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分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十九章 分钱

周宇没想到只是一个小玩笑竟然引发了父母如此强烈的情绪反弹,于是捂着屁股委屈地说道:“妈、爸,我刚才就是和你们开了个小玩笑,你们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儿么?我要是那么爱钱就不会给乡亲们这么高的价钱了,要知道乡亲们的这些钱我可是一分都没抽啊,你们说现在上哪儿找我这么好的年轻人?还使那么大的劲儿踢我,疼死我了。” 听了儿子的话再想想儿子的为人两口子也不禁为自己刚才的冲动感到脸红,急忙一左一右的为儿子揉着屁股蛋子。 和儿子又唠扯了一会儿白天卖山货的事儿,王桂兰才想起晚饭还没做呢,这一天竟担心儿子的事儿了哪还有心情想着做饭呐,于是赶紧掏灰、生火做饭。 在老爸的建议下爷俩把麻袋又装上自行车推着往三叔家走去。 周定邦一家子除了儿子周虎之外都围在饭桌边唉声叹气,尽管桌子上已经盛好了饭菜但是三人谁也没有动筷子。 老太公瞅了孙子一眼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定邦啊,你小子混蛋啊!你说你咋能把这么重的担子压在二狗子身上呢?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不管这次结果如何切记以后可不能这么干了。” 周定邦脸憋得通红,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心里一直祈求着漫天神佛保佑二狗子把事儿办成。 就在这时候周定国父子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院子里的三人刷的一下子都站了起来,太公一步当前朗声问道:“二狗子,山货卖得怎么样?你三叔三婶这会儿都快急死了。” 还没等周宇说话,旁边的周定国兴奋地抢着说道:“老爷,您老就放心吧,山货不但卖出去了而且还卖了大价钱,做梦都想不到的大价钱呐!” “二狗子,真得卖出去了?什么价钱三叔不管,只要卖出去就行,没砸到手里就好啊!我滴个娘哎,这下子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周定邦欣喜地说道。 看到自行车上的两个大麻袋太公打趣道:“二狗子,这是山货卖了心情好了又给太公捎礼物来啦?不过也用不着成麻袋的送吧?这得花多少钱?” 周宇竖起大拇指笑呵呵地回应道:“太公你可真牛,尽知道要好东西,这一袋子就值一百多万呢,怎么样,是大礼吧?” 周宇这样一说三人再笨也知道麻袋里装得是什么了。当周定邦用颤抖的双手哆哆嗦嗦解开麻袋看到里面的崭新的老头票子时禁不住热泪盈眶。这一天自己是啥事也没干,抓心挠肝的一整天了,只有上天知道自己这一天是咋过来的啊! 要说太公这老头子还真是了不得,虽然两麻袋的现钞在眼前摆着但是老人家只是看了两眼便和旁边的周宇唠扯上了,而周定邦夫妇沉浸好久才醒转过来。 见三叔三婶恢复了正常周宇把这一次卖山货的经过又和三人讲了一遍,最后说道:“太公、三叔,现在天已经晚了,我看这些钱今晚就放在你这里好了,让我三婶到我家睡,我和我爸今晚过来咱们一起守着。” 周定邦摇了摇头说道:“二狗子,要我说现在就开始分钱。别说天只是刚黑,就是现在到了午夜我们也得把钱分下去,要不乡亲们铁定一宿睡不着觉。这样吧,二狗子你先去把张会计和四个村民小组长叫来,让一组的人先来领钱,咱们按照村民小组的顺序来,人多了容易乱。” 不多时张会计和三个村民小组长小跑着到了周定邦的家,一组的小组长挨家挨户的通知一组的村民去了,暂时还没回来。在路上他们已经听周宇说山货大价钱卖出去了,这会儿要召集大家分钱,几个人兴奋地直想嗷嗷地叫两声。 不多时相继就有一组的村民过来领钱了,此时周定邦家的院里已经拉好了电灯,放了两张帐桌和几把椅子,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厚厚的十几摞百元大钞。 看到第一组的村民几乎到齐了,周定邦咳了咳嗓子对着大伙儿说道:“第一组的各家各户听好了,二狗子今天去县城已经把咱们村的山货卖出去了,具体得价钱是……” 周定邦刚把价格说完院子里“轰”地一声一下子就沸腾了,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儿的开始议论开了。 “三叔,咱们的山货怎么可能卖那么高的价儿?这是不是有些扯蛋了?” “周刚你个虎玩意儿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扯蛋?不过也不怨你们不相信,就是我刚听到这价钱时也是不相信呢,不过二狗子已经把钱都带回来了,还有什么不信的? 我跟你们说这些就是让大家知道之所以我们的山货卖了这么高的价钱一个是山货的质量好,最主要的就是人家二狗子一分钱都没赚,人家这次就是白白地帮大伙儿一个忙,行了,有些事儿大家心里知道就行了,我就不和你们唠叨了,下面开始发钱!” 周宇负责发钱,张会计负责记账,几个小组长就在周围护着两人,防止人多出现别的问题。 当第一个拿钱的大奎婶子用颤抖地双手接过一千六百五十元时激动地忍不住嚎啕大哭,一个劲儿地向周宇行礼感谢,“二狗子,谢谢你啊,谢谢你啊!婶子没念过什么书,好听地话也不会说,但是婶子真得太感谢你了,赶明儿个让你大奎叔去镇里买些好酒好肉婶子做好吃的给你吃,你一定要来啊!” 没有华丽的辞藻,话说得也土,但是朴实的让人心疼,周宇重重地点了点头,接受了大奎婶子的好意。 待到第一村民小组的钱发完后周宇已经接到八十多家的邀请,张会计在一旁甚至开玩笑说周宇已经可以连续吃上两个多月的大餐了。 今夜周家村快乐无边,今夜周家村千人无眠。天上的群星眨着眼、狼沽河的河水欢快地流,大青山的风儿轻轻地吹,昏黄的灯光照过了黑夜,迎来了黎明…… 第二天周家村这个勤劳的村庄全体村民集体懒床,负责打鸣的大公鸡们肚子都饿瘪了,直到有气无力地打了第五遍鸣时才看到各家的女人们揉着蓬松的双眼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其实周宇起得不算晚,六点多钟的时候他就睁开了双眼。支愣着耳朵听着外屋还没有动静,就顺便进到空间里看看,这一看吓了一大跳,那几棵白菜已经开始包心了。 “这生长速度快得简直没说的了,自己以后要是把这一亩多地全都种满了蔬菜,每隔四五天就收一茬那一年下来最次也是几十万的收入吧?这个空间到底是个什么所在呢?自己明明没有浇水施肥,只是随意地撒了几粒种子就神奇般的长出了水灵灵的大白菜?对了,今天得找个地方试试空间水和空间液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