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山货贩卖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十六章 山货贩卖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周宇从空间里闪身出来,精神头还不错。自家门前的山货虽然比场院里的多,但是自己的意识经过锻炼后强了好几倍,这边的运送速度竟然比场院那里的还要快些,这时候他已经在空间里睡了有半小时了。 不过这会儿他可不敢着家,而是从院子里把老爸的自行车推了出来骑上就走,过了村子、过了石桥,一直朝着太平镇而去。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周宇从空间里闪身出来,精神头还不错。自家门前的山货虽然比场院里的多,但是自己的意识经过锻炼后强了好几倍,这边的运送速度竟然比场院那里的还要快些,这时候他已经在空间里睡了有半小时了。 不过这会儿他可不敢着家,而是从院子里把老爸的自行车推了出来骑上就走,过了村子、过了石桥,一直朝着太平镇而去。 在漫山鸟雀的鸣奏中周家村又迎来了一个清新的早晨,周定国夫妇起来得比往常稍晚了一些。昨天晚上儿子到场院那边守夜夫妻俩着实有点担心,就想着和儿子一起去,但是被那个臭小子给拒绝了。夜里儿子走出家门时老两口还清醒着呢,但是了解儿子性格的两人并没有起来,就这样慢慢熬到两三点钟方才禁不住困乏这才沉睡过去。 一起床老两口就赶紧往大门外走去,看见原来空地上的山货已经不见了,这才知道儿子昨天晚上还真得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山货倒腾走了。 “他爸,你昨天晚上听到什么动静了么?”王桂兰有些担心的问道。 周定国摇了摇头,“咱俩昨晚睡得晚,我也是什么也没听到。不过桂兰你放心吧,指定是小宇和他的朋友把货拉走了,怕惊着咱们睡觉才没弄出什么动静。啧啧,不愧是专业的啊,这么多的山货装车咱俩愣是没听着,不知道的还以为让山神收走了呢。” 两口子正说着话呢,就见村道上周定邦领着一群村民往这边跑来,到了近前周定邦气喘吁吁地问道:“二哥、二嫂,二狗子在家么?” 两口子同时摇了摇头。当看到这里的山货也不见了时几人点了点头,“二哥、二嫂,我们几个人昨天守夜守得有些乏了到家倒头就睡,这不今儿早上一起来就到场院去看看,发现场院里的山货已经不见了,就跑到你家看看。 现在看来二狗子昨晚已经把山货运走了。嘿!这小子真带劲儿,竟然能把这个买卖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不愧是老周家的种!”周定邦兴奋地说道。 张会计几人在心里大大地鄙视了一把周定邦,“我勒个去,难道老周家的种就好干些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儿?那是贼好不好? 周定国夫妇把几人让到院子里,这会儿离吃饭还早,几人就坐在一起兴奋地聊着。 能不兴奋么?等二狗子回来的时候兴许就能见到钱了。到时候去镇里割几斤鲜肉,回来做顿红烧肉好好让老人和孩子们解解馋,然后再给孩子们买双凉鞋,给家里女人买块布料做身衣裳,然后…… 总之,就是这还未到手的千儿八百块钱给了这些一直辛苦过活的汉子们带来了无限的憧憬,周定国两口子也不例外,自家也有一百几十斤的干货呢,真要是能买上四五十块钱一斤那也是将近一千块钱呐,够家里大半年的开销了。 还是女人家心细,聊了一会儿王桂兰终于发现自家的老式自行车不见了,于是将这件事儿告诉了正在唠嗑的几人,大伙儿听后哈哈大笑,纷纷说道二狗子这小子就是鬼头,指定是怕从镇里回来麻烦把自行车给拉走了。 就在周家村一干乡亲们对美好生活憧憬着的时候,周宇骑着老旧的二八自行车吭哧吭哧地终于赶到了太平镇。也顾不得歇口气把自行车扔给市场看车子的就坐上了去县城的小客车一溜烟地奔着县城而去。 坐在车里周宇终于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闷头就睡了过去,这一睡就是两个多钟头,直到客车到了县城的客运站周宇才被司机叫醒。 