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豁牙兔搏鹰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八十七章 豁牙兔搏鹰1

周宇想了一阵子后抬头对周虎说道:“虎子,我觉得这样做危险太大了,万一小黑兔被老鹰叼走了咋办?我看咱俩还得好好谋划谋划,得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周虎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二狗哥,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吧?有个屁的危险啊?咱不好用一根草绿色的尼龙绳绑到黑兔子的身上么?如果情况不妙咱就使劲儿地拽住绳子不就完了么?如果再想保险点,咱俩就事先在草地上把花花藏起来。小黑兔加上花花这只死狗应该是十拿九稳了,别说老鹰了,就是来条龙也得被它俩给收拾喽。” 周宇点了点头,这个法子真心不错,于是心情舒畅地拍了拍周虎调侃道:“虎子啊,没想到你小子搞起阴谋诡计来也是一把好手,吾心甚慰啊!寡人有了你何愁老鹰不灭?” “谢主隆恩呐~~~” 周虎装模作样地作了一个揖,随后哥俩是哈哈大笑。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辛苦了一夜的那轮弯月似乎不太喜欢让黎明太早到来,仍旧不甘地在西边的天际露出小半张脸。 野鸡岭灰蒙蒙一片,山中的一切生物都还沉浸在甜美的梦乡里,就连平时最勤快的战斗鸡此时也趴在自己独门独院的鸡窝里呼呼大睡。 在山风的轻抚下,雾气四处流动着、升腾着,包裹着红的花、绿的草、潺潺的溪水、青莽的山岭…… 此时的野鸡岭真是如梦的美景,如幻的意境。 在这样一个梦幻般的黎明,从野鸡岭东坡的小院里猫悄地走出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手里似乎还拿着家伙,如果近看的话就会发现俩人手里拿着把尖头大铁锨。后背背着一把明晃晃地开山刀。 两个贼人草寇一般的家伙猫着腰探头探脑地走到西边的草地上停了下来。这时候其中一个长得健壮如牛的家伙把右手扭着搭在前额又小心翼翼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感觉没啥敌情后才把手收了回来。 “八戒。俺老孙刚才打探了一番,方圆五百里没啥敌情,可以动手布置了。” “猴哥,你功力真有这么高?方圆五百里,好大一片啊!”健壮大汉身边的那个家伙说道。 “靠,八戒,这算啥?俺老孙当年牛逼的时候别说五百里,就是五千里那也是放个屁的功夫就查探完了。” “猴哥,你放一个屁不会一放就是好几天吧?要保重身体啊!” “一放好几天有点扯蛋。但是一放半天还是有过的。嘘,八戒,这可是大师兄的秘密,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做人要低调,知道不?” “猴哥,咱俩马上就要下套使绊子捉那两只鹰妖了,师弟还不知道咋整呢。猴哥,计将安出?” “哎呀呀。气死老孙了,看来你真是个猪脑袋啊。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不就完活儿了么?” “猴哥息怒,师弟这就去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把套儿给下了,我觉得在猴儿哥英明的领导下。待会儿鹰妖一定会被我们一网打尽。” “必须得!八戒好好干,我很看好你哦!你绝对有化猪为人的潜质……” 这两个家伙可不就是周宇和周虎么?因为怕老鹰来得早哥俩天不亮就起来了,就是为了能够早点下套使绊子好使老鹰伏法。 “行了虎子别玩了。咱俩要是再不开工待会儿老鹰可要来了,赶紧的。”哥俩闹了一阵子后周宇催促道。 周虎哈哈大笑。提着铁锨来到草地中间开始挖坑。而周宇则走到旁边的长草从里开始割草。 