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鹅危机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鹅危机2

当三人划着筏子到了一处比较稀疏的苇丛处时天上的两只老鹰似乎发现了他们,于是一个滑翔奔着周宇他们就飞过来了。 虽说老鹰很厉害,但那得分对谁,做为万物之长的人类它们遇到了也得歇菜。看到天鹅一家子被三个人类保护着,两只老鹰可不敢落下,只是在空尾随着他们一行。 大奎这时候早已把猎枪端在手,只要老鹰再落下一些就会开枪she击,炸它一个满脸桃花开。但是这两只老鹰机jing的很,总是保持一个固定的高度在空监视着他们。 “奎叔,你看它们往下飞了,开枪啊开枪啊!你不是咱村猎手的头一号么?赶紧开枪打他娘的啊。” 大奎没有吱声,只是当这小子放了几个屁。最后被周虎念叨的实在是有些烦了这才说道:“打打,打个屁啊?你当我手里的是高she机枪啊?那两只家伙聪明着呢,一直飞得高高的你让我咋打?哼,我看你小子都不见起有他们聪明。” 周虎无语了,咱好歹是个人啊,就是再笨也得比两只大鸟聪明吧?鉴于大奎叔是长辈,周虎放弃了上前撕咬一番的冲动,气呼呼地吞下了嘴贱的苦果。 一行三人四天鹅在水面上缓缓地划动着,眼看就要到岸边了,周宇甚至都能看到老爸那焦急的神态。这时候三人也放松了jing惕,只有周宇在水里推着筏子,大奎和周虎已经像两名得胜的将军一样向着岸边的众人挥手致意。 要说这两只老鹰也太会找准时机了,看到没有人注意自己了,其一只大头朝下像一只离弦的箭一样奔着大天鹅就冲了下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岸边的王云海老爷子端起猎枪对着俯冲而下的那只老鹰就是一枪,由于老鹰下冲的速度快这一枪也只是擦着羽毛飞过,但是还是制止了老鹰的下冲之势。 周宇三人吓得是魂飞魄散,都为自己的大意感到惭愧,要是因为自己的大意而让大天鹅受到伤害那这辈子自己也不会心安。于是马上提高了jing惕,有惊无险地上了岸。 岸边的一些叔叔大爷赶紧帮着三人把受伤的公天鹅从筏子上抬了下来。刚开始这只大家伙对这群人充满了jing惕,被周宇轻轻地抚摸了几下背脊的羽毛后这才安静下来。 看到公天鹅伤成这样,周家村的这些爷们对天上的两只老鹰是大骂不已,恨不得生出翅膀到天上和那两只耀武扬威的家伙周旋一番。但是这种念头只是现想想而已,要是真让这群纯爷们长了翅膀变成鸟人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这简直就是对老祖宗的大不敬嘛。 这时候周定军已经回家套好马车赶回来了,于是大伙儿又七手八脚地把大天鹅抬到马车上。就连剩下的一大俩小三只天鹅也被大伙儿弄到了马车上,王云海老爷子和大奎还有几位叔叔大爷拿着开山刀守在一旁。然后周定军大鞭子一甩,拉着天鹅一家四口奔着村里而去。 这可能是天鹅一家子头一次坐马车,两只小家伙在马车上蹦来蹦去,欢实地不得了,就连一向优雅稳重而且身上带伤的两只大天鹅目光里也是露出了新鲜感。神情也变得放松了好多。 于是很是特殊的一幕就在周家村上演了。吃完早饭扛着铁锨锄头的想要到地里做农活的乡亲们就看到周定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赶着大马车,车上还有两只大鸟和两只小鸟,而以王老爷子为首的几个人手持猎枪看到小心翼翼地守在周围。再往后就是一群跟着马车小跑的村里人。 “喂,老三,这是啥鸟啊?咋会有这么好的待遇?乖乖,没看到村长也跟在后头小跑么?” 