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空间变化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五十四章 空间变化

听着周虎说得这些,周宇实在是憋不住,“忽”地一竿子窜到门外捂着肚子就笑开了,越笑越觉得可笑,这厮后来竟然还跺起脚来。 看到周宇跑到外面痛快去了,周虎这小子自己也是“扑哧”一乐,也赶紧地跑到外面放声大笑起来。哥俩蹲在地上这一通笑可就没边儿了,直到几双粗壮的大腿立在眼前这才抹了抹眼泪站了起来。 闻笑赶来的张会计黑着脸指着周虎气呼呼地说道:“三驴子,你小子刚才是不是又用那件事儿埋汰我来着?你还敢笑?笑个屁!” 周虎脑袋一低,有些委屈地说道:“张叔,我也没干啥啊?就是把你们家春妮儿的事儿和我二狗哥说了一遍,其他的我真得啥都没说。” “你个王八羔子,你还想说啥?难不成我老张还有啥秘密不成?” 旁边的周定邦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着周虎说道:“三驴子,你张叔不是和你解释过了么?他家春妮儿在县城打工时自由恋爱了,结果这丫头瞒着你张叔就把婚事定了,你说做父母的不都希望孩子幸福么?他和你婶子还能咋办?所以说你得理解你张叔。这事儿以后不许再提了,要是再让我知道你出去瞎说看我咋收拾你!” 周虎瘪了瘪嘴,小声嘀咕着:“就知道对我凶,你儿子被甩了,孙子自然也没了,看你以后哭不?” 这小子说完撒腿就跑,果不其然,一只大号的黄胶鞋顺着他跑的轨迹就追了过来。直至印在他的屁股上才应声落地。 要说周虎这小子反斗争的经验那是异常丰富,三转两转就没了踪迹。偌大的场院中央只余一只黄胶鞋在其中。散发出疑似咸鱼干浸泡在污泥里被蒸发时的奇特气息。 周宇赶紧跑过去把这只立了无数次功勋的黄胶鞋捡了回来给三叔穿上。穿好鞋的周定邦不好意思地对张会计说道:“老张,别往心里去啊。这个浑小子不懂事儿,就是欠收拾。” 谁知道张会计眼睛一瞪,对着周定邦说道:“三哥,你给我滚一边去,打孩子干啥?我们爷俩的事儿我们俩自己解决,谁让你插手了? 我还不知道你?你怕不是早就想我们家春妮儿做你的儿媳妇了吧?虽然你嘴上不说,但是我知道你心里保证也埋怨过我。 不过三哥我和你说句实话,我是真得喜欢三驴子,这小子憨厚中带着鬼机灵。待人热情诚恳,做事儿又勤快。尤其是这孩子至真至孝,你说要是有了这样的女婿我后半生还用得着发愁么?唉,可惜我老张没这样的福分呐! 还有啊,你看二狗子回来后咱村的变化有多大?你说三驴子跟着二狗子干这前途还能差得了?不说了,一提起这事儿我就来气,恨不得拿着棍子赶到姑娘家揍她一顿。” 周宇暗中吐了吐舌头,没想到这件事儿中间还有段这样的小插曲,不过张会计看人的眼光还真是不赖。三驴子的前途指定是光明一片! 大伙儿继续唠扯了没有几分钟,村民们开始陆陆续续地来到场院了。由于村委会也就三间平房,装不下这么多人,再加上外面又是艳阳高照。于是周定邦又把大伙儿拉到场院边上的小树林里。 午后一点整,小树林里黑压压的一水儿的全是男人,因为周定邦说是有重要的事儿。所以各家来得都是当家的。不过在各村民小组长的配合下查点了一下人数,全村总共就三百多户。谁知道这一清点人数竟然来了差不多四百多号人。 看到这种情况周定邦笑呵呵地说道:“这是个啥情况?周家村啥时候多了这么多户人家?我咋不知道?”说完之后近四百多号人是齐声大笑。 站在人群中已经六十六岁的周五爷爽朗地说道:“定帮,你中午这大喇叭一喊扰得我们这些老家伙也睡不着觉。既然你说有任务而且还是好事儿,我们索性就跟着过来看看有啥活儿,也好出把力气。话说我们还没老到不能干活。你小子这次可不能和我们磨叽,知道不?” 周定邦仔细看了一下,可不是么?村里七十岁以下的老人几乎全来了。