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遍地是英雄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五十三章 遍地是英雄

正听得兹兹有味儿呢,猛然间一个岔了音的声音就灌进了太公的耳朵里,“太公、三叔,大喜,大喜啊……” 老太公被吓了一跳,一个鲤鱼打挺好悬没站起来,再仔细一听确定这是人的声音后立马就站了起来,然后就满院里找起棍子来。 待到周宇带着无限的兴奋与喜悦走进三叔家的院里时,迎接他的赫然是手持一根槐树棍子,被气得须发皆张的老太公。 看到太公的架势,周宇此时的感觉就如同一块烧红的铁块一下子掉到了冰冷的水里,不禁有打怵地问道:“那个太公啊,您老这是要干啥?我最近可没犯啥错误啊。再说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您老就不想我?而且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的。您还舍得打我么?” 老太公眼睛一瞪,丝毫不买账地说道:“别说那些没用的,我就问你刚才那几声鬼哭狼嚎的是不是你弄出来的?你说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这样毛手毛脚的?有啥大事儿能把你兴奋成这个样子?做人要稳重,尤其是做男人就更要处事不惊。还有啊你个小兔崽子,刚才好悬没把我给吓死。” 周宇忍着笑说道:“那个太公啊,刚才的声音确实是我喊出来的,但是那可不是啥鬼哭狼嚎,那声音对咱周家村来说和仙音也差不离儿了。” “哦?那你先说说是啥好消息?要是我觉得确实是大好事儿今儿个就放过你,要是你忽悠太公你就等着挨揍吧。” “太公,不是我不相信你啊,你先把棍子扔到一边我再告诉你,否则待会儿你一高兴备不住还是会给我来几下子。” “哎呦嗬?二狗子啊二狗子,你小子出息了哈,连太公的话也敢怀疑了,不行,我还真得教育教育你。”说完举起槐树棍子就朝着周宇追杀过去。 一个不敢跑得太快。一个是舍不得真打,于是一老一小在院子里就开始绕圈喽。 周定邦早上忙活完天鹅的事情后就回家和老婆子一起到地里锄草去了,眼看着要到晌午了就和老婆子一起回来准备给爷爷做饭,谁知道两口子刚进院门就碰到了这一出。 看着这令人哭笑不得的场面,周定邦两口子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但是总不能站在旁边看戏,这得上前拉扯一把啊? 于是周定邦走进院子里大声喊道:“二狗子你个兔崽子你跑啥?你就站在那里让太公打两下还能少块肉咋的?还不赶紧给我站住?” 还没等周宇出来喊冤呢,太公倒是停下来喘着粗气对周定邦说道:“定帮。你咋净说傻话呢?你凭啥叫人家站住?话又说回来了,他要是站住了我还打他有啥意思?” “扑”得一下子,周定邦就闹了个大红脸,把周宇笑得是不行不行的了,就连跟在后面的三婶儿也是捂着嘴走进屋子里的。 不提去忙活晌饭的三婶儿,爷三个围在桌子前坐好。太公和周宇一边唠着天鹅的事儿一边是哈哈大笑。周定邦则绷着一张臭臭的脸在旁边当看客。 聊了一会儿太公若有所思地问道:“哎呦二狗子,不是太公说你,你刚才一进门不是说有大喜事儿要告诉太公和你三叔么?你小子年纪青青的,怎么忘xing这么大?”说完还朝周宇眨了眨眼睛。 周宇顿时领会,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对周定邦说道:“周支书,本人现在正式通知你咱们村的野菜和野果子卖出去了。野菜五块钱一斤,野果子七块钱一斤,有多少要多少,完毕。” 丝毫没有理会周宇的调侃,周支书现在已经懵了,其实当他听到周宇说野菜野果子已经卖出去了的时候就已经懵了,以至于这小子后面说啥那是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 老太公也是吃惊不小,因为他了解自己这个曾孙子。当他说有好事儿的时候是从来不说假话的,既然二狗子都说有大喜事儿了那就一定是有大喜事儿。但是老太公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大的喜事儿,结果又被惊了一下。 稍微冷静了一下,周定邦右手拄着桌面站了起来,无比激动地问道:“二狗子,这是真的?你小子可不要和三叔开这么大的玩笑,三叔玩不起啊。” 周宇苦笑了一下。其实也能理解,这穷苦的人一朝翻身得解放,都以为是做梦呢,有几个敢一下子就相信的?