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周虎的大乌龙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四十章 周虎的大乌龙1

吃罢晚饭周宇和一众动物又享受了一番奢侈的水果派。看看天se尚早,于是又带着几个不安分的家伙来到南坡。 昨天上午老爸和三叔来野鸡岭帮着种桃树的时候已经把龙鲤一股脑地给背到这里放养到了另一个水塘里。周宇本来打算到这里看看那些大家伙长得咋样了,是否能适应这里的环境,别哪地方不合适再挂了就不好了,这玩意对自己乃至周家村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东西。 但是水塘子太大了,区区十几条鱼下去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好在水面上目前还没有飘上来的死鱼。为了保险起见,周宇愣是不计成本地往水塘里灌了两桶空间水和一小瓶空间液。 现在周宇最大的愿望就是空间里的几条龙鲤的种鱼尽快产卵生子以及不老草能够栽培成功。前一项还有所期待,至于后一项么似乎是遥遥无期了,总不能到大山里把不老草移植到空间里然后再往外卖吧?这不是脱裤子放屁费二遍事儿么?最理想的就是能够利用不老草的孢子粉进行种植,到时候只要洒下一地的孢子粉,收获的就是满地的不老草,那种景象真是让人眼馋和期待啊! 话说自己现在对空间的掌握貌似又有了新的能力,只要是空间里有的东西,自己一个念头就能把它从空间里取出来,而不用像以前那样必须得自己进到空间里了。 想想有一阵子没有进到空间里看看了,周宇一个念头连人带动物的一股脑全都进到了空间里。 原来空间里虽说有了些绿se的藓类植物,但也还是显得有些寥寂。这一次进来后这种感觉完全没有了。 此时的空间已经不再空寂,一股生机盎然的气息充盈着空间。前几天在大山里移植的野果长势惊人,原来胳膊粗细已经挂果的太阳果树现在已经长到了碗口粗,上面挂满了深红se的果子,个头比山里的足足大了能有两圈。 在树枝间,一串串紫莹莹、沉甸甸的野葡萄悬挂着,远远望去。紫红相间,好不诱人。 野核桃树也足足扩大了两圈,上面挂满了青油油的小核桃,期间竟然还有几只蜜蜂和蝴蝶在果实之间穿梭着。 周宇猜想这些蜜蜂和蝴蝶应该是移植果树的时候带进来的,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快乐的昆虫,空间里才显得更加有生机有活力。 水池里的几条龙鲤感觉也长了不少,在水池里欢快地游动着。那一身火红的鱼鳞在纯净无暇的空间水的映衬下更显得如梦如幻。实在是让人欢喜无限。 摘了几个太阳果和野葡萄尝了尝,真是味道奇绝,果香甘甜,吃完后感觉浑身的汗毛孔都在舒张着,心灵深处都透着一股舒坦。 “就算是王母娘娘的蟠桃也不过如此吧?”周宇心里臭美地想道。 把养殖细鳞鱼的水塘子也灌了两桶空间水后周宇干脆就坐在水塘边近观远眺地欣赏着野鸡岭的夜se。 这时候夜se已经吞噬了西边天际最后的一抹光亮,恢弘的夜空满天的星星也越来越发出着璀璨的光芒。渐渐地一轮只露出半边身子的皓月从东边冉冉升起。 夜se下的花海在山风的轻抚下泛起无边的涟漪,一片片一圈圈地向远处荡去…… 水塘周围的夜来香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舒展着花瓣,似乎要把自己最美丽的时刻奉献给这无边的山夜se。 野鸡岭的夜是梦幻的,梦幻的使人如在霄仙境;野鸡岭的夜是婀娜芬芳的,群花吐蕊、树影摇窗,无路你在何处,总有一丝丝一缕缕的芳香充盈到你的口鼻之;野鸡岭的夜更是自然的。淳朴的,只要你已接近这里就想张开怀抱和这美丽的夜se融为一体,再也不想分开…… 周宇被这美丽的夜se深深地陶醉了,以至于夜深露重时还是四肢酥软,最后只好赖在斑斑的背上不下来了。淳朴憨厚的斑斑驮着这个无良的主人慢吞吞地回到了野鸡岭东坡。周宇倒在炕上就睡着了,懂事的斑斑和大红二红来到院子里的墙根底打算对付一宿。 刚开始战斗鸡也想留在屋子里不出来的,但是愣是被豁牙兔龇着牙给赶到院子里,这个小家伙则是一高蹦到了炕上紧挨着周宇呼呼大睡。 天se微亮。漫山遍野笼罩在一层薄雾之。