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猪狗不如”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四十五章 “猪狗不如”

毕竟周家村周围都是深山老林,这野菜野果多得海了去了,就算周家村和附近的山民们天天采也采不完。所以当周宇把这个计划向家人说出来的时候,得到了全家一致地赞同。 “吃水不忘打井人”,这小子没给他们丢脸,所以今天早上周宇和周虎走后,家里的三位长辈全都到山上采摘野菜野果了 刘云飞和柳三炮无奈地笑了笑,周宇这小子真不白给,两人怎么感像是一脚踏进了圈套里,这是要榨干自己的剩余价值啊!算了,这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还真得给人家帮点忙。 像松仁、榛子一类的在北方的大山里多得是,所以市场上经常见到,不过看着桌上的清凌凌的各se野果,你别说还真没见过,一下子就使两人产生了一种想要尝尝的yu望。 直到这两个家伙一直吃了两大串紫绿的山葡萄、一大盘黄灿灿的菇娘果后才收住嘴。 柳三炮吧嗒吧嗒嘴感慨道:“周家村真是块宝地啊,青山绿水鸟语花香,人杰地灵物产丰富!有了这些纯正的好东西还怕不富裕吗? 周宇老弟你不单单是为了你们村的乡亲做了件好事,就是对我和老刘来说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这些野果子味道纯正,清新自然,没有一丝的酸涩感,入口清爽酸甜,肉嫩多汁,绝对是好东西。如果晚上的野菜也能达到这个效果,我们回去后一定尝试往外推出这些纯绿se无污染的果品和菜式,相信效果不会差的。如果反响好我们再过来和你详谈,你看如何? 周宇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相信这些野菜和野果子只要二人诚心地向客人推广,效果保证不会差了。 由于天se不早了,柳三炮和刘云飞以及一个司机三人晚上也没回去,就在周宇家住了下来,打算第二天再走。 晚饭是清一se的山野菜和野蘑菇。吃得几人大声叫好,最后柳三炮和刘云飞决定回去后马上就向客人推荐这些野菜和野果子,到时候大家一起发财。 通过这大半天的接触,周宇和家人真正的接受了这两位大老板,尤其是柳三炮的豪爽更是深得周宇的喜欢。 当晚刘云飞和柳三炮把买林蛙的十六万三千块钱付给周宇,然后几人就在周宇的房间呼呼大睡。 清晨的周家村围绕在薄薄的雾气,隐约可见青石灰瓦。绿树葱葱,处处散发出古朴清新的气息。 刘云飞和柳三炮二人置身于此,恍若身在仙境之。闻着山野的芬芳,呼吸着带着花香的空气,这一刻二人忘却了一切烦恼和忧愁,默默地感受着这黎明前的宁静和清新。 俩人已经决定。以后有时间了一定要带着家人来这里多住两天,这里简直就是神仙呆的地方。 吃完早饭后周围邻居看见周定国一家子和周虎往货车上一篓篓地装着什么,不禁议论纷纷。都说二狗子这小子出息了,看看人家结交的都是啥样的朋友?怪不得能帮着大伙儿发家致富呢,没看到那辆奔驰商务车吗?周家村人虽然没怎么见过世面,可是对于奔驰车还是听说过的。 送走了两位大老板后周宇伸了伸懒腰,话说前些ri子在野鸡岭逍遥惯了。这冷不丁地忙活两天身体还真有些乏味,看来还是得回到野鸡岭过自己逍遥的小ri子啊。有吃有喝有玩还有美景可赏,最关键的还是有钱可赚,你说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地方? 看到前来帮忙的周虎还没走,而是盯着那辆奔驰车直至消失,周宇打趣道:“三驴子,怎么着,这是眼馋人家的好车了?” 周虎一听不屑地撇撇嘴说道:“二狗哥。你别看那车老贵老贵的,但是跑起山路来不一定有我那破面包好使,再说车也得分谁开,就算是在平道上我那破面包也不见起就跑不过他们的奔驰。妈的,等他们那哪天再来我非得和他们俩比试比试不可。” 周宇听得是一身冷汗,赶紧制止住周虎这个疯狂的想法,就那辆爷爷不亲nainai不爱一跑都要散了架的破面包能跑得过人家的奔驰?吹牛也不能这么个吹法啊! “三驴子。打住,打住啊,你小子赶紧把这个想法给我收回去,你要是真敢那么做我就告诉太公和我三叔还有你二大爷。他们要是不扒了你的皮就算我没说!” 听到二狗哥提起自己惧怕的三个狠人,饶是一向大胆无比的周虎也是浑身一激灵,似乎联想到了自己被抽筋扒皮的景象,这小子的大眼睛里满是恐惧。 看到周虎被吓住了,周宇继续说道:“三驴子,如果刘哥和柳三炮回去后真把野菜野果子的事儿办成了,还是由你带头收购吧,这样好管理。 