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美女驾到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七十章 美女驾到

两位美女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辈子会看到如此美丽、如此恢弘、如此用语言无法言表的美景。 湛蓝的天空中没有一丝的云朵,纯净通透,天空下视线所及之处,满山遍野无穷无尽的全是五彩缤纷的花,这里简直就是花的世界,花的海洋。 那成片成片的金光灿灿的金莲花,乳黄色的花朵迎风怒放着,山风轻拂,有如群蝶飞舞,又如夏夜繁星在这片怅寥的大地上闪耀。 还有那散发着醉人清香的野玫瑰,在蜂蝶萦绕中尽情地绽放着。红的胜火,粉的似霞,白的洁白淡雅,高贵无暇…… 山风从远处的半山坡上带来无穷尽的夜来香芬芳的气息,空灵而柔雅,阵阵花香袭来,像一丝清风飞向无尽的苍穹…… 两位美女漫步在无边的花海中,痴了、呆了、醉了…… 水生这回可是着急了,没想到两个丫头在花海里一呆就是一个多小时,眼看着日头爬得是越来越高了,自己还得早点回去挖红景天呢。但是由于这是两位贵客,水生又不好意思直说,只能在原地干跺脚。 柳青青心细,看着水生的样子估计人家是着急了,于是捅了几下还在沉醉中的诸葛小小,用眼神暗示了一下,俩人这才依依不舍地主动提出离开这里。 水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憨厚地说道:“两位大妹子,我也知道你们女孩子爱花,只不过我今天真是很忙。不过你们既然是来找二狗子的,那看花还不容易么?他现在就在对面的山上。只要他有时间可以随时领你们到这里。” “二狗子?哈哈哈,笑死我了。你说周宇叫二狗子?哎呀我受不了了。” 诸葛小小捂着肚子就蹲在地上咯咯直笑,柳青青也是忍不住笑,没想到那个看起来率真爽朗的大男孩还有这么一个有意思的小名。 “咋的,你们还不知道周宇的小名叫二狗子?那三驴子你们总该知道吧?就是周虎那小子,他的小名叫三驴子。” “扑哧”这回就算是比较稳重的柳青青也憋不住了,捂着小嘴也笑了起来。至于诸葛小小就更是控制不住了,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看到眼前这种情况,水生知道坏菜了,这要是让二狗哥和三驴子知道自己把他们的小名给泄露出去了。还不知道会咋收拾自己呢。于是赶紧对两位美女说道:“我说两位大妹子啊,你们今天就当没看到我,刚才那番话你们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算我求求你们了。” “怎么了水生哥,难道那两个臭家伙还敢来报复你?哼,我就说他们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某人可是要被骗了呢。” 柳青青无奈地摇了摇头,都说相由心生,凭自己的感觉周宇绝对没有欺骗自己什么,自己还是坚信他是一个积极向上、心地善良的好人。 果不其然。水生听了诸葛小小的一番言辞后本来还笑着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沉声道:“大妹子,你们和二狗子是啥关系我也不知道,如果你们是很要的朋友开开这样的玩笑我也不能说啥。但是如果你不了解二狗子和三驴子还请你们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你说二狗子是骗子,我们周家村没有一个人会答应的,实话告诉你们。二狗子就是我们周家村的宝,人家是一心一意地为了大伙儿发家致富跑东跑西的。而且没有赚大伙儿一分钱,就连现在在山上看孩子也是他自己掏腰包。而且听说为了给孩子们改善伙食和休息环境已经花了两万多了,你说说现在还有这么傻的骗子么? 最后哥哥再忠告你们一句,以后在周家村不要说二狗子的坏话,没有人愿意听。” 说完水生头也不回地前头带路去了,留下了愣在原地的两位美女。 诸葛小小伸了伸小舌头,拍了拍胸脯小声说道:“天呐,没想到那个看起来不温不火的家伙竟然在村子里有这么高的威信,真是不敢相信。我感觉要是再说他不好,那个大个子都能揍我。” 柳青青也被水生的一番言辞给震撼了,自己想得果然没错,没想到这家伙不声不响地竟然这么厉害。 看看水生已经走远了,两人也顾不得多想,赶忙抬脚追了过去,她们还真怕这个大个子生她们的气而把她们扔到这儿不管了。不过两位姑娘还是向水生道了歉,说明自己只是和周宇兄弟闹着玩的。憨直的水生自然也就不生气了。 水生知道二狗子在野鸡岭南坡有两个水塘,周围的景色也不错,尤其是从坡顶看花海那更是美不胜收,现在水生是有些怕了这两个丫头了,于是没敢带她们走南坡,而是从山脚下直接绕到东坡。 三人静悄悄地上来了,用诸葛小小的话来说,就是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就是想看看那两个受村里人敬仰的臭小子到底在干嘛。 包括水生在内,三人心里想了好多种见到周宇哥俩时的场景,但是没有一个人会想到此时的场面会是那样的诡异。 