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悲催的周虎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八十四章 悲催的周虎

周虎抹了一下嘴继续说道:“二狗哥,我发现这两帮人马不太和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打群仗了,要我看你这里还得清减清减,做为你的兄弟,这个忙我是帮定了。 估计把花花一家子给杀了你是舍不得的。要不就把两只大野猪给宰了吧?最后要是实在还不行就把那只黑兔子也给宰了,小小还惦记着那它那身皮毛呢。” 这小子越说越兴奋,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宇的脸已经气绿了。 嘴角流着哈喇子,周虎腆着一张大脸继续说道:“二狗啊,不是兄弟说你,放着这么两头大野猪在山上你这不是馋我么?自从我上次吃了二大娘烀得野猪肉之后我就吃不下别的肉了,那叫一个香啊,一口嚼下去简直是滋滋冒油啊!二狗哥你要是不出声就代表你同意了哈,我这就把两头野猪弄到车上拉回去,咱们今晚就来一顿野猪大餐,哎呦,简直美死个人喽。” 这厮说完用大手擦了一下口水,然后从身后神奇般地拿出一根绳子就要对大野猪下手。 周宇一把把绳子抢了过来,用手指着周虎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周虎这小子一看苗头不对,赶紧地往院外走去。 等到周虎已经出了远门,周宇对着站在门口两头大野猪说道:“大红、二红,给我拱那个臭不要脸的,他要吃了你们俩。”然后用嘴巴比划着拱的姿势,右手指了指周虎。 大红和二红由于刚才被花花吓唬住了,这会儿又羞又恼。听了主人的话感情这还有一个比那只死狗还坏的家伙。于是后腿儿一挺,奔着周虎就发动了。 周虎正忐忑不安地往前走着,打算到附近的小树林里多多。等二狗的气儿消了再回来。谁知道还没找到地方呢就发现两头大野猪从屁股后头追了上来,周虎吓得是心肝乱跳,俩丫子加一丫子撒丫子就跑,最后神奇般地又爬上了当初被野猪吓得爬上过的那棵大松树上。 周宇也不召回大红和二红,就让它们在树下晃悠着。话说三驴子上了树之后小院里清净了许多,既然这样还是让这小子在树上呆一会儿吧。 树上的周虎这会儿算是体会到了嘴贱和嘴馋带来的苦果,看到两头大野猪就在树下一直哼哼着也不离开,时不时地还用两双猪眼狠狠地瞟了他几眼,周虎这个恨呐。但是最可恨的还是二狗哥。 想想自己可是周家村年轻一辈中的俊杰啊,身材高大威武。这脸蛋子么也算得上棱角分明,就算不是帅哥那也得叫一声铁汉吧?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不可多得的一代俊彦竟然被两只畜生连续两次吓得爬到了大树上,这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自己以后还咋混? 但是看到周二狗子那个家伙在院子里忙着逗弄小狗崽们,竟然看都不看自己这个受害人一眼,就由着两头大野猪在树下耀武扬威地吓唬自己,周虎这个气啊。骑在树上大声地喊了起来:“喂,周二狗子,你还有没有点人xing了?我可是你兄弟啊。 老话不是说了么,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你可倒好,不但不和兄弟一起打虎,反而和老虎串通起来打兄弟,我这颗火辣辣的心啊你就是个十足的败类。等我回去后看我不告诉太公。你这个人类的叛徒就等着老头子拎着拐杖追杀你吧。” 周宇好悬没笑死,这个死三驴子就知道瞎白乎,自己咋就成了人类的叛徒了呢?看样子这小子教育的还是不到位啊。 于是周宇笑呵呵地来到院门口,隔老远对着周虎大声说道:“我说三驴子,你刚才不是要吃人家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吧?我告诉你,这山上的动物可都是我的朋友,你小子以后把你的吃相收敛点,别动不动不是想吃这个就是想吃那个的,记住了没? 还有啊你刚才叫我啥?周二狗子?好好好,你小子既然现在能耐了。那就不要求我啥了,哎呦,这一天造的我怪累的,我得回去睡觉了,你先在树上风凉风凉吧。” 要说周虎同志还是有些血腥的。根本就不受周二狗子的威胁,就这么骑在大树上坚持着。 此时已经靠七点了,天上的太阳都快打烊收工了,这会儿正忙着往家赶呢。西边的天际只剩下一窄溜的红晕。今天的风很大,是个难得的凉快天,加上又是傍晚,所以山上风很大,尤其是大松树上更是树杈摇动,枝叶乱摆。 周虎这会儿只穿了件汗溜和一条大裤衩,在大松树上是瑟瑟发抖。