半个多小时后哥俩把大量的长草放到挖好的三个土坑上把土坑盖了起来。从远处看去那些长草和周围的蒿草没啥两样,相信老鹰就是再狡猾也难以发现这些秘密。 这时候天色渐渐放亮。“喔喔喔”冷不丁地三声凄厉地长鸣在山间响起,把哥俩下了一大跳。 周虎拍了拍脑袋苦笑着对周宇说道:“二狗哥,你确定你养得是只公鸡么?这是不把人吓死誓不罢休啊!就算是你喜欢公鸡,那咱就不能弄一只声音清纯一些的养着?” “虎子,这声音多洪亮多清脆,你不觉得这声音听起来有如天籁之声么?而且其中还有股对生活的不甘与坚持。” “靠,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和鸡一样都是精神病!”说完后扛起铁锨就往回走,给周宇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后脑勺。 由于今天要收拾老鹰,所以没时间照看孩子们,所以俩人回到住处后周虎就赶紧下山开着车回村报信去了,周宇则留在山上照看动物们。 这时候太阳还没有升起,野鸡岭上依旧是薄雾缭绕。周宇用最快的速度给花花一家子做了一大锅小米粥,然后拌了一些野菜和饼面子喂食给大野猪、天鹅一家子以及战斗鸡,至于豁牙兔和斑斑则是爱吃啥就吃啥好了,因为这两个家伙到底喜欢吃啥周宇到现在也没弄明白。 热腾腾的小米粥煮好后周宇给分到一个大盆和几个小铁钵里,大盆是给花花和它两个老婆吃的,四个小一些的铁钵是给小狗崽准备的。 正围在父母身边玩耍的十七只小狗崽在周宇的招呼下,同时也闻到了小米粥的香味儿,一窝蜂地奔着饭碗就跑了过去,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把小脑袋往饭盆里探,先抢到地方的就伸出红舌头开始“呱唧呱唧”地吃起来,没抢到地方的就在后面一个劲儿地汪汪着。 周宇看着心疼,赶紧把那几只被挤出来的小家伙抱出来,又盛了一小钵饭给它们,小家伙们这才停止了叫声,一门心思地吃起来。 平常在一起玩耍时看不出来啥,但是这一吃饭周宇就看出问题来了。这些小家伙虽说是拥有共同的狗爸,但是吃饭的时候绝对是泾渭分明,每个饭钵前围着的都是同一种颜色的小狗崽。周宇看了也不禁咂舌。 结果一大锅小米粥被花花一家子吃了个精光,周虎回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一小碗,这还是周宇从狗嘴里抢下的。 看着眼前那一小碗小米粥,周虎的眼泪好悬没掉下来,“二狗哥,你说我的命咋这么苦呢?辛辛苦苦地忙乎了一大早上就给我这么点吃得?我是人不是猫啊! 再说了,就是咱们一家子的周扒皮人家最多也就半夜学几声鸡叫,但是也没说不让长工吃饱饭啊?你咋还没他出息?咱家没米了是咋的?要不我明天从家里背些过来?” 周宇被说得哑口无言,末了才哭着脸说道:“虎子,我也没想到花花一家子那么能吃啊?尤其是那十七个小狗崽子,饭量几乎和小孩子差不多。就这一小碗粥还是我从小狗崽嘴里给你抢出来的,你就将就一下吧。 话说你好歹还有口粥喝,哥哥我从早上到现在连口水也没喝过呢。” “靠,二狗哥,你这不是让我吃狗食么?太过分了!” “你要不要?不要就给我,我不嫌弃。” “要,干嘛不要,不过二狗哥,你真得还没吃过?” “你觉得我能吃过么?” 最后哥俩一人半碗粥喝了个底朝天,等吃完的时候再看那两个小碗,被舔得都能晃出人影,比花花的狗钵子还干净。 东边的天际已经被染成通红一片,山中的薄雾也渐渐散去,整个野鸡岭又变得青翠欲滴、生机勃勃。 看着太阳就快出来了,哥俩赶紧从屋子里拿出一根草绿色手指头粗细的尼龙绳和一张渔网以及一个大麻袋。然后周宇抱着豁牙兔牵着花花和周虎一起出了院门。 来到下套的草地上,周宇指了指天上和豁牙兔的腿,对豁牙兔和花花语重心长地交代了一番,并叮嘱它们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豁牙兔兴奋地摇了摇前爪,花花则显得很淡然,不过够眼中充斥着一丝不屑。(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