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野鸡岭上话悠闲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三十九章 野鸡岭上话悠闲

周定国一边笑一边说道:“那个小宇啊,你上次不是说要带着这只公鸡到山上给你当闹钟么?我和你妈这些ri子被它折磨地都快不行了,你说这么聪明的鸡我们养也不是杀也不行,你就当是可怜我和你妈,今天就把它带到野鸡岭吧?让我和你妈还有你姥爷睡几天安生觉。当然如果你想从你爱军叔家里骗几只鸡吃晚几天带走也行。” 周宇这会儿笑得都要在地上打滚了,没想到老爸也有这么幽默的一面。不过周家村当年可以排上前三的猛人周定国同志也有求人的时候?而且还是为了一只大公鸡去求人,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不过这事儿是自己一手搞出来的,这乱摊子还得自己收拾,虽说战斗鸡这打鸣声惨了点,但是听啊听的也就习惯了。 “行,老爸,这事儿就交给我了,待会儿我回山的时候就把它带去好了,省得你们养着它闹心。” 这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周定国异常的勤快,完全取代了老婆子的位置,不是给给儿子添饭就是极为温和地为儿子夹菜,十足一个慈父的形象,和以前动不动就朝儿子飞脚相加完全不可同ri而语。 享受完一顿帝王般的早饭后,王桂兰帮儿子往背篓里装了些ri常用品,而周宇则走到院子里把战斗鸡逮住用布条缠住了翅膀和退,也塞到了背篓里。 临走前周宇交给父母一封信,交代他们这两天村里如果有谁进山看亲戚一定要托他去给舅舅送个信儿,否则舅舅一定会再来几封鸡毛信的,虽然自己很爱吃鸡肉,但是就怕舅妈收拾舅舅啊! 辞别了姥爷和父母双亲,周宇背着大背篓,手里提着那把榆木大枪一个人奔着野鸡岭而去。 来到野鸡岭东坡,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围着四间房屋的成片的野桃树,由于刚栽种和天气热的原因。嫩绿的叶子有些打蔫儿,已经结出的青se桃子也变得有些抽抽巴巴的。 这些对周宇来说都不是问题,来到院子里先把大枪搁在地上放好,然后放下背篓把战斗鸡放了出来。 这家伙刚被松绑立马就连飞带跳地离周宇远远的,看来它把周宇看成是周定国第二了。 周宇这时候也没工夫搭理它,而是来到厨房把米面和一些油盐酱醋摆好,然后又回到房间里把被褥拿出来搭在篱笆上晾晒。 忙过这些后周宇才从空间里取出一些空间水。用小碗装着放到院子当间。 战斗鸡这会儿正瞪着双鸡眼在观察地形呢,准备待会儿有人来追杀自己的时候好跑路。但是当看到小主人端出一小碗水放在地当间儿,这厮有些蠢蠢yu动了。最后这只家伙还是没有抵挡住空间水的诱惑探头探脑的走到小碗前把空间水给喝了。 为了消除这只大公鸡的戒心,周宇没有任何动作,而是一直笑眯眯地在旁边瞅着。 当战斗鸡把空间水喝完后,原本防备的心这时候也放松下来。又跑到周宇身边开始撒起娇来。 为了收拢住战斗鸡的心,周宇又从空间里取出一个红皮地瓜用开山刀切碎了喂给这家伙,直把战斗鸡吃得肚子鼓鼓地这才作罢。 看到战斗鸡趴在墙根底下晒太阳,周宇坏坏一笑,一个念头就把空间里的四只家伙放了出来。 刚一出来活野兔就是一个纵跃由斑斑的王八壳子上一下子跳到了周宇的身上,把周宇的胸口装得生疼生疼的,周宇咧着嘴揍了这小家伙几个腚蛋子以示惩戒。但是小家伙脸皮和周宇有得一拼。就当没事儿一样,依旧眯着眼睛趴在周宇的怀里享受着他的气息。 大红和二红有些ri子没有出来放放风儿了,咋一出来也是兴奋异常,在院子里撂着蹄子撒着欢儿地到处拱,被周宇吆喝了几声后方才收住了拱势。 忽然大红发现了在墙角晒太阳的战斗鸡,这家伙朝自家老二哼哼了几声,然后这对猪兄猪弟腰一猫,后腚一抬。在地上磨了几下前蹄就想对战斗鸡发起攻击。 战斗鸡这时候已经吓傻了,自己是能打,但是那也只限于家禽界而已,再说自己现在吃得肚子鼓鼓的,就是战斗起来这身手也快不到哪里去啊!但是这家伙依旧挺着肚子站了起来沿着墙根底一溜小跑,企图避开两头大家伙的攻击。 周宇在旁边一直看着,这时候已经笑得不行了。心里合计着,经过这次惊吓,战斗鸡以后能老实些了吧?或许还能把它打鸣的声音医治好呢。 经过周宇的裁断与调停后,战斗鸡和另外四只动物算是认识了。不过这家伙的地位貌似不高,只能屁颠屁颠地尾随在几只动物的身后充当小弟与打手。 虽然在房子后面种植了一些蔬菜,但是周宇怕露馅没敢多浇空间水,所以长得也不算快,目前还不能吃,好在早上从家走得时候背了一些过来。