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老鹰,又见老鹰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八十六章 老鹰,又见老鹰2

听了周宇的话周虎拍了拍胸脯应声道:“行二狗哥,都听你的,以后我看看换个人忽悠,不过从老郭那儿忽悠来的钱我可是一分没动,全都作为基金上交到张会计那儿了,专门给那些军烈属五保户使用。不过你说得对,老郭同志真是不错,是个有心人呐,我代表人民感谢他啦。” 最后一句话听得周宇有些反胃,于是说道:“三驴子,我怎么感觉你小子最近说话越来越不着边际,而且还动不动就咬文嚼字的,关键是你嚼得也不对啊,净是臭词滥用。” “哦?果真如此么?可是我感觉好好嘛。哎呀二狗哥你是不知道啊,最近我经常和老曹通电话探讨探讨方块字的运用以及语言的技巧问题,难不成这老小子都在瞎说?” 周宇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瞪大了眼睛问道:“三驴子你说啥?你和曹猛探讨这些?他不是在学习正宗的伦敦音么?怎么又研究这个了?” “啊,老曹说了,语音教材里教得根本就不是标准的伦敦音,而是青山县这边的土音。听说老曹也是最近才发现他在吟诗作词方面很有天赋,所以兴趣暂时就转到这方面来了。而且他还和我说最近写了一本诗集,打算找个出版社出版呢。” 我勒个靠啊!周宇现在都想咬死曹大佛爷了,这老小子太坏了,就他那熊样东北话都说不利索还写诗?这次三驴子明显是被人家忽悠了。 “三驴子,让你小子一天到晚地忽悠人,照我看你小子这次是被老曹给忽悠了。你觉得老曹浑身上下哪点地方带有气息?就他还能出书写诗?我呸!要是那样的话我管你叫哥。” 周虎挠了挠锅盖头。想了一会儿后才恨恨地说道:“二狗哥,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不对劲儿。他给我念得那些诗我现在怎么觉着有些熟悉呢,感情都是从小学课本上抄来的。妈的。这个死胖子连我也敢忽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他。” “得了吧,被人家忽悠了那是你自己笨,怪人家干啥?不过这个老曹也太不是东西了,这是生把你往沟里带,居心不良啊。” 三位长辈听着小哥俩在那儿咬牙切齿地说着不觉有些莞尔,不过都对那位叫曹猛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话说能把三驴子这个人精给忽悠了那也是个人物啊! 这些日子周定帮和张会计接手了周虎的收购工作,就是为了周虎能够在山上帮帮周宇。让哥俩齐心努力把孩子们照顾好,所以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后哥俩又开着车回到了野鸡岭。 但是当哥俩满头大汗地来到东坡时就觉着有些不对劲了。就见前面的场面乱得不行了,大奎婶领着孩子们把天鹅一家子正往栅栏里赶,而战斗鸡和豁牙兔竟然钻到了猪窝里。花花和两个老婆把十七只小狗崽围在中间,仰头朝天狂吠着。 哥俩赶紧抬头看天,这一看没把哥俩给气死。就见天上有两只老鹰在悠哉游哉地滑翔着,不时地还来几声嘶鸣。 “二狗哥,这他娘的欺负人欺负到家了啊,没想到这两只死鸟竟然追到野鸡岭了。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咱非得想个法子干死它们,是可忍叔叔不可忍啊!” 原来天上飞得正是把周家村骚扰地鸡飞狗跳的那两只大老鹰,也不知道怎么就找到这里了。 看到周宇哥俩回来了。大奎婶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二狗子三驴子你们总算是回来了,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我正哄着孩子们睡觉呢。就听到一阵狗叫,于是我急忙赶到院门前。这才发现两只大老鹰正往下冲想要抓两只小天鹅呢,多亏了花花和两头野猪护在一边这才没被抓走。 还有啊你养的那只小黑兔今天可露脸了。婶子长这么大也没看过这样的兔子。就在一只老鹰没抓到小天鹅顺势要往天上飞的时候,那只立在野猪身上的小黑兔腾地一竿子就蹦了起来差一点就跳到老鹰的背上了,把那只老鹰吓得赶紧逃掉了,呵呵,今天婶子算是长见识了。 对了那只小黑兔在落地的时候好像摔坏了,让我给抱到野猪窝里了,你赶紧去看看,这么好的兔子可别落下啥毛病了。 这时候孩子们也纷纷围了过来,叽叽喳喳地诉说着老鹰的恶行以及一众动物的英勇。