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谁说胸大就一定无脑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九十九章谁说胸大就一定无脑

傍晚的时候周宇开着车回到了家里,把一万多块钱交给老妈后就急匆匆地奔着野鸡岭而去,家里只留下了三位目瞪口呆的长辈。 当周宇到达野鸡岭南坡时,发现动物们都在水塘边玩耍着。花花带着两个老婆守在水塘边,十七只小狗崽撒着欢儿地相互撕咬嬉戏着;天鹅一家子在空中飞舞盘旋,舞姿优雅端庄;豁牙兔骑在斑斑的背上在水塘中悠闲地玩着水,时不时地还自己跳入水中四条腿儿扑腾几下,玩的是不亦乐乎。 最搞笑的是战斗鸡,这厮笔挺地站在一棵树杈上举目西眺,夕阳的余晖落在它身上,那原本一身金色的羽毛更显艳丽多娇。远远看去就像一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但是下一刻一丝凄厉的长鸣彻底破坏了这幅画面。 随着战斗鸡的一声长鸣,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全都急匆匆地往家赶,野鸡岭瞬间就好像活过来一样,地上走兽跑跳逃窜,天上飞禽叽叽喳喳…… 周宇带着笑来到水塘边和一种动物玩了一会儿,而后就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地回到了东坡。 吃过晚饭后周宇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带着动物们去南坡乘凉和欣赏夜色美景,而是先把房间简单的打扫了一下,把自己的衣服收拾收拾。因为用不了几天估计自己就得离开这里前往凤凰山或是青牛岭定居了。 轻轻的山风依旧,如画的夜色依旧,潺潺的溪水依旧汩汩地流淌着。坐在水塘边,看着那摇曳多姿的花海,四周充斥着蝉鸣和虫豸的叫声,给这个纯美的夜色带来了无限的生机。 周宇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到野鸡岭夜色的美,或许是离别在即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吧。 看着眼前玩成一团的动物们周宇的心情开朗了很多,心想着无论自己走到哪里这些聪明可爱的家伙一定要带在身边,话说没有了它们的日子自己咋过啊! 夜色在山风的吹拂下变得越来越迷离,越来越安静,坐了大半夜的周宇终于带着大部队回到东坡,冲洗一番后便与周公相会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周宇早早地起来了,绕着自己的领地走了一圈,发现无论是水塘里的鱼还是山上的红景天以及那二十多亩的农作物都长势良好。 周家村长年累月也没有外人来,野鸡岭上动物也不算多,所以无论是鱼塘还是红景天都不会有啥事儿,至于那些谷子和大豆就爱咋咋地吧,秋收的时候能收多少算多少,自己实在是没有精力照顾这里了。 放下了心思的周宇把斑斑和两头大野猪弄进了空间里,然后就抱着豁牙兔,带着花花一家以及战斗鸡浩浩荡荡地下山了,至于四只天鹅则负责在空中预警巡逻,一路上鸡飞狗跳天鹅舞,场面煞是好看。 回到村里后已经七点多了,这时候村里的雾气还没散尽,但是已经有一些村民出来挑水了。这些人边走边唠扯着,隔老远就听到嘈杂的狗吠声和鸟鸣声。于是大伙儿就过去看了看,这一看可是吓了一大跳,就见前边乌压压一片全是黑的白的大狗和小狗崽子,天上还飞着大大小小的四只天鹅,甚至在狗崽队的外围还有一只金色的大公鸡在帮着维护秩序。 这他娘的是咋回事儿?咦,不对呀,怎么在禽和兽之间好像还有个棍状的生物呢? 这些人再定睛一看,我x,那不是二狗子么?就见在狗崽队的的后面周宇气态悠闲地抱着一只小黑兔子,花花那只死狗就跟在他旁边,那对狗眼不时地来回咕噜着,警惕着周围一切状况。 “二狗子,你这大清早的不在野鸡岭呆着跑到村里发啥疯?领着这么多动物还有天鹅是要去参加运动会是咋的?”人群里本家的八叔周定江大嗓门地喊道。 “哎呦,各位叔叔大爷好,你们这是挑水去?哈哈,八叔你也太有才了,参加啥运动会啊,这不我把凤凰山和青牛岭承包了么,就想着把野鸡岭那边儿放一放,先把那两处大山收拾收拾再说,所以山上的鸡鸭鹅狗这不就全带下来了么。” 话说二狗子承包了凤凰山和青牛岭这两天已经成为周家村最大的新闻,乡亲们茶余饭后总是会提到这件事儿,在被二狗子大手笔震惊的同时也为他感到高兴。这两天在周定邦的带领下全村老爷们集体出动已经把凤凰山上的红景天挖得差不多了,同时留在家里的老娘们已经把准备人工种植用的红景天的细根子一小捆一小捆扎好用土培了起来。