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大老板是外甥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十四章 大老板是外甥

大约一点四十左右,让周家村乡亲们翘首企盼的王家村的大部队终于出现了,带头的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几岁,身高七尺左右的壮汉,微红的脸膛、两只豹子眼是炯炯有神,肩上挑了一担特大号的箩筐,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湿透了,但是在扁担颤动的韵律中依然疾步如飞。 那挑担的大汉刚一露面,周定邦赶忙带着村委会成员迎了上去。开什么玩笑,人家小王庄的支书挑着担子来了作为主人哪还能干坐着?周家村的这帮爷们以后还想不想在这片混了?再说人家可是二狗子的亲舅舅。 看见周定邦迎了上来,隔老远那大汉就抱了抱拳,洪亮的声音瞬间就传了过来,“定邦三哥,俺们来迟了,恕罪恕罪啊!” 说完看了眼周定邦身后跟着的一大群周家村的乡亲,又边走边抱拳道:“感谢周家村的老少爷们们,大恩不言谢呀!” 周宇就跟在三叔后面,看见舅舅浑身大汗淋漓,两鬓已经升起斑斑白发,悲从心中来,赶紧快跑几步迎了上去。 王志江此时已经累坏了,但是仍然咬着牙在坚持着。冷不丁地就见人群中忽然跑出一个年轻的厚生,仔细一看啐了自己一下,这不是自己的大外甥么? 到了舅舅面前周宇也不说话红着眼睛卸下舅舅的担子就挑到自己肩上。 王志江欣慰地笑了笑,用大褂把脸上的汗擦了擦,高兴地说道:“小宇,啥时候回来的?真没想到这次下山能看到你。” 说完王志江又看了看自己的外甥,见到外甥眼圈有些发红便戏虐道:“怎么,心疼舅舅了?” 见周宇点了点头王志江又哈哈大笑起来,“傻小子这有什么好心疼的?挑这么点东西还累不坏舅舅的,只是今天有些着急罢了。再说你小子也是闯过上海滩的人物,怎么像个娘们一样还学人家擦眼抹泪的?” 说话的当儿,周家村的大部队都赶了上来,大伙儿抢着帮助后面的王家村的乡亲们挑担子,只是这次王家村来得人实在是太多了,总共能有一百多号人,看这架势应该是全村的老爷们集体出动了。 到了棚子下,这些急着赶路的汉子们纷纷拿起水瓢舀起清凉的泉水就“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由于喝得太急洒下的泉水和身上的汗水交融在一起,弄得浑身湿漉漉的。有的汉子干脆舀起一瓢水顺着头顶往下倒,嘴里直呼痛快。 在小王村的这群汉子洗脸喝水的当儿,周家村的人在张会计的指挥下开始对山货进行分类、称秤记账,当问到王志江小王村用不用出来一两个人核对一下时王志江大手一挥,“这会儿还不相信周家村的乡亲们那还是人么?” 众人落坐后王志江又向周定邦感谢了一番后说道:“定邦三哥,这次我们小王庄的所有老爷们都出动了,具体重量大伙儿也没工夫称,反正是每人两箩筐,估计也得有个一百多斤。不过质量上你们尽管放心,保证都是好东西,糊弄人的事儿我们小王庄做不出来!” 周定邦点了点头,王志江虽然有时候有些霸气,但绝对是个实诚、爽快的人,做事钉是钉铆是铆,绝对不会糊弄人的。但是这次的事儿自己也是个跑腿的,还是让二狗子来做主吧。 想到这里周定邦笑了笑,对着王志江说道:“志江,你是啥样人三哥当然清楚,不说咱两家还有亲戚,就是没有亲戚我照样相信你,兄弟你的人品没得说,绝对是杠杠的!” 说道这里周定邦话锋一转,“不过这次收购的事儿你三哥我就是个跑腿儿的,大老板是另有其人啊!” 王志江一愣,周定邦不是大老板?那会是谁?还有谁会这么好心,高价收购不算还上杆子派人来通知自己? 感情这会儿尽忙乎着了,四舅和五舅还没来得急向王志江汇报呢。 “三哥,那大老板是谁?那可是俺们的恩人呐,你可得让俺们见见。” 看见自家老三还在那里穷白活,站在旁边一直注意这边的周定国忍不住了,张口就来了一句:“大老板就是我儿子!” 