看着这些须发半白或是已经全白的长辈们像周围的青壮年一样手拿家伙事儿背后背着背篓一丝不苟地站在人群中,周定邦双眼有些发润,急忙说道:“行,五叔,这回听您的,就让我们这些晚辈再见识见识你们这些长辈的风采。” 接着周定邦就把这次召集大伙儿来的目的说了出来,大伙儿听后顷刻间就像是炸了窝一样,最后周定邦喊了好几回这才让大伙儿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 虽说周定邦说得比较含糊,但是大伙儿的眼神还是不由自主地飘向了周宇,那一道道热烈的眼神差点没把周宇烧死。大伙儿心里都明白,这样的大好事儿除了二狗子就不可能有别人。 这次周家村挖野菜的大军没有走太远,只是在村子东头的一处山头开始行动。为了保证野菜和野果的品质,周宇建议老的一律不要,年轻的暂时放过,而且野菜和野果子最好采摘的时候就把种类分好,免得混淆后还得费时费力地重新分类。 大伙儿齐齐点头,这上过大学的人脑袋瓜子就是好用。于是周定邦和张会计一合计,干脆二十人一组每组只采摘一种野菜或是野果子,这样山里的品种几乎也就占全了。 大伙儿热火朝天地干着,每一个老辈人身边总有几个青壮年有意无意地凑过来边干边聊着,听着长辈讲述着周家村以前的历史,以及展望着以后幸福的生活。 这天晚上周宇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回到了野鸡岭。毕竟山上还有五只动物在等着自己,而且明后天采摘野菜和野果子的任务已经交给三驴子了。相信在乡亲们的团结互助下这些根本不成问题。 回到野鸡岭时天还没黑,就见小院里一片狼藉。早上留下的食物啥也没剩下。豁牙兔正捧着几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野果子在啃着,丝毫不理会自己;大红和二红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去哪里打野食了;战斗鸡也无精打采地蹲在一棵比较矮小的松树上打着盹儿;至于斑斑依旧一动不动地盘在墙根底。 周宇心里一片惨然,看来自己不在的日子动物们过得苦啊!还好没把家里的三只小野猪给带来,否则这会儿还不定会发生啥事儿呢。 这会儿战斗鸡终于看到周宇了,顿时变得精神起来,抻着脖子来了一声凄惨的鸣叫,然后扇动着翅膀从树上飞了下来。 一直在闭目养神的斑斑听到了战斗鸡的鸣叫后也把脖子伸了出来,然后欢快地向周宇爬去。 周宇笑呵呵地拍了几下围在身边的斑斑和战斗鸡然后走到豁牙兔身边伸手就想抱起它,但是豁牙兔丝毫不搭理他,一直在啃着野果子。大眼睛里还噙着泪水。 周宇知道小家伙受委屈了,于是赶紧从空间里取出一大筐太阳果一个大西瓜以及几个红景天的根子先给这几个家伙垫吧垫吧,然后把豁牙兔包起来搂在怀里好好的安抚了一会儿,小家伙这才由阴转晴变得活泼起来。 其实周宇也挺纳闷,以前自己也不是没离开过野鸡岭,但是那时候豁牙兔也没有这样啊?应该是相处时间长了感情越来越深了吧?既然这样那就以后走到哪里尽量带着它好了。 几分钟后在外刨野食的大红和二红回来了,这两个家伙身上全是青草和树叶子,不知道哪里又遭了殃。 周宇自责了一会儿后马上开锅造饭,煮了一锅空间地瓜。又用从家里带来的苞米面和了半盆的野菜喂给五只动物。除了豁牙兔不喜欢吃之外,其它四只动物吃得是津津有味,周宇也只是吃了两个大地瓜就饱了。 似乎怕周宇又跑了,豁牙兔在周宇夜空赏月的时候也是吊在他身上的。 感觉有些日子没有进空间了。话说那么大一片土地空着也不是个事儿,还是得找个时间买些好种子或是植株种下去方为妥当。而且水池子里的龙鲤种鱼也不知道咋样了。 想到这里周宇带着五只动物便进了空间。 空间还是那个空间,三面依旧是灰雾缭绕。但是空间里的变化却是周宇始料未及的。 