该死不死的这棵大松树上还有几个大鸟窝,这会儿无论是大鸟小鸟还是老鸟已经在外面溜达一整天了,正拖着疲倦的身子一窝蜂似的往家赶,想要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谁知道还没到家门口呢就看到一个棍状生物骑在大树中间的树杈上。这群鸟雀好悬没叽歪死,你说这个家伙不是给自己添堵么?有心上前把他赶走吧,但是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小身板还是放弃了。 不得已这群鸟雀围着周宇开始念经了,叽叽喳喳的声音好悬没把周虎给烦死,而且这声音还他娘的是立体的,上下左右全是鸟雀的叫声。 忽然周宇感到后脖梗子热乎乎的,似乎有液体落在了上面,而且还在慢慢地往下淌。赶紧用手一抹,待到把手抽回来时周虎一看好悬没气死。 就见手上沾满了绿了吧唧的黏黏的东西。鸟屎,这他娘的是鸟屎啊!他娘的而且还是热乎乎,稀溜溜的。 周虎抬头向上看了一眼,就见上空上盘旋着几只老鸦雀,正扑棱着翅膀在得意地鸣叫着。这会儿其中两只又飞到自己头顶对准了自己,周虎就见从那两只缺德的老鸦雀后腚掉下了两摊东西,飘飘悠悠地奔着自己就落了下来。 周虎也算是敏捷,甚至一闪就躲开了,就听“噗噗”两声。两摊鸟屎落在了身前的树枝上,还冒着热乎气儿呢。 周虎慨叹一声:真是虎落树上被鸟欺啊!今天自己的点子真是背到家了。罢了,大丈夫能伸能屈,被周二狗子欺负了总比被几只傻鸟欺负了有面子。 “二狗哥,我的亲哥哥哎。兄弟我刚才在树上冥思苦想,忆古追今,思如chao涌,我感觉我错了。我现在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二狗哥我很痛苦啊! 你说不管动物还是植物,总归是一切生物不都是人类的好朋友么?就是树下的两头大野猪那也和咱的亲兄弟差不多啊。你说我咋就能昧着良心想要宰了它们吃肉呢?这不是手足相残么?” 周宇这会儿正在院子里剁菜喂食动物们呢,听了周虎的话就觉着浑身发冷,一哆嗦菜刀好悬把手给剁了。 “周虎这小子不会是被憋疯了吧?这他娘的说得都是啥啊?臭词滥用!” 不过终究也不能老让这小子在树上呆着不是?于是周宇放下菜刀来到大树下把大红和二红给支走了。 等到周虎下来后这小子腿麻得都不会走道了,只是一个劲儿地对着周宇嘿嘿发笑,但是周宇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小子牙根咬得狠狠地呢? “三驴子,这回知道错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后保证不会再打你这猪兄弟的主意了。” “靠,那是你的亲兄弟好不好?刚才的话可是你说的,我看你今晚就和你那两个兄弟一个被窝好了,话说我们家猪圈的环境还不错。” 周虎咬了咬牙没说话,直到脚不麻了这才攒足了力气朝着周宇就扑过去了,一下子就把周宇撂倒在地,结果哥俩你来我往地在地上就滚开了。周虎一边使着劲嘴里一边念叨着:“让你吓唬我。我这小心肝好悬没被吓出来,刚才还被淋了一脖子鸟屎呢……” 周宇已经笑得不行了,很是被周虎抽冷子偷袭了几下,最后哥俩以平局收场。 山间被薄雾笼罩着,山风吹过,远处松林传来阵阵的呜咽声。溪水潺潺,清澈得一塌糊涂。吃过晚饭的哥俩满头大汗地来到小溪边脱了衣服就跳到了溪水中冲洗着身体。虽然溪水有些凉,但是这俩人的身体绝对是强壮无比,加上刚才一顿野战,这会儿被微凉的溪水一冲真是舒爽无比。 豁牙兔骑在大红的身上带着自己的班底也跟着进入了溪水中。不过这回小家伙和两只大野猪可是离花花一家子远远的,领教了花花的彪悍后这伙儿动物早就没有了傍黑时的嚣张。 花花这会儿连鸟都没鸟那群动物,而是陪着老婆孩子在溪水里玩耍着。就那只小黑兔以及两头野猪的得瑟样儿,要不是小主人以和为贵不允许打斗,自己早就带着老婆把这帮家伙咬趴下了。这会儿还能让它们在水里戏耍?开什么玩笑? 哥俩洗好后带着两群动物回到了院子里。周宇把动物们分帮分派地都给弄去睡觉了,这才和周虎走出院门来到了大松树下。 还没说话呢,周虎就围着这棵大松树转了好几圈,结果也没看出啥来,这才说道:“二狗哥,兄弟求你个事儿呗,赶明儿个我过来把这棵松树砍掉咋样?你想想看哈,我在这棵松树上可是没捞好儿啊,这棵树简直就是我的灾星。” “滚一边儿去,你自己不干好事儿怨树干啥?别生不出孩子赖炕凉,你应该找找自身的原因。” “嘿嘿,咱不就是开个玩笑么,看你,还当真了。对了二狗哥,我下午回家的时候听说你要承包凤凰山和青牛岭,真不愧是我的二狗哥,太牛逼了。到时候你是大寨主,我可就是二寨主了……” 哥两个真诚地聊着,述说着现在,憧憬着未来。溪水潺潺倾听着二人的心声,山风瑟瑟,把二人的梦想吹过大山,飘向远方…… 直至一弯老月慢慢爬上了枝头,虫儿停止了鸣叫,俩人才走进屋里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