整个野鸡岭还沉浸在昨夜的酣睡没有醒来,就连一向早起的鸟雀也尤在梦,似乎梦到了有趣的事情,不时地还吧嗒一下嘴。 “喔喔喔!”突然间一声撕心裂肺地长鸣穿过树林、花海,划破云空,传到了野鸡岭四周。顷刻间野鸡岭活了起来,就见各种野兽在林间狂奔。一群群的鸟雀被被惊吓地扑棱棱地从巢里飞出,在空盘旋俯瞰。 野鸡岭东坡的小院里此时也炸了窝,大红和二红围着栅栏一个劲儿地转圈,就连豁牙兔也从睡梦惊醒。跑到院子里查看原因。 要说战斗鸡此时有些得意忘形了,吼了一嗓子后这厮觉得还不过瘾,于是把鸡头又高高抬起,气运丹田又来了一嗓子、 这回几只动物总算是看明白了,原来这吓兽的声音就是这只大公鸡发出的。于是大红二红在豁牙兔的指挥下拱得战斗鸡落了一地鸡毛。 这时候没心没肺的周宇总算是穿戴整齐地走出了屋门,一下子就看到了在院子当间的战斗鸡,此时的战斗鸡用相当凄惨来形容也不为过。原本气宇轩昂,长得贼带劲儿的战斗鸡这时候趴在地上,身子一个劲儿地颤抖着,一身金红的羽毛此时已掉落了不少,变得有皮没毛的,头上的那道金冠也滋滋冒血。 看到主人终于出来了,战斗鸡哀嚎了两声,那双鸡眼满是委屈与不解。 周宇看着心疼,二话不说脱下板鞋追着大红和二红就开打,一时间小院里是打声骂声哼哼声,声声震耳。 收拾了一番大红和二红后,周宇又把豁牙兔倒提着后腿儿揍了几个腚蛋子,揍得豁牙兔两只前爪捂着脸直叫唤。 末了周宇把所有动物都集到院子当间,和它们讲了和谐社会的重要xing,最后jing告道谁要是敢不和谐就等着挨收拾吧。 教育完几只动物后,周宇又开始了一天悠哉游哉的生活。吃饭、种植红景天、欣赏漫山的风景然后睡觉。 这样的ri子周宇又过了几天,把周宇爽地骨头都酥酥了。 这一天午,周宇正和几只动物在院子里乘凉呢,冷不丁地豁牙兔脑袋一抬,眼露出了jing惕的神se,大红和二红更是一下子窜了出去,挺起獠牙奔着门口处就是一个小冲锋。 周虎这会儿正吊儿郎当地哼着小曲儿往院门口走来,惬意的实在是有些不像话。这厮边走边想:“哼哼,要说二狗哥该聪明的时候确实不太傻,可是犯傻的时候那就是傻到家了。你说你来野鸡岭看山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别把电话落在家里啊? 幸亏自己今天想要到山上来看看二狗哥是不是让狼叼走了,这才去二大爷家问问有啥东西要往山上带的,谁知道就接到了刘老板的电话,人家明天就要带着省城的大老板过来溜达溜达,顺便看看林蛙。要知道二大爷和二大娘可是连手机都不会接啊,你说自己要是没撞上不就耽误事儿了么? 唉,二狗哥这熊孩子不省心呐!” 就在周虎装大尾巴狼在心里埋汰周宇的时候,冷不丁地看到从院门里冲出两只红毛肥猪。周虎乐了,没想到二狗哥这小ri子过得还不赖啊,这他娘的还养上猪了。 “咦?不对啊?这两头大家伙怎么像是野猪呢?” 待到大红和河二红离周虎更近一些的时候,周虎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两嘴明晃晃的獠牙,这厮汗毛都竖了起来,“我勒个靠啊!怎么还是公的?” 话说两头公野猪发起的冲锋连熊瞎子都得暂避锋芒,更何况是手无寸铁的周虎?还好这家伙小时候偷桃子时练就的一身爬树的本领还没有落下,两腿一使劲儿“嗖嗖”地爬到了旁边的一棵歪脖树上。 其实这只是一瞬间的事儿,周宇还没反应过来呢这一切就已经发生完了。 看着在树底下不肯离去的两头公野猪,周虎这时候是悲从心来,要知道这两头大野猪可是从院子里出来的,也就是说刚才这两个家伙保证也偷袭了二狗哥,难道说二狗哥这时候已经驾鹤西游了? 想到这里,玻璃球大的泪珠子不要钱似的从周虎的大脸上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这家伙心一横,牙关紧咬,从旁边折下来一根粗壮的树枝子,紧了紧衣裤就要跳下来。就算是二狗哥离自己而去了,但是总得把尸首给抢回来吧? “扑通”一声,周虎拖着树枝子从树上跳了下来,对着两头大野猪就是一通狂扫,两头野猪刚开始还有些发蒙,但是过了一会儿后就明白过来,于是齐齐向后退了几步,前腿一躬就要发起第二轮冲锋。 “大红二红你们给老子停下!” 就在周虎觉得自己也要步二狗哥的后尘驾鹤西游的时候,一声大喊解决了这场危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