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受鸟气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六十一章 受鸟气1

周宇睡眼朦胧的坐在炕上,嘴角还不时地流着口水,极度幽怨地瞅着自己的老爸。 就见周定国左手提着个洗脸盆,右抓着一个短粗的棍子,一脸焦急地看着自己似乎还在梦里没有醒来的儿子。 “爸,你这是要干啥?一大早的就过来堵我被窝,而且还整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是脸盆又是棍子的,你这是对我身心极度的摧残,好悬没把我给吓死。” “好你个小王八蛋倒是反咬我一口了,我要是不这样你小子能醒么?你还好意思说,就这样我还是敲了第三遍才把你弄醒的。”周定国咬牙切齿地说道。 末了又带着疑问的口气问道:“对了小宇,你屋子里养猫了么?怎么我刚进屋的时候看见你炕上有一个黑影“嗖”得一下就不见了,这猫可真不错,速度着实够快的了。 周宇嘿嘿地笑了几声,还养猫?那是兔子好不好?准是豁牙兔看到老爸来了被吓着了,这才一高蹦起跑掉了,只不过速度够快这才被老爸误以为是只猫。不过这样的事情不好解释,周宇就打着哈哈过去了。 “对了爸,你这大清早的就来骚扰我一定是有啥事儿吧?” “唉,可不是有事儿么?要不你以为我闲得无聊大清早的跑到山上敲盆子玩呢?你是不知道啊,自从自从你上山后那两只老鹰每天都会来到村里,刚开始就在我们家上空溜达,有两次趁我们不注意竟然飞下来想要抓走天鹅。幸亏篱笆和盖子结实这才没让他们把天鹅抓走。后来你姥爷发火了,直接把猎枪架到了院墙上。抽冷子把其中一只给擦伤了。 这下子彻底把那两只畜生惹急眼了,看见我们家不好对付就溜就别家。不是抓鸭子就是抓鸡,弄得村里一天到晚是鸡飞狗跳的。大伙儿想了好多法子也没用,我和你妈急得直上火。毕竟这两只畜生是为了我们家的天鹅而来的,因为这样而让整个村子和我们一起受罪你说咱能心安么?于是我和你妈还有你姥爷一商量,干脆把天鹅一家子转移到你这里得了。我们天黑了再转移,估计那两只畜生看不到天鹅了也就自己飞走了,咱村也好清静清静。你看行不?” “哈哈哈!”周宇捂着肚子坐在炕上哈哈大笑起来,末了实在是笑得受不了了还在炕上滚了两圈。 周定国火儿了,“当当”又敲了两下脸盆后气呼呼地说道:“小王八蛋你还有没有点同情心?这事儿都快把我和你妈愁死了。你尽然还有心思笑?” 看老爸认真起来,周宇好容易憋住笑疑惑地问道:“爸,你说得不会都是真的吧?难道那两只天鹅杀了老鹰一家子,这两只老鹰才会不依不饶地到处追杀大天鹅?这也有点太扯了吧?” 周定国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唉声叹气地说道:“我和你太公还有你姥爷也分析过,我们认为刚开始那两只老鹰其中一只指定是吃了天鹅的亏,后来找了帮手这才把天鹅弄伤了,但是这种畜生最是记仇,所以才会盯着天鹅一直不放。” 虽然周宇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毕竟是发生了,而且“罪魁祸首”就是自己,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把它给解决了。要说自己这野鸡岭也确实不错,把天鹅一家子给弄到这里暂时避避风头也好。 想到这里周宇说道:爸。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就把天鹅一家子给弄过来吧,事不宜迟,现在我们就开始围篱。你回去找我三叔帮忙把那个铁盖子给弄过来。弄完篱笆后今晚咱们就把天鹅一家带到山上来。 对了爸,这两只老鹰都要欺负到家门口来了。咱们就这么认怂了?这可不是咱村的风格啊?你们在家就没想点啥招儿治治它们?” 周定国苦笑一声说道:“咋没想?投毒、撒网、打闷棍、放冷枪,啥招都使出来了。但是那两只老鹰就像是成了精似的丝毫不上当,而且还和大伙儿玩起了游击战。要不我也不会来找你了。再说大伙儿现在正卯足了力气挖红景天采摘野菜和野果子,哪有时间和它们逗闷子啊? 而且这事儿吧还弄得你几位太公一天到晚都唉声叹气的,当年他们就是靠游击战把小鬼子弄得无可奈何,没想到今天却被两只鸟儿用这招给打败了,你说他们能不郁闷么?哈哈哈。” 可能是想起了几位老头子的苦瓜脸,周定国说完是大笑不止。 爷俩又唠扯了一气,然后就分头行动。 