于是午周宇做了一锅米饭,弄了个韭菜炒鸡蛋和一个西红柿拌糖美滋滋地吃了起来。至于几只动物周宇则从空间里弄出一个红景天根子和几个地瓜给他们分食了。 吃完晌饭,周宇干脆带着一块塑料布和一个破床单来到南坡,在靠近水塘的花海边找了棵大树把塑料布和床单铺在树下,然后从空间里弄出个大西瓜用刀切开,就这么逍遥自在地坐在床单上吹着舒爽的山风,欣赏着无边花海的美景,嗅着清新自然的芬芳,大口地吃着清甜凉爽的西瓜。 几只动物好像护卫般趴在他的周围歇着凉,只有豁牙兔不甘寂寞,在三只大家伙的身上蹦来蹦去,玩得是不亦乐乎。战斗鸡看着眼馋,但是也只能眼馋而已,它哪敢跳到那三只大家伙的身上搞些动作?于是很郁闷地低下头在地上扒拉着草根和虫子。 享受了一阵子周宇觉着有些困了,就直接躺在床单上呼呼大睡起来。至于危险么倒是不用考虑,难道两头凶猛的公野猪是吃素的么?何况还有一个狡猾的豁牙兔?退一万步讲就算是那三只家伙不行事儿,相信斑斑和战斗鸡也能顶一阵子。 风轻云淡鸟语花香,溪水潺潺红花绿草,在这极度惬意的氛围周宇一睡就是两个钟头。醒来后的周宇第一个感觉就是充盈在周围的浓郁的花香,使劲儿吸了吸鼻子周宇起身坐好,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一看周宇好悬没笑出来。 就见豁牙兔四仰八叉地躺在自己身边,不时地还传出非常有律动的呼噜声,斑斑早已经看不到王八头了,只余一个王八盖子杵在那里。只余战斗鸡就更有意思了,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就上到前面的一棵矮树杈上,这会儿正在那儿打着盹儿呢。要说最尽职的害的是大红和二红,这两头大家伙虽然在左右趴着,但是那一对小猪眼依旧是四周环顾,相信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这两头大家伙就会暴起发难。 可能是又做了啥噩梦,也可能是被周宇起身的动静惊着了,树杈上的战斗鸡冷不丁地仰天长嚎,那凄惨的声音让周宇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一声惨嚎可是捅了马蜂窝了,斑斑的王八头一下子就伸了出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大红和二红更是前蹄奋起做好了攻击的准备。至于豁牙兔更是离谱,小家伙竟然跳上了周宇的肩头瞪着两只大红眼珠子打量着四周。 做为事件的发起者战斗鸡这会儿仿佛才清醒过来,看到几个老大都如临大敌的样子这只聪明的家伙便不再打鸣了,而是挥动着翅膀从树杈上跳了下来也做着jing戒状。 周宇笑着摇了摇头,也没有揭穿战斗鸡,毕竟这家伙经受过老爸给予的心理创伤,这时候要是揭发它未免太不仗义了。 四只进入战斗状态的动物紧张了一阵子后,没发现啥异常情况,继而又开始追逐嬉戏起来,末了战斗鸡也厚着脸皮加入进去。 吃饱喝足又睡了一大觉的周宇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于是从空间里取出一背篓大个儿的空间红景天,用开山刀劈巴劈巴就开始在剩余的空地上种植红景天。 直到金se的阳光变成火红的晚霞,周宇才收手。半下午的时间又种植了大概两亩地的红景天。 伸了伸懒腰,喝了些空间水,周宇踏着晚霞,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往东坡走去。身边跟着鸡兵猪将外加一个兔子总指挥,由于嫌斑斑爬得慢,周宇早就把它收回空间里去了。 晚饭是在如血的残阳和轻柔的山风进行的。一大盆云豆炖土豆,一大盘西瓜果盘,一大盘烙地瓜片,还有一小盘小葱黄瓜蘸大酱。 由于劳作了了半下午,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周宇吃得是昏天暗地、风卷残云。一大盆云豆炖土豆被周宇吃了个jing光,话说东北人没有不喜欢这一口的,把盆里的芸豆和土豆吃得差不多后,再把剩下的褐se的汤汁往大米饭里一浇,然后端起碗就往嘴里扒拉,那叫一个香,那叫一个地道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大伙儿把月票先在手里攥几天,下个星期光芒会有爆发,希望乡亲们能砸上几张。当然如果没有爆发的话大伙儿就当我放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