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啼笑皆非话姻缘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七十六章 啼笑皆非话姻缘2

要说柳青青人家还是十足的一个大姑娘,何曾见过男孩子赤身露体的?这会儿能说出话来就算是不错了。 可是任凭柳青青怎么喊,中间除了豁牙兔懒塌榻地眯缝着大眼睛看了一眼柳青青后,周宇照样是呼呼大睡,一点也没有醒来的意思。 门口的诸葛小小急了,从外屋的水缸里舀起一瓢凉水快步进了屋子,照着周宇身上就泼了过去。 “有敌人!”正在与周公探讨问题的周宇被一瓢凉水浇在身上后以为有毛贼入侵,恍惚中看到炕沿边有两道人影,于是一个饿虎扑食就扑了过去。 诸葛小小这丫头由于做坏事心里发虚,浇完周宇后撒丫子就跑,结果躲开了周宇的扑食,可怜的柳青青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一下子就被周宇抱了个满怀。 “咦?鼓鼓的,软软的,怎么还有一种特别好闻的香味儿?”被这种异常情况一刺激,周宇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这会儿眼睛也能看清楚了,原来是佳人在怀。嗯?不对,佳人在怀啊!这家伙一激灵赶紧松开了双臂。 柳青青这会儿已经傻了,没想到熟睡中的还光着上身的周宇闭着眼睛一下子就把自己抱在怀里了,闻着这个体格健壮的雄性的气息,柳青青就感觉自己浑身发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感觉周宇松开了自己,柳青青赶紧往后一撤,要知道刚才周宇是前半身搭在柳青青身上,后半身还留在炕上。这突然的一撤周宇就没有了支撑点,就听“扑通”一声。周宇大头朝下就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给周宇摔出了灵感,揉了揉摔得生疼的脑袋。周宇脸上涌出不解的神色,气呼呼地说道:“喂,这到底是咋回事儿?我刚才不是在炕上睡觉么,怎么摔到地上来了?青青,小小,你们俩咋进到我的屋子里来了?咦?不对呀,我这身上怎么全是水?苍天呐,大地啊,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果然两个女孩子被周宇恶人先告状这招儿给弄晕糊了。也没时间分析刚才周宇的举动,诸葛小小弱弱地说道:“周宇,你先别生气哈,是这么回事儿……” 诸葛小小就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末了还请求周宇不要生气。 “妖魔鬼怪?还他娘的变成大便?这小子也太抬举自己了,就是变那也是变成鸡屎好不好?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 谁知道笑了一会儿后周宇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咬着牙煞有其事地对诸葛小小说道:“小小。叫不醒我你就用凉水泼我?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么?我在睡觉的时候如果受到攻击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发起反击,还好我刚才只是扑过去想把你撂倒,这要是先出脚你不就破了相了么?记得没有下次啊。” 说完这家伙套上衣裤没敢看柳青青一溜烟地就跑掉了。一边跑还一边大声说道:“你们俩在家里等着啊,我去把那泼大便给给弄回来。小小你把坛子准备好啊。哈哈哈哈。” “青青,这回你不用尴尬了,周宇那家伙还以为他刚才抱得是我呢。对了。刚才被人家抱着的滋味儿舒服吧?嘻嘻。” “柳青青俏脸一红,小小这个傻丫头被周宇的表演欺骗了。这个坏家伙刚才可是和自己对了一眼,这样还能认错?只不过是想自己能找个台阶下吧。不过刚才那种情况确实也不能怪他。任谁在那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先想到要非礼谁,只不过都是本能的反应而已。不过那家伙的身体怎么会那么健壮呢??” 想到刚才的闹剧和周宇强健的身躯,柳青青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嘴角禁不住向上微翘。 当周宇赶到战斗鸡的老巢时眼前的一幕简直是太扎眼了。就见战斗鸡被吊在树杈上,嘴上被干草绑得死死的,正在奋力挣扎着。树下一个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裤头的大汉拿着一根树枝在它身上指指点点。 “他娘的,我还以为是啥妖魔鬼怪呢,原来是只大公鸡,我说哥们,你是一只鸡好不好,你他娘的不打鸣发出鬼叫干啥?吓得老子连裤子都没穿就跑出来了。 本来老子还以为这次要玩完变成大便呢,你他娘的不给老子长脸啊,你他娘的是想让我变成鸡屎是咋的?你说你是不是找抽?”说完拿着树枝又敲了战斗鸡几下。 战斗鸡这会儿都快委屈死了,心里愤然道:“这个傻大个儿是从哪里来的?本鸡天天都是这么打鸣的啊?我主人都没脾气你生个鸟气?”但是苦于嘴巴被绑和自身的语言能力,战斗鸡只能呜呜地奋力挣扎着。 战斗鸡现在可是周宇的宝贝,自从习惯了战斗鸡的打鸣声之后,自己睡眠的质量得到了明显的提高,这玩意现在对自己来说可不是闹钟,那可是地地道道的催眠曲啊! “三驴子你给我住手!