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金子般的心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六十七章 金子般的心

周宇这一天终于见识到了村里这些孩子们最原始、最纯粹、最野性的性格和行为。 这群孩子平时就不太好管教,也就在大人们拳脚加身或是严厉呵斥的时候才会稍稍老实一些,现在终于放假了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一场,偏偏在这个时侯二狗哥(叔叔)把自己这些人给弄到山上看管起来,这还有啥乐趣而言? 所以在最初的新奇劲儿过后这帮小家伙就恢复了真性情,玩得是不亦乐乎,即使回到座位上也是交头接耳,几乎就没有认真听周宇讲课的。 看看到了晌饭的时间,周宇开始清点人数。这一清点可是把周宇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竟然发现有三个四年级的半大小子不见了。问了正在做晌饭的大奎婶,人家也没看见。这可把周宇给急坏了,这要是找不到三个孩子自己咋向人家父母交代?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就在这时候坐在棚子里玩耍的五爷的孙女小囡囡拽了拽周宇的衣角小声说道:“二狗哥,我知道他们去哪里了,本来铁蛋哥哥也想跟他们去,但是那三个哥哥闲铁蛋哥哥个头小没有带他。” “哎呦还是囡囡好,快告诉哥哥那三个混小子去哪里了?晌饭时哥哥多给你肉吃,香香的,好不好?” “嗯,二狗子哥哥,囡囡最喜欢吃肉了,你说话要算数哦?” 周宇使劲儿地点了点头,然后囡囡把小嘴儿凑到周宇耳边小声地说道:“二狗哥,他们去你家房子的后面掏家雀去了。” 周宇一听赶紧让几个大一些的孩子帮着看管一下。自己则飞快的往房子后面跑去。 还没到近前,周宇隔老远就看见三个小混蛋已经快爬到房顶了。两只脚踩住下面的石缝上,一只手把住了上面的石头。另一只手正拿着一只小棍朝着石缝里一顿猛抠…… 周宇此时是连气带吓,赶紧跑到近前压住了火气喊道:“铁柱、石头、二孩儿,你们赶紧下来,再不下来我可真要发火了。” 看到自己比较敬重的二狗哥真是生气了,三个顽皮的家伙这才跳了下来,看着周宇不好意思地直挠头。 周宇指着三个小家伙生气地说道;“你们三个怎么这么不听话?要不是别人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们跑到这里来了。你说你们多大的胆子?要是那石缝里有蛇一下子钻出来咋办?以后不许再到处抠家雀了,知道么?” 三个孩子很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嘴里小声嘀咕着:“别说碰到蛇,就是遇到一条大蟒自己也能咬死它。” 周宇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这帮野孩子一般的恐吓根本就吓不住他们,他娘的,要是逼急了老子,可别怪老子使绝招啊。 把三个孩子押回前院后晌饭也好了。孩子们由小到大排着队依次到大奎婶那儿装饭菜。不过这一次孩子们的秩序特别好,没有一个孩子有过推挤的动作,只不过那一双双明亮的大眼睛全都一眨不眨地盯着大盆里的亮晶晶的红烧肉。 周宇看着有些奇怪,便来到吞着口水的铁柱跟前开玩笑道:“铁柱,今天可是有红烧肉哦,老香老香的了。你咋不往前挤挤,这样不是可以早点吃到肉么?” 谁知道铁柱胸脯一挺,白了一眼周宇不屑地说道:“二狗哥,你咋能这样说话呢?前面的可是我的弟弟妹妹们。我是个男人哎,哪能和弟弟妹妹们抢东西吃? 我太公可是说了,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顶天立地。说我顽皮点可以,也可以啥也不是。但是不能没了男人的大气,更不能没了做人应有的品德……” 看着这个顽皮的小家伙站在那里犹如巨人一般侃侃而谈。周宇不禁感慨万分,这些孩子虽然野性了点,顽皮了点,但是真得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呐。于是上午由于孩子们带了的一些不快也随风散去,这么好的孩子还能和他们生气么? 今天的晌饭是大米干饭两个菜,一个是红烧肉,一个是肉片炒绞瓜,青菜是院子周围自己种的,经过空间水的浇灌这些青菜这时候都已经熟了,倒也解决了吃菜的问题。 可是由于事先估计不足,今天的红烧肉做得有些少,每人只分到了小半碗。这些孩子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正所谓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再加上孩子们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顿肉,所以包括女孩子在内每人最少能吃上一碗的红烧肉。 