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城里来客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四十二章 城里来客

看看天都快到晌午,周宇也顾不得和几位客人客套,让这两辆车跟在面包车后面往周家村飞奔而去。 来到村口的石桥前,刘云飞和柳三炮立刻被石桥的恢弘与古朴迷住了,非要下车走走,没办法周宇只好让周虎先回家通知家人,自己则带着两位大老板漫步在石桥上,和他们诉说着石桥的历史。 狼沽河清澈的河水在石桥下缓缓地流淌着,河两岸绿杨翠柳,野花飘香,再往外延伸就是整片整片的庄家,映入眼帘地尽是满眼的绿,绿得生机盎然,绿得心情坦荡。 石桥上一块块大青石在岁月的侵蚀下,经过几百年的风吹雨打,表面泛起了一个个不规则的小坑、小洞,仿佛向人们展示着几百年的沧桑和荣耀。 近处的水面上绽开着一簇簇一团团的荷花,微风拂过便如仙子般翩翩起舞。 远处是横亘绵延地莽山青岭,在阳光的照she下更显巍峨多娇。由远及近的水面上一群大白鹅悠闲地划着绿水,偶尔把头伸进水,抬起来后长长的喙便会衔着一条或大或小的鱼。头顶的天空瓦蓝瓦蓝的、纯净通透,不染一丝尘埃…… 蓝天白云野花翘,绿柳婆娑小河娇。好一处不是江南却胜似江南的田园山水。 刘云飞和柳定山这时候都看傻了,二人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母亲的怀里,似乎自己已经和这方水土融为了一体,再也不想分开。继而站在石桥上张开怀抱似乎要把这山这水这野草百花拥入怀里。 人生不同阶段欣赏美景的角度是不同的。年轻时欣赏的是画面感,年的时候欣赏的是意境,到了晚年就是意境加回忆和不舍了。俩人正值壮年,欣赏的自然是意境,可是啥时候青山县也有这么美得地方了? 临来前俩人只是打算过来看看林蛙,也没想过要看看风景啥的,话说不就是一个小山村么。有啥可看的?自己二人名山大川看了不知凡几,还会在意一个小山村? 这时候二人终于认识到:经验主义害死人呐! 俩人已经彻底沉醉于眼前的景se,一句话也没说跟着周宇走下石桥进到村里。 整个村里更是鸟语花香,景se宜人。村道两侧尽是一排排高大挺拔的百年老树,在墨绿se枝叶的遮挡下,村道已经变成了透着斑斑点点阳光的林荫大道。各种鸟雀在枝头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地欢闹个不停…… 漫步在村道上。刘云飞和柳三炮仿佛心灵都得到了升华,变得前所未有的安宁。这里没有都市的喧嚣,有的只是淳朴的不能再淳朴的自然美景与纯净的天空。 只一眼两人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里。在周宇的催促下,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加快了脚步跟着周宇走去。 到了院门口,看到老老少少地一大帮人在迎接自己,两人可是站不住了。赶紧小跑上前在周宇的介绍下和大伙儿打着招呼。 看到刘云飞和柳三炮的表现周定国等人放心了,别看人家是大老板,可是没啥架子,这人品硬是要得。 这时王桂兰把饭菜已经准备好了,看到人齐了就吩咐周虎准备帮忙端菜。 利用大伙儿说话的功夫,周定帮把周宇哥俩叫到外屋,小声说道:“二狗子。三叔对不住你了啊。” “三叔,啥意思?我勒个~~唉,你可别告诉我野味没弄来啊?” “可不是么,你说你八叔这个扔货,我昨天是千叮咛万嘱咐地让他一定在今天十点钟之前把野味弄回来,他娘的这都快十一点了连个人影都没瞅见,你等他回来看我不收拾死他。真他娘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早知道这样我自己个去也成啊?” 在周宇的印象本家的八叔周定义是这哥几个当少有的比较沉稳的人,要说他能把这么重要的事儿办砸了周宇还是不相信的。 周虎这时候插了一句。“爸,二狗哥,按理说八叔还是很靠谱的啊?不会是走山路的时候被大灰狼叼去了吧?我看我们还是进山找找的好。” 话音未落,只听“砰砰”两声,这小子的屁股上就被印了两个大脚印子。 周定帮和周宇现在一肚子火儿没地方发,好不容易冒出个出气筒哪还能放过这个机会不踹上两脚出出气儿? 周定帮没好气地说道:“三驴子闭上你的乌鸦嘴,就是你出事儿了你八叔也不会出事儿的。要知道你八叔当年参军时可是最好的侦察兵。” “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周虎不死心地说道。 周定帮和周宇本就不平静的心被周虎这句话弄得是不上不下的。