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曹猛的歪理学说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六十四章 曹猛的歪理学说

一句话,仅仅是一句话,周宇立刻就成了这位头一次见面的大嫂的超级粉丝。为了小叔子敢和老公对着干这就是好嫂子。 周大彪讪讪一笑,讨好地说道:“老婆看你说得,三驴子那可是我的亲兄弟啊,在咱这里谁敢动他?我刚才和他开玩笑呢。” 咱不说这个了,对了二狗子,你们哥俩今天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有啥事儿快和哥哥说,能办我就给你们办,不能办的话你们就赶紧滚蛋,另想他法,别把事儿给耽误了。“ 说实话,周宇现在是真心不想说出今天来的目的,看来大彪哥一家子过得真是不错,而且听周虎说大嫂也是镇里人,人家哪里会喜欢由城镇搬到农村?这不是难为人么? 巧得是周虎也是这个想法,而且这小子想好了,宁可自己再苦再累,也不能让大彪哥幸福的小日子就这么夭折了,唉,自己天生就是劳碌命啊! 由于哥俩本着同样的心思,所以任凭周彪怎样问这哥俩都说是想大哥了,就是过来看看,啥事儿也没有。 看看实在是问不出啥,周彪也放弃了问下去的想法,转而和两个兄弟欢畅地唠扯起来。 由于周彪这个修配厂实在是太忙了,就在兄弟三个说话的当儿就有不下五辆车进来,最后周宇哥俩一看再唠下去的话就影响大彪哥的生意了,于是双双提出告辞。 都是自家兄弟,况且自己真得是很忙,所以周大彪也没有挽留。和赵倩一起把小哥俩送到了车上。 “老公,我怎么觉着这哥俩今儿个来应该是找你有事儿?”回到店里后赵倩对周大彪说道。 “不是应该而是肯定。你没看见三驴子那躲躲闪闪的眼神么?呵呵,要说骗人老三还真不行。这方面还是老二厉害,你看老二今天多稳?” 听着老公对自己兄弟的编排,赵倩也是忍不住笑,不过自己是真心喜欢这两个小叔子,长得一表人才不说而且个个都是豪爽之辈,而且心地还特别善良。 “老公,不会是你们村出啥事儿了这兄弟俩过来喊你帮忙吧?然后这哥俩看了你现在这么忙人家才没好意思说?” “找我帮忙?我能帮上啥忙?我和你说啊,你就不要这么费劲地想了,只要我们家老二没有开口。就不会有啥大事儿,即使有他也一定会摆平的。话说只要二狗子在村里待着,周家村就不会有啥大事儿发生。” 虽然没请到大彪哥,但是哥俩依旧是开心无比,有啥事儿能比大彪哥一家过得好重要呢? “二狗哥,今天看到大彪哥又燃起了对美好生活的火焰,我实在是太感动了,所以那两样活儿还是我自己干吧,二狗哥你好好把野鸡岭给弄好了。到时候咱哥仨一起奔小康。” “三驴子,听你这话味儿我怎么感觉以前大彪哥似乎是不想活了的样子?不至于吧?就是全世界的人都不想活了大彪哥保证还乐滋滋地活得好好的。不过你后两句话说得还像那么回事儿。这人手问题我们接着找,我先帮你对付两天,反正山上最近也没啥活儿了。” 看看天色离中午还早。哥俩也有阵子没到镇里逛逛了,索性把车停在一边,信步由疆地溜达起来。 说起来这事儿还真是巧了。周彪就住在离种子化肥市场不远的地方,哥俩溜达溜达就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市场里。 “二狗哥。咱俩去看看老曹吧,有一阵子没看见那老小子了。也不知道那家伙的大胡子剃没剃掉。” “哈哈哈,好,咱哥俩就去看看老曹!这伙计挺有意思。” 顺着店铺中间的过道往前走,没走多远就看见前面的老曹正敞着怀和两位客人在那儿瞎白乎呢,那表情转换地也太精彩了,一会儿痛心疾首,一会儿眉开眼笑,一会儿又悲天悯人的,最后那俩人愣是提着两大包种子高高兴兴地走了。 哥俩看得是一愣一愣的,这老曹绝对是个人才啊,不去演电影真是他娘的太可惜了。 看到周宇哥俩来了,曹大佛爷赶忙从店铺里跑了出来,上前就要来两个熊抱。 看着那满身流油的颤巍巍地一堆肥肉,而且胸前的两坨比一般的妇女还要大,这要是被抱上了得恶心多少天?于是哥俩急忙闪身躲开了。 “哎呦两位老弟,你们这是看不起哥哥是咋的?妈了个巴子的,抱一下能死啊?” 周虎撇撇嘴道:“曹哥,抱倒是抱不死,但是能被你恶心死。你说你一个卖种子的咋就不能把自己收拾的利索点呢?还他娘的露两点,你说大姑娘小媳妇的谁敢到你这里买种子?“ “嘿嘿嘿嘿。”曹大佛爷淫荡地一笑,接着说道:“虎子老弟,嫉妒,你这是**裸地嫉妒啊!你还别说,还真就有不少妇女同志好哥哥这一口。 咱虽说长得不咋地,但是咱能说啊?就这一粒不起眼的种子哥哥我能从受精开始一直讲到它射精或是被射,换个人可就讲不出来了。” 周宇在一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咋什么话到了这老小子的嘴里就变了味儿呢?