所以周宇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这回周定邦是完完全全地听明白了。感情这野菜和野果子还真是卖出去了,价钱还都是祖宗价儿。而且人家大后天就要进村拉货。 确认这事儿真得不能再真之后,周定邦连句客套话都没和周宇说就急三火四地跑出了家门。 看着急逝而去的有些苍老的背影,周宇不由得有些心疼:现在的村支书有几个穷成三叔这样的?三叔家里的钱几乎都是为了周家村花光了,就连自己儿子辛苦赚来的钱也投了进去。可以说三叔这一生大部分是为了周家村活着的。 英雄,他娘的啥是英雄?不是非要做了什么惊天动地大事,像这种润物细无声,几十年如一ri的为了村民过上好ri子而殚jing竭虑的人也是真英雄! 虽然心里心疼三叔,但是周宇嘴上可不这么说,而是对着太公撇了撇嘴说道:“太公,您看看您孙子这是啥人啊?我帮他把事儿办了连句谢谢也不说撒腿就跑了,这是典型的进了洞房忘了媒人啊!太公,这回您真得说说他,要不会影响到三驴子的后半生啊!” 周宇这番话说得是情真意切,言辞肯肯。太公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眯缝着眼睛说道:“二狗子啊,你小子这番话说得也有点道理,都怪我教孙无方啊。不过我怎么感觉今天要是你爸坐在这里还赶不上你三叔呢,要说我也得先说你爸。” 周宇被噎了一下不吭声了,老爷子是哈哈大笑,笑声不无得意之情。 大午时分,天儿正热的时候,就连一向喜欢翱翔在蓝天白云之的鸟儿都躲进了枝叶之间,慵懒地话都不想说一句。 就在这个时候村里的广播响了,里面传出一个粗犷而又兴奋的声音:“广大村民注意了,广大村民注意了,我是周定邦,现在广播重要通知:各家今天下午一点整必须派出一个人到村委会前的场院集合,我这里声明一点啊,是必须!还有下午进山里挖红景天的村民今天就先不要去了。大伙儿来场院时要带上挖野菜和摘野果子的家伙事儿。至于原因呢我现在不说,等你们各家到了场院时再说,总之是大好事儿,你们自个儿寻思去吧。” 这话说得够霸道够耐人寻味,但是周家村人还就吃这一套,大伙儿都不是瞎子,周支书绝对称得上是全心全意为周家村服务的,这么好的支书说话你不听打雷的时候不朝你打朝谁打?所以说支书一声召唤,大伙儿莫敢不从?于是各家当家的草草地巴拉了几口饭拎着锄头小铲子背着背篓早早地就到了场院里等待支书发布命令。 周定邦和村委会的几个人开完会后大伙儿兴奋地都找不到北了,哪里还会感觉到饿?要不是家里人还惦记着他们,他们连晌饭也给忘了。 周宇是和周虎一起来给周定邦送晌饭的,一大钵子米饭一大盆腌猪肉炖豆角,里面还放了七八个大土豆。就这周定邦还是沾了周宇的光呢。 看到周宇过来了,张会计眼睛一亮,像迎接财神爷一样把周宇迎进了村委会,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二狗子,神人啊,你小子不会是财神爷下凡吧?今儿这件事儿你办得是干净漂亮外加仁义,你就是新时代周家村的英雄啊。行了,张叔也不说啥了,你小子以后有事儿尽管吱声,你张叔就是给你当牛做马我这心里也是高兴加亮堂啊!” 周宇赶紧摆了摆手说道:“张叔,咱可不能这样,你这样说可就外道了,咱不是一家人么?有了好处总得想着家里人吧?再说你们这样连晌饭也顾不得吃不也是为了村里的百姓么?要我说你们才是真正的英雄。还有啊以后这样的话千万别再说了,侄子我受不起啊!” 之后叔侄两人便在一起唠扯起来,直到周定邦招呼大伙儿吃饭这才依依惜别。 周虎撇撇嘴,一把把周宇拽到旁边小声说道:“二狗哥,你可别信张会计说得话,这老头一高兴就容易激动,一激动就容易放空炮。 记得年初的时候他到镇里办事儿,我正好午没活儿就请他下了顿馆子,这老头当时喝得有点大,亲口许诺要把他们家的chun妮儿许配给我。虽说我有几年没见到chun妮儿了,但我一合计虽然老张头长了一张鞋拔子脸,但是张二婶长得还是挺规整的,这女孩子一般都随妈所以猜测chun妮儿长大了也不会丑。当时我也答应娶chun妮儿了。 可是二狗哥我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啊!” 说道这里周虎虎目含悲,满脸尽是苦楚之se,用颤抖的手指着张会计悲愤地说道:“老张头他骗我!他欺骗了我的感情!离我们俩说话还不到两个月,我他娘的连chun妮儿的面都没见过,人家就出嫁了。二狗哥,你说老张头说得话你还敢信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上一章忘记排版了,真是对不起大伙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