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受鸟气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受鸟气2

果不其然过了没到两分钟,在大野猪的后头二狗子就冒出来了,而且身边还跟着一只大公鸡。 两只大野猪来到俩人进前,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等着主人的命令。这会儿周虎和水生才看清楚,感情在其中一只野猪的背上还坐着只黑兔子。这他娘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等周宇来到近前,周虎一把抓住了周宇的手,急切地说道:“二狗哥,猪身上的那只小黑兔就是我前两天看到的那只兔子么?这玩意怎么还会骑猪?这也太扯了吧?” 周宇先和水生点头打了个招呼这才说道:“可不就是那只兔子么?至于它为啥会骑猪那我就不知道了。再说这有什么稀奇的?你不也会骑么?” “我靠,水生哥,你看我二狗哥说得是人话么?什么叫我也会骑?我是人哎,别拿我和兔子比好不好?太伤自尊了啊!” 豁牙兔对这个黑大个儿及其没有好感,这会儿听到这家伙又说起自己,气得直朝周虎龇牙咧嘴。 水生心里震撼不已,要说山里人遇到几只听话的动物倒也不足为奇,可是也没听说过有谁能把兔子和野猪训练成这样的啊? 于是拍了拍周宇的肩膀说道:“兄弟啊,哥哥真是服了你了,不但脑子好使,就连训练出的动物也是这么的与众不同。我还从没看到野猪也能被训练成这么听话的,真不知道你小子还有啥是不会的。 好了,话不多说。我和三驴子把铁盖子给你送来了,我们还得赶紧回去。天黑时还得和大伙儿把天鹅送过来呢。” 三人一起把铁盖子给抬到篱笆上比量了一下,大小正合适。只要再稍微修正一下篱笆就可以了。于是哥三个齐动手又把修好的篱笆整理了一番。 看看天色不早了,周虎和水生匆匆地往山下走去。 晚饭周宇也是凑付的,待会儿送天鹅的大部队就要上来了,哪还有什么心思吃饭?于是吃了两个地瓜后周宇就坐在院子里焦急地等待着。 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直到一轮明月当中挂,万朵夜来香齐芬芳的时候,周宇终于发现身边的大红和二红的猪耳朵扇乎了几下,然后就开始朝自己哼哼开了。周宇知道这是两头大野猪听到了啥声音,在向自己传递信号呢。 这时候也差不多九点了。山里渐渐地起了雾气,周宇急忙就着月色往山下跑去。 隔老远周宇就见到一个二十几人的队伍朝山上慢慢地移动着,中间是几个背着大背篓的,周围的十几个人手提开山刀在一旁警戒着。 来到近前,周宇终于看清楚了这伙人,打头的正是周虎和水生,三叔、老爸和另外两个本家叔叔背着背篓,估计里面装得是天鹅一家子。剩下的拿着砍刀的全都是本村的村民。 “我说各位叔叔大爷,这里是野鸡岭不是深山老林。你们至于这么小心么?知道的你们是来送天鹅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截道的呢。你说这大晚上的你们背着背篓拿着刀的,而且连声音也不出,真要有生人碰到了还不得被吓死?” “滚一边儿去。你个小兔崽子,你以为我们愿意这样啊?我们本想早点来的,谁知道那两只老鹰今天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疯。这天都黑了还不肯离去,你说它俩不走我们哪敢走?这不一耽误现在才到。”周定帮气呼呼地说道。 一听支书提起老鹰。大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对着周宇说道:“二狗子啊。你大奎叔从小到大没这么憋屈过,他娘的,我们全村人都被这两只大鸟儿给耍啦,那叫一个惨呐,他们一天到晚的在你头上飞来飞去,耀武扬威的,你说咱打也打不着,骂吧它们也听不懂,这不是干受气么?你小子心眼多得想个法子把这两只鸟儿给弄下来,只要你做到了,为叔解了这口恶气,以后你小子指哪儿我就打哪儿,你看咋样?” “对对,大奎说得对,二狗子你只要能把那两只老鹰给弄死,叔叔(大爷)以后就全听你的,保证指哪儿打哪儿,我们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周宇很无奈很无奈,苦笑着说道:“我说叔叔大爷们,你们至于和两只大鸟儿过不去么?