王志江来到场院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姐姐和姐夫,姐弟俩说了一会儿话,当然和那倔强的姐夫也点了点头,之后就谁也不理谁了。 这会儿竟然听到姐夫说大老板是他儿子,而且语气是那样的显摆,在惯性的作用下被气糊涂了的王志江也忘了说话的是他的姐夫,随口就来了一句,“啥?周定国你说啥?大老板是你儿子?就你还能生出那么有出息的儿子?别往自己脸上贴花了,哈哈,简直笑死我了!” 这会儿王志江周围出奇的静,静的有些吓人,一个个看向王志江的眼神就和看傻子差不多。 周家村和小王庄的这些人哪个不知道这俩人是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虽然这对姐夫和小舅子见面就掐,可是人家孩子招你惹你了?尤其是周家村的乡亲们心里都快气爆了,“哼哼,看你待会儿怎么收场!” 周定国也不生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生不出来,可是你姐能生出来。” “志江,都这么大的人了,说什么傻话呢?小宇还在这里呢!定国,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王桂兰看不过眼了,弟弟和老头子各打五十大板。 王志江猛然清醒过来,使劲儿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嚓,差点被姐夫这头倔驴把脑袋气坏了,自己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于是赶紧哭丧着脸解释道:“姐,你别生气啊,我这不嘴一秃噜一下子没收住么?我怎么能说我大外甥呢?小宇啊,别忘心里去啊,舅舅不是故意的。” 这时候周宇硬着头皮顶了出来,“舅舅,我三叔没说错,这次真是我在收购山货,怕把你们落下,所以就让三叔和张叔他们派人通知你们一声,也好让小王庄的乡亲们多卖点钱。本来你刚才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想把这件事儿告诉你的,可是看你一直在忙就没顾得上说。” “哈哈哈,还是我大外甥有能耐,舅舅这双眼睛什么时候看错过?你小子小时候舅舅就看出来你不是一般人了。” 狠狠地拍了拍周宇的肩膀,看那架势恨不得咬外甥几口才解恨的王志江说完后转身又对着小王庄的乡亲们说道:“各位哥哥兄弟们,怎么样?这大老板还真是俺外甥,以前和你们唠扯俺外甥牛叉你们还不相信,现在信了吧?瞧瞧,多有出息,多仁义的好孩子啊!” 众人纷纷点头,都是山里直爽的汉子,人家舅舅夸外甥不跟着配合点心里过意不去啊,更何况人家这外甥也确实不错。 看着大伙儿都去帮忙抬山货,王志江走到周宇跟前小声说道:“小宇啊,你个小瘪犊子这是想害死舅舅啊,咱不带这么玩的,舅舅攒了一辈子的面子都毁在了今天啊!臭小子,你说实话是不是和你爸那个老东西合伙骗舅舅来着?” 看看周围老爸和老妈也在帮忙打下手,周宇凑到舅舅耳边小声说道:“舅舅,我比窦娥还冤呐,你觉得我能做出这种事儿么?你可是我的舅舅啊!其实我爸刚才那句话真不是说你的,人家是嫌我三叔太唠叨,你可倒好尽捡着挨骂。 不过舅舅,咱实话实说,我爸中午还问起你来了,还但你你们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这晌午饭都吃不下,现在还饿着肚子呢。我爸就那倔脾气,但是心眼特别好使,你以后就让着他点,那毕竟也是你姐夫不是?再说了你们这么掐最难受的还不是我和我妈?” 王志江点了点头,细想一下两个人之间还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儿,掐了这么多年也够了,再说姐夫对自己一家真是不错,就上次送给自己老子的那坛酒实在是太好喝了,估计没有几百块钱下不来。 想到这里,王志江心里也就释然了。 (上传几天了,大伙儿给点意见呗?要是方便的话顺便也给点推荐和收藏,光芒一定会再接再厉不负众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