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灵异事件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章 灵异事件

“老板,我没事儿,不用去医院了,这事儿我也有责任,我自己回去包扎包扎就可以了,你还是留在这里做你的生意吧。”说完周宇抬脚就走。 张老板看着周宇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青石佩,一狠心抓着青石佩就朝周宇撵了过去。 “小兄弟,看你也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这块佩就送给你好了,就当哥哥赔你的医药费了”说着就把佩硬塞到周宇的右手里。 周宇抓着青石佩刚想推辞,忽然感觉手里空空的,前一秒还在手里的青石佩竟然不翼而飞。冷汗顺着脸颊就淌了下来,灵异事件,自己他娘的这是遇上了灵异事件啊! 周宇这会儿也不敢伸出手了,勉强挤出了几丝笑容对着张老板说道:“那就谢谢老板了,你的这份心意我手下了。”说完转身就走。 也许这样会有些不礼貌,可是对于周宇来说实在是不走不行了,没看两条腿还边走边哆嗦着么?周宇感觉此时自己的精气神儿似乎都被抽空了,现在不走估计待会就吓得没力气走了。 到街边拦了辆的士,十几分钟后周宇就到了租住的房屋楼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爬上了七楼。 这是一个能有四十平左右两室的房子,是周宇和一个同事合租的。进到屋子里后周宇先到厨房里拎了把菜刀出来,然后来到自己的房间里把门从里边插上,最后把窗帘拉上。 从青石佩在右手里消失后周宇就没敢再看一眼自己的右手,生怕有什么怪异的东西从右手里蹦出来。 所有的工作做好后神情紧张的周宇左手拿着菜刀,缓缓地把右手摊开,同时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如果发生异常情况左手的菜刀好随时剁上去! 几分钟过去后,周宇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应该感到高兴还是失望,反正右手是什么情况也没发生,还和从前一样。 “咦,不对啊,自己右手的两个手指明明被扎出血了啊?可是怎么没有血迹?还有伤口,怎么连伤口也没有了?”看到这里,刚刚消了汗的周宇浑身又变得湿漉漉的。 “苍天呐,大地啊,哪个天使大姐下来告诉我这是咋地啦?”周宇在房间里一阵哀嚎。 周宇感觉自己今天很倒霉,将近三年的感情结束了不说,自己身上竟然还发生了灵异事件,这不是只在电影或小说里才能发生的桥段么?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难道老天爷还嫌自己不够惨么? 经过这么一闹腾,周宇因为失恋而导致的愁绪倒是消散了,随之而来的是灵异事件带来的恐惧。 足足盯着右手观察了一个多小时,周宇也没发现异常,而身体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这会儿他也想开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反正也管不了,还是爱咋咋地吧。” 冲了一个舒服的凉水澡后周宇一身轻松地上了床想要好好休息一下,虽然这一天又失恋又被惊吓,身体也变得极度劳累,但是周宇愣是精神地很,翻来覆去地根本就睡不着,没办法只好找来一本杂志慢慢看着,看着看着眼皮终于开始打架。 半梦半醒之间的周宇发现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空旷静寂、没有人烟,脚下是坚实的土地,头顶及四周灰蒙蒙一片。 “这是哪里?” 带着疑问的周宇用手抓了一把泥土仔细地看了看,发现泥土呈灰黑色,带着很大的湿气,不过倒是没什么味道。看着这片未知的地方,周宇心里有了一丝惧意,心里想着要出去。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形成,周宇就发现自己睁着眼睛躺在床上。 想想刚才那清晰的情景,周宇摇了摇头,原来是南柯一梦啊!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自己也确实困了,周宇伸出右手想把床头灯关掉。就在他转过头去伸出右手时,忽然发现自己的右手粘有一些灰黑色的泥土。 周宇不禁有些疑惑了,“自己刚才明明洗过澡了啊?哪来的泥土?” 想着想着,周宇一下想起来刚才的梦境,在梦里自己确实抓过一把泥土。想到这里周宇一高从床上蹦了下来,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后背的衣服全湿透了,心里大骂了一句:“他奶奶的,又是一起灵异事件啊!” 跳下床之后,周宇做得头一件事儿就是赶紧跑到桌子前把刚才的那把菜刀给攥在手里。他这辈子都记得老太公的一句名言:在自身发生危险的时候,千金我有不如一刀在手!既然发生了这样超出自己理解范畴的灵异事件,一刀在手那是必须得。 