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喜讯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五十二章 喜讯

周宇从墙根底找来上次天鹅一家子用来饮水的两个小铝钵,分别倒进一些稀释好了的空间液和空间水,然后把装空间液的小钵隔着栅栏递到两只大天鹅跟前,把装空间水的小钵端到两只小天鹅跟前。 看着天鹅一家大口大口地喝完之后,周宇擦了擦脸上的汗,感觉浑身湿漉漉的难受得不行了。刚才一直忙乎着没注意,这会儿才觉察出来感情自己从苇塘子出来后还没换身干衣服啊。 王桂兰看着儿子一身的湿衣裳就觉着心疼,赶忙进屋里找了身干净的衣裳让儿子换换。周宇摇了摇头对着老妈说道:“妈,等会儿三驴子回来后我们哥俩去河里冲个澡,然后再换。你回屋给三驴子再找一套,我们就不去他家了。” “那也行,毕竟苇塘子的水不如河里的水干净,去冲冲也好。”王桂兰点点头,进屋去给周虎找衣服去了。 又过了能有二十来分钟,周虎骑着自行车回来了,后车座上绑了一大麻袋新鲜的苇叶,这小子可能是为了采集到新鲜苇叶又进到苇塘深处了,进门的时候身上还哩哩啦啦地滴着水呢。 王桂兰心疼侄子,赶紧跑回屋拿了干毛巾给周虎擦了又擦。末了周虎大大咧咧地说道:“二大娘,不用再擦了,这不算个啥,不就是又洗了一遍澡么?嘿嘿,只是水稍微凉了一点而已。不过为了天鹅一家四口能吃上新鲜的苇叶,这样做也值了,你说是不?” 王桂兰瞪了周虎一眼,嗔怪道:“啥值不值的?在二大娘眼里啥玩意也没有你小子的身体金贵。苇塘里的水本来就比河里的水凉,而且这还是大清早的,我估摸着那水都得凉得扎人,你说你小子怎么还进去两回了呢?待会儿你和你二哥去河里冲冲,回来后二大娘给你俩煮几碗姜汤去去寒气,年纪轻轻的可别落下了病根子。” 周虎不吭声了。任由二大娘拿着干毛巾把裸露在外的湿漉漉的皮肤擦了个遍,偌大的一个七尺汉子愣是扭捏得像个娘们。 要说这世上啥东西最厉害?不是飞机大炮,更不是原子弹核武器,而是亲情。原子弹核武器再厉害那也是由人来控制的,而一个人再厉害终其一生也不能没有亲情,离不开亲情的牵绊。或许只是因为心有了亲情人之所以能为人吧。 周宇这会儿一边往篱笆里扔苇叶一边看着周虎扭捏的身姿,好悬没被三驴子那恶心样儿弄吐了。 说起在周家村这一亩三分地周虎最怕地自然是太公、三叔还有自己老爸。不过那种怕是建立在小辈对长辈的尊重和一点点的棍棒教育的基础上的,可是要论以德服人自然非老妈莫属了。 所以周虎有时候敢和三叔以及自己老爸顶嘴,甚至驴脾气上来时也敢和太公蹦跶两下,但是对于老妈的话周虎从来就没有说过一个不字。 “看来以后要是有小孩了可不能使用棍棒教育了,以德服人方为王道啊!”周宇未雨绸缪地想道。 哥俩在院子里忙完后就拿着两身干净的衣裳来到狼沽河好好的洗了一个澡,洗完后穿上干衣裳。顿时就觉得一身舒爽无比。 这时候已经十点多了,由于今天还有村民要到山上挖红景天,所以周虎还要到场院那边看看。虽说自己是搞管理和收购的,但是那些叔叔大爷婶子大娘们连自己屁股蛋上有几颗痣都清清楚楚的,你好意思啥事儿也不干,就像个大老爷似的指挥指挥就行了?按道理讲自己要是这么做了也无可非议,关键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这道坎啊! 所以洗完澡换好衣服后周虎就直接去了场院。而周宇则独自一人回到了家里。 刚回到家就见老妈拿着自己的手机和老爸一起在院子里转着圈,而姥爷则坐在椅子上闷声地抽着烟。 看到儿子回来了,周定邦两口子立马跑到儿子跟前,王桂兰把手机塞给儿子急切地说道:“小宇,刚才你的手机响了,我和你爸看你不在家就试着接听,谁知道我们俩这一捣鼓还把电话给整没声了,真要是那两个城里老板来的电话你说这不是耽误大事儿了么?” 周宇呵呵一笑。“妈,别着急哈,我看看是谁的电话,然后给他打回去不就完了吗?” 听到儿子说没事儿,老两口这才放下心来,就连在一旁鼓捣烟袋的王老爷子吸烟袋的速度也缓了下来。 接过老妈递过来的手机周宇打开看了看,果不其然这个未接的电话还真是刘云飞打过来的。周宇赶紧拨了过去。 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刘云飞焦急的声音:“我说周老弟啊。你刚才咋挂了哥哥的电话呢?害得我这会儿一直在寻思是不是有啥事儿做得对不起你了呢。” 