们保不准还会表扬咱们呢。毕竟咱的菜这么好不卖出高价还真对不起自己。你好好开车,咱们早点到,争取早点把菜卖完赶回村里。” 周虎一脸怀疑地看着周宇,坚定地说道:“二狗哥,我怎么觉着你说话有些不保险呢?我决定了这回就是死我也不会再陪你发疯去了,你说真要是再搞出那么一出让熟人看见了咱还能活不?所以你今天就是说出花儿来我也不会去的。” “真不去?” “说不去就不去。男人嘛说话是要算数的。” “如果你今天陪我过去,给你五百块钱工钱。” “靠,二狗哥,我真是太伤心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我是啥样人你不知道?” “一千,这是最高价码了。不去拉倒,我找张强过来配合我,话说他的演技也不差。” “二狗哥,我现在伤心得都想去跳河了,咱们可是自家兄弟啊,有事情放着兄弟不用怎么能麻烦外人呢?不就是最多配合配合你装傻卖彪么?这套路咱熟,再说咱周家村的爷们还有怕的事儿么?” 周宇心里感慨万分:“社会真他娘的是个大染缸啊,话说三驴子这孩子以前是多么的纯洁无暇啊!让扮傻子就扮傻子。让扮痴呆就扮痴呆,怎么到了社会上混了几年就给染成这样了呢?” 当然这些只是心里话,周宇是不敢说出来的,否则让三驴子听到估计这小子立马就能给自己撂倒然后咬死自己。 看到周虎撸胳膊挽袖子的斗志昂扬地表着决心,周宇也是忍不住笑。 这满满的一车蔬菜虽说质量好,但是不出点奇招还真不能高价卖出去,现在已经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了。要想出奇招必须得三驴子配合。话说这小子在这方面简直就是个奇才。 “那好,既然你想去就先把这身衣服穿上,等下车后要是能忍住最好把破棉袄也穿上,记得到时候配合我就行了。” “好嘞。您就瞧好吧,不过二狗哥一千块钱可不能忘了啊。” “放心吧,你个死财迷,到时候我把一千块全部换成钢镚压死你。” “嘿嘿,只要你舍得就成。” 要说周虎以前就是干拉客这一行的,自然免不了要经常来县城,所以轻车熟路的就把车开到了县城北边的菜市场。 现在已经十点多了,正是一天当买菜的高峰。农贸市场附近人山人海,都是提着兜子推着小车买菜的。 哥俩把蔬菜全部卸了下来,由于害怕半途再被人家撵走,周宇跑到市场管理处找到了负责人,说明自己刚才山里来,家里种了点蔬菜想要在市场外边弄个地方卖点零花钱。 负责人一看这个山里出来的傻孩子现在还穿着件露着棉花、散发着强烈汗臭味的大棉袄,也很同情,于是象征xing地收了二十块钱就同意了。 哥儿俩把准备好的塑料布往地上一铺,各种蔬菜都摆上一些,你别说,这些蔬菜和旁边的一比优势简直太大了,黄瓜青翠yu滴,一根足有一尺来长,前端还生着清新的小黄花;西红柿个顶个儿半斤以上,粉红粉红的;韭菜又长又宽,上面还带着露珠儿,晶莹yu滴……所有的蔬菜看着就感觉不一般,让人有食yu。 “卖菜喽,大山里产的绿se无污染蔬菜,光照时间足,营养丰富,先来先得,后来没有喽!” 哥儿俩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词儿吆喝开了。你别说,这哥儿俩穿着另类,一身单衣打着补丁不说外面还套着一件敞着怀的破棉袄,被阳光一照甚至还能看到油光。现在在城里想看到这么一身打扮可不容易了。 而且两人长得魁梧,特别是皮肤稍黑的那位。还剪了一副锅盖头,可不就是山里傻小子的形象么?