就这样周宇手里攥着菜刀在房间里巡视了两圈,结果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床还是那张床,窗户也是紧紧关闭的,这也排除了刚才是否被催眠了的想法。 周宇此时真得是欲哭无泪,“妈妈的,这究竟是哪路神仙和自己开得玩笑?要杀要剐自己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怎么还搞起精神和心里折磨了?不带这么玩人的啊!” 在心里把如来佛祖、玉皇大帝、三清道祖甚至连斗战胜佛孙悟空和灶王爷都拜了一遍后,周宇干脆拿着菜刀坐在了床上,这会儿他也不困了,思索着这两起灵异事件的前前后后。 周家村人从古到今一直都在战斗,古时候老祖宗们和马贼、强盗斗,近代和老毛子、小日本子斗,赶走了小日本子又和国民党斗,解放后美帝国主义欺负人又和老美斗,斗完了老美又和越南猴子斗,总之只要是事关国家和民族的前途的斗争中一定会有周家村人的身影。 所以在这样一种思想的传承下,周家村人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他们不信鬼神,只敬祖先和先贤。当然做为炎黄子孙,中国神话传说中的各路神仙在周宇心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就这样,周宇在床上冥思苦想着,把今晚到现在发生的事情按照顺序、倒叙、甚至是插叙的方式在脑子里来来回回地走了能有十几个来回,最后周宇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所有事情的起因都源于那块青石佩。 可是青石佩已经诡异地消失了,总不能把自己的右手剁掉查看一番吧?而且自己刚才进入的那个地方应该是真实存在的,要不手上的泥土怎么解释?可是要怎样才能再一次进去呢?睡觉?摸电线?还是撞墙? 虽然周宇胆子不小,但是后两种方法他也没敢试,只是尝试着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可是这绝对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没有谁在清醒的时候想要进入这种状态就能进入的。 试了几次无果之后,周宇放弃了,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但是右手的菜刀始终是攥得紧紧得。 正所谓有意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阴,就在周宇想象着怎样才能进入刚才那陌生地方时,不知不觉得脑子里又涌现出那里的土地和静寂,整个人忽然又出现在这个地方。 看着手里的菜刀,再看看灰蒙蒙的周围,周宇这一次确信自己又来到了那个疑似梦中的地方。 整个空间给人一种古老而沧桑的气息。同时里面的空气特别清新,带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这时候周宇感到一股清新的气体瞬间涌入体内,感觉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在贪婪的呼吸着。 一边紧紧地握着菜刀,周宇一边警惕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空间。 整个空间视线所及之处大概是个圆的,约摸能有一亩大小。头顶灰蒙蒙一片,没有日月星辰,没有动物植被,给人一种衰败、寂凉的感觉。脚下是灰黑色的土地,四周笼罩着淡淡的雾气。 空间里的地面几乎是一片平坦,只是在自己身边有一个十几平米的小池子,池子里装了大半池子的水,清澈见底,一丝杂质都不得见。在池子旁边有一个略高于池子的小土坑,比家里吃饭的小饭碗也大不了多少,里面存留着满满一小坑有些粘稠的淡绿色的液体,这种液体晶莹透明,绿得生机勃勃,周宇看了一眼后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洗涤了一遍,身体和灵魂顿时变得欢愉起来。 最令周宇感到奇怪的的是在小土坑和池子之间有一个很窄的凹形斜坡,上面还沾了一些绿色的液体。周宇猜测可能是小土坑里的绿色液体满了后就会顺着斜坡流到池子里。由于这里没有人烟,所以也只能是自然演化的结果,可是这真得是太神奇了! 由于不知道这两种液体的成分,周宇可是不敢尝,等有时间拿去化验化验再说吧。 经过了大约一亩左右的光秃秃的平地后,就到了空间的边缘了。翻滚着地深灰色浓稠的气体把这个空间分割开来,视线不能穿透一丝一毫, 站在空间边缘,这里的气体密度实在是太大了,周宇甚至有一些快要窒息的感觉,不过这些气体吸入腹中后,周宇感觉自己浑身的细胞好像在欢呼跳跃,不一会儿全身就像是洗了澡一样,变得湿漉漉地难受,而且身上的味道也变得臭烘烘的。 走到这里,周宇探索的脚步就停止了,毕竟目前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空间还是一无所知,对于未知的事物周宇还是深深地敬畏的。 当有了要离开的念头后,周宇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