县里周宇来过几次但也不是很熟悉,别人进城后都是急匆匆地往县城中心赶去,只有他是逆向而行,最后终于在一个岔道边找到一处比较荒凉的空地,蹲在地头观察了一阵子发现确实没有人经过后周宇开始了新一轮的山货大挪移。 这一次山货移出进行地比较顺利,周宇甚至可以一下子移出四筐山货,而且也没什么副作用,经过半小时左右的时间接近四万斤的山货全部移出空间,在岔道边上堆了好几堆。 坐在道边,周宇给张强打了一个电话让这小子赶紧找货车来接货,顺便多带些人手。尽管张强有些不解,既然山货都拉到县城了怎么就不能一步到位直接给拉到自家的仓库呢?不过不解归不解张强还是和老爸张伟一起快速的找好了车辆和人手向着周宇所说的地方赶去。 不得不说周宇还真是找了一个隐蔽性很好的地方,在县城待了近十年的张伟父子带着三两大卡车以及一票人马左三圈右三圈最后又绕着县城转了三圈终于艰难地和周宇会师了。 张伟父子和一干人马下车后看到那七八个小山包似的山货不禁齐齐地吞了口唾沫,搞山货搞了这么多年从来也没一下子见到过这么多的山货啊! 没有周宇想象中的热情地拥抱,流着哈喇子看了一眼山货后张强就腆着肚子对周宇大声嚷嚷道:“老大,咱以后能干点人事儿不?能不能不这么折腾人了?你这是来卖山货还是来县城打游击来着?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还有你的车哪去了怎么把山货放到这里了?” 身后的张伟倒是笑呵呵地说道:“小强怎么和小宇说话呢?人家来给你送山货怎么还送出不是来了?小宇,别听这个臭小子在那儿胡嘞嘞,不过我也很好奇你怎么会在这儿?” “唉张叔,别提了,为了省点车脚钱我们找了两辆路过镇里的货车,巧的是车上还有装卸工,人家顺便帮我们把货拉到这里顺着这条小路去旁边的白石县了,只收了我们三分之一的车脚钱,也算是不错了。” 张伟点了点头,青山县是一个经济不算发达的县城,周边的村镇就更不用说了,何况周宇的老家还在最穷的太平镇那边?这样做也确实是可以理解。 之后几人也顾不上客套,招呼着工人把山货一筐筐地往卡车上装,整整装满了辆大卡车,随后周宇上了张伟父子的轿车大伙儿朝着存放山货的仓库而去。 到了仓库后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会计招呼着大伙儿把山货卸下分门别类放好,张伟则带着一位精神矍铄、红光满面,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者随机抽取山货进行鉴定。 在张强的解释下周宇这才知道原来这位老者姓金,是专业的山货鉴赏专家,当然这个专家是土的,但是老人家确实有两把刷子,每当有大宗山货买卖的时候张伟少不了得请这位老爷子出来坐镇。 金老做事一丝不苟,抽取完样品后旁边的人就会用专门的工具把外壳打开,老人家仔细看看后就会掰一块果仁扔到嘴里品尝一下。 大伙儿不知道的是金老爷子是越看心里越激动,而往常只需要抽取五六份样品到现在为止已经破例抽取十八份了。 虽然和周宇还在嘻嘻哈哈说笑着,但是张强的双手还是微微地颤抖着,而张伟也是表情严肃,双眉挤成了一个川字。 按照以往的经验,凡是金老鉴别的样品超过了十份那就说明这批货连普通货都达不到,可是前天爷俩鉴定周宇带来的样品最低也是一等货啊!当然凭着父子俩对周宇的了解,这小子绝对不会糊弄自己,但是就怕他被别人糊弄了啊,要真是那样这批货父子俩收还是不收?真他娘的让人头疼啊! 在父子二人忐忑的等待中金老爷子终于鉴定完了,暗中使了个眼色让儿子把周宇带到旁边说话,张伟带着百分之一的希冀懦懦地问道:“金老,这批货能够得上普通档次不?” 金老吃惊地望了一眼张伟,忽然间好似明白了张伟的意思哈哈大笑起来,也不回答张伟的问题反而问道:“小张,这批货的主人是谁?能不能让老头子认识认识?” 感觉金老的态度有些诡异,不过张伟可不敢往好的方面想,小声地哀求道:“老爷子,今天您就算是给我个面子千万不能发火,货的质量不好可不能怨这个主人,我看他也是让人家给骗了。那小子在那边呢,就是和我们家小子说话的那个,那小子我了解,绝对不可能做出糊弄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