囡囡更是眼泪巴茬娇憨地说道:“二狗哥,那两只老鹰太坏了,它们想要吃了小天鹅呢,兔宝宝也摔伤了,不过它好勇敢哦,二狗哥你和三驴子哥哥把老鹰打跑好么?要不大天鹅小天鹅还有那只漂亮的大公鸡就不敢出来和我们玩了,它们成天呆在栅栏里不就闷死了了么?” 周宇抹了抹小家伙的头轻声轻语地安慰了一番,然后和周虎红着眼睛来到猪窝旁把豁牙兔抱了出来。这时候大红和二红像两座门神一样守候在猪窝外,见到主人了赶紧跑到周宇身边兴奋地哼哼了几声。 豁牙兔看到周宇刚开始很是兴奋,不过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伸出前腿指了指天上的两只老鹰,又变得不开心起来。 周宇把豁牙兔放在地上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发现小家伙除了走路有些一瘸一拐之外倒没啥大毛病,估计是刚才从半空上掉下来之后把腿摔伤了。估计下午把它弄进空间后它自己能够治愈。 抱着豁牙兔周宇又安抚了天鹅一家子,然后和周虎一起把栅栏的铁盖子给盖上了,估计天鹅一家子又得在栅栏里呆上一阵子了。 最后周宇和周虎来到花花跟前,抱着花花的狗头很是鼓励了一番,要说今天功劳最大的还得是花花,这家伙贼奸贼奸的,想要从它身上找便宜还真是不容易。以后山上这些动物的头把交椅看样子还得它来坐,豁牙兔勉为其难地就当个老二吧。 看着周宇怀里的豁牙兔,花花的眼神和善了许多,可能是被刚才豁牙兔的勇猛表现打动了吧,态度明显比昨天强多了。 把动物们安置好后周宇让孩子们继续上自习写暑假作业,自己和周虎就坐在院门口的大树下看着天上的两只老鹰发呆。 “三驴子,别哀声叹气的,再好好想想,咱哥俩一定会想出办法的。否则任这两只老鹰闹下去咱还活不活了?他娘的真是不咬人膈应人。” “谁说不是呢?我现在生吃了它们的心都有了,可是那两只死鸟飞得那么高,枪打不着箭挨不着的,而且还贼机敏,简直就是无从下手啊。” 结果哥俩想了一下午也没想出个对付老鹰的办法。 黑夜代替了白天,轮值的星星们在纯黑通透的天穹上俏皮地眨着眼睛。吃罢晚饭的周宇和周虎坐在院门外的大树下,周围围着一大群动物。由于天黑老鹰已经飞走了,所以周宇把天鹅一家子和战斗鸡也带到外面放放风。 通过下午到空间里养伤,豁牙兔这会儿又变得生龙活虎的,开始得瑟起来,不停地在大红和二红的身上蹦来蹦去的,偶尔还会跑到花花身边裂开三瓣嘴笑几下。花花则是很关心地用舌头舔了舔豁牙兔的后腿儿,两只动物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和谐起来。 看到豁牙兔蹦得这么欢实,周虎盯着它的后腿儿一个劲儿地猛看,一会儿摇摇头一会儿又点点头的,貌似很犹豫的样子。 “二狗哥,我怎么记得我刚见到这只死兔子的时候被它的后腿儿狠狠地蹬了一下,差点给我蹬个跟头,是不是有这回事儿?” “是么?这个我真忘了,不过这个小家伙后腿的力气确实不小,要是被蹬着了来个跟头绝对不是问题。咦?你问这么干嘛?” “干嘛?嘿嘿,二狗哥,你觉得它要是抽冷子给老鹰来一下子老鹰是不是也得被蹬个晕头转向的?” “那是必须的,就是把老鹰蹬死了也有可能。不对,你小子是不是又有啥损招儿了?” 周虎贼兮兮地看了一眼周宇,显摆道:“二狗哥,啥叫我又有啥损招儿了?你应该说计将安出?嘿嘿,二狗哥,记得咱小时候学过的课文么,里面不就有一篇兔子搏鹰么?一般的兔子都能用后腿儿把老鹰给蹬个仰八叉,何况是咱家这个小祖宗?你见过有这么大劲儿的兔子么?要我说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咱铁定就能把那两只老鹰拿下了。” “别废话,都啥时候了还和我咬文嚼字的?赶紧把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内容说出来。” “我是这样想得哈,明天咱就让黑兔子躺在西边的草地上装着玩耍,你说那两只老鹰看到了它们能忍住么?指定得飞下来捕食它,等到它们飞到小黑兔跟前时就让小黑兔果断出腿蹬它娘的,咱们就伪装起来藏在旁边的茅草里,要是老鹰没被蹬死咱俩就用网子把它罩住,你想它还能跑得了么?咋样,我这法子不次于诸葛亮的草船借箭吧?” “嗯,让我好好想想。虎子啊,我不知道你这法子是否能比得过草船借箭,但是我敢肯定一点,你指定是比诸葛亮贱!” “我靠,二狗哥,这你得好好和我解释解释,我咋就比诸葛亮贱了?” 周宇没有搭理周虎,而是低下头思忖着周虎刚才的提议。(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