人家也没把你们怎么着吧?” “二狗子你咋说话的呢?这还叫没怎么着?这不就是骑在我们脖子上拉屎么?我们周家村啥时候受过这种鸟气?你小子就说你干不干吧,别净整些扯蛋的。” 周宇顿时就哑火了,对于这群受了鸟气的爷们周宇是不敢再辩解了,这个时候的周家村爷们谁来了都不好使,就是太上老君玉皇大帝来了他们也敢敲上几棍子出出气。自己还是躲开为妙啊。 “都给我闭嘴,老七你在那儿穷白乎啥?你这会儿装啥大尾巴狼?你有气你朝那两只大鸟儿撒去,和孩子瞎捣鼓啥?要我看二狗子说得对,你说咱们一群大老爷们和两只大鸟儿有啥可较劲的?大伙儿现在赶紧赶路,咱们把天鹅送到二狗子那里村里不就清净了么?” 大伙儿点了点头,想想看也确实是这个理儿,不过要是真能把老鹰给弄下来就更爽了。 到了小院外,大伙儿看到院子里的五只动物都是大吃一惊,这大晚上的碰到两头公野猪可不是啥好事儿。周宇赶紧上前把这里的情况和大伙儿说了一遍,告知大伙儿以后来得时候要是碰到了野猪和王八等动物不要害怕,更不要伤害它们。 经过周宇的解释,乡亲们这才心中了然。对于周宇搞出点啥稀奇古怪的东西大伙儿已经见怪不怪了,要是走寻常路那还是二狗子么?所以尽管大伙儿有些吃惊,但还是笑呵呵地理解并答应了周宇的要求。 人多力量大,在大伙儿的齐心努力下,没用多久就把四只天鹅放到了篱笆里并盖上了铁盖子。 看看已经十点了,虽说野鸡岭这一带没有啥大型的野兽,但是毕竟这里是大山里,晚上走山路还是有一定危险的,所以在周宇的催促下周家村的这帮爷们嘻嘻哈哈地提着开山刀下山了。 大伙儿走了之后,五只动物围着篱笆一个劲儿地瞅着天鹅一家子,可能是以前没看到这么美丽的大鸟,所以对天鹅一家及其好奇。 周宇把五只动物叫到一块儿,使出浑身解数让它们知道这四只美丽的鸟儿今后就是它们的朋友,并告诫两头大野猪一定要看护好天鹅一家子。 要说这空间液也真是逆天,五只动物还真是理解了主人的意思。豁牙兔甚至在周宇说完后还钻到篱笆里和天鹅玩了一会儿。 月朗星稀,山风瑟瑟,整个野鸡岭被月光肆意地泼洒着,各种动物与飞禽进入了温馨而凉爽的梦乡。在两头野猪的保护下,天鹅一家子终于不再害怕,相拥而眠…… 之后的几天野鸡岭上的动物们是欢笑声一片,大天鹅一家子和五只动物相处融洽。在天鹅优雅风姿的影响下,战斗鸡走起路来也变得挺胸抬头,器宇轩昂的。而那两只讨厌的老鹰也终于不再出现。 据前来探望的周虎告知,自从天鹅一家子被转移走之后,那两只老鹰在周家村上空出现一天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周家村的老少爷们终于不再感到郁闷和憋屈,大伙儿一门心思地琢磨着发家致富,红景天和野菜野果子的产量是大幅上升。 看到老鹰确实不再出现,周宇把天鹅一家子从篱笆里解放出来。这时候两只天鹅身上的伤已经好利索了,一走出篱笆两只大天鹅便展翅高飞,引颈长鸣,声音中带着欢乐与快意。 两只小天鹅也扇动着翅膀想要追随父母翱翔九天,但是飞了一会儿便没有力气了,这才慢慢地坠落下来。 两只大天鹅在空中转了几圈后才缓缓地落下,来到周宇跟前用长长的颈亲热地厮磨着他的身体,神情间充满了感激。 周宇笑呵呵地拍了拍两只大天鹅,心情也是愉悦无比。这两只优雅的大鸟终于又能翱翔在蓝天白云之下,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这几天周虎是既要负责收购和烘干红景天又要照顾野菜和野果子的采摘分类,忙得是顾头不顾腚,甚至有一次还把红景天烘干地尺寸没掌握好,被郭云亮送了好几个大白眼。幸好郭老板大度没怎么在意,但是周虎还是对自己的失职感到惭愧。 感觉自己确实是忙不过来,周虎这一天拎着一筐饼子来到了野鸡岭。 “二狗哥,兄弟我这几天真是忙坏了,也没时间来看你,你可不要埋怨兄弟啊。”一进院门,周虎筐还没放下来就及其热情地说道。 “嗯?你这是来看我?好吧,我就信你一回,但是这筐饼子是咋回事儿?不会是怕二哥饿着了大老远的给我带筐饼子来吧?”周宇指着周虎手里的饼子问道。 “嘿嘿,二狗哥你不要自作多情了,这筐饼子可不是带给你的,这是给花花准备的。” “啥意思?三驴子你要是个爷们就把话给我说明白,再这样和我打哑谜看我不收拾你!”周宇是真得有些懵了,三驴子这葫芦里到底卖得啥药?”(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