待到老爸走了之后周宇是一身冷汗,幸亏大红和二红不在这里出去找吃得了,虽说这两头大家伙在自己的教育下已经改邪归正,但是不管谁冷不丁地看到两头红毛野猪也得被吓个一大跳。真要把老爸吓个好歹的事情可就大发了。不行,得找个时间把自己养得几只动物和家里人交代一番,省得弄出啥事儿,上次三驴子被吓到树上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啊。 周宇找了一把手锯出了房门,第一件事情就是来到动物们的新家看看,家还在,但是动物们已经无影无踪了,就连最老实的斑斑也不见了踪迹。 “看样子温饱才是生物最大的动力啊!” 慨叹了一声后周宇从空间里拿出个大西瓜在旁边的大石头上摔碎,一手抓着一块就开始吃起早饭来。 这空间西瓜吃起来永远是甘甜清爽、凉彻心扉,那叫一个舒服。半拉西瓜下了肚之后早饭也就吃完了,周宇这才提着手锯开始截取建篱笆所需的木桩。 院子里本就有一些上次剩余的木桩子,所以周宇也只是花费了两个多小时就把修建篱笆所需的木桩准备好了。 晌午的时候所有的动物都准时归来,因为他们已经摸透了主人的习惯,早餐一般都是不吃的,但是午饭和晚饭还是比较有规律的,所以一到了中午和晚上的饭点儿,这几个家伙就会从不同的地方回到小院里准备就餐。 看着大小不一,但都张着嘴嗷嗷叫的五个家伙,周宇有些头大,让自己天天给他们做饭吃这个难度委实不小,看来还是得在空间里种上他们喜欢吃的作物,这样自己才能解放。好在这帮家伙除了豁牙兔之外都不太挑食,只要有吃的就好。 午饭又是老三样,烀地瓜、空间红景天和空间大西瓜,但是动物们依旧吃得是不亦乐乎,就连最挑食的豁牙兔也抢着吃了不少。周宇现在吃得和这些动物一样,这次也是吃了一个大地瓜,啃了小半块红景天的根子,倒也弄了个八分饱。 下午的时候周宇开始修建栅栏,具体位置就选在四只动物新家的中间地段,相信有两头大野猪在一旁虎视眈眈地,就算是那两只嚣张的老鹰找到这里他们也绝对不敢落下来。至于大小周宇则按照家里那个栅栏的大小,差不多就行了。 半下午的时候,周虎和水生抬着那个铁质的盖子来了。由于天热两人身上都湿透了。 看看快到小院了,周虎赶忙拉住了还要继续往前走的水生,大声喊道:“二狗哥,我来了,赶紧把你们家的野猪拴好啊,可别伤着兄弟了。” “野猪?我说三驴子,你小子这是和二狗子想给哥哥来个下马威是不?你觉着我会怕么?别说是野猪,就是老虎来了我也不怕。” 周虎瘪了瘪嘴没有言语,这会儿斗嘴没用,还是让事实来说话吧,主席不是说过“事实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么? 结果水生捡了个大便宜,周宇这会儿压根就没有在屋里,而是到水塘下游检查西瓜的长势去了,顺便给两个水塘子换换水,浇点空间水和空间液。 现在周宇已经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自己的计划能过成功,因为用空间产出的西瓜的种子经过空间水浸泡后长势最为明显,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已经比另外两种多长出好几片叶子,而且整个植株有些墨绿,看起来就感觉特别壮实。 正在瓜地里忙碌着呢,就听见东坡那边传来三驴子的喊声,于是周宇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领着五个动物往回返。 这时候周虎和水生已经把铁盖子放到地上,俩人坐在地上伸出舌头像花花一样大口地喘着粗气。 水生是头一次来,所以这会儿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四下打量着,冷不丁地就看到左手边的山头上露出两个猪头,抹了抹眼睛再仔细一看,我滴个娘啊,野猪,真他娘的是野猪啊。 这厮真是吓坏了,毫不犹豫地一把拉起周虎就要跑。 周虎这会儿也看到了那两头野猪,不但没跑反而还一把把水生给保住了,戏谑道:“水生哥,不就是两头野猪么,咱怕个鸟啊?走,和兄弟一起迎战去!” 说完拉着水生就要往前冲。 看到三驴子一副勇往直前、慷慨激昂的样子,水生迟疑地转了几下眼珠,做为光屁股一块儿长大的兄弟,水生对三驴子的脾气那是了解到骨子里去了,如果真有危险,这小子这会儿早跑得没影儿了,还会这么气定悠闲地和自己打屁唠闲磕?于是他也不着急跑了,想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