周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赶忙解释道:“哎呦刘哥,你哪有啥对不起小弟的?都是兄弟不好,sao蕊、sao蕊啊。那个刚才我没在家。我妈听到电话响了就想接听,结果不会弄愣是给整掉线了。我刚回来这不就给您打过来了么?”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可别怪你妈,她也是为你好。” “必须的!刘哥您放心,就是怪老天爷我也不会怪我妈的。对了刘哥,你这么早就打来电话不会是要告诉兄弟那事儿黄了吧?”周宇有些心慌地问道。 电话另一头的刘云飞此时真是感慨万分:要说收购野菜野果子这件事儿和周宇还真没有多少利益关系,但是这个小伙子简直就把它当成自己的事儿了,甚至比自己的事儿还上心。当今社会这样的年轻人可是不多了,甚至比大熊猫还要稀少。 前两天和柳三炮回来后这个死党对周宇是大加赞赏,一连串的赞美之词从那张肥嘴喷涌而出。这还是自己头一次听到那个家伙如此地赞赏一个人,同时自己心里也是暗自得意,慧眼识真金嘛! 但是令自己没想到的是昨天午和晚上野菜野果制成的菜肴和果品一推上餐桌就受到了哄抢,形成了供不应求的场面。而柳三炮那边也打来电话,那边的情况比自己这边还火爆,尤其是会所那边,吃惯了山珍海味的那些人遇到这些野菜野果都是赞不绝口。而且部分肥得流油的富人听说这是纯绿se无污染的天然野菜野果时根本就不管味道咋样,就知道一个劲儿的往肚子里吞,好像这玩意一下去就能把肠子里的肥油全给刮走似的。 既然两边反响都不错,于是二人一合计这事儿也别拖了,赶紧和周宇这小子把事儿定下吧,否则怕夜长梦多。于是这才有了刘云飞今天打得这个电话。 唯恐电话那头的周宇瞎寻思,刘云飞整理了一下思绪赶忙说道:“周老弟,你瞎想啥?要对自己有点信心好吧?我和你说啊,从你们村带来的那些野菜野果子在我和老柳的店里推出之后是供不应求啊,所以我和老柳决定了现在就和你来个口头约定,由我俩收购你们村的野菜和野果子。 价钱呢我们也大致的商量了一下,暂时就定野菜五块钱一斤,野果子七块钱一斤,但前提是必须是野生的,家养的可不算。当然了如果以后行情看好我们还会适当的加一些,兄弟你看咋样?要是行的话我们就大后天派人来取货。” “行,咋不行呢,二位老哥不愧是大老板啊,大气,实在是太大气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们这边的大山里全是野菜和野果子,谁会闲得没事儿自己家里养这些玩意?大后天你们尽管派人来好了,我这就去把这个好消息通知给乡亲们,争取给你们多准备点。” 周宇想都没想一口就答应了。开啥玩笑?那野菜和野果子漫山遍野的全都是,而且一年一茬,采了再长,长了再采,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这绝对是无本万利的大买卖啊!退一万步来讲即使人家不再受够了村里人也没啥损失的,所以说这买卖硬是要得啊! 被这个好消息冲得有些头晕的周宇又和刘云飞对付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电话另一头的刘云飞苦笑着挂了电话,这个臭小子真是见钱眼开啊,看下次见面的时候不好好地埋汰埋汰他! 挂了电话的周宇一抬头,就见三张沧桑的脸庞正对着自己,六只眼睛里透漏着希冀的目光。周定国有些颤抖地问道:“儿子,成了?” “嗯,成了!”周宇使劲儿地一点头,大声地说道。 “太好了,真他娘的太好了,这可是大买卖啊,大买卖啊!小王八~~啊不,小宇啊,你还等啥?还不快去向你太公和三叔报喜去?”周定国语无伦次地对着儿子说道。 “好嘞,妈,今天午得做点好吃的庆贺庆贺啊。”说完这小子扭头就跑。身后留下了老人们欢快的笑声。 周老太公此时正眯着眼睛坐在院子里听着录音机,里面放得曲目正是智取威虎山的一段。话说这台录音机还是周宇工作之后给老爷子买的。老人平时没啥业余爱好,就是喜欢听现代京剧,所以在买录音机的同时周宇几乎把所有的现代京剧的磁带都买回来了,就是想让老太公听个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祝大伙儿七夕节快乐,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