可以说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全村的老少爷们就等着二狗子一声令下好奔赴种植红景天的战场。 “行,二狗子,你小子就是能耐,那么大的两座大山你也能包下来,我们这帮土坷垃算是开眼了。哎呦你还没吃早饭吧?赶紧走赶紧走,可别饿着了,咱爷们改日再聊。”说完这些汉子继续挑着水桶向着泉眼走去,而周宇在一大群动物的簇拥下向着自家走去。 这时候王桂兰正在外屋做早饭,王云海老爷子和周定国翁婿俩在院子里席(种的意思,北方人叫席)白菜种子,一个人撒着种子另一个人用脚培土。翁婿俩一边干着一边兴奋地谈论着孩子昨天卖瓜得到的一万块钱。 就在这时候天上传来几声鸟鸣,俩人抬头一看原来是四只天鹅,就知道周宇应该是回来了。 果不其然,这时候从大门口陆陆续续地进来一大群狗崽子,然后是大公鸡,最后周宇和花花也进来了。原本宁静的小院顿时变得嘈杂不已,看得王云海老爷子是哈哈大笑。 幸好院子够大,倒也够这帮小家伙们折腾的了,不过周定国可就闲不下来,帮着老婆子又煮了一大锅小米粥准备喂食这些小狗崽。 周宇刚坐下歇会儿,王桂兰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儿子的电话,兴冲冲地对周宇说道:“小宇啊,你昨天晚上走了之后这电话就响个不停,而且响了好几遍,你快看看,是不是青青那丫头给你打得?” “哦,还有这事儿?我看看。”说着接过老妈手里的电话看了看。 电话上有五个未接来电,但是令周宇失望的是没有一个是柳青青打来的,显示的都是诸葛小小。 估计是诸葛小小找自己有啥重要的事儿,要不不能一下子就是五个电话。于是周宇按下号码拨了过去。 “喂,小小,你昨天给我打电话了?啊,山上没信号,所以电话就一直放在家里。唉,我这不刚才回家才看见的么?快说找我啥事儿?哎呦嗬你这丫头竟然还威胁起我了?啥?报酬是十根红景天?我勒个~~,你爱说不说,我这有十根红景天的毛你要不要?” “周宇你是个大混蛋,实话告诉你吧,这事儿和青青有关系,别说你对我好姐妹没意思啊,哼,要不是你昨天给了我爸十棵红景天和两个神瓜我才不会给你打电话呢,到时候你小子就等着哭吧。”电话里传来诸葛小小的大嗓门。 周宇沉默了一会儿,事关柳青青就不由得他不紧张,而且按照诸葛小小的性格不至于在这件事儿上忽悠他,于是回答道:“小小,十根红景天成交!你快点告诉我青青咋了?” “咯咯,周宇,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到时候可不能不认账啊?我和你说哈,青青倒是好好的,能吃能睡的,现在和我一起在我舅舅的一个空房子里住着。 喂喂,我还没说完呢你急啥?告诉你就我这信息保证值十根红景天,哼,要不是昨晚听我爸说你的那些个红景天药效那么神奇我至于出卖我张阿姨么?张阿姨是谁?哎呀,就是青青她妈啦。 其实我要说的就是一句话,青青她**着她去相亲,而且男方高大帅气、风流倜傥,标准的富二代。好了,本小姐说完了,十根红景天给我留着啊,闪人。” 周宇这个郁闷呐,话说自己和柳青青没名没分的,虽然自己喜欢柳青青,也能感觉到柳青青对自己有些许好感,但是俩人现在也就是个萌芽期,自己凭啥能拦着人家不去相亲?这不是扯蛋么?但是不拦着吧自己还算是男人么?长这蛋蛋有啥用? 最后周宇把心一横,**,拼了!扯蛋就扯蛋吧,总比白长了蛋蛋强。 就在周宇在心里比较扯蛋和白长蛋蛋的孰强孰弱的时候,电话另一头的诸葛小小放下电话拍了拍丰满的胸脯,刚想长舒一口气,谁知道一扭头竟然发现柳青青站在门口,一双美目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小小,你怎么能骗人家呢?话说我妈哪天不逼着我去相亲?要不我能和你躲在这里么?你倒好,竟然用这个过时的信息骗人家的东西,太不应该了啊。” “怎么?心疼那个家伙了?哼,亏那家伙还是个男人,一点也不主动,我要是不这样诓他一回你会明白他的心思么?哎呀你是不知道刚才那小子急得,‘小小呀,青青到底咋的了?你倒是说呀。’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抹了几下眼泪后诸葛挺了一下丰满的**接着说道:哼,谁说胸大就一定无脑?青青你说我这事儿办得是不是一箭双雕?以后谁要是再说我胸大无脑,看老娘不咬死他。” 说罢诸葛小小露出一口香牙做着咬人的样子,但是那精致的脸庞配上那丰满的身材,估计所有男人都想被她咬上几口。(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