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凯旋而归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十八章 凯旋而归

周宇想了想然后又摇了摇头,恳切地说道:“张叔,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本来我也是想利用这次机会赚点小钱花花的,但是看到那些山民们的清苦这个念头就打消了,我不是清高也不是在装好人,可是这钱我要是抽走一部分的话这辈子我都过不去良心这道坎。再说我还年轻,犯不上打这点小注意,您说呢?” 听完周宇的话,张强眼里露出了崇拜的神情,还是老大牛叉啊,不会被金钱所击倒。 张伟则使劲地拍了拍周宇的肩头,赞赏地说道:“好孩子,叔叔不如你,不如你啊!行,就按你说得做。不过叔叔给你的好处费你可得收着,这是规矩,生意人什么都能破,就是规矩不能破。”说着递给周宇一张银行卡。 周宇也没推辞结果银行卡调侃道:“张叔,我知道你有钱,那我就不客气喽?咱也来一回打土豪分田地。” 张伟哭笑不得地说道:“臭小子,就你叔的钱好花?我看你就是一个小白眼狼!”说完后自己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几人又聊了几句后周宇和张强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由于是专车再加上张强开车超猛,从县城回到太平镇只用了一个半小时。虽然已经快五点了,好在集市看车的大爷尽职尽责依然在守着唯一的一辆二八破自行车,把周宇感动地不行了,硬是塞给了大爷十元钱以表敬意,大爷乐呵呵地收下了并善意地提醒周宇以后做事儿靠点谱儿,像他这样好心的人可不多了。 张强在车里嘿嘿直乐末了才苦着脸说道:“老大,你这么大个自行车我这轿车也拉不了啊?要不你还继续放这里改天再来取得了。如果没丢说明咱运气好,如果丢了那咱就再买台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反正你现在有钱了,我爸给你那张卡里足足有十万块呢,多少自行车买不来?” 周宇摇摇头,话是这么说但是这台自行车可是陪伴了父母将近十五年了,真要是嫌费事给弄丢了父母肯定会伤心的,今天说什么也得给弄回去。 思索了一会儿周宇对着张强说道:“强子,要不我骑回去得了,反正从这里到村里的山道也不好走,全是大坑,就你这开车技术我还真不放心。就这么定了,你帮我把麻袋绑好后就回县里吧,改天我再去县里看望咱爸咱妈,怎么样?” 张强的大嘴张成一个大大的“o”型,压低了声音说道:“老大啊,刚才那看车的老头简直就是火眼金睛嘛,你还真就不是个靠谱的人。你说你是怎么想的?几十里山路你一个人骑着辆自行车驮着两麻袋二百多万的现金赶路?我嚓啊!这有多危险你知道不?” 周宇若无其事地说道:“强子你别急眼呀,咱有事儿好好说,你好好想想你说我骑着这么一辆破自行车还驮着两个大麻袋,一看就知道不是来镇里买种子就是卖化肥,谁他娘的能想到这是两麻袋钱?再说这一道上安全的很,从建国后这里的土匪路霸什么的早就被我太公带着人马给扫平了,现在谁敢在这一片得瑟?所以兄弟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听完老大的话张强吧嗒了几下嘴,你别说老大的话还真在理儿,从理论上讲还真是没什么危险,于是也就不再坚持开始帮着周宇装车。 山里人一般都是使用自行车到镇里采购或是驮些应时山货到镇里贩卖,所以自行车买得都是那种在后车座两边带支撑架子的自行车,平时把架子收起,使用的时候就把架子放下,方便的很。而且老爸的自行车为了方便在后车座上还缠着几道自行车的废旧里带,上面帮着挂钩。 哥俩把两麻袋现金分别放在两个支撑架上,然后周宇用车里带缠了两圈然后把挂钩挂死,这样两麻袋现金就牢牢地固定在自行车上了。 和张强打了个招呼后周宇前搭腿上了自行车哼着小曲儿优哉游哉地向着村里骑去。 不提周宇此时的心情有多悠哉,周家村的村民从下午开始就几乎没有出去干农活的了,或在在家里歇着,或三五十人的聚在一起议论着,并且还不时地会派人到村前的石桥上望上几眼。 就这样从一点到两点、两点到三点……一直等到现在,乡亲们的眼睛几乎都要等蓝了。 