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九十一章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1

周宇的心里暖暖的,自己也算是走南闯北,各式的公仆也见过不少,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但是像张局长这么淳朴地却是头一次见。于是更是打定了主意要请这位淳朴的局长好好吃一顿。 周宇下了车来到张局长跟前诚恳地说道:“张局长,就冲您这句话我今天非要在这里请你吃一顿,你要是不进去就是看不起我,看不起咱周家村的乡亲。 “小子,要说看不起你我倒是敢,但是看不起周家村么我可真就不敢了。罢了,就跟你进去吧,不过下不为例啊,话说你张叔自从当上这个局长还没这么整过呢,如果你小子不是周家村的,这顿饭我说啥也不会吃。” “行行行,下不为例,那咱们赶紧进去吧。” 把车停好后一行八个人进了飞云酒楼。 进了酒楼没走出两步远,周定邦就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发软,眼睛也不够忙乎的了。 就见里面装修的是金碧辉煌,乳白色的地砖在阳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都能当镜子用了。大厅里齐刷刷地摆放着一张张刷着红漆的实木桌椅。头顶上一盏盏硕大的水晶吊灯悬挂在顶棚上,显得大气磅礴。 用手碰了碰身边的周宇,周定邦小声问道:“二狗子,这就是刘老板开得酒楼?我滴个天,这得花多少钱呐?真是不敢相信刘老板会有这么大的家业。” 周宇呵呵一笑回应道:“三叔,你看地还是大厅呢,这飞云酒楼总共五层,上面几层都是包间,装修绝对比这里还要上档次。 不过三叔啊,咱也不用羡慕人家,我们哥俩好好努力,争取以后让虎子开一个比这还要好的酒楼。” 周定邦没有吱声,话说到了自己这般年岁就不喜欢做梦了。自己年轻那会儿不也是意气风发,想要独自一人把美帝国主义消灭掉么?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个大大的笑话。不过年轻人还是得有梦想,要不就没了前进的动力。 但是周定国做梦也没有想到孩子们在不久的将来不但实现了今日的梦想并且还大大的超越了。 这头一回请张局长吃饭总不能在大厅,于是周宇就和服务员在二楼要了一个包间。 话说刘云飞这两天在省城好好朋友柳三炮商量了一些生意上的事儿。但是酒楼这边也不能扔下,于是今天上午就开着车回到了县城。 由于现在还不到十一点,所以前来吃饭的客人也不多。大门口迎宾的两个漂亮的服务员就躲在大厅里休息一会儿。当刘云飞推门走进大厅时俩人正唠扯着刚才的事儿呢。 “丽丽,刚才那一拨人简直太有意思了,两极分化太严重了。一波是穿着大方得体,一看就是领导。另一波的三个人可就太有意思了,那个岁数大的还好点。可是那两个年轻人穿着就太差劲儿了,竟然还穿着大褂和大裤衩,而且脚上都是一双板鞋,简直是太寒酸了,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好意思到咱们这么高档的酒楼来用餐。” “谁说不是呢?不过那两个年轻人长得真是帅气,尤其是那个板寸,长得真是英俊潇洒,他要是再稍微有点钱我就倒追他了。” “哼,你就是个大花痴。不过叫我说还是那个锅盖头长得有男人味儿,你看那个家伙长得多健壮?而且棱角分明,这才是男人中的极品啊!” “板寸、锅盖头、而且还穿着大褂裤衩子脚蹬板鞋来自己这里吃饭?我x,不会是周宇和周虎吧?别人谁会这么屌?” 本来刘老板刚开始听到两个女孩子聊天时也没在意,就想直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但是这还没走上楼梯呢就听到了这些,脑子里马上就浮出了周宇哥俩的形象。于是一个急转身奔着两个说话中的服务员就去了。 “丽丽,你刚才说得那些人在哪个房间?快点告诉我。” “啊,老板,你怎么回来了,我们这就出去迎客。” “还迎什么客?最尊贵的客人可能都已经进来了。你们别慌,我再问你们一遍,就你俩刚才聊到的那些客人在哪个房间?快点告诉我。” “哦,他们在二楼的龙江厅。”丽丽弱弱地说道,感觉自己好像又犯了狗眼看人低的毛病。 周宇一行人此时已经点好了菜,正坐在包间里闲聊着。 刘科长心情不错笑呵呵地说道:“周老哥、两位小伙子,这飞云酒楼我前两天刚刚来过,这不是我女儿考上了大学,我老婆非要来这里庆贺庆贺。你还别说这里的菜味道就是好,尤其是他们家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山野菜,哎呦喂味道那个鲜美呦,我算是长了见识了。还有那个用野果子调制的野果羹就更了不得了,吃完饭再来上这么一碗野果羹就是神仙也不换啊。 “老刘,看来这里真正的美味你是没吃到啊,我和你我们两口子上个周末请我的老泰山来这里吃饭,要我说这里最硬的菜要数那盘白条林蛙了,那味道绝了,入口即化,鲜滑无比,小周刚才点这道菜了,你待会儿尝尝看。”张局长坐不住了,也加入了讨论。” 周宇这会就觉得自己是十足的贱人一个,你说自己干啥非要坚持到这里吃饭?**除了一个肉菜和一条鱼是自己代表三叔点的之外,其它所有人点的菜不是野菜就是野果羹再就是林蛙,加在一起足有十个。你说自己和三叔三个人颠颠儿地跑到这里就为了吃这些?村里漫山遍野的不都是这玩意么? 就在周宇心里纠结的时候,包间的门被推开了,随后刘云飞走了进来。 “周宇、周虎、哎呦还有周三哥果然是你们啊!我刚才在大厅听见服务员念叨估计应该是你们来了。 当时我就想啊,能穿着大褂裤衩子脚蹬大板鞋就这么耀武扬威的到我这里来吃饭的,在青山县这片儿除了我那两个兄弟应该不会有别人了,看看,我猜得准吧?哈哈哈哈!” 看到真是周宇兄弟和周定邦来了,刘云飞是真心高兴,说话也就幽默起来。 周宇嘿嘿一笑,对着刘云飞说道:“刘哥,我能把这番话当做是你对我们兄弟的夸奖么?” 刘云飞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连连点头道:“可以可以,哈哈哈哈。” 这会儿以张局长为首的林业局的几个人看着刘云飞有些吃味了,你说这是谁啊?穿得倒是挺有档次的,怎么一进到包间就嘻嘻哈哈的,真当这酒楼是自家开的? 哥俩说了几句话之后周宇赶忙把刘云飞介绍给张局长等人,一听说眼前这位儒雅的男人还真是飞云酒楼的大老板几人心中是狂震不已,但是最令他们不解的还是周宇这小子,怎么能和刘云飞哥哥兄弟的叫着呢? 大伙儿客套了一番后刘云飞拍了拍周宇的肩膀有些感慨地说道:“老弟,说实话你今天能来哥哥这里吃饭哥哥这心里老舒服了,就应该这样嘛,千万不能和哥哥客套,否则哥哥会伤心的。” 正说着呢刚才大伙儿点得菜行云流水般地上来了,看着大半张桌子的野菜和野果子,刘云飞忍着笑小声说道:“兄弟,还没吃够啊?” “靠,刘哥,说风凉话呢?你说够没够?本来还想到你这里开开眼界吃点好的,但是他们喜欢这一口啊,你说我能有啥办法?”(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