就见周宇后背背着一个两岁大小的胖娃娃,正在对着三个棚子里的孩子们侃侃而谈,而棚子里的孩子们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一点声音也没有,认真地听着周宇在讲课。偌大的地方除了周宇讲话的声音外就只有后背那个胖娃娃时而发出的笑声了。 最令人不解的是棚子旁边一个光着上身的魁梧汉子手里拖着一根碗口粗的木棍子绕着棚子转圈,时不时地还把棍子立起来狠狠地朝着地面敲击几下,随着敲击地面的震动声,明显能看到棚子里有几个男孩子身子跟着颤抖了几下。 这时候两位美女已经看蒙了,这是个神马情况?于是诸葛小小小声地问道:“水生哥,你看那俩人在干啥?” “干啥?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估摸着应该是二狗子研究出来的新的学习方法。你是不知道我们这里的孩子有多野,但是你看他们现在有多认真多听话?还是二狗子能耐啊。” 柳青青皱了皱眉头。恐怕事情不像是水生大哥说得那样,这明显就是面包加大棒的策略嘛。不过倒是挺有意思的。对小孩子一味的纵容也不是啥好事儿。 待三人悄悄地走近后才听明白周宇在说啥,感情这会儿正在上思想品德课呢。就听周宇说道:“同学们,你们一定要明白,我们学习不是为了将来当多大的官,也不是为了能赚多少钱,那到底是为了啥呢?要我说啊就是为了充实自己,使自己能够和社会接轨,和世界同步,使我们这辈子不活在愚昧与无知当中…… “呱呱呱呱”旁边想起来几声热烈的掌声。周宇这会儿正看着孩子们呢,也不看见孩子有啥动作,可是这掌声是咋回事儿? 扭头一看,才知道是柳青青和诸葛小小到了,于是赶忙找了几个年龄大些的孩子帮着照看一下,自己和周虎领着三人就要往屋里走。但是水生这会儿着急赶回去,于是和几人说了一声急急忙忙地回村了。 “青青姑娘、诸葛姑娘,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两天突然就忙了起来。也没时间去接待你们俩,恕罪恕罪。”周宇一进屋就急忙道起歉来。 “那个二狗子啊,你不是忙嘛,你做地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儿啊。我们姐妹俩哪敢责怪你?还有那个三驴子,见着老朋友了怎么也不打个招呼?真是没礼貌。” “我勒个靠!有叛徒了啊。”哥俩齐刷刷地看了一眼叛徒水生尚未消失的背影,心里合计着啥时候暴打这小子一顿。 但是人家喊道自己了。这不说话可就说不过去了。周虎屁颠屁颠地跑到两位美女跟前憨厚地打了两声招呼,然后伸出爪子要和人家握握手。但是那只爪子刚伸到一半就被诸葛小小一下子打了回去。 “嘿嘿。二位美女别来无恙乎?欢迎来到野鸡岭,怎么样。我们这疙瘩还能看得过眼吧?” “嗯,景色还凑合吧,总比一些荒山秃岭地要好上一些。”诸葛小小违心地说道。 “哎呦嗬?就只是凑乎?我说大姐,这话说得可是有些不地道啊。” 看看俩人似乎又要掐起来,柳青青急忙打岔道:“周宇,你怎么还背着个孩子上课啊,这不会是你的小孩儿吧?长得真可爱。” 饶是周宇的脸皮够厚,但是听了柳青青的话也禁不住红了一半,赶紧解释道:“误会,天大的误会啊,我还没结婚呢哪来的孩子?这孩子是我们村里的,他父母要到上山忙,没有时间带,这才放到我这里要我帮着看两天。对了,你们渴了吧?我去给你们接点泉水喝。” 刚说完话这还没开始挪步呢大伙儿就闻到一股臭味儿,周虎撅着鼻子像狗一样转圈闻着,重点放在了诸葛小小身上,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在占人家姑娘的便宜。 诸葛小小柳眉倒竖,小脸通红地说道:“喂,三驴子你跑到我身边闻什么?你以为本姑娘身上会有臭味儿么?我看还是闻闻你自己好了。” 这时候周宇就觉得身后热乎乎的,心里暗道不好,急忙说道:“三驴子,赶快看看是不是大宝拉了?” 周虎急忙跑到周宇身边帮着把大宝放下来,顿时一股臭味儿向周围就飘了过去。哥俩手忙脚乱地把大宝的止尿裤解了下来,果不其然止尿裤上已经沾上了一些黄不拉矶的粘稠物体。 在场的两个老爷们两个大姑娘谁弄过这个啊?没办法周宇只好让周虎去打盆水来把大宝的小屁屁洗干净了,然后又拿来一片干净的止尿裤就要给大宝穿上。 但是周宇穿了两次也没穿好,周虎赶紧把两位姑娘给请到跟前,腆着脸说道:“我说二位,我们两个大老爷们也没弄过这个,这玩意你们熟,就得麻烦你们俩了,给我们家大宝换上吧。” 诸葛小小都要气炸了,生气地说道:“你个死锅盖头怎么说话呢?我们也没生过小孩,怎么会熟悉这东西?” “呦,还谦虚上了,你说这玩意和你们垫的那个卫生巾不是一回事儿么?都是防泄漏的,你就不要谦虚了,就帮帮忙吧。” 两个大姑娘的俊脸“腾”的一下都红了,这个死锅盖头也太敢说了,再说这两样东西也不是一回事儿啊? 周宇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捂着脸站在一旁。这个混账东西这不是大白天耍流氓么?怎么能和姑娘家说这个?人家大姑娘家的脸皮薄,还让不让人活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