即使这样焦虑地等待着,也没有一人到周定国家里问问情况,因为人家两口子的焦虑不会比自己少。大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管怎么样,孩子尽力了就行。” 就在周宇汗流浃背地拖着两大麻袋现金上了石桥的时候,坐在桥头负责侦察敌情的四爷爷家的小孙女囡囡揉了揉眼睛,用力地推了一把正在打瞌睡的哥哥急促地说道:”铁蛋哥哥快醒醒,你看那个骑自行车的是不是二狗子哥哥?” 周铁蛋小盆友马上睁开了小眼睛,用手抹了把嘴角的哈喇子,把小眼睛瞪得大大地向前看去。这可是最要紧的事儿,妈妈可是保证过只要二狗哥能把钱带回来就会给自己和妹妹五块钱买糖吃,五块钱啊,那得买多少糖啊? 于是铁蛋和妹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那个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的人影,待到看清周宇的容貌后两个小家伙撒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着:“二狗哥回来啦、二狗哥回来啦、二狗哥拖着两个大麻袋回来啦…… 清脆的童音瞬间打破了周家村的宁静,随着两个小家伙欢快地奔跑飘向各家各户。 各家的女人坐不住了,擦了擦还在做饭的双手就要出门,但是被自己的汉子吆喝了一嗓子后又乖乖地回到灶台边。汉子们对自己的女人大声吆喝道:“你给我在家呆着,哪也别去!二狗子是回来了,即使这山货大价钱卖出去了那也轮不到咱去要钱。你说一大帮人到人家家里去要钱这算是什么事儿?是信不过人家么?再说还有定邦大哥和张会计呢,哪轮到你一个女人家出头? 可是你想没想过要是二狗子这次没把山货卖出去怎么办?你颠颠儿跑到人家家里去要钱这不是要人命么?我告诉你如果山货真没卖出去不许你到处嚼舌头,人家对咱是有恩的呀!要是让老子知道你在外乱嚼舌根子老子就休了你!” 话糙理不糙,尽管这些爷们话说得不是很讲究,但是了解自己男人的周家村的妇女们最后没有一个走出家门去问问情况,只能默默地承受着这要命的煎熬。 两个小孩子的声音周宇听见了,放慢了骑车的速度,待会儿到了村里应该是夹道欢迎的场面吧?想道这里周宇的心里就更美了。 可是令周宇沮丧的是这一路行来别说夹道欢迎,就是人影也不见一个,甚至狗崽子也没见到几只。这是个神马情况?村里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高云淡的了?嗯~~?难道自己走错地方了,这里不是周家村? 胡乱猜想中周宇到了自家的大门口,就见父母眼巴巴地望着自己,身子还一个劲儿地抖着。可见两位老人为自己担了多大的心。 “你这熊孩子咋这么晚才回来?都这会儿了还不忘买东西?妈都急死了。” “儿子,进家,快进家,人没事儿就行,山货卖不出去也没关系。” 老爸老妈怕儿子上火纷纷说道。 知道父母为自己担心,周宇感受着温馨的亲情,同时自豪地拍了拍两只大麻袋神秘地说道:“爸、妈,你们怎么就知道我没卖出去?对儿子就这么没信心?你们猜猜这里装得是什么?” 老两口相互看了一眼露出惊喜地神色,王桂兰激动地问道:“小宇,你是说山货都卖出去了?难道这麻袋里装得都是钱?我的天呐!” 老爸周定国最直接,赶紧把大门关上了,然后用压抑的声音急促地说道:“臭小子快打开让老子看看,他娘的两麻袋钱呐,谁见过这么多钱呐!今天老子要开眼了。” 两百多万要是在银行里只是个数字,但要是现金摆在面前足以震倒一批人。周定国夫妇对着两麻袋钱就足足瞅了能有十分钟才缓过来。 看着老爸老妈向往地眼神,周宇开玩笑道:“爸、妈,这钱也不算少了,要不我们就不给大伙儿发了,咱么带上这些钱跑路吧,有了这些钱以后你们老两口就能过上神仙般的日子了。” 话没说完周宇屁股上就挨了两脚,破天荒的这次的两有一脚是老妈王桂兰踢得。王桂兰声色俱厉地说道:“小宇,说什么话呢?你要是真敢昧了乡亲们的钱我就打死你,就当我没生过好了。咱虽然穷,日子过得紧吧,但是咱不能生出坏心思啊!要是我和你爸真拿了这些钱死后都得下油锅啊!”

下一篇   第十九章 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