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承包凤凰山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八十一章 承包凤凰山1

和老妈谈妥了花花一家子山上的事儿之后,周宇就和家人说起了想要承包凤凰山的事儿。 听了儿子的想法周定国是愁容满面,一双大手一直搓着脸,叹了口气后对周宇说道:“小宇啊,我看这事儿难度不小,据我所知凤凰山以及周围的一些大山那都是国有的,根本就不允许私人承包。咱村所能做主的也就是野鸡岭以及一些个荒山土包的。再说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上头让你承包了,那么大的一座山头好几千亩的土地你能干啥?我想就是承包费也得是个天文数字,一年没有个十万八万的估计够呛。 再说了你不就是想要找个大一点的地方养鱼么?你看咱村的仙浴湾咋样?地势好,周边景色优美,水质优良。而且那一片水域足有好几百亩,应该足够你用了,你要是觉得行咱爷俩现在就找你三叔说去。” 说着说着,周定国就感觉旁边的三人看自己眼神有点怪怪的,不禁疑惑地问道:“家里的,你们咋都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我?难道我说得有不对的地方么?” 王桂兰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强忍着笑说道:“当家的,你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说话怎么还这么不长脑子?是,你说的都不错,可是你想没想过要是咱儿子在仙浴湾里养鱼,就算是养殖成功了,你是让他每天撒网捕鱼还是你扎猛子下去给他捞?咱儿子包的是水塘,不是大湖!” 看到老丈人和儿子很痛苦的憋着笑,周定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讪讪地说道:““仙浴湾是有点大了哈!” “噗”,周宇实在是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老爸太有意思了,没想到这么大岁数了还会卖萌。王云海父女俩也是忍不住笑。 笑完后王桂兰对老头子说道:“当家的,要我说咱儿子的眼光就是比你强,亏你还经常打猎,满村满山的溜达,怎么就不记得调兵山上那一片大水塘子了?要我说那里才是用来养鱼最好的场所。” 朝老妈竖起大拇指,周宇拍着老妈的马屁道:“谁说女子不如男?妈,你真是太聪明了,我建议现在就剥夺掉我爸一家之长的权利,由老妈你来担任。至于我爸嘛就给你打打杂,跑跑腿好了……” 王桂兰嗔怪道:“臭小子净瞎说,不过小宇啊,你爸有句话说得对,凤凰山那是国家的,想要承包过来还真不容易。” 看到女儿女婿不住地在那里唉声叹气的,王云海挺了挺身子沉声说道:“定国、桂兰,事情还没开始做呢咋就叹上气了?事在人为,即使不成也不用这样。我们再想别的法子就是。” 周宇暗暗地点了点头,姥爷说得对,此路不通就找别的路,条条大路通北京嘛。可是一想到那风景秀丽。有如仙境的凤凰山周宇着实是舍不得它从手中溜掉,说啥也得想法子把凤凰山弄过来。 其实在周宇心里不是没有想过仙浴湾,仙浴湾尽管面积大。但也确实是个用来养鱼的好去处。至于老妈担心水域过大那是因为她不了解自己儿子的能耐,只要是养殖业和种植业方面。自己绝对是“空间在手,天下我有”。 但是仙浴湾在周家村百姓的心里是至高无上的。因为那里记载了周家村祖辈的辉煌与丰功伟绩,所以仙浴湾也只能是周家村的仙浴湾而不能是某一个人的仙浴湾,这也是周宇的底线。 再者在周宇的心里仙浴湾还有大用处呢,绝对能给村里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爸妈、姥爷,你们先做着,我现在就去三叔家看看三叔和太公是个啥意见,不过你们也不要担心,姥爷说得对,这条路不通了我们再想别的法子就是了。我走了哈。”说完就走出院子奔着周定邦家走去。 在院门口树荫下正在给几个大老爷们讲述自己往事的太公看到周宇来了,立马站起身对着那几位撇撇嘴道:“我们家二狗子来了,你们几个兔崽子可以滚蛋了。 哼,老子大中午的看你们没啥事儿瞎溜达,这才好心好意地给你们灌输革命思想,好让你们知道这江山来得有多不易。可是你看看你们一个个呲牙咧嘴的没有一点耐心烦。 哎,我就不明白了,我咋一说起以前的事儿你们就跟吃了毒药似的难受?” 这几个老爷们都是村里的壮汉,年龄最小的也有四十多岁了,这会儿虽然被老太公骂得狗血喷头但是仍和小绵羊一样乖,满脸通红地低着头听着太公训斥。 