正说着呢这几人冷不丁地抬头看了看天上,竟然发现天上有两只老鹰紧盯着马车。于是大声喊道:“全村的父老乡亲们,赶紧的把院子里的鸡鸭鹅全都赶回窝里,有老鹰,老鹰来了啊!” 听到乡亲们的大喊声,跟在马车后头的包括马车上的几人都是一脸的惭愧,光顾着救助大天鹅了,倒是把老鹰捉小鸡的故事给忘了。 之后整个周家村想起了“乒乒乓乓”的敲锣声,没有锣的人家干脆就把脸盆拿出来用木棒子狠劲儿地敲着。不到五分钟整个周家村就进入了临战状态。要是这时候那两只老鹰不知死活地想要飞下来溜达溜达。保不齐从哪个院墙边或是大树后就能飞出一枪铁豆子或是劈过来几顶砍刀。 到家之后大伙儿就忙着给天鹅一家子修整篱笆,篱笆用的桩子全是碗口粗的榆木,这玩意别说是老鹰,就是老虎来了也得蹦下它三颗牙。由于人多没用多长时间就把篱笆打好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再弄一个厚实点的盖子,最后还是周定邦有办法,差几个人和自己回家把当年生产队用来圈养野猪用的铁笼子上的盖子掀下来。然后几个人抬着铁盖子回来盖到了篱笆上。你别说这大小还真差不多,盖子只大了一点点而已。 看到篱笆和盖子都齐全了,大伙儿这才把天鹅一家子弄到了篱笆里然后盖上铁盖子,又用铁丝把盖子和篱笆缠了几处。至此大伙儿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直接就坐在院子里歇息一阵。 让大伙儿郁闷地是天上的两只老鹰依旧是悠哉悠哉地时而滑翔时而盘旋着,就是不肯离去。大伙儿虽然不服气,但也只能是望鹰兴叹。 这时候周定邦对着王老爷子说道:“老叔,我记得咱这嘎嗒几乎没有老鹰来啊?今儿个这是咋回事儿?怎么一来就是两只?” 王云海老爷子沉思了一会儿答道:“定帮啊,我估摸着这两只老鹰是从东边的一线天飞过来的。这十几二十年来不像解放前那会儿,玩鹰的越来越少了,所以啊我估摸着那里的老鹰又恢复了以前的规模。” 周定邦和周围的一些上了岁数的都点了点头。话说他们小的时候在村里可是经常能够看到老鹰在天上飞的,那时候还光着屁股的这些人只要是见着老鹰了就赶紧回家取出铜锣一阵猛敲。那时候家里养只鸡也不容易,所以为了保住老母鸡和偶尔可以吃个鸡蛋,这些小孩伢子后来干脆就一天到晚的拿着小弹弓,提着铜锣满村子的进行巡逻。 等他们都长成大小伙子后又经历了那个纠结的年代,满镇子甚至是满县城都是大炼钢铁的宣传口号,周家村自然也没逃脱掉这个浩劫,于是满山的树木几乎都被砍光了,就连一线天也没躲过。 从那以后这老鹰出没在村子上空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以至于后来干脆就没有了。没想到今天愣是让大伙儿看到了两只,这些人一时间想起以前的事儿那还能不感慨万分? 和下面的众人对峙了一阵子后,空的两只老鹰终于掉头飞走了。大伙儿这才松了口气纷纷返回家。 周宇哥俩这时候可没机会闲下来,周虎骑着自行车到苇塘边给这一家四口弄新鲜的苇叶去了,而周宇则装模作样地开着车出去跑了一圈说是去镇里的兽医站给大天鹅拿药去了,回来后手里拿着两个饮料瓶子,里面装满了液体。 看到周宇回来了,家里的三位长辈倒是没有询问,要说给天鹅拿药治病自己还真没有啥经验,这方面自己还赶不上孩子呢,索xing就由他自己做主好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老天保佑终于把这章码出来了,没有辜负大伙儿。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