赶紧把二哥的宠物鸡放下来,要是我的战斗鸡少了根鸡毛,小心我把你吊起来打。”看到周虎又举起了树枝想要开打,周宇急忙大声制止道。 “二狗哥,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这只死公鸡大清早的就鬼哭狼嚎的,差点没把你兄弟吓死。我现在教训教训它还不应该么?” 周宇讪讪一笑,不好意思地说道:“三驴子,这事儿吧其实怪哥哥没事先和你们说清楚,这只大公鸡自从被吓了一次后打鸣就是这个动静,习惯了就好了。哥哥给你陪个不是啊,你看它怪可怜的,还是放了它吧。” 周虎眼珠子转了转,再看看树上吊着的大公鸡感觉也确实有些可怜,于是大度地说道:“行二狗哥,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天就放过这只大公鸡。但是它再要是吓我后果就是斩立决了啊。” 周宇满脸黑线,这个臭小子还那把上了。不过想想这么结实的汉子被一只大公鸡吓成这样也确实是没面子,也就不不稀得和他计较了。于是上前把战斗鸡给放了下来。 一被松开,战斗鸡立马就扑到周宇的脚下挨着周宇的裤脚就不离开了,浑身瑟瑟发抖。周宇哀叹了一声,这家伙这次被三驴子又教训了一顿,明天不知道会出来什么声儿呢,希望不要太吓人,话说自己也伤不起啊! 在周虎的要求下,周宇把上衣脱下给这小子穿上,然后才抱着战斗鸡和他才返回到院子里。 这会儿柳青青和诸葛小小正急得满院子走着。自己二人要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早就跟着周宇去了,哪里还会呆在这里干着急? 终于看到哥俩回来了,二女急忙迎了上去,诸葛小小更是围着周虎转了两圈,发现确实没少啥零件后这才放下心来。 柳青青看到周宇手里抱着一只大公鸡不禁疑惑道:“周宇,你们哥俩刚才没遇到危险吧?对了,你怎么抱着只大公鸡回来了?” “这个嘛还是让虎子和你们说吧,我这边实在是不太好说。”周宇强忍着笑说道。 “啊,那啥。刚才我不是出去降妖捉怪了吗?走出院门不远就看到一只金冠红毛怎么着也能有一层楼高的大妖怪。其实我当时挺害怕的,但是一想到院子里有小小和青青大姐,而且还有我可亲可敬的二狗哥,于是我就不不怕不怕了。抡起铁锨就和这只妖怪大战了三百回合,最后这只妖怪被我打回了原形。呶,不就是我二狗哥抱着的那只大公鸡么?” “扑哧”一声。两女同时笑了起来,真是一笑倾城。双笑倾国,看得哥俩眼睛贼亮贼亮的。 “周宇。刚才不会是这只大公鸡在打鸣吧?”柳青青一边笑一边问道。 “嗯~~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周宇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咯咯,三驴子,你刚才就是去把这只大公鸡给捉回来了?好大的威风啊。亏得本姑娘还为你掉了三滴眼泪呢。还变成大便?喂,你怎么不变了呢?你倒是便给我看看啊?你就是个大骗子,吹牛大王!” 说着说着诸葛小小感觉还不解气,抬起白生生的小腿照着周虎就是一脚。 周虎哪能老老实实地让她踹?赶紧闪身就想躲开。谁知道这一闪身上衣就随风摆动,露出了里面的内裤,加上一大早地就收到惊吓,导致诸葛这一脚正好揣在了周宇的后屁股上了。 看到周虎的红内内,诸葛小小俏脸通红,急忙转过身去跺着脚娇羞地说道:“臭流氓,还不进屋把裤子穿上?” “哎,哎,这就去,这就去。”说完后周虎一溜烟地跑回屋子里。 大早上的闹剧终于过去了,柳青青抬手看了看表,发现才六点多一点儿,便对周宇说道:“周宇,咱们去看日出吧?我长这么大还没在山上看过日出呢。” 周宇看了看天色,发现东方还没红起来,过一会儿就到了太阳在山间刚刚升起的时候,继而点了点头,于是大手一挥四个人一人带着一个板凳兴高采烈地奔着山顶而去。 四人在一棵大松树下坐好,俯视东方的苍穹。 就见漫山遍野之间白雾茫茫,人的视线根本就不能穿透,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近前被白雾笼着的影影绰绰的树林。大约过了七八分钟,薄雾渐渐散去,东方天际出现了鱼肚白,是那么柔和,那么光洁。 它不断地扩大,仿佛要淹没这世间的一切。慢慢地它的底层微露着淡红色,四周的云也发白了…… 四人目不转睛地望着这一切。两位美女已经看痴了。 一会儿,那淡红色加深了,范围越来越大,把邻近的云也照得发亮。这时,东方的天际发红了,在那重重叠叠的峰峦的最东端,红得最浓,最艳,好像正在燃烧着大火,而且在蔓延扩大。 就在这一刹那间,那红绸帷幕似的天边拉开了一个角,红日羞羞答答地露出了一条弧形的边,并且努力地上升着,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半圆形,而且随着不断上升放着强烈的光,把周围红云撕扯得粉碎。 四人的眼睛被这强光刺激着,微微感到疼痛,可是依然不舍地紧紧盯住它。 那半圆形不断上升,像一个火球在天边跳动着,最终挣脱了束缚,一轮红日喷涌而出。 太阳在紫色的雾气中升起,红日光照云海,五彩缤纷,灿若锦绣,向周围喷发出耀眼的光芒。顿时,天地间霞光四射,大地万物都披上了一层金装, 太阳慢慢升高了,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撩开了轻纱似的薄雾。树林、小溪、以及那漫山遍野的绿都露出了清晰的轮廓…… 四人心里都感叹着大自然赋予人类的无边美景,柳青青和诸葛小小甚至都产生了扎根野鸡岭的想法。(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