原本还只是有些浅绿苔藓的后来生出的那些土包和水洼竟然变高变大了不少。或者说已经可以称之为山包和小水塘了。而且山包上也长出不少翠绿色的植株,地面上的苔藓已然不见。星星点点地长着一些一捺多高的小树。其间更是有不少蜜蜂与蝴蝶在翩翩起舞。纵观整个空间起码比原先大了一倍有余。 周宇被吓呆了,空间里的土地竟然还会自己生长?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周宇现在对空间是真得没底了。这玩意太他娘的神奇了。一会儿开天辟地蹦出个兔子,一会儿又自己生长的,啥时候才是个头啊! 一众动物可不会理会周宇的想法,在豁牙兔的带领下兴奋地绕着那些山包水塘跑了一遍。战斗鸡是头一次进来,竟然一点都不害怕,屁颠屁颠地跟在大伙儿后头,然后就都钻进灰雾区了。 周宇苦笑着摇摇头,灰雾后面也不知道有啥,竟然会这么吸引这些家伙撒着欢儿地进去。 由于惦记着龙鲤,周宇快走几步来到水池旁向池中间看去,不停地可以看到几条艳丽的龙鲤在水中游来游去。 “咦,那些是什么?” 就在离周宇不远处的池子边好似有一大团火焰在水中游动着。周宇大吃一惊,紧忙来到近前,探身仔细一看,不由得惊喜万分。 原来这是一群能有一厘米长的小龙鲤,赤红一片,从远处看可不就像是一团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么? “这一群鱼苗怕不得有几千上万条吧?这前几天刚放进去几条肚子里有卵的龙鲤,现在竟然产出小鱼苗了?没想到这空间水对鱼类育苗效果也这么好。”周宇心里美得不行了。 周宇又绕着水池看了一遍,心里早已被惊喜塞满。整个池子里像这样的鱼苗群足足有五六处,就算成活率低点也足够自己养殖的了。 再说这鱼也不可能就产一次卵吧?这次可是赚大发了。这东西味道鲜美不说,最重要的是只有自己拥有,别的地方根本无处去找。再说了这种鱼对周围环境和水质要求极其苛刻,错非自己有神奇的空间池水,要不自己也养殖不了,这绝对是独家产品啊! 龙鲤鱼苗的出世冲淡了周宇对空间变化的担心。反正已经这样了,趁着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赶紧为家人和乡亲们谋些福利才是真的,瞻前顾后地屁用不顶! 既然那些土包水洼已经发生变化了,周宇原本打算种植的想法就搁浅了。如果现在在那些地方种些作物,过段时间后那里变成了高山大海自己岂不是白玩一回?再说那些地方也不像眼前这块地这么神奇,所以说还是算了吧。 但是眼前这一亩多地现在看来简直就是稀世宝贝,这玩意不会是传说中的大声女娲补天用土的边角料吧?要不咋会这么神奇?这玩意绝对是种啥长啥,而且最长三五天一个周期。不行,这么宝贝的地方可不能老是空着,还得继续寻找附加值大的经济作物往里面种。 粮食多了心不慌,钱多了更不会烧手,就算自己用不了那么多,相信还是有很多人需要的。 心情稳定下来的周宇又恢复了往日的洒脱,哼着歌儿就溜达到那些果树前。 和几天前相比,太阳果和野葡萄结得是一嘟噜一串的,而且果实更加饱满颜色更加鲜艳。周宇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爬到树上摘了一兜子下来过了次嘴瘾。末了又摘了一兜子准备给几子动物再尝尝鲜。 等到一种动物灰雾后面出来后都变得精神奕奕,周宇满怀喜悦带着它们退出了空间。 这时候已经九点多了,野鸡岭上一片寂静,只余山风拂动树林交织成的沙沙声。一弯纤月优雅地嵌在远处的孤峰上,夜色越来越空净与迷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就一大章吧,不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