末了周定帮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没好气地道:“三驴子啊三驴子,今天人多我就不收拾你了,你现在就开始拜拜各路神仙保佑你八叔没事儿吧。要是真有事了看老子以后不打死你,就当没你这个儿子了,我让你二狗哥给我养老。” 周宇对这对父子已经无语了,都啥时候了还能想到养老的问题?于是催促着三叔赶紧调派人手进山找八叔。 周定帮和两位贵客告了个罪,就大步往院门口走去。谁知道这还没到门口呢,就见老八带着一群手持猎枪开山刀,背着背篓的人满头大汗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周定帮激动万分,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周定义的手责怪道:“老八,你他娘的咋才到?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咋这么不知道轻重呢?” 这时候人群里走出一人哈哈大笑道:“三哥,你就不要埋怨定义了,这事儿都怪我。不过咱这嘎嗒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叫做好饭不怕晚。” 周定帮一看来人也是哈哈大笑,“哎呦,我当是谁呢,志江老弟你咋还亲自来了,你说这事儿整的,实在是太麻烦你了。” 来人可不就是周宇的舅舅王志江么? 这时候院子里的人都赶过来和王志江以及他身后的小王庄的乡亲们打着招呼。王志江这才把来晚的原因说了出来。 原来昨天下午王志江接到周老八的信儿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即使这样王志江还是召集了人手把事情和大伙儿说了一遍。 小王庄的乡亲们听说是周家外甥要招待省城来的大老板,想让大伙儿弄点野味时都觉得十分高兴。周家大外甥这是把大伙儿当成自家人了啊,自家人说话办事儿还要啥客气的?既然孩子有需要自己提刀跨抢进老林子里走一趟就是了。后来听到书记说要招待的这两位大老板就是想要收购村里林蛙的人时那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端枪耍刀提着棒子就杀气腾腾地进了老林子。 由于天se已晚,老林子里几乎都看不见人了,所以大伙儿的收获都不是很大,最后兵合一处总共也就打了七八只野兔,六七只山鸡,另外还有几个村民采到了几堆雪松菇、 看到眼前的这点野味大伙儿有些脸红,周家外甥好不容易开了一回口,明天就带这点东西下山?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都对不住孩子对自己的这份信任啊。 于是大伙儿说好了先回去睡觉,明天早上早些起来继续到旁边的林子里看看。 就这样第二天早上大伙儿又忙乎了差不多小半天,小王庄的这些汉子们这才觉得有脸下山见周家外甥了。 于是在王志江的带领下,选出的个汉子背着猎物和这几天抓来的林蛙就随着周定义下山了。 听王志江说完,大伙儿都嘘唏不已,尤其是刘云飞和柳定山这两个城里人被感动地是稀里哗啦的。话说他们从小到大一直住在城里,这辈子哪见过这么淳朴的人? 周定义自从进来和周定帮说了几句话后就再也没吱声,而是在一旁站着听王志江说,这位当年侦察大队的优等兵即使站立着也依然是气势如虹,犹如一棵青松屹立在那里。 柳定山从周定义进到院子里后就一直在观察他,这时候笑呵呵地来到周定义跟前说道:“兄弟,当过兵?” 周定义眼睛一亮回答道:“这位老板好眼力,我是八三年的侦察兵。” 说完后又用眼睛扫了一下这个胖子露在外面的粗胳膊,十分肯定地问道:“您是炮兵?” 嘿嘿地笑了两声,柳定山竖起大拇指说道:“你也好眼力,我八八年的炮兵,因为不学无战术考核的时候我三炮才打准目标,战友们都送我一个绰号叫柳三炮,怎么样,这个外号听起来霸道吧?” 听着这位大老板说得好笑,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王志江边笑边说道:“这位老板,不瞒你说,你要是当过兵来周家村算是来对了,据我所知周家村的适龄男青年都当过兵,你跟前这两位也是老兵了,七八和八零年的兵,还有这个小家伙复原也有几年了。要说周家村唯一一个没有当过兵的可能就是你跟前这家伙了,由于考上大学而逃过了服兵役。 “哦?我说怎么从进村开始看到村里的爷们就觉得特别亲切,感情都是战友啊!好,这地方我喜欢,青山绿水世外桃源呐,而且还有一大帮同行,我以后可要经常来,这地方舒坦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