老太公抹了抹嘴边的唾沫星子意犹未尽地继续说道:“你们几个兔崽子命好赶上好时候了,老头子我现在正在修身养性期间不宜动怒,所以就不和你们计较了,要不然看我不揍死你们。” 说完神清气爽地迎接自己的好曾孙去了,原地只留下几张苦瓜脸。 几个老爷们赶紧起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防止再被老太公给遇上了。 这时候有人说话了:“吴老大,你说你他娘的是不是吃饱了撑得,大中午的非得出来溜达,而且还拽上我们?好吧就是你带着我们溜达也没啥错,可是你不应该走这条道啊,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家太公的脾性?我滴妈呀,幸好老头子上次听了二狗子的话要修身养性,否则今天还真能被踹上两脚。” “周定超你少在那里放马后炮,我他娘的哪知道老头子不睡觉在门口歇凉?再说老子都是有孙子的人了,不也是和孙子一样被老头子狂喷一气么?你说你有啥好郁闷的?话说我们这些人不就是听着老头子们的故事长大的么?有段时间没听了,今天听听再被骂上几句你还别说这感觉还真是舒坦。” 周围几个老爷们齐刷刷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吴老大的说法,这被老太公上了一课再骂上几句咋就那么舒坦呢?看样子自己还真是块贱骨头啊! 众人相互看了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这时候周定超揶揄道:“吴老大我看你就是个贱坯子,怪不得你叫吴老大你儿子叫吴老二呢。对了你孙子大宝那孩子可不错,你可不能再给孩子起名儿叫做吴老三了。” “哇呀呀,定超你瞎说啥?那不是我们家小子出生时我一高兴喝了二斤酒说出的醉话么?啥他娘的吴老二,老子的儿子大名叫做吴勇好不好?你们这几个家伙太不是东西了,定超,你要是再瞎说信不信我把你年轻时候相亲的那一段给你抖落出来?” “哈哈哈,吴老大,说吧,我们还没听过呢……”几个大老爷们一边走一边大笑着,吓得道边大树上休息的鸟儿扑棱棱地飞走了。 周虎这时正在收购野菜和野果子,三婶也在帮着忙乎着。周定邦在收购处帮着忙活了大半天,这时正在炕上躺着歇息一会儿,看到爷爷陪着二狗子进来了,赶紧起来招呼着周宇坐下。 “二狗子,这大中午的你咋回来了?这些日子可是苦了你了,对了山上的事情还顺利不?” “太公、三叔,你们放心吧,孩子们现在很听话,学习的劲头那是杠杠的,再说了你们也不看看是谁出马,这事儿要是做得不好,你们说我还有脸见江东父老么?” 太公笑呵呵地戳了周宇一下,“你这臭小子,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对了,你这大中午的从山上跑下来应该是有啥事儿吧?” 周宇伸出大拇指在太公眼前晃了晃,然后煞有其事地说道:“太公,要不说你老人家就是厉害呢,那真是火眼金睛,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我这还没撅腚呢您老就知道我想拉屎了,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服”字的音还未落,就听见“砰砰”两声,周宇后屁股就挨了两脚。就见太公和周定帮浑身哆嗦着,细看的话俩人满身都是细小的鸡皮疙瘩。 “二狗子,有话说有屁放,要是你小子再说这么恶心人的话看我不收拾你不?他娘的,我闲着没事儿揣测你撅腚拉屎干啥?你和三驴子两个小王八蛋一天到晚的要我修身养性,可是就像你这样老是这么恶心我我咋去修身养性?” “嘿嘿,太公三叔你们别生气哈,这些可都是我的心里话,也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是,你们可以收拾我管住我的嘴,但是我这颗向往自由的心你们能管住么?怎么连真话都不让说了?最后再让我说句心里话吧:太公,说真的,我老崇拜你了。” 老太公和周定邦这回好悬没吐出来,见过恶心人的也没见多这么恶心人的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所以这二位又出脚了,但是这回周宇可是学精明了,说完后就退出去好几步,总算是避免了两只大脚印在屁股上的厄运。 “行了行了,你个小王八蛋也别躲着了,这会儿我就让你弄得头昏眼花加恶心,你有啥事儿还是赶紧说吧,说完了我好睡觉去。” 看到太公说话了,周宇立马就正经起来,爷儿三个坐在大门洞子边上就聊开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乡亲们先看着,下一章半小时之内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