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天鹅危机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五十章 天鹅危机

就在周宇和周虎在院子里进行无神论的授课结束后,哥俩坐在桌子前谈论着村里的红景天的事儿。忽然就听到远处的天际传来一声凄惨的鸣叫,接着由远及近地飞来一只大鸟,在周宇家的上空盘旋不已。 几人定睛一看,那只大鸟还真认识,可不就是前些ri子在家里养伤的大天鹅么?而且看那身体的长短,这应该是那只母天鹅。就见这只大鸟已经失去了往ri优雅的风采,一只翅膀半耷拉着,浑身的羽毛凌乱无比。 底下的几人可是吓坏了,天鹅一家子指定是遇到大事儿了,要不一向优雅的大天鹅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而且它的嘶鸣声那个凄惨呐,听见的人都忍不住要流泪。 周宇使劲儿地朝空的大天鹅挥了挥手,大天鹅一个俯冲落到了院子里。看到周宇了大天鹅犹如见到了亲人,那双美丽的眼睛竟然噙出了泪水,然后用长长的喙咬着周宇的衣襟就就往门口使劲地拽。 周宇和周虎都被造愣了,难不成这是要拉着周宇走?王云海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小宇,这就是你救的天鹅吧?这只大天鹅不简单呐,这是有了灵xing了,估计是要你跟他走帮它的忙。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跟着它走,定国,你赶紧进屋把我的猎枪拿出来,小宇三驴子你们也带上家伙事儿,咱们有备无患。” 几人点点头,周宇看着母天鹅一只翅膀血肉模糊的,一股煞气油然而生,咬牙切齿地收拾东西去了。 待到大伙儿准备齐全了之后,周宇哥俩到周虎家取来筏子跟着大天鹅奔着苇塘子而去。 现在还是大早上,村道上偶尔会碰到几个出来挑水的乡亲,看到周定国一家子全副武装的跟在一只大鸟的身后,定睛一看那只大鸟竟然是在苇塘子上空看到过的大天鹅,于是纷纷询问是咋回事儿。 周定国快速地解释了几句。没想到那几个爷们不干了,他娘的,这几只大天鹅可是周家村的宝贝,虽然大伙儿都是粗人没啥化,但是在地里做农活累了的时候隔老远地看看苇塘子上空飞舞着的大天鹅就觉得舒服,现在天鹅的老窝竟然要被端了,这还了得?于是纷纷回家取来家伙事儿跟在大天鹅后面。就想看看到底是啥玩意有这么大的胆子,这是活够了啊! 结果人是越聚越多,待出了村口后已经由四人变成了二十几人,就这还不包括继续回家取家伙事儿的村民。 由于人多大伙儿帮着周宇哥俩抬着筏子,所以速度也快了不少,二十几分钟后就到了苇塘边。 展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青纱帐。青翠yu滴地苇叶迎风起舞,但是原本苇塘上空各种水鸟盘旋嬉戏的场景不见了,只有几只麻雀站立在苇尖上懵懂地看着大伙儿。 周定邦自然也跟过来了,看到眼前的场面,不禁眉头一皱,对着周宇大声喊道:“二狗子,你和三驴子赶紧上筏子。让大天鹅带着你们去看看到底发生啥事儿?对了大奎,你带着猎枪和他俩一起去,要是碰到不对劲儿的事儿就开枪轰他娘的。” “好嘞,三哥你放心,要是碰到祸害天鹅的坏蛋看我不把他轰成筛子。”大奎说完就和周宇哥俩一起上了筏子上。 大天鹅焦急地飞在半空,周宇哥俩和大奎坐在筏子上飞快地划着水。苇塘里纵横交错、疏密不一,大天鹅只是在空带路,不可能理会到苇塘里的水路。这就给周宇三人的跟随带来了很大的难度。找不到路时遇到细小的苇丛使使劲儿就划过去了,但是遇到那种几十甚至上百年的老苇丛时这个法子就不好使了,三人不得不七扭八转地绕路而行。 慢慢地在大天鹅的带领下三人已经划到了苇塘深处,芦苇也越来越高大粗壮。 三人从进入苇塘的那一刻就细心观察,发现不是水鸟变少了,而是大部分都趴在窝里没有出来而已。 “二狗子,我怎么觉着这事儿有些邪xing啊?你说这大白天的又是早上空气正好的时候。这些水鸟不出来活动活动老是趴在窝里做啥?要我说估计是遇到了厉害的飞禽,把这些水鸟堵在窝里不敢出来了,就是那只天鹅估计也是吃了那个家伙的亏了。” 周宇哥俩深以为然,只有这个可能了。这绵延无际的苇塘深处一般人还真就进不来。更何况如果有外人来到周家村大伙儿一定会知道的,现在就是不知道那个可恶的坏家伙到底是个啥鸟。 母天鹅继续在空带路,这会儿轮到周宇和大奎划筏子,周虎便坐在筏子上歇口气,顺便看看四周的景se。