但是事先说明,这件事儿我还是不想参与,我的打算是就像收购红景天那样由你负责在全村进行收购,然后统一送到县城或省城。 三驴子你记着,咱哥俩发财的机会还在后边,所以这次主要就是帮助村里的老少爷们增加点收入,你就少赚点,我的意见是如果每斤卖到五块钱以上那就每斤抽八毛钱,如果每斤卖不上五块钱你就少抽点,就每斤五毛钱吧。当然这些钱包含了你的车费和人工,但也绝对比你以前在镇里开车强多了,估计赚得不会比红景天少。”。” 周虎激动地搓着双手,腆着大脸问道:“二狗哥,能为乡亲们干点事儿就是不赚钱都行,再说咱哥们现在不差钱儿,红景天的收入就够我花的了,但是这个事儿你觉得我能行么?” 周宇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这活没啥难度,和收购红景天差不多,甚至比红景天还简单。三驴子,哥哥不是想埋汰你,其实这也就是花花这死狗现在忙着照看月子没在家里,否则我都想绑块饼子让花花干了,你说你能不能干?” “我勒个~~能干能干。” 周虎翻了翻白眼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心里却暗暗磨着牙就想找机会把二狗哥给咬死,“我勒个靠啊,原来是人家花花不在家才想到了我?也就是说自己连花花都不如了?” 再一联想到野鸡岭上的那两头公野猪,周虎这时候死得心都有了,难不成自己就是传说的“猪狗不如”? 想到这里周虎咬牙切齿地问道:“二狗哥,没你这么埋汰人的啊,你的意思就是说我连狗都不如了?” “错,大错特错,你绝对比狗强,狗还得绑块饼子才能干活,你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我再靠啊二狗哥,和着我就比狗省了块饼子呗?” “然也!” 老太公曾经有训:遇到事情了能忍就忍忍,要是实在忍不下去就不要委屈自己了,狠狠地干他娘的就是了! 周虎现在很完全很彻底地执行了老太公当年的训话,一个饿虎扑食就把毫无防备地周宇给撂倒在地,哥俩就在家门口上演了全武行,那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得是难解难分。最后被闻声赶来的周定国每人踢了两下屁股蛋子这才作罢。 “你说你们两个熊孩子怎么又掐起来了?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还要不要脸了?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呢?”周定国气呼呼地说道。 “二大爷,二狗哥太不是东西了,他埋汰我,说我猪狗不如。”周虎眼珠转了转装着义愤填膺地说道。 “我可没说你猪狗不如,我只是说你不如花花而已。啊,不对,我的意思是你比花花还能省块饼子,啊,也不对,我是说……”周宇有些心虚,这会儿已经语无伦次了 “听听,二大爷你听听,哪有这么埋汰人的?我看你还是别管我们,让我把他咬死得了,到老了我养你和我二大娘。” “都给老子闭嘴,你们俩这事儿我是断不了了,走,去让太公给你俩断断案。” “我靠,周老二来真的了。”哥俩心里同时一颤。 周虎赶忙跑到周宇跟前,用手怕打着二狗哥身上的泥土,心疼地说道:“哎哟二狗哥,你看看你走道也不小心,怎么还摔了一跤?弄得我想扶你都没扶住,自己反而还跟着你摔了一跤,心疼死兄弟了。 唉,你说你这些ri子ri夜cao劳地为乡亲们谋福利,兄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你可千万别把身子骨熬坏了。你说你要是倒下了我二大爷和二大娘得有多心疼?全村的男女老少可不能没有你,我的二狗哥啊!”说完,周虎的大牛眼里硬是挤出了几滴大眼泪。 周宇暗使劲儿地掐了一下周虎,小声说道:“三驴子,你这是想把我说死啊,过了啊。” 周定国这时候是脑仁生疼血压狂窜,用手指着两个家伙气呼呼地说道:“好啊,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这是和我玩双簧呢?三驴子,你咋胡说八道呢?就你二哥还为了乡亲们ri夜cao劳?他cao劳个屁啊!你们两个兔崽子赶紧给我滚蛋,一个小时内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内,要是让我看见了,看我不大耳瓜子抽他!” 看到老爸(二大爷)眼珠子都气蓝了,生起气来的周定国绝对比周定邦可怕一百倍,哥俩是聪明人,可不能吃这眼前亏,于是俩丫子加一丫子撒丫子就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