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精怪附体?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四十九章 精怪附体?

浇完菜地后周宇没有留在院子里聊天,而是来到屋里拿出手机看了看了,结果还是让他有些小失望,手机里一个未接电话也没有。转而一想周宇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还是自己太心急了,就算山里的野菜野果再好吃,毕竟只是一天的时间能看出个啥?等待,还是得耐心的等待啊! 正想着事儿呢,周宇就听到院子里一声大嗓门:“哎呦,姥爷二大爷你们在歇着啊?今天地里有活儿没?我今儿个正好闲着,要是有活儿我就帮着你去干。 对了二大爷,你说我二狗哥是不是挺败家?野鸡岭南坡那片地原本种得好好的,小苗长得那个齐刷啊,结果我上次去一看,乖乖,原来的小苗都不见了,漫山遍野成片成片的都是红景天,虽说红景天也挺值钱,但是也不能这么糟蹋庄稼,你说是不是?” 周定国嘿嘿一笑说道:“三驴子,这事儿你咋不跟你二狗哥说?跟我说有个屁用?我虽然是他爸,但是你二大爷现在不说话不顶用喽,我看你们哥俩感情不错,要不有机会你帮着二大爷说说他?” 周虎赶忙摆了摆手,脑袋晃得如同拨愣鼓一样,大声说道:“二大爷,我的亲二大爷哎,你就不要害我了,我哪有那个胆子啊。我看他对谁都和和气气的,就唯独对我总是下死手,我要是真和他说了,估计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的三侄子了。” 周定国眯缝着眼睛若无其事地向着儿子的房间瞅了一眼,接着说道:“三驴子,二大爷看你整天的和你二哥形影不离的还以为你们哥俩感情特别深厚呢,没想到你二哥这么不像话,这我可得好好说说他。他要是还不听二大爷就狠狠地收拾他一顿。 对了三驴子,你和你二哥成天的呆在一起就没遇到几个看得过眼的女孩子?话说你们俩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找个对象了。” 周虎这小子贼激an贼激an的,看到周定国向周宇住的屋子看了一眼就起了疑心,有些忐忑的问道:“二大爷。我二狗哥回来了?你刚才咋往那边瞅呢?” “回来了?我咋不知道呢?我和你姥爷坐在这里有一会儿了,我们也没看见谁进来啊?” 仿佛为了看一场好戏,王云海这会儿也配合地点了点头,老小孩之心尽显无疑。 听了周定国的话又看到王云海肯定地点了点头,周虎拍了拍胸口,有些庆幸地喘了两口粗气这才说道:“没回来就好,没回来就好。要是这些话被我二狗哥听到了我立马就得逃回家里然后打着铺盖卷到大山里躲一阵子,真是吓死我了。” 周定国和王云海老爷子这会儿好悬没笑死,正主儿这会儿可不就在屋子里么?想必这会儿已经把周虎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到耳朵里了,唉,可怜的三驴子啊。 这会儿周虎又恢复到了刚才批评周宇的状态,撇了撇嘴又接着说道:“二大爷。要不说你比我爸明白事儿呢,就我二狗哥这号人绝对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主儿,你对他的棍棒教育可千万不能落下了。还有你刚才问我啥?对了,是问我们哥俩有没有对象是么?这个问题就有点深刻了,那个二大爷我就不说了哈,佛不都曰了么?‘不可说,不可说。’。” 周定国这个气啊。刚问到关键口这臭小子就不说了,还佛曰,曰个屁! 于是没好气地说道:“行啊三驴子,和二大爷也藏起心眼来了?行,算你小子有种。” 周虎嘿嘿地笑了笑,要说很多事儿自己可以和二狗哥有分歧,但是在找对象的这件事上那是高度的统一,就是绝对不去相亲。所以当周定国问起俩人对象的事儿时这小子就开始滑溜了。既不说有也不说没有,自个儿寻思去吧。 周虎现在还记得二狗哥回村后有一天把自己拉到身前,语重心长地说道:“三驴子,我估计以后咱两家的老人指定得安排咱哥俩去相亲,但是你要记住一句话,‘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ziyou故,二者皆可抛。’你说要是他们老是逼着我俩去相亲,我们还有啥ziyou可言?所以为了我们的ziyou这个亲是绝对不能去相的。” 周虎听后深以为然,于是哥俩对这件事儿就达到了高度的统一。 周定国本来还想好心地提醒一下周虎赶紧跑路。但是由于没从三驴子这里掏出干货,就刻意地忘记了这件事儿。 看到二大爷绷着一张臭臭的脸,周虎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二大爷,我上我二狗哥屋里看看有没有未接的电话啊,话说我二狗哥现在干得净是大事儿,可马虎不得。”说完就一步三晃地奔着周宇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的周宇倒是没生啥气,三驴子就是这个熊样,也就是痛快痛快嘴罢了,话说自己在三叔跟前也是这么埋汰他的。不过这回是不能轻易放过这个臭小子的。 眼珠转了几圈周宇便有了主意,自从喝过空间液后自己的力气就大了很多,正愁怎么去检验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试验品。 “吱儿,”门被周虎一下子推开了,这小子似乎还对刚才二大爷往这边瞅了一眼有些yin影,于是先把脑袋伸进来打量了一番。 看到屋子里一切照旧,周虎这才放心地把整个身子让了进来。 