忽然他向左指去嘴里大喊道:“二狗哥快看,那不是天鹅的巨窝么,怎么大天鹅还领着我们往这边走?是不是带错路了?” 顺着周虎手指的方向看去,周宇很是吃了一惊,可不是么当初大天鹅的巨窝依旧矗立在那里,依旧是那么的结实和典雅。难不成大天鹅真得连窝也换了? 没等周宇说话大奎先吱声了,“三驴子,我看咱们还是跟着大天鹅走吧,这只大鸟这么聪明,都知道去二狗子家搬救兵,你觉得它可能把路带错了么?” 二人点了点头,于是猫下身子跟在大天鹅后边继续划着水。几分钟后半空的大天鹅忽然缓缓地开始下落,周宇三人见状赶忙一阵急划,顷刻间就到了母天鹅的下落处。 这是一处特别密集地苇丛,四周碧波荡漾,虽然面积不大,但是那些苇子绝对都是百年以上的老根子,长得是异常粗壮。粗壮而又密实的苇丛就是一个天然的构筑巢穴的场所,就见在苇丛间隐约可见一个大大的鸟巢,大天鹅就站立在鸟巢上向周宇点着头。 三人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筏子划到大天鹅的新家。看到这处新建的巢穴周宇哥俩好悬没哭出来。可能是没时间也可能是没jing力,这处新巢完全依托着周围坚韧的芦苇做基础,寥寥草草地用一些苇叶和树枝在周围穿梭编织着,尽管也还看得过眼,但是和原来的巨巢相比简直是不可同ri而语,要是正常的状况高贵的大天鹅遇到这样的巢穴肯定鸟都不会鸟上一眼。而且这处新巢还没有盖子,这要是老天爷不开眼下一场大雨天鹅一家子可就遭罪了。 看着那摇摇yu坠的巨大鸟巢,周宇和周虎可不敢像上次那样爬进去看看,别到时候人没进去倒把人家好不容易建成的新家给压趴下了。 这时候从巢里又爬上来两只小天鹅,原本还满面愁容咿咿呀呀的它们看到周宇后立马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然后就扑棱着两只小翅膀向周宇飞来。 看到两只小天鹅没啥事儿周宇哥俩才算是放下了心,既然母天鹅活着那么那只公天鹅一定是活着的。要知道天鹅这种高贵的大鸟对爱情及其忠贞和专一,夫妻俩如果其一只死了,另一只保证会追随爱侣而去。 三人爱惜地摸了摸小天鹅,虽说这两个小家伙这会儿巴丑巴丑的,但是依然是那么的娇憨可爱。站在巨窝上的母天鹅看了几眼周宇,然后冲着巢里叫唤了几声。 不多时就见巢里慢吞吞地爬上来一只大天鹅,浑身都是血迹,两只翅膀就那么耷拉着,一副无jing打采的样子。看到救命恩人来了这只公天鹅攒足了力气冲着周宇小声地叫了几声算是表示问候过了。 周虎看着公天鹅凄惨的样子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娘的,啥鸟能把这么大的天鹅祸祸成这个样子?我们要是再晚来两天这只公的估计就得挂了。妈的,千万别让我找到凶手,否则就是血花飞溅啊!” 仿佛是听到了周虎的召唤,这时候苇塘上空传来一声响彻云霄地鸟鸣,听着这气十足的鸟鸣三人一惊,也不管新鸟窝结不结实了,周虎一个纵身就爬了上去,用尽全身之力把重伤垂危的公天鹅从窝里抱了出来,这时候母天鹅也上到筏子上。由于筏子上地方不够,哥俩毫不犹豫地纵身跳进冰凉的湖水推着筏子往回走。 这时候苇塘上空出现了两只苍鹰,正展开双翼在空滑翔,那两对鹰眼冷峻的盯着下方的苇塘子,仿若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疾身而下抓捕猎物。 三人自从听到空传来的第一声鸟鸣时就知道这摧残天鹅的凶手找到了,那几声鸣叫可不就是苍鹰发出的么?这玩意凶残冷血几乎是一切鸟类的克星,只要打不过它的你就等着被它收拾吧,最是cao蛋不已。 周虎这时候也不念叨为天鹅一家子报仇了,开啥玩笑,这个仇自己倒是想报,可是理想丰满现实残酷啊。你让一个在地面行走的人类弄死一只老鹰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而且这玩意飞得特别高,就村里那几杆破猎枪连人家一半的高度都打不到,谈何报仇? 于是周虎只有化悲愤为力量,和周宇使劲儿地蹬着两条腿儿推着筏子向前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先发一章,现在还是高烧不退,马上到楼下诊所打点滴去,顺便带着本本继续写,如果写出来了就发,写不出来就得再一次辜负大伙儿了。真心向大伙儿说一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