这又是射精又是被射的,这可是种子啊,他娘的是植物好不好,好不好! “曹大哥你停停,我说你卖得都是植物种子吧?这植物不都是授粉的么?哪来的受精和射精?我说咱说话靠点谱成不?再说了你和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就说这些?你这不是耍流氓么?” “看看,我就说你们哥俩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其实就是两个色狼。一提起这个话题你们就往歪处想。 植物怎么了?植物难道就不是生命了么?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仔细地研究过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在我的归纳与总结下。我认为那本书的中心思想就是:一切繁衍下一代的行为都是射精与被射,就算是雌雄一体那也是自己搞自己!” “我勒个靠啊!”哥俩个听完曹大佛爷对生命的理解后纷纷狂吐不已。 “行了曹大哥。兄弟服了,现在我才理解了啥叫‘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这号人人老天爷还不弄个雷震死你也确实是有好生之德了。”周宇满脸黑线地说道。 曹大佛爷嘿嘿一笑,好容易把胃憋住了没吐出来。话说自己也不容易啊,碰到这哥俩的结果不是自己把他们俩恶心死就是自己被他哥俩给埋汰死,所以为了自保要先下手为强啊!自己这一口一定要等到他们走了再吐出来,否则这人就丢大发了。 “对了老曹,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赶紧地找个女人把自己嫁出去吧,话说你这号人没有女人管容易对社会造成危害。”周虎又重新燃起了战火。 “兄弟啊,嘴下留情。嘴下留情啊。哥哥我做梦都想找,但是没有合适的啊。要不你们身边有啥认识的给哥哥介绍几个?” “行了虎子,还有曹大哥,咱别净整些没用的,对了,你这里最近有没有啥比较稀有的种子?” 曹猛的大嘴歪了歪,有些不屑地说道:“我说周老弟,你们哥俩今天是不是心情特好故意来忽悠我来了?还稀有的种子?哥哥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卖种子的小贩好不好?你当我是神农老祖先呢?一天到晚地能给你弄来稀有的种子?” 发泄完之后曹大佛爷又挤眉弄眼地说道:“兄弟,要是这稀有的种子么还真有点。上次那个卖不老草孢子粉的那个家伙前两天又来了,又卖给我两大包孢子粉。嘿嘿,被我忽悠给刚才那两个傻蛋了。” 说完后老曹可能一下子想起了什么,赶紧用那只肥嘟嘟的大手把嘴捂住了。 周宇这个气呀。感情买孢子粉的都是傻蛋啊,自己不就买过么? “兄弟,骚蕊骚蕊啊。我可没有说你是傻蛋啊。” “啥?骚蕊(三声)?” 本来曹猛的发音不准确,周宇确实没听明白他说的是啥。谁知道老曹来了句更经典的。 “爱摸骚蕊啊?” 联系到前一句,这回周宇是听明白了。在心里狠狠地“靠”了一声后,就忍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老曹被笑懵了,不太自信地说道:“周老弟,我这些英语可是和碟片里的英国娘们学的,是标准的伦敦音啊,你小子不是没听懂吧?” 得,曹大佛爷这一说,周宇立刻就笑爆了,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就不起来了,嘎嘎地笑了能有十几分钟。 这一通大笑周宇只是肚子痛了点,但是把曹猛愣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心里一直在嘀咕着:“难不成老子发出的不是伦敦音而是太平镇周边的音?妈拉个巴子的,这下子丢人可是丢到家了。” 幸好这些想法曹猛只是想想而没敢说出来,这要是被周宇听到了估计周宇今天就得笑死当场,成了太平镇周边第一个笑死的人。 周宇是被周虎搀扶到车上的,即使上了车周宇还是没有停止大笑,实在是辛苦的很。 看到周虎憋着笑马上就要把车开走,曹猛实在是不吐不快,弱弱地问了周宇一句:“周老弟,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为啥笑,在你走之前你能不能告诉哥哥,我刚才的发音到底是不是标准的伦敦音?” 周宇感觉自己要死了,这个死胖子这是要用笑把人弄死啊。于是捂着肚子对他说道:“老曹,你这何止是伦敦音,就是说成唐宁街音也不为过啊。” 看着面包车渐渐远去,曹猛的心里是冰凉一片。“唐宁街?这一听就是东北这疙瘩的街道名。感情自己跟着碟片学来学去还是没走出东北这片儿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