等到周虎进到房间里后,冷不丁地被背后的一双手臂紧紧地抱住了。 由于事发突然周虎被吓得是三魂丢了两魄,瞬间就感觉那双手臂就像钢筋似得紧紧箍住自己,几乎都喘不上来气了。 幸好这厮脖子还能转动,转回头去一看竟然是在周宇在偷袭自己,这厮才回过了魂儿断断续续地说道:“二狗-哥,咳咳,你要谋--杀呀。” 周宇一看周虎的样子,吓得赶紧松了手,不至于这样吧,自己也没用上最大的劲儿呀?于是问道:“三驴子,你小子不是装的吧?有这么夸张么?” 深吸了几口气。周虎伸出颤巍巍的手指着周宇说道:“二狗哥,你要拍着良心说话啊,我还装?你刚才好悬没把我给箍死,我不就在你背后说了几句坏话么?好家伙,你这是想要兄弟的小命啊。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要知道我也不是泥捏的啊!” 由于刚进屋就遭到了周宇的偷袭,周虎也没细看周宇的样子。不过这时他可是看了个清清楚楚,发现周宇虽说眉眼还是那个眉眼,可是这气度和整个人感觉和以前不大一样了,尤其是这力气还大得不得了。 这小子一激灵,想到了一个不好的结果,于是快步跑到灶台边抓起被烟火熏得墨黑的烧火棍对着周宇大喊喊道:“呔。哪里来的山jing野怪,竟敢跑到我二狗哥身上来了?看我不打死你!”说着提着棍子对着周宇就是一招力劈华山。 周虎的举动倒是把周宇吓了一大跳,还没回过味儿呢就见一根乌黑的烧火棍子劈头盖脸地向自己砸来,凭着本能周宇躲闪了一下,可是周虎那也是当兵的出身,伸手岂能差得了?只听“砰”地一声烧火棍砸在了周宇的肩头。 周宇刚想好好揉揉被砸痛的肩膀,可是周虎的烧火棍顺势又是一扫。结果周宇更悲剧了,屁股上又挨了一记。 这时候周宇也被周虎的突然发疯给气得不轻,转守为攻,冲上去一个熊抱把周虎撂倒在地,哥两个在地上滚来滚去都想把对方压倒,不过最后还是周宇的力气大占了上风。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二狗哥面部狰狞,坦胸露ru,周虎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于是声嘶力竭地大喊了一声:“二大爷、姥爷,你们快出去叫人,二狗哥被jing怪附身啦,哎呦,救命啊,jing怪要杀人啦。” 原来周宇看这小子又要整出西洋景儿,照着他的屁股蛋子上又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李山这一嗓子可是把在院子里准备看热闹的王云海和周定国给吓坏了。急忙冲进屋里,看见周宇压在周虎的身上,而周虎也在身下剧烈地反抗着,俩人上前急忙把这两个臭小子拉开。周定国脸都气绿了,这他娘的是咋回事儿呀? “小宇,你干嘛把三驴子压在身下而且还打他?要知道你是哥哥,怎么能这么欺负你弟弟呢?” 周宇一阵郁闷,“我欺负他?爸、姥爷,这回你们可是冤枉死我了,算了,我说了你们也不会相信,还是给你们看看吧。” 说着把上衣脱掉,露出了肿得通红的肩膀,随后又把裤子褪下一部分露出了一半屁股,只见屁股蛋上也是通红一片。 王云海心疼地问道:“小宇,你是说这些都是三驴子打的?” 周宇点了点头,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 看到二狗哥好像不是被附身了,周虎现在是浑身冒汗,自己刚在背后埋汰完人家这又大发神威把人家给干翻了,貌似后果可是不怎么妙啊! “姥爷,二大爷,这事儿其实也不能怪我,你们看二狗哥外表和jing气神儿是不是变化很大?而且他的力气也变得特别大,我还以为他是在山上呆的时间长了被jing怪给附身了呢,所以我才拿烧火棍打他的。当时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二狗哥,你可不能生我的气,我可是一切都为了你啊!”周虎懦懦的说道。 王云海和周定国被周虎弄得是哭笑不得,这个浑小子就会胡闹。周宇更是被气得一头黑线,狠狠地瞪了一眼周虎,心里憋屈地想道:“怎么老周家尽出这样的人才啊,竟然会因为jing怪附体的借口被三驴子打了一通,我他娘的招谁惹谁了?” 周宇愤愤地看着周虎,周虎在二狗哥的眼神下越发地蔫了,满怀歉意地说道:“二狗哥,我真是以为你被附身了,要不我哪敢打你呀,你就别生气了,要不你打我一顿得了?” 看着周虎说得很真诚,不像是借机报复,周宇也就原谅了这个家伙,不过为了以后自己不会再因为相同的原因而再被收拾一顿,周宇决定给这三驴子好好的上一课《无神论》。 在姥爷和老爸玩味的眼神下,周宇把还在偷笑的三驴子叫到了葡萄架下坐好,一本正经地讲述着…… 最后总结陈词:世上本无神,要消除一切封建迷信思想,最重要的是遇事要镇定,不要动不动就敲别人的闷棍,这样做是很不道德滴。 虽然自己一边说三驴子也貌似听懂了似的直点头,但是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周宇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周家村人骨子里天生就热血和冲动,要不也不会把小鬼子打得哭爹叫娘的,算了,还是以观后效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今天就一章了,昨晚睡觉忘了关窗户今天早上就起不来床了,用体温计一量高烧三十度五,所以这一天也没有jing神头。这个周末落下的章节下周一定会补回来。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