由于排在前面的都是些年龄比较小的孩子,所以大奎婶稍微多给了一些,至于后面的一些大一点的孩子每人连小半碗都没摊上。 以铁蛋囡囡为首的那些小家伙端着小碗回到座位上,用勺子捞起红烧肉就不住嘴了,满嘴都是浓浓的汤汁,末了用小舌头转圈一添再吧唧几下嘴,吃得是不亦乐乎。 但是令周宇没想到的是包括铁柱在内那些大一点的孩子们把饭菜端到桌子上后,只是用红烧肉的汤汁泡了些米饭,然后就着炒绞瓜就开吃起来。吃了一会儿那十几个孩子纷纷起身端起自己的红烧肉来到那些小家伙的跟前,把碗里的红烧肉分别拨到他们的碗里,然后再去盛一些大米干饭装进略带肉汁的碗里拌了拌继续吃饭。 最后当所有的孩子吃完后,所有的装饭和装菜的小碗个顶个全都是溜光锃亮,里面一个饭粒一个菜叶都没有。 这一幕把站在旁边观察的周宇和负责盛饭的大奎婶弄得是眼睛通红,大奎婶更是抹着眼泪对周宇说道:“二狗子,今天都怨婶子没把菜量做足,亏着孩子们了,你看咱村的孩子多好啊。今晚回去我就和支书说去,我那些报酬就不要了,每天给孩子们多加点肉吧,孩子们这样我看着心疼。” 周宇强忍着泪水,深吸一口气慢慢地说道:“奎婶儿,你这是说啥呢?你们家过得也不容易,你的报酬该拿还得拿,孩子们的伙食我会负责到底的,而且保证不会差了,以后咱每天最少一个肉菜,而且一定要他们吃够了算。” 大奎媳妇点了点头,又拿出两只干净的碗盛了两碗米饭,然后又盛了一盘炒绞瓜娘俩把午饭吃了。 吃完晌饭后,小家伙们仍旧不管不顾地在棚子底下玩闹着,那些上了初中的孩子们把自己的连同弟弟妹妹的碗筷收拾起来送进厨房的大桶里,然后帮着大奎媳妇刷碗。 这一切看得周宇是感慨万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些孩子除了性子野点之外都是实打实的好孩子啊。 由于人多,午睡时周宇实在是没办法,就把棚子下铺了一大块塑料布,然后把自己的被褥铺在上面让二十几个不超过十岁的小家伙躺在上面,至于剩下的孩子就只能趴在桌子上对付一下了。 午休的时候周宇让大奎婶傍着照看一下,自己则一溜小跑地下了山。 这时候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山路两边的草丛里散发着灼人的热气,太阳光线照射在身上浑身犹如着了火似的。 但是这些对周宇来所都不算啥,依旧是戴着草帽穿着板鞋健步如飞地往村里跑。 到家之后发现周定邦父子正和家里人坐在院子里歇着凉。看到周宇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周定邦更是担心的直冒汗,急切地问道:“二狗子,你这么着急忙慌地跑回来干啥?不是山上出了啥事儿吧?” 周宇端起三驴子跟前的大茶缸子“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凉茶后才说道:“三叔你就放心吧,孩子们好着呢。我这是趁着他们睡觉地空当儿跑回来的,就是想让三驴子待会儿去镇里给我买些东西,孩子们用得着。” “哦,二狗哥要买啥?你尽管吱声,我马上就走,下午我还真就没啥事儿。” “那就好。你待会去城里给我买两台大一点的榨汁机,然后再买七十张户外吊床,最后再买半扇猪肉和五十斤牛肉。” 大伙儿集体的目瞪口呆,这孩子哪根筋又出毛病了吧?买这么多东西干啥?昨天不是买了半扇猪肉了么?“ 最后周宇把今天的见闻和家人说了一遍,大伙儿是集体感慨,周定邦叹了口气说道:“唉,都是吃尽了苦头的好孩子啊。不过二狗子,现在三叔都有点后悔让你看孩子了,你说买这些东西得花多少钱?我听三驴子说你昨天就花了一万多了,再加上今天这些,我觉得我们也干不起啊。 要我说隔三差五的弄顿肉吃就不错了,咱也不用天天有肉吃吧?咱村还从来没有谁家有过这么好的生活呢。” 周宇摇了摇头,“三叔,我知道你心疼我为我好,可是看到孩子们那样我是真受不了,反正我也有点钱,花在孩子们身上我觉得值,钱没了咱再去赚,但是孩子们的基础要是打不好可就没法儿弥补了。” 周定邦想了想然后又说道:“二狗子,这事儿老靠你一个人我觉得还是有些不对,这样吧,我待会儿和村委会的几个人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把咱村攒的那些钱拿点出来支援你一下,你看行不?”(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大夏天的写书不易,本书的过渡阶段马上就要过去,精彩即将到来。求月票、订阅、推荐支持!谢谢大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