所以说这两个傻小子说自己是大山里出来的那是绝对错不了了。再看看那些水灵灵的蔬菜就更加肯定了一定大山里产的绿se无污染蔬菜,大伙儿就更上心了,所以这一吆喝还真有不少人过来看热闹。 看到不少人围了上来,周宇知道机会来了,是骡子是马就看下面这一出了,于是冲大家抱了抱拳。 “大爷大妈叔叔伯伯大娘婶子哥哥姐姐们,你们好啊,俺们哥儿俩是从青云山的老林子里下来的,我们那里一共就十几户人家,在向阳坡上种了些蔬菜,俺们可没钱买化肥啊。用的肥料全是林子里的鸟粪,浇灌用的水全是俺们从山上接来的清凌凌的泉水,平时吃这些菜俺们也没啥感觉,只是觉得这身子骨特别壮,从来不生病。” 接着用手指了指周虎说道:“你们都看到我弟弟了吧,他出生的时候就营养不良,差点死掉了。我娘没办法就一直给他灌菜汤。这才慢慢缓了过来,后来大了点能吃蔬菜了就越长越魁梧,直到长成今天这个壮实的后生。 话说我弟弟去年打猎时碰到一只熊瞎子,他没有跑硬是把熊瞎子按倒在地,生擒活捉啊。还有啊,俺们的祖爷爷都一百多岁了耳不聋眼不花,照样还能在老林子里打猎…… 老二啊,把上衣脱了。让大伙儿看看你吃蔬菜的效果。” 听着二狗哥在旁边瞎白乎,周虎气得直咬牙,真想把二狗哥一口咬死,心里愤然道:“死二狗哥,你才营养不良差点死掉了呢,你才是喝蔬菜汤长大的呢,老子啥时候把熊瞎子按倒在地的?要是真有这能耐老子早就进特种部队了。哪还有闲心陪你这个不要脸的在这里卖菜?” 刚想到这里,猛然听到周宇让他脱衣服,几乎都要气爆了,脸憋得通红。简直都要哭了,这一千块钱太他娘的不好赚了啊! 围观的人看到周虎的样子,互相议论道:“大妹子,你看山里人就是实诚,一个大男人脱个上衣还能害羞成这样,这要是在县里胆子大点的大姑娘都敢脱。” 正在犹豫不决的周虎突然间看到周宇要杀人的眼神,又一次屈服了,只好脱了上衣。 周虎这时候也豁出去了。反正已经不要脸了,所幸就彻底点。然后这小子就学着健美先生夸张地摆了几个造型。 周虎本就高大健壮,再加上在部队里炼了三四年,这体格别提多壮硕了,身上的肌肉疙瘩就像是小耗子似的,随着周虎不停地用劲儿还直动弹,别提多有动感了。周围立刻响起了惊诧和羡慕的声音。看的一些大姑娘小媳妇俏脸直热。 看到众人的兴趣被提了上来,周宇又接着说道:“本来呢俺们从来也没有下过山,吃穿用度几乎都是长辈们前几年从山下背回来的,所以也不知道这些菜特殊啊?直到去年山里来了一位道长,哎呀,你们是不知道啊,那道长长得简直就像俺们家神仙画里的铁拐李一样,身后还背着一个大酒葫芦呢。” 说道这里周虎愣头愣脑地插嘴道:“狗哥,你说得不对,俺看那位老神仙长得像太上老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写这章开头的时候心里有些酸。记得小时候冰棍五分钱,后来涨到一毛钱,那时候家里是真得没有钱,幸好那时候可以用鸡蛋换冰棍,光芒每天午都会趴在鸡窝旁等着家里的老母鸡下蛋,等到母鸡下完后我就会偷偷地拿着带着母鸡体温的鸡蛋去换冰棍吃,很是得意地过了一阵子。但是好景不长,那时候家里只有爷爷每天早上能吃到一个鸡蛋水,所以鸡蛋被母亲看得很紧,结果自然是挨了一顿揍…… 现在的鸡蛋已经成了各家最基本的食物,鸡鸭鱼肉更是每周都有。这说明了啥?说明我们的生活变好了呗?所以说从我自